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失乐园-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到久木的解读,凛子解释说:“对所有事物都必须这样吧!”
她说得虽然有理,但在身为男人的久木看来,这样未免太过正经八百也太过拘谨了。他想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想到或许这是支撑凛子生活处世的支柱,只有点头称是。
此次书法展设有大赏和优秀赏,其次才是鼓励赏,共有三人入选。
“颁奖典礼你一定要来哦。”
他照凛子的吩咐来了,但久木顾虑的却是她先生会不会来,估计凛子不会把两个男人都叫到同一会场。
典礼按原计划从五点开始。
包括书法家和相关人士在内,总共近两百人出席了典礼。先是由主办的报社和书法家代表致辞。久木这才知道,这是一个具有很长的历史并具有全国规模,至今为止已经举办了近三十届的展览会。
主办者致辞后进行颁奖,从最优秀赏按序点名,获奖者顺序上台接受奖状和奖品。每个获奖人看起来都像书法家,从堂皇穿着羽织和服的老男人到妙龄女士,逐一上台领奖,观礼者每次都报以热烈掌声。
凛子所获的鼓励赏颁发稍晚,她和同样获奖的两个人并肩立于台上。一个是五十岁上下的男性,另一位是年纪更大的女性,夹在这两人之间,风华正盛的凛子美得格外醒目。
得奖人被叫到名字时依次上前领奖,凛子是第二个。
一时间,会场涌起的掌声似乎比任何时候都热烈。
看见凛子谦恭地低头领奖,久木不觉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
观礼者似乎都特别注意凛子,她因为紧张,脸色有些苍白,这样反而和淡紫色和服更相称,在华丽中潜藏着妖魅矜持。
不知女人有什么想法,但大多数男性看着台上的凛子,一定会从她的外表联想到脱掉和服后的裸体美而浮想联翩。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知道凛子的实际模样。凛子有着怎样的丰满胸部,体内藏着怎样的花芯,两人独处时她是如何风情万种,凡此种种只有久木才知道。
这种优越感或许和拥有美丽明星、艺妓为妻、为情妇的男人的秘密快感相同。
凛子不知久木正玩味着这种想法,在再度响起的热烈掌声中走下台来。评审讲评后典礼结束了。
接下来还有预定在隔壁大厅里举行的酒会,众人开始离座移位。
久木正犹豫要不要参加,凛子过来说:“只待一下可以吧!”
“大概要多长时间?”
“三四十分钟就可以溜了。”
“那我先去一下,然后在一楼咖啡厅等你。”
凛子点点头,又回到书法家那群人当中。
酒会会场比颁奖会场更宽敞,聚集了近三百名宾客。这边也是先由主办者致辞,然后由大师级的老先生祝酒干杯后转入恳谈。
久木坐在靠近入口那一桌边喝啤酒边环视会场。凛子坐在里面靠主桌的地方,正和上年纪的男人寒暄。
除了大师级人物外,普通书法家女性占绝大多数,其中凛子的姿容特别亮眼。她并不高大也不是特别漂亮,但出尘的气质中散发着女人风华正盛的娇艳。
好像所有与会者都感觉到这一点,很多男人围在凛子四周,笑逐颜开地跟她打着招呼。
久木过去不知道,现在才明白凛子或许算是这个世界的年轻明星。他正琢磨着,背后有人拍他的肩膀。
“你果然来了!”
回头一看,是衣川。
“是她叫我来看看。”
“我本来也不打算来的,工作提前做完了就赶过来看一眼。”
衣川说着,视线移向会场。
“看她在别的男人那边也吃香,感觉不坏吧!”
这时候碰上衣川,等一下就很难和凛子脱身了。不过此时他一个人正觉得无聊,有个说话对象也好。
“没想到书道会里有这么多女人。”
“绘画那边也多,不过,书道更多,要说起来也确实是个问题……”
“色彩缤纷不是很好吗?”
“话是不错,不过你看,大师级的师傅中男性占绝大多数,老老少少各式各样的女人聚集到他们身边,你想会发生什么问题呢?当然是年轻漂亮的吃香。”
说到这儿,衣川慌忙摆手补充道:“我不是说她啊!不过,弟子中有年轻漂亮的,大师也难免温柔亲切地对待,与其说这是大师偏心,不如说是出于男人的本性。”
久木点头对他的分析表示赞同,衣川进而压低嗓音:
“还有的是弟子按照老师授意临摹老师的字而入选的呢。”
“书道中也分流派或派系吗?”
“那当然,师傅势力大的流派的弟子自然占便宜,否则就吃亏些。”
“那不就和舞踊和花道的世界类似吗?”
“基本上没什么不同。”
因为以前在报社工作的缘故,衣川对书道界蛮熟悉的。
“可是,谁会买那些展览会展出的书法呢?”
“除了有名望的大师以及媒体特别报导过的部分老师的作品外,剩下的几乎都是由弟子们买走。”
“弟子买了去有什么用?”
“以此表达对老师的忠诚度呀!”
想到凛子活在这种世界中,忍不住想同情她,同时也看到了她性格中坚韧的一面。
3.慎始乱终
在里边坐着的凛子注意到衣川和久木在闲聊。
衣川也察觉了,轻轻挥手,待凛子走过来时便堆着笑脸说:“今天真漂亮,一进会场就数你最抢眼。”
衣川平常总是自叹生性腼腆,不会讨女人欢心,今天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刚才听他谈到书道界的内幕。”
久木一改变话题,凛子似很在意。
“什么内幕?”
“当然跟你没关系。”
衣川正摇头否认,一位状似记者的中年男性递给凛子一张名片,他后面跟着的摄影师走上前来,按亮镁光灯。
没得最优秀赏却受到明星级待遇,可能是因为凛子的雅静美丽吧?
久木退后一步正看着,衣川问:“等一下有什么安排吗?”
一时答不上来,只是嗫嚅地“呃……有点……”衣川立刻领会,“别勉强,今晚你们两个好好喝一杯庆祝才对。”
衣川展现他善解人意的一面后说:“她家人今天没来?” 
久木也正挂念此事,再次环视会场,却听见衣川说:“你也真胆大,万一她先生来了怎么办?”
久木只是因为凛子希望他来才来的,但他忍着没说。
“大胆的原来是她啊!”衣川半调侃地说:“不会真来场美女争夺战吧。”
衣川自己想得有趣,但见久木不附和,也觉得有些无聊,又磨蹭了十分钟左右才说声“失陪”,先行回去了。
久木再次落单,酒会却正值高潮。
凛子又回到主桌附近和与会者谈笑,或和同伴一起拍照。久木的视线紧追着她,想起刚才衣川说他“大胆”这句话来。
他的口气似在挖苦久木,又不是她丈夫还来参加酒会,但久木心想本来就没听说她先生要来,就算来了,两个男人又不曾见过面,不会发生问题的。
久木这样安慰着自己,继续喝啤酒,确定酒会已开始三十多分钟后,便离开会场来到一楼大厅,转进约好等她的咖啡厅里,坐在靠墙的位置上点了杯咖啡。
可能是周末的关系,四周有许多刚参加完婚宴的男女。
不久咖啡端来时,久木再看了一下表,时间已过六点半。 照此看来,到箱根时恐怕要九点了。
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着,像要掩饰无所事事般翻看了一会儿记事本,在他点着第二根烟时,凛子出现在大厅里。 
她和一名年长女性寒暄后,拎着一个大纸袋朝这边走过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走吧!”
凛子好像很在意旁人的视线,希望尽速离开这里的样子。
两人直接穿过大厅下到地下停车场,上了车,凛子才放下心来恢复了往常沉稳的表情低声说:“不好意思硬要你来。”
“没什么,趁机看看不同的世界也很有趣。”
久木发动引擎问:“我们就这么直接去箱根行吗?”
“等一下还有小规模聚会,事先已经打招呼说不参加了。”
“你就穿着这身衣服方便吗?”
凛子还穿着参加酒会时的和服。
“我带了换洗衣服,到那边再换吧。”
车子一出饭店的停车场,立刻被赤坂的霓虹灯彩所包围。
“今天你真漂亮极了,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受欢迎了。” 
“没那回事。”凛子不好意思地转头望着窗外,拿出粉盒补妆。
“很多人都想约你吧?”
“就算有人约我也总是和大伙儿在一起。”
“不过那些老师长辈好像男的较多。”
“那些老师都是老爷爷了,没人像你这样蛮干的。”
“不过只要是男人就没准儿……”
“大家都是绅士,用不着担心。”
车子开向霞关高速路入口,过会儿要从那里上首都高速公路。久木看着眼前闪烁的标志灯说:“衣川说我们很大胆!”
“为什么?”
“他说万一你先生也来了怎么办?”
“他不会来的。”
“他今晚有事外出了?”
“没有,反正他说过不来,就不会来。”凛子的语气坚定,毫无疑虑。
车子开上高速公路,从涩谷开往用贺,接着转入东名高速公路,直奔御殿场。
久木脚踩油门又问:“他知道有颁奖典礼吗?”
久木这时照例省略了“你丈夫”这个代名词。
“就算知道也跟他无关。”凛子直视着前方的飞光流彩回答。
“没说想来参加?”
“没有,他没有任何表示……”
“那今晚的事呢?”
“我告诉他是跟书道会的人一起出去……”
“可整晚不回去,他不觉得奇怪?”
“也许会吧!”
听到出乎意料的回答,久木手握方向盘再问:“那你不担心?”
“也不是不担心,反正他是那种不会追究的人。”
久木依然无法理解他们夫妻的关系。
“他总会怀疑吧?”
“他自尊心很强,不愿了解他厌恶的事,如果他调查得知真相,恐怕会丢面子。”
“可是,如果在意你的话……”
“男人有很多种,有人什么都想知道,有人就像他那样,怕知道了反而丢脸受伤。”
“但总不能永远……”
“是啊!他难受,我也不好过。”凛子直视着远方,若有所思。
虽是周末的夜晚,下行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车辆竟格外少。
车子经过用贺口转入东名高速公路后,公路变成三车道,车速大增。大都会的七彩光影急速退去,代之而起的是静寂的公寓和黑黝黝的树丛在车窗外一闪即逝。
有关凛子夫妻的事,久木想再多又能怎样?说起来他是偷人家老婆的罪魁祸首,为戴绿帽的丈夫着想,未免于理不通。
久木转换心情,话题又回到书道上。
“执笔对纸,心情真的静得下来吗?”
“即使心有不快,在磨墨的时候自然集中心神忘却一切,执笔时就相当平静了。”
久木还没看过凛子写书法时的样子,但可以想像得出她磨墨、执笔对纸的端庄美感。
“书者的人品也能表现出来吧?”
“那当然,不是说字如其人吗?”
的确,写字工整的人似乎性格也一板一眼。
“谈恋爱的时候呢?”
“有人说那种时候字就写得特别娇媚。”
“那你这次的作品呢?”
“很遗憾,没那份娇媚,因为我特意压抑自己别写出那种感觉。”
“做得到吗?”
“只有一个字,或像这次只写了四个字,我想应该看不出来。”
凛子这次写的是“慎始敬终”四个字。
“我是看不出是否娇媚,不过感觉很自然舒展。”
“你这么说我好高兴。”
“不过我倒希望你写‘慎始乱终’!”
“什么意思?”
“开始时很谨慎,随后就淫乱。”
“别说这种无聊话!”
凛子瞪了他一眼,不过夜晚的凛子确实会变得从她最初的那份矜持中难以想像的淫荡。为了寻求她那难以置信的转变,车子疾驶在夜晚的东名高速公路上。
4.箱根月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