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失乐园-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矗恢背脸寥胨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三点,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关上窗帘的房间里暗黝黝的,相依相偎中再度燃起欲望,但不像昨夜那样激情。久木不经意地抚摸着凛子的私密处不断轻轻爱抚着,而凛子在这种刺激下渐渐欲火燃起,也抓过久木的阳物抚弄着。反复着这样简单的动作,直至双方都忍受不住而结合在一起。忘记公司,忘记家庭,就为了忘记这些,他们耗尽仅余的力气陷溺在快乐之中,再度昏昏睡去。
再次睁开眼时已过下午六点,外面已经黑下来了。凛子弄了些简单的饭菜,两人对饮啤酒。
两人不时看着电视闲聊,却只字不提回家这一关键话题,吃完饭,两人又自然而然地贴在一起。
并没有积极的做爱欲望,只是互相抚摸戏耍为乐,度过这无日无夜的逸乐时光,而必须回家的念头不时闪过脑海。
十点了,久木有些尿意,上完厕所回来后问道:
“怎么办?”
只此简单一句凛子立刻明白是问回家的事。
“你呢?”
两人再次重复着白天在浅草时的对话。
“我是想留下不走,但总不能真的不回去吧!”
即便到这个时候,久木仍不愿处在催促她回家的立场。
对持续耽溺在爱情极限的两个人来说,没有比别离更令他们难过伤心的事了。
凛子脸色有些苍白地梳理着头发。就算洗过澡化好妆,也消除不了和男人欢爱的余韵。久木也一样,即使穿戴整齐,性爱之后的倦怠仍沉淀于全身各处。
终于准备完毕,凛子穿好黑色高领毛衣、酒红色短大衣,正要戴上灰色帽子。
久木突然一下子抱住凛子。
此刻他无话可说,只想一直用力抱紧她。
万一她先生发火痛骂甚至打她,也希望她能挺过去。度过这个难关后,希望还能再见到她。
凛子像是感应到久木的祈盼,她像下定了决心,说:“走吧……”
但马上又害怕地别过脸去,眼中盈满泪水。
还是感到不安吗?久木掏出手帕为她拭泪。
“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今晚都醒着。”
久木回家后也有难题等着他去解决,向来宽容的太太也许会生气,也许就在今晚突然发作释放出愤怒的火焰,闹得不可开交,但是无论如何久木都将遵守和凛子的约定。
“我不会只让你一个人难过……”
这句话让凛子稍稍定下心来,她恢复了平静,戴上帽子,对视着点点头,然后走去。
十点多了,公寓走廊一片静寂,外面放着一个纸箱,他们经过纸箱旁,坐电梯下楼,走出公寓。
如果同坐一辆车又会离不开,于是各叫一部车,等车时彼此紧握双手。
“我都明白……”
凛子点点头,先上了车,目送汽车尾灯渐去渐远,久木知道漫长奢华的性爱盛宴终于结束,不由得闭上眼睛。
第七章 春阴
1.真相暴露
季节的更替为人事带来种种变化,尤其是冬春之交,万物精气充塞天地之间,为人们身心都带来影响。
事实上,从二月中旬到三月之间,久木身旁发生了好几件意想不到的事。
其中之一,是大他一岁同时进公司而且颇有成就的水口,因肺癌住院。
水口在去年底才突然由总公司调到子公司马龙,意志已够消沉,对他来说简直是双重打击,幸好发现得早,立刻动了手术,病似乎暂时稳定了下来。
久木想去看他,但水口家人希望缓一缓,也就没去。
水口病发也是体力被春天精气吸尽的结果吗?他被摒除在总公司主流之外立刻就病倒了,可见人事变动也有影响。
当然,这并不是水口致病的直接原因,可是因为太多人都是在失掉职位、失去工作意愿后发病,因此也不能说完全无关。
不论如何,同年龄层的人病倒,难免对自己是否也到了那种百病将起的年纪而感到不安。幸好,久木现在身体还没有特别不对的地方,倒是和凛子的关系愈发走到进退两难的地步。
男女关系并非与时俱深,而是因为某个事件契机造成阶段性的深入,委实不可思议。比如说他们两个,一起去镰仓,接着去箱根,进而在凛子父亲过世后的守灵夜里强在饭店里寻欢,每经历一次那样大胆而避人耳目的幽会,两人的关系就更深一层而愈发难舍难分。像现在,让两人之间系绊更强的,正是二月中旬同赴中禅寺湖逗留不归所造成的契机。世间应该不会原谅为人妻者不参加先生侄女婚礼又两天离家不归的行为。
她回家以后,是否会被先生痛骂进而大吵一架?
久木心里挂念此事,夜不安眠,可是两天后在涩谷房间相会时,凛子竟出乎意料地神情气朗。
不过那终究只是表象,实际上她确实遇到了棘手问题。
听凛子说,那天晚上十一点过后回到家里,她先生还没睡,跟他打招呼也没反应,埋头继续看书。
凛子顿时明白了先生的愤怒非比寻常,但她也只能道歉说因为风雪赶不回来参加婚宴。先生还是保持缄默,没办法她正要上楼换衣服时,随着一句“等等”,先生的话语箭一般射进凛子的后背。
“你做的事我都清楚。”
凛子讶异地回头看他,“你是跟谁去的、住在哪里我都知道。”
老实说,当久木听凛子说到这里时,脑门像被狠捶了一记似地大受冲击。
根据凛子和衣川的一些片段的描述,凛子先生是四十六七岁的医学教授,长得高大英俊,外表一无缺憾,就像一般知识菁英般常见的冷淡而且自以为是,不擅于应对男女和俗世之事。
那种男人会去调查妻子外遇的对象吗?久木很难相信,凛子却淡淡地转述。
“他知道你叫久木祥一郎。”
“他怎么会……”
“因为他的嫉妒心重得令人意想不到……”
即使如此,要查出妻子外遇对象的名字也不容易。
“他是跟踪我们,还是请了私家侦探?”
“不至于吧!不过他若有心知道就会知道,你不是给我写过信吗?我的记事本上偶尔也记着你和公司的名字。”
“他看到啦?”
“当然没有,我都藏着不让他看到,不过最初那段时间有些疏忽,最近总觉得好像被他看到了。”
“你不是一直都在家里吗?”
“可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常常不在……”
凛子父亲去年过世后,她回横滨娘家的次数也多,是她先生趁机彻底调查出了有关妻子的事情吗?
“而且上次住的旅馆名字我对他说了,本来住一夜也还好,结果又多住了一天,或许他打电话到旅馆服务台查问过。”
的确,风雪之夜投宿的客人有限,又是紧急时刻,旅馆也比较容易回应外面的查询。“他真的这么说过?”
“这种事干吗骗你。”
久木过去一直以为是不懂世故的好好先生突然张牙舞爪突袭而来,使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他还怎么说……”
“想玩就尽情去玩吧……反正你是不贞的淫荡女人……” 
久木觉得像在骂自己,沉默不语,凛子叹口气:“他还说我虽然恨你,但是不会跟你离婚。”
久木一时不明白凛子说的话,不,其实是不明白她先生借凛子的嘴巴说出这话的心情。
如果憎恨老婆,痛骂一顿后干脆离婚不就结了,为什么还要继续这种貌合神离的生活呢?
“我不明白……”
久木嘀咕着,凛子也有同感。
“我也不明白,我想他是借此报复吧!”
“向你报复?”
“因为恨我,不能原谅我,所以不离婚,永远把我锁在这婚姻桎梏中……”
久木半惊半解地心想这也算报复吗?不过,他还是不明白。
“可是一般男人都会又骂又打吧!”
“他不会。”
“他就什么也不说,任凭你在外面玩?”
“反正他就闷在家里冷冷地看着,就算他不管,我太过分的话旁人也会说话,我妈和我哥、他的父母和亲戚……只要没离婚,老婆还是老婆。”
照此说来,久木也多少明白了凛子她先生的报复意义了。
“这个样子还住在同一个屋子里不是很无奈吗?你没心帮他做家事,他也觉得在家吃饭没滋没味。”
“这倒没问题,他家在中野,他以前也常常回去吃,他在那大学里也还有一个房间,何况在我们家也是很早就分房睡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已经一年多了。”
要说一年前正是久木和凛子之间的关系迅速升温的时候,他们夫妻感情就是从那时开始恶化的吗?
“那你怎么办?这样下去行吗?”
“你呢?”
凛子反问,久木不觉屏息。
他无法当场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但两人的关系确实到了紧要关头,即将陷入无路可走的困境。
久木缄默不语,再次想起被风雪封在中禅寺湖后回家时的情形。
2.久木的意外
那晚,久木回到家中已经十一点多了,太太还没睡,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应门迎接他。久木直接走进自己兼做书房的房间,脱掉外套,换上轻松的睡袍,心下寻思:
如果现在到客厅和太太碰面,昨晚不归的事一定会导致气氛僵凝,甚至避免不了争执。与其形成那种局面,还不如索性假装累了径自睡觉。事实上偷情之后是真的很累,懒得再去解释为什么回不来。
可是如果现在装糊涂,明天还是要见面,把问题拖下去只会更麻烦,还不如趁着今夜托说工作忙,道个歉就算啦。
久木打定主意,起身照镜,确定没有什么异样后走到客厅去。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久木,小声说了句:“回来啦!”久木点点头,意外地看到太太很平静,也就放心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个呵欠,“好累!”
“昨晚本打算回来的,但事情做不完,所以一直延续到今天。”
他告诉太太是去京都的寺庙和博物馆搜集资料。
正因为已经用这个名义和凛子出去小旅了好几趟,有些心虚。
“昨天本来想联络的,但喝醉后睡着了就……”
久木说到这里又轻轻打个呵欠,正要伸手去拿桌上的香烟时,太太关掉电视,转向他说:“不必这么勉强吧!”
“勉强?”
太太慢慢点着头,用双手包住桌上的茶杯说:“我们还是离婚吧!这样似乎比较好。”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从太太嘴里说出的竟完全是令他意想不到的话。
“现在离婚,我轻松,你也愉快。”
听着她这么说,久木还在琢磨她是开玩笑还是在戏弄他,太太继续说:
“已经这个年纪了,彼此没什么好勉强的。”
太太平常就不会大呼小叫发脾气,就算有所不满,也只是简洁扼要地点明,然后就一副与己无关的态度。
久木认为这是太太天生豁达,但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她比平常更平静沉稳,语气中带有深思熟虑后的慎重决断。
“可是为什么……”久木忘了点烟,回问太太:“你突然说这种话,那怎么行。”
“也没什么不行的,你自己应该最清楚我这么说的原因。”
太太直视着他,久木不觉别过脸去。
他想,或许太太真的知道了凛子的事情吗?过去她一直摆出一无所觉,“你是你,我是我”的淡然态度,久木还觉得那样很好,但现在看起来,倒是自己太过天真,一切早都让太太看穿了。
“可是,也用不着突然……”
“不突然,恐怕都有些迟了,你现在不离婚和她在一起,她也未免太可怜了。”
“她?”
“你如此迷恋,肯定相当喜欢吧!”
太太的声音沉稳得叫人生恨。
“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久木不是没想过要和太太离婚。结婚七八年后的婚姻倦怠期,以及后来和别的女性关系亲密时,都曾想过要和太太分手回复单身,尤其是认识了凛子以后,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