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失乐园-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是一千多年前空海大师发现的古温泉乡,由《修禅寺物语》而闻名,也是和源氏有些渊源的地方。可能是由于温泉的关系,樱花快开始谢了,花瓣缓缓飘落在久木和凛子的肩上。 
很多人一听到修善寺只知道是伊豆的温泉乡,却不知这里还有空海大师开山建造的修禅寺这所有来头的古寺。
古寺位于车站西南方数分钟车程,隔着一条道路和朱漆的虎溪桥的对岸,循着陡峭石梯而上,穿过山门和竹林环绕的庭院即可见寺庙正殿。
距今八百年前,源赖朝把弟弟源范赖幽禁在这座寺里,后遭NB576原景时偷袭,源范赖自杀而死。后来,源赖朝的儿子赖家也是被北条时政杀害于虎溪桥畔的箱汤。冈本绮堂的《修禅寺物语》就是根据这桩悲剧而著,后来北条政子哀悼爱子赖家,在附近山脚下建了指月殿。
与这围绕修禅寺的血腥事件正好相反,略呈长方形的正殿有着缓缓起伏的屋檐,衬着后山的树木,宛如高贵女性娇亭玉立明艳照人。
久木和凛子参拜过后,又过桥去拜山脚下的指月殿和源赖家之墓,最后又坐回到车上。
已过五点多了,日影开始西斜,但春色依旧明媚。
来到沿河而建的狭窄的温泉街,沿街而行道路渐宽,一眼就看到今天的下榻处。 
旅馆正门是座结实的大栋门,由门口望进去可见顶着山形屋脊的宽敞玄关。车子停在玄关前,迎客女佣立刻引他们入内。
大厅宽敞,摆着纹路清晰的木制桌子和藤椅,外面有座池塘。
当看见浮在池上的能剧舞台时凛子不禁赞叹道“好棒”。约有五六百坪大,向左右延伸的池塘对面,古典造型的能剧舞台在水中倒映出幽玄之姿,它后面的山崖覆着郁郁苍苍的树林。
凛子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在跨山越水之后突然出现于眼前的另一个世界。
女佣带他们去的是二楼最里面转角处的房间。一进门先是四贴半大小的小客厅,里面是十贴大的和室,最里面是隔开的略微矮于里间铺着地板的临窗观景区,从那里可以俯瞰部分池塘。
“你看,樱花都开了。”
凛子叫久木到窗边,左手边便有一棵房子高的正盛开着的樱树,樱花伸手可及。
“我说想看樱花,或许为此才特别为我们准备了这套房间。”
久木也是第一次来这家旅馆,以前听出版部的朋友说,修善寺有间有能乐堂的雅致旅馆,才请他们介绍过来的。
“看!花瓣飘落下来了!”
夕暮中微风习习,花瓣飘落到凛子伸出去的手上,随即又飘落到眼下的池塘里去了。
“好安静!”
来到这里,工作、家庭以及离婚等等事情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
久木呼吸山野里的空气,从后面悄悄抱住观樱入迷的凛子。凛子以为他也想看樱花,偏开头去,眼前只见盛开的樱花和静寂的池塘。
久木轻吻凛子,在她耳畔低语:
“那个,带来了没有?”
“什么东西?”
“红色长衬衫啊!”
“是你的命令,当然带来啦!”
凛子只说了这么一句便离开窗边,消失在浴室里。
独自留在樱花飘落的房间里,久木点着一根烟抽起来。
窗户开着,却无寒意。
花季的爽朗空气在敞开的窗户内外飘移。
心情舒畅,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慵懒感觉,久木忽然趁兴吟道:“阳春二月十五夜,愿死花下终不悔。”
这是抛弃官职、流浪大自然中结束一生的西行的歌。
在房间里啜饮女佣泡的茶,略事休息后,两人便去泡温泉。男女浴场分别在一楼走廊两侧,但久木还是先去露天温泉看了看。
下午六点已过,暮色已浓的天空由青逐渐转成深蓝,但还没有全黑下来。在这入夜前一刻,露天温泉里杳无人迹。
到底是周日晚上,留宿的客人少。静寂的温泉池里只有沿着石缝滴落的单调水声。
“我们进去吧?”
久木邀她,凛子显得有些迟疑。
“不要紧的。”
就算有人要进来,一看到他们也会自动退开。
久木再劝,凛子似乎也下定了决心,在稍稍离开一些的地方背对着久木开始脱衣服。
3.爱情并不久长
岩石堆砌而就的浴池差不多有十坪大小,呈椭圆形,天花板罩着芦苇编的网顶,四周围则用芦苇编的帘子圈了起来,不经意地避人耳目,又留有自然风情,感觉舒适温馨。
久木靠着岩壁,舒展四肢,凛子手拿毛巾过来,小心翼翼地将脚尖一点点伸进浴池里。
久木等凛子全身泡进温泉后,招呼她到池边。
“你看!”
仰靠在露天温泉池边向上望,透过无织网芦苇天花板遮盖,可以直接看到夜空。脑袋正上方是刚刚看到的盛开着的樱花,再上去是如淡蓝流彩的天空。
“我是头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天空。”
樱花从无星无月的夜空中舞落。
凛子伸手想接住这片花瓣,另一片紧跟着也飘落下来。
暮色正浓的天空下,凛子追逐花瓣的雪白身躯像夜里飞舞的蝴蝶般妖娆多姿。
泡好温泉后,两人开始在房间进餐。
有些寒意,两人都在浴衣上披了件外套,关上窗户,但窗外映着光线的樱花仍不时露脸偷瞧着他们。
边欣赏夜樱边进晚餐,连菜色中都有清煮嫩NB578和芝麻拌上当归,不经意中洋溢着季节感。
久木先喝啤酒,很快又换上当地较辣口的烫清酒。
第一杯是女佣为他斟的,女佣退去后,由凛子执壶,他喝干一杯,立刻帮他斟满,等火锅上来之后,她又忙着调整火势,看煮得差不多时为他把菜盛在小碗里。
久木看着凛子勤快的动作,忽然想起在家吃饭时的情景。
以前还说得过去,但最近几年,即便和太太共餐,她也不再这么殷勤伺候了。虽说是长年的婚姻倦怠和感情疏离的结果,但真有如此大的差别吗?久木此刻更加感到有无爱情存在的不同,可凛子的家庭又如何呢?她和先生一起吃饭时,也是冷冷对待先生吗?或者,凛子已经根本不再和先生一起吃饭了?
漫无边际地想着,他也为凛子斟了酒。
“两人一起吃,就是觉得特别香。”
“我也一样,不论多豪华的大餐,到多高级的餐厅,如果不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食不知味。”
久木同意,也再次觉得爱情转变的可怕。
他也曾经憧憬过太太、为她而心动,但现在两人关系冰冷,就差离婚了。凛子也曾经那么相信先生,发誓永远相爱,而如今却是劳燕分飞。
由此可见,他们是从陶醉的婚姻状态中清醒过来的男人和女人。
而正是这两人现在彼此对斟共饮,陷入新一轮陶醉状态之中。
只喝了一瓶啤酒和几小瓶清酒,久木便已经微有醉意。
或许和凛子在一起,气氛和谐也醉得快。
望向窗边,左手盛开的樱花依旧探头窥看着屋内。
“到下面看看好吗?”
从楼下大厅隔着池塘应该看得见能剧舞台。
等女佣撤走晚餐,两人穿着旅馆的浴衣外边再披件和式外套,走出房间。
下了楼,经过适才去过的露天温泉入口,再往更矮一层的走廊走过去,迎面便是旅馆大厅。
大厅右边的门敞开着,木板露台延伸到池塘上。
久木和凛子并坐在露台的椅子上,不觉叹口气。
刚才到达旅馆时看见浮在池上的能乐堂时也曾叹息,但两次的感觉不同。
入夜后,露台栏杆四处都点着灯,另有灯光打到隔着池塘的能剧舞台上,舞台三间见方的(或者“约六米见方的”)地板光亮如镜,后面的大板壁上画着老松图案。
舞台左边也是古典造型白纸障围起的化妆间,由一条浮在池上的小桥相连接,一切景致均对称地倒映于池面上。
简直像幅画。据说这个能剧舞台本来在加贺前田家宅邸内,明治末年,经由富冈八幡宫迁建到这里。
从那以后不时在池周围的篝火映照下举办能乐、日舞、琵琶、传统民谣表演。今晚没有表演,在山野寒气中,舞台一片静谧,更添幽玄情趣。
久木和凛子肩膀紧偎在一起,专注地看着这舞台,错觉此刻那幽暗的舞台后面会突然冒出戴着疯狂面具的女人和男人。 
两人去看薪能是在去年秋天。
他们那时看过镰仓大塔宫境内举办的薪能,然后在七里滨附近的饭店过夜。
那时两人正打得火热,没有现在这种受困的感觉。幽会过后,凛子照旧回家,久木也顾虑到太太而回到家里去。
如今只隔半年,两人的家庭就已经面临毁灭。
“那时演员戴着天狗面具。”
凛子是说在镰仓看到的狂言剧,当时两人都还有笑出来的兴致。
“不过这里恐怕不适合演狂言。”
在这深山幽静的舞台上,似乎比较适合表演那种稍微深入人心、探索情念真谛的剧目。
“真是不可思议……”久木望着池面摇曳的露台灯光低声说:“古时候的人一旦来到这深山老林里,一定会认为再也不会被人发现了吧。”
“大概也有一起私奔的吧!”
“男人和女人……”久木看着舞台后面黝黑静寂的山峦:“即便和你单独住在那种地方恐怕也是一样。”
“你是说总有一天会厌烦吗?”
“打从男人和女人开始在一起时,怠惰这个毛病便会悄然而生。”
老实说,久木现在对爱情是持怀疑态度的,至少不像年轻时那样单纯地以为只要两人相爱就能天长地久。
“或许爱情燃烧的期间没那么长。”
“我也这么觉得。”
凛子表示赞同,久木反觉有些狼狈。
“你也这么认为?”
“是啊!所以才想在燃烧最炽烈时结束啊!”
是被灯光凸现的能剧舞台所魅惑吗?凛子的话怪异而有点恐怖。
久木突然觉得冷,把手缩进怀里。
樱花开时天犹寒,入夜以后是有点冷。
“走吧?”
感觉再待下去就会被舞台的鬼魅镇住,继而被拖曳到遥远而古老的世界中去。
久木起身,告别舞台似的又回望一眼后才离开露台。
4.红衫下的欲望
回到房间后发现,室温已被调至适宜的温度,里面靠窗的地方已经铺好了被褥。
久木试着先仰卧在被褥上,猛然抬眼,发现窗边的樱花正望着他。
或许今夜的一切都将被樱花窥去。他呼唤凛子,却没有听到回应。
他闭上眼睛继续躺在那里,静待凛子走出浴室。见她只穿一件浴衣,盘起来的头发已经垂放下来。
“不穿那件长衫吗?”久木问。
凛子站住,“真的要穿?”
“不是带来了吗?”
凛子默不做声地回到客厅,久木只留下枕边台灯,重又望向夜窗。
在深山旅馆看过幽玄的能剧舞台后,他正等着女人换上鲜红的长衫。
看似极不搭调各有追求的幽玄与放荡的组合,其实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着出人意料的共性。例如能剧中有“神、男、女、狂、鬼”五种分类,个中自然隐藏着男人与女人的情念。
适才久木看到能剧舞台时,被其庄严的感觉所震慑,但事实上却也同时挑起了某种妖魅放艳的情绪。
事物常有表里,庄严的背后潜藏着淫荡,静谧的背后隐藏着痴狂,在道德的背后栖息着的悖德才是人生至高的逸乐。
久木正胡思乱想中,纸门打开,身裹红色长衫的凛子现身而出。
久木一下子坐起身来,瞠目呆望。
眼前的凛子身着一袭鲜红纯色长衫,但那张脸上还带着女童般的稚嫩表情。
低矮微弱的台灯光线照射下,凛子大大的身影延伸到天花板上,久木一时错觉是旦角出现在能剧舞台上。
他觉得不可思议,更加定睛凝望,发现凛子的脸逐渐像能剧里的面具女人一样,散发出成熟女人的美丽、忧郁与妖魅。
身穿红色长衫、戴着面具的女人缓缓走近说不出话来、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