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满足你的窥!私!欲!--这是我的故事-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舐短焓谐∩献饬烁鎏宦虼毫R虼四悄晡揖推鹪缣诘暮痛笈粢黄鸪龃沧印P值苊窃谝黄鹚淙桓勺呕睢ぷ哦车故峭Ω咝说摹U饩腿梦蚁肫鹆私噫茫醯糜械愣圆蛔∷R蛭徒噫迷谝黄鸢诘靥氖焙颍矣械阄蘖模踔劣械阊岱场
那年我和大鹏一起出床子的时候,洁婷的生活却产生了剧烈的动荡,甚至是有点惊心动魄。但很遗憾,对于这些动荡来说,我是个局外人。我无法了解洁婷的心理活动,甚至都没有机会去亲眼见证什么。因此,看官你必须明了,我所记录的以下内容绝对有些失实,因为真实情况要比我记录的文字夸张很多、精彩很多、感人很多。
那一年洁婷找到了她的亲人,两个,一个是他的亲生父亲,一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而且这两个亲人那时候的处境也大不相同,一个就在蜀都,另一个却已在天堂。在天堂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很牛B的人,因为直到现在在网上搜索还能找到一大堆关于他的信息。牛B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职务对我来说足够大——去世前不久还是某金融机构享受副厅级待遇的领导。天晓得他怎么在回光反照的时候突然良心发现,让他的儿子去认洁婷这个早已经送养给别人的妹妹。因此,我原来的表述应该转换成这样,洁婷那年冬天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她终于找到了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亲人,坏消息是,她最重要的亲人之一亲生父亲已经去世了。更坏的是,这老家伙至死也没透漏有关洁婷母亲的半点信息,这也说明其实李洁婷还有一个全中国上百万人口都重名的称呼——私生子!
因此后来洁婷在电话里说她那个春节过的挺别扭的,不停的在养母和哥哥家两边跑。有时一天之间镜头和场景要在贫富之间转化好几次。忽而天上忽而地下,忽而火炉忽而冰窖。搞得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真实。不过我那时候在平山挺开心,我觉得洁婷真的转运了,因为洁婷说他那哥哥对她真的挺好,啥事就怕她见外,啥事就怕她生分,真的是把她当亲人看待。
一个有钱人把我的洁婷当成亲人来看待,这没办法不让我高兴。——况且,对有钱人莫名敬仰的是我最大的一个缺点,虽然我我一直都在克服,但估计永远无法彻底改变。

日期:2008411 10:16:03

那一年我在平山帮大鹏卖春联,后来我和洁婷通过几次电话了解了这些信息后就回家了。因为我的母亲生病了,而且病的挺严重,几乎是连续几天卧床不起,但母亲说这是老毛病了,去年一年一直断断续续的犯病。心脏病、肾结石,还有其它一些老年病,混在一起,一犯病都说不清楚哪儿不舒服了。那段时间母亲很少起床,饭也吃得很少,少到几乎小于吃药的数量。这让我发现父母真的是老了,虽然那一年我的父母都才54岁——在城市,这个年龄似乎还划分不到老年中去,但在农村,情况不是这样的。因此从面容到身体都已经开始衰老的父母那时候让我很痛心。我觉得让我们开始一天天长大而父母必须一天天老去是一件很不公平合理的事情。这让我有依据认定上帝是个不孝之子,否则他压根不应该这么安排。
那年冬天直到春节前母亲的身体状况还是没有任何改观,吃药打针啥的也没明显效果,最后甚至请来了农村的大神来看,大神是女的,长相挺特别,一双眼睛深深的挖进去,看人的时候总是直勾勾的盯着你看,一直能看到你发毛。大神看过后讲了一大堆乱七八遭的事情,又给了个破解的方法,然后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就按这她的那个方法到村外头的十字路口烧纸,农村的夜,黑得很透彻,也静得很吓人。越往村外头走,风越大,冷风夹杂着雪粒带着响声在你身边转来转去,但我必须坚持往前走——大神交代了,无论是出去还是回来都不能回头,一回头,脏东西就又跟回来了——我靠,你越是胆小她越往你害怕上整。于是那天我是浑身发麻的干完了这一切,差点把自己吓出一场大病来。
但是我的努力并没产生什么效果,至少没有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此后的几天母亲的病情并没啥实质性好转。于是我就把洁婷送给我的一个护身符摘下来给母亲带上。摘下护身符的我第二天就感冒了,而且很严重,春节前一直打吊针。不过,幸运的是,母亲的病却一天天好转起来了。因此那年春节前,我们一家人都康复了,团团圆圆、健健康康的过了一个好年。也因此,我感觉那一年春节过得比往年都幸福。

日期:2008411 11:56:06

这场小型的浩劫似乎让父亲意识到了些什么,那年春节前给我爷爷奶奶烧火纸的时候,火纸的封皮父亲让我来写——以前这个活都是父亲一个人干的,父亲的毛笔字写的好,而且对一些农村的老规矩很懂。而我别说毛笔字,连铅笔字都写不好,对农村的规矩知晓的程度也仅仅略大于白痴。因此,每年过年之前,父亲总要买来火纸,对我说,快过年了,也给你爷爷奶奶寄点钱去。于是我就跪在火纸前打印,父亲在一旁写封皮,封皮写的有讲究,要竖写,右书。而且爸爸对爷爷和奶奶都有固定的称呼——先考、先妣。因此,那一年父亲让我带书的时候,也让我按这样的格式来写,写好后,他一边在不孝儿后面落上自己和叔叔的名字。一边跟我说了一句话,父亲说:“等我和你妈死了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写了。”这让我那天差点在他面前哭了出来。
我要感谢命运、感谢生活、感谢上帝了。我的父母现在身体都还算健康,单这一项,我对生活就应该没有任何怨言。因此,我必须说,我对命运和生活所有的抱怨和不满都是虚假的,暂时的。真实情况是,我一直过得很幸福。

日期:2008414 14:01:19

那一年我母亲生病了,但年前就好了, 洁婷也不可思意的找到了亲人,经历了一场人生的传奇。但春节后我去平山跟洁婷通电话的时候洁婷却说她真的先不去石宁了,她说他的哥哥拿钱要她出国留学,目标都找好了,新加坡。她说她不想去,也绝对不会去,但拒绝了几次她哥哥还是挺坚持,因此她要想办法想计谋来回绝,因为哥哥也是好心,太生硬了可能会伤人。洁婷问我怎么办?但我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洁婷就说怎么你个大男人连个主意都不帮人家拿?于是最后电话打得有点让两个人都不开心。
那天我撂了电话后开始明白洁婷命运的转机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件坏事。因为我们原来旗鼓相当的家境现在变得开始门不当户不对。况且现在洁婷还要出国,真要是出去了几年后回来我和人家那真就是天壤之别了。再说,没听说过一个留学生最后会嫁给一个农村人的。我发现男女之间是否发生了性爱和两个人关系的维系没啥决定性的作用。以前我一直把洁婷当成我的私人物品,现在看来,似乎我并不能把洁婷抓牢。我靠,被无数大学女生意淫过的我那一天突然变得不自信起来。我觉得我的洁婷好象快飞了。由于已经过了春节,因此那时我也应该叫做22岁,22岁以前的我都是相信爱的年纪,但22岁那年我突然对爱情开始迷惑了,我觉得爱情和金钱以及地位很有些关系。于是我那天又打电话给洁婷,直截了当的跟她说你不要去。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我中气不太足,因为我自己都不晓得如果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会怎么抉择。因此那天我在电话里和洁婷一会像是要争吵,一会又象是在述衷情一样絮叨和磨叽,搞得整个谈话的内容压根没有任何主题。

日期:2008414 21:10:01

记得有个不知道是什么学科的学者曾经专门研究过一个课题,然后得出一个在外人看来挺无聊的结论。说人几乎每间隔200天就会发生一件自己绝对想不到的事情。因为洁婷这个命运的变化跨越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因此,我绝对有理由按照这个理论原谅自己的震惊。不过那年洁婷后来开始不追问我怎么办了,她说她能自己解决,她说你先去石宁把家安顿好,她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就来。洁婷还说让我放心,她绝对舍不得丢下曾经和她相濡以沫的小涛涛的。她还说她给我准备了一个礼物——一部摩拖罗拉的手机,现在是她自己用,到了石宁就送给我。洁婷的这些话依然还能让我放心,甚至连一点宽心都做不到。因为不知道哪一个损人在相濡以沫后面加了几个字——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于是那一年我去石宁的时候,心情和当年去通河打工时一样复杂。
洁婷那年在我动身前给我的最后的动向是她已经去北平,她的嫂嫂带她去的,因为她嫂嫂的一个同学就是《北平娱乐圈报》的编辑主任。她哥哥和嫂子商量过了,既然她这个妹子不愿意再上学了,那不如就直接找个对口的工作上班去吧。不过幸好,那个编辑主任的权利似乎并不够大,在北京呆了一周时间后,她的嫂子不得不悻悻的又带着洁婷回到了蜀都。
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还没去报道,但已经在石宁租好了房子。这让我那天一个人在房间里激动的转了好几个圈,我在窗子旁望着大街上的人群,都感觉他们也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在奔走相告!

日期:2008415 8:32:50

同样一泡尿,最后尿在自己裤子里还是尿在别人裤子里是完全两样的。因此,当同样的命运在我和洁婷身上重复上演时我的心情似乎也是天壤之别。
那年我到《石宁导报》见到那个传说中的副总编第一面,他直截了当的告诉了我一个坏消息,他说:“你这事现在不太好办啊——上面年初刚下了文,编制一律冻结,对外招聘的合同制员工也要求必须是研究生以上学历。”说完,他就痛苦地陷入沉思,似乎在为我这个“不太好办”的事情想办法。沉思了好久,他对我说:“你姓什么来着?”我说“姓林”。他说:“噢,对。小林啊,你看这件事情这么办好不好?我先安排你先到个部门实习着,你争取单独发一写稿件,做出点成绩来,一边过渡一边等机会”。我说好——鱼肉对刀俎有权利说的似乎也只有这个好字。
我和副总编的谈话到这儿就结束了,不过那天我一直感觉我们之间似乎还有其他事情没有谈完,因为我手里一直握着花600元人民币搞来的毕业证书,跃跃欲试地想找机会给那位副总编辑看一下,可至始至终,这个机会我都没能得到。

日期:2008415 9:53:51

不过幸运的是,我的故事和洁婷比起来,结局的版本有点不同——我没有悻悻的回东洲,而是被这个副总编领到了《石宁导报》的文艺部,虽然还是实习,但这一次,我绝对受到了比《东洲商报》明显优越的待遇。先是副总编特意把文艺部主任叫了过来交代了好几句。然后主任在副总编离开后又叫来了手下的一名女记者,也是特意交代了好几句,甚至还着重提到了是副总编介绍来的。那个女记者也就是后来带我的老师姓郑,近视,戴着一副扁扁的眼镜,看起来很严肃的一个人。在被主任交代完后又把我叫交代我,她说:“这几天我也比较闲,等有采访任务的时候我会去叫你。”当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站在她靠窗的桌子旁边。我答应了一句好后,就不知道下句该说啥,也不知道是该一直站着还是该转身离去。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