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博士的风流韵事-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脑在高速运转该如何平衡孟雪的心态。到了一楼,老华和“女朋友”还在一起,方国豪和老华打了声招呼,孟雪听得他们在说什么黄作家出差了……作家出差?名作家大都专职“坐”在家里写作,能出差的作家不知道是怎样的二流货色,也许连自己都不如呢。孟雪心底低低地“哼”了一声——她已经很难再相信方国豪的任何话了,本来也没曾相信过,只不过被自己的成功欲误导走进他的房间! 




“那我们就去逛街吧!”孟雪神态自若,笑呵呵地建议。 



“你们没有吃午饭吧?”老华说,“我们去南京路上吃巴西烤肉,再逛街,好吗?” 



“好啊!”孟雪表现得像个孩子一样的高兴。方国豪时不时打量孟雪,内心喜惧交加,心乱如麻,跟着他们上了车。 



一路上,两位女子坐在车后位子,孟雪无言,那个“女朋友”也不说话,只有老华和方国豪在怀旧,追忆大学时代。方国豪和老华议论着孟雪,带着自豪的口吻对老华讲孟雪是如今畅销小说家,并回头讨好地瞧瞧孟雪。孟雪眼角撇得比嘴角还长,在心底轻蔑而不屑地一瞥,余光中发现“女朋友”猜疑的目光,孟雪立刻掩饰内心的悲哀,极具火候地表演了川剧变脸术,她谦逊地笑着说:“方诗人过奖了,我那区区一部网络小说何足挂齿?” 




“佩服!佩服!”老华边开车边说,“您的毅力让我赞叹啊。想我当初从娃娃的时候就想写我家门口的监狱,我那虚拟小说的名字‘黄埔桥’已经诞生三十年了,可是,至今我只字未动呢!” 




“呵呵!”方国豪笑着说,“嘿,哥们儿,我在大学时代就听你说过。现在你忙着赚钱更没空,我看你还是等到黄昏时分,拄着拐杖面对‘黄埔桥’吩咐你的孙子继承爷爷的遗志吧!” 




说得车内人全笑了。车子停在巴西烤肉馆前。 



进入巴西烤肉馆,仿佛真的置身巴西。墙壁上挂着巴西国旗,窗帘,台布,仿佛都是制作巴西国旗时剪裁的下脚料,全部是墨绿色和黄色相间辉映。窗边的好位置已经被好吃的中国人占尽,他们只好在中间找了个四人一桌的位置,旁边是通向厨房的过道。这时,一位穿着牛仔裤的白种人来到他们面前,用生硬的汉语问他们吃什么。趁老华和方国豪看菜单时,孟雪用流利的英语和那小伙子攀谈起来。那小伙子告诉她,他来自巴西,今年才二十二岁,老华和方国豪看到孟雪和那巴西牛仔顺畅地交流,二人互视而笑。笑得孟雪诧异地望着他们,而后那目光咄咄逼人地扎在方国豪的脸上。 




“别误会!”老华笑着说,“我们两个在复旦大学学的是日语,高中学的那点英语全忘光了,看着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傻气。” 



白人牛仔指指窗边的桌子说:“那边是日本人。” 



他们望去,看到三男一女坐在桌边,肤色、模样和中国人没什么区别。孟雪仔细听来,他们的确是在讲日语。此时,老华和方国豪对视又笑了。那个白人牛仔到后堂拿了一串烤肉,所谓的烤肉就是用两尺长的铁钎,上面穿上一串拳头大小的生肉用火烤——真正的原始人的生活!方国豪对那牛仔抱怨:“你还不怎么懂得中国国情,给我们一个表现尴尬的机会。” 




“谢谢!”那白人牛仔笑容可掬地回答。惹得大家都笑了。孟雪想,他肯定不懂得汉语“尴尬”的含义。白人牛仔又去招待别的客人去了。老华道:“看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懊丧还给老师的日语了,连我们中国这么难的语言都没忘记值得庆幸啊……” 




孟雪忍不住笑了,那“女朋友”微微露出笑容,始终不说一句话。突然,方国豪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我们陪你笑!”孟雪剜了他一眼。 



“好好,我说,”方国豪果然讲了一个不太文雅的笑话,众人大笑,就连“女朋友”也哧哧地笑了。老华笑意未尽,接着大为慨叹: 



“唉,说起来惭愧啊,想那些‘日本人’在中国南京,大屠杀了三十万中国人,奸淫女人不计其数,可是,我在日本呆了三年,却连三个指标都没完成,惭愧啊,惭愧……” 



大家又笑,但笑得没有刚才有力气。孟雪心内暗骂:这人好色到如此冠冕堂皇,居然高尚到为赚回民族尊严而不要脸面的地步,佩服!于是,她笑道:“华先生那忧国忧民的患难意识真让我仰慕啊……” 




那华先生被赞扬,倒得意起来。 



孟雪暗骂:这男人超过四十岁,就不知道脸长在哪里了! 



吃罢巴西烤肉,他们准备离开烤肉馆。老华埋单后,和“女朋友”走在前面,和方国豪随后的孟雪看到,那“女朋友”似乎一下子甩掉矜持,左手挽着老华的胳膊,右手横过自己的胸前,帮老华擦嘴角的油痕。孟雪早就料想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这一幕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你看,”方国豪悄声对孟雪说,“她是老华的‘地下情人’,他们的协定,只准老华打手机电话给她,她不准打给他……” 



“可是,”孟雪问,“他老婆呢?老婆知道了会怎样?” 



方国豪说,“老婆怎么会知道?比如你我,你老公怎么会知道?” 



这一提醒不要紧,孟雪面若霜降,横眉倒竖。 



“神经病!”孟雪狠狠地说,“我会告诉他的,遭受强暴的耻辱!” 



“你不敢!”方国豪自信地说,“女人的脸皮比处女皮值钱得多!我还巴不得你通告你的老公,离婚,做我的情人吧。博士,科学家也是人啊……噢,不,我看你干脆不离婚,如此做我的情妇最好啊,自由……” 




“你想得真美啊!”孟雪蔑视地瞧了方国豪一眼,说,“恐怕你养不起吧?今天的事情还没了结呢!” 



走在前面的老华和“女朋友”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们两个。孟雪的脸色又恢复了面对陌生人才有的一种漠然神色,随着他们步入大商场。孟雪想,这个方国豪是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你不狠宰他,他不懂得厉害,说不定窃笑自己“傻B”呢! 




商场的二楼是女装,有古典的、浪漫的、超现代的,价格不等,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仿佛泰山的云梯,逐级递增。孟雪走到一处卖中国古典旗袍的专柜,站在那里,看上一件紫色旗袍,价格标签:一千八百元。她拿下来,穿上,在试衣镜前左转右转。那方国豪走到跟前说:“喜欢吗?我买了送你。” 




孟雪没吱声,但是衣服穿在身上不肯脱,直到方国豪交款回来。服务小姐装好衣服后,方国豪立刻像仆人一样接过来,孟雪毫不客气,悠闲自得地继续向前浏览。 



她回头,看到方国豪还有老华和“女朋友”站在孕妇专柜——真奇怪,难道他要买孕妇装吗?孟雪好奇地走过去,那方国豪在十多件宽宽大大的孕妇袍上,一件一件地看过去,仔细认真得像个婆娘!方国豪蓦然回首,发现孟雪站在身边。 




“怎么样?孟雪,”方国豪征询的口吻说,“帮我看看?我妹妹怀孕了。” 



妹妹?!孟雪皱紧眉头,哼,谁知道是不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呢!方国豪感觉到孟雪的漠然,自己挑了一件。此时,老华和“女朋友”跟他们打招呼,要到另外的衣柜去,孟雪和方国豪走出孕妇专柜。 




孟雪忽然看到这里有个手机专柜,她高兴地走过去。趴在柜台的玻璃上仔细搜索,最后目光定位在新款彩屏手机上。孟雪对方国豪说:“你看,这个手机真好看,我特别喜欢!” 




说着让小姐拿出来,请服务小姐介绍功能。功能介绍完了,方国豪没有说话。孟雪想,你当是我孟雪白被你耍了不成!这个男人真是让女人惯坏了…… 



“怎么样?”孟雪笑呵呵地对方国豪说,“这个手机真好,好极了……” 



这时,老华和“女朋友”走过来,孟雪乐呵呵地对老华说:“华先生,您帮我看看,这个手机是不是最新款式?方国豪表爱心要送给我哩!” 



“噢,”老华叹道,“国豪真是个才情灌顶的男人,对红颜知己如此够情义,佩服佩服!” 



根本没有导演,更没有彩排,老华就在孟雪的诱导下助了孟雪唾液之力。男人最好面子,囊中羞涩,语言决不羞涩,逞能是男人的一大弱点。方国豪再也挺不住,仿佛牵有绳索的热气球被放飞,他只能向上飞,他又好似把猪鼻子那根大葱拔掉了——装人!无可奈何中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去交钱了。孟雪嘴角挂着胜利者的微笑,那笑忽然没了,一声叹息划过心海。 




孟雪拿起那手机,若无其事地放到手提袋里,跟着老华和“女朋友”走。 



“你知道我这衣服是给谁买的吗?”方国豪声音阴郁地说,“是给我的小情人,今年才二十五岁,她刚刚怀孕了……” 



“你的孩子吗?”孟雪冷冷地问道。 



“不,”方国豪平静地说,“她丈夫的。过几天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我送给她这件衣服,我们每个月见一次面……” 



听得这话,孟雪倒抽了口冷气。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男人!没有共享爱的嫉妒和厌恶,他俗得似乎已经超脱了男人心胸的狭隘,孟雪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男人人种进化了还是退化了!方国豪又说道:“那一天,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子……” 




孟雪猛然想起那个“戴绿帽子”的女孩子。 



“我和她同居三年多了,她是一个未婚妈妈,”那方国豪似乎语气沉重地说,“都是我在养着她。她是在上大学三年级时和一个四十多岁的有妻有子的男人有了孩子中途辍学,而那男人却像弃狗一样地扔了她,是我养着她们母女!” 




“你真是‘博爱’!” 



孟雪转身仔细打量了一下方国豪,仿佛在仔细审视一个才出土的怪物。仔细品味博爱两个字,犹如咀嚼腌制过的青橄榄,舌头上味蕾不合时节地绽放,那汁液却像沸腾后的气泡,最终从鼻孔中蹿出来:“哼!……” 




诗人就是浪漫得很,热情像水,不是晶莹、透明,而是随地势流淌,真他妈的受不了!怎么会和他有什么上海之行!他那“我爱你”,其实就是“我需要你”的现代文雅版,烂桃子一样,一碰就有水! 




“哎,你的思想还是太保守了,”方国豪边说边把手伸到孟雪的腰间说:“其实就那么一瞬间,何必那么认真?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你知道吗?我没有占有任何一个女人,但我拥有多个女人,拥有和占有可是完全不同的。” 




孟雪把他的手用力从腰间拿下,她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因为,她那模糊的意识越来越清晰了,这个方国豪把拥有女人当成了自己炫耀的资本,女人不计其数,我们伟大的祖国处处有花朵,他好似祖国处处有“亲人”!他还把那些在别人看来不惜用生命来捍卫的隐私,都这样堂而皇之地晒在太阳底下,全然不知其实这些都是霉菌,是经受不起阳光的。自己的话语不知道何时就被翻版,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彻底“曝光”!正艰涩地思虑着,手机突然大叫起来,孟雪出了一身冷汗。 




“你好……”孟雪听到电话里陈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