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博士的风流韵事-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什么?”孟雪心底一个激灵,“这方国豪不会如空气,无孔不入吧?!” 



她皱皱眉头,沉重地叹了口气,坚决地说:“不去!” 



“怎么了?孟雪,”陈忱放下睡熟的孩子,拉着孟雪进入隔壁书房,“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呢?我已经跟出版社的社长保证了,你一定会去的!” 



“出版社社长?”孟雪惊异地问。 



“是啊,”陈忱肯定地说,“他说你的手机总是关机,好不容易打听到我们家的电话号码,或许他不知道你已经换了手机号码……你还是去吧,在偌大的馨城,没有几个作家能有此荣幸去签名售书呢!再说出版社社长邀请,你自然要支持他的工作啊!最重要的是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嘛,咱要支持你啊。” 




“好,我听你的,”孟雪心意蠢蠢欲动,料想不是方国豪的邀请——况且他也做不到这一点。她握紧陈忱的手,这样的男人比方国豪,涂颖祎的老公不知道要强多少,她感到由衷的幸福,轻轻依偎在陈忱宽厚的胸怀里,“可是,我有点怕……” 




“呀,”陈忱瞧她这样小鸟依人的模样,笑着说道,“有什么好怕的?” 



“你想,”孟雪道,“我这个学理工科的,文学艺术只是爱好,对我来说,是旁门左道,我又没名气,坐在那里冷场多尴尬啊!” 



“这倒也是,”陈忱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发动你们学校的学生去捧场嘛!” 



“呵呵,”孟雪笑了,“我怎么好意思?并且我现在实验正在关键时刻,哪里有空?” 



“那好,”陈忱说,“你别急,今晚好好睡觉,到那天尽管去好了。” 



夫妻两个甜甜蜜蜜地回到卧室。半夜时分,陈忱从梦中醒来,打开孟雪的手机,再一次,记下了那条短信息以及发短信息的号码。 



几天后,全国书市开幕,孟雪应出版社的邀请,开幕当天下午到馨城著名的馨泉公园。下午二时,她来到公园,远远地看到公园中心开阔的看台上有个临时搭建的遮阳棚,自己的大名醒目地挂在桌子的头顶上方的牌匾上。头次经受这种面向公众的场面,她的心好似新娘的初夜,狂跳不已,在那场地周围徘徊。四周花团锦簇,人工雕塑,胜似天然。到了二时三十分,她看到出版社的人已经携带自己的书坐在自己的名下左顾右盼,于是,她稍稍整理了自己,迅速入场了。和她同来签名售书的有三位作家,那些名字不但孟雪熟悉,也是全国民众熟悉的人物。还有一位法国作家,那人红皮肤白头发,那形体和熊彪的导师约瑟夫好似出自一个模具。只有自己是新人,全新的陌生人。此时,名作家的桌前已经有人排队了,惟独她和那法国作家门庭冷落。忽然,她看到了方国豪,他正挤在名作家的桌前,望着自己笑,一种极其残酷的嘲笑。孟雪的心像要撞出体外,变成一个飞弹,炸了他!她的脸在燃烧,比夕阳还红。不自觉地拿起自己写的书,翻着。有一些人,来到她的桌前,但却像是在动物园观赏珍奇动物似的,好奇地瞧瞧她,又将信将疑地翻翻她的书,然后离去,就是没有让她签名! 




难挨的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孟雪心底要离开的欲念越来越强烈,何况那方国豪就站在边上,拿着法国作家的书看着她笑,成心看她笑话!而就在这时,一些年轻人围在她的桌前,争着看她的时尚小说。 




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说:“我要买这本书,有关网络的很时尚很好看……” 



其中另外一个男子,好像那女子的男朋友,搡搡她:“不要买……” 



那女子声音提高了八倍:“我要买,你为什么不让我买?我早就听说这本书很好,我很喜欢这本书嘛……” 



那男子声音也增大了:“我没钱借给你……” 



那女子毫不客气地打断男子:“明明你有嘛,可是就是不借……” 



那男子勃然大怒:“我就是不给你买……” 



也许爱凑热闹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许多人围了过来,连维持秩序的保安也来了,这一对男女便封保安为临时评判员。孟雪举着书,很想送那女子一本,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保安带他们到场外边上,自己桌前很多人,有人请她签名了,她忙客气礼貌地坐稳,拿出笔来,仔细签完一本,眼前的情景吓了她一跳:自己的桌前排起了长长的蛇一样的队伍,比名作家的还长! 




那方国豪也凑过来,伸出录音机,准备采访孟雪,孟雪面带微笑说:“对不起,先生,现在我没空!你没看到这么多热心的读者吗?我怎能冷落这些热血青年呢?” 



方国豪遭如此冷遇,出了孟雪的圈子,暗骂:这女人在变相骂我冷血动物!于是,拿出手机,拼命给孟雪发下流的短信息。远远地瞧见孟雪看了下手机就再也没看。他德行差,但智商可不差,他意识到,孟雪已经关机了。 




随着夕阳的余晖散尽天边的时候,全国书市会务组结束了下午的签名售书。陈忱乐呵呵地来接孟雪,他已经在馨城大酒店订了一桌,准备给老婆开庆功宴。孟雪高兴地和陈忱讲述着那一对青年男女给自己带来的好运气,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想找到那年轻女子,一定要送她一本书。陈忱当了个极忠实的听众,微笑不语。 




进入333号包间,孟雪惊呆了:书市上那一对青年人正坐在那里说说笑笑,看到孟雪夫妇都笑着站了起来。 



“我来介绍一下,”陈忱笑着说,“小王和小李都是我们公司的员工,经常在春节晚会的时候演‘双簧’,怎么样,评委,今天的戏能否评个‘冠军’呢?” 



孟雪忙笑着请他们坐下,之后,在桌子底下,幸福地狠掐了把陈忱的大腿,陈忱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引得大家全笑了。笑声过后许久,陈忱大脑里天生的小飞虫还是冲出了他的嘴巴:“怎么样,还是你老公我本事大吧?” 




然而,这幸福的时刻是多么的短暂而不可再求啊! 



当她打开手机后,一条黄色短信息出现了…… 



天哪!这个方国豪到底要干什么? 



连续几天,每天都要收到方国豪数不清的黄色下流短信息。搅得孟雪心神不宁,精神几近崩溃了,在家里的时候,她被迫关机,在实验室的时候,她不得不关机。可是,那手机总要开的,而每要开手机的时候,那种恐惧厌恶交织的心情使得那手指几乎不敢碰触按键,而当她终于按下去的时候,那一连串的短信息就如浸过毒药的飞弹一样,闪着荧光呼啸着轰炸而来…… 




从上海受辱以后,孟雪对方国豪所做的一切都不予理睬,后来实行逃避,可是现在她已经逃不过这种骚扰,那么就去接受吧,她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这一天,她收拾了十几张的公证书放在手提袋里,那里满载着方国豪黄色信息,这些骚扰她的生活,使她日日不得安宁的证据都将送上法庭。她在法院门前徘徊着,那国徽鲜红而硕大,高高地挂在大楼的墙面上,好似一切阴暗都逃不过它的威严。如果她把手中的这些黑黄色的短信息都置身于火一样的红色之中,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将如漫天的雪花,飞扬在自己熟知的、未曾相知的人们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她不敢想象!可是…… 




一声刺耳的警笛呼啸着灌进孟雪的耳朵,一辆警车闪过孟雪身边,在那鲜红的国徽下戛然而止。孟雪的瞬间的思想全被这警车卷去了,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警车。这时,那车门开了,走下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后,一个男人走下了车,接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也跟着下来了。孟雪转身欲走,蓦然觉得那男人的身影是那么熟悉——贾博士!她猛转身看个究竟,一道银白的强光横掠而来,就在她伸手遮挡光芒的刹那,她看到贾博士那双曾经牢握自己的双手的腕上铐着一双银镯子。随着这白色的耀眼的光芒被头顶上那鲜艳的大红色迅速吞没的时候,贾博士被警察押着进入法庭。 




 唉!一声哀怜的叹息在心底翻腾了一下就平息了。贾博士犯了什么法对她来说已不重要了,那人生中一段小插曲永远地被不停息的生活所淹没。对她来说,这个贾博士再差,似乎也胜得过方国豪!可是,在法院,仇家终究要在此对簿公堂,状告方国豪,自己就能脱了干系吗? 




终于,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方国豪的电话,和他约定了相见的地点。 



黄昏时分,十里江滨公园里的小径上没有游人,惟有孟雪独自徘徊着。冬日的寒风阵阵袭来,使得她不由得把风衣的领子竖起来,头深深地缩了进去。然而风依旧拼命钻进来,冰冷着她的身体。她背个意大利名牌手提袋,这是陈忱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而现在她感到这包竟如此沉重,好像被捆绑石头沉入海底的尸首一般。她的手还是伸进了包里,拿出了厚厚一沓的公证书,扬起了手臂,真恨不得把它们全抛进江里,随着江水流去,远远地离开,永远……可是,她颤抖着双手捏紧它们,缓缓地垂落,如一个孕妇抱着胎死的婴儿。她明白,撒尽这些,还会再来这么多,也许更多,她再也无法忍耐如此的屈辱了……她的内心因为愤怒而颤抖着——自己和方国豪也应该有个了结了! 




那个方国豪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孟雪合上手机,木然地迎风立在江边,她不再感到寒冷,整个身体麻木了一般,思绪乱得如七彩转盘高速旋转成一片空白。远远地看到方国豪沿江边小径快步向自己走来,他每迈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当方国豪走到近前的时候,她还僵在那里,手里那一沓纸张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啊,亲爱的孟雪,”方国豪大笑着说,“你终于忍耐不住来找我了?” 



“我问你,”孟雪愤怒的声音夹着仇恨,“你到底想干什么?” 



“很明确——”那方国豪斜眼挑逗地说,“想搞你……” 



“你……还嫌不够吗?”孟雪气得咬牙切齿,然而,她依然镇静地说,“我告诉你,你所有的短信息都在这里,我准备把它送上法庭,状告你性骚扰!” 



方国豪一愣,继而笑着说:“孟雪,你不会这么狠心吧?我不信那是我发的短信息——” 



“你自己看看吧!” 



孟雪把手中那沓公证书,猛力摔到方国豪的脚下,方国豪俯首躬身一一捡起了它们,瞄了一眼,随手一扬,那一沓白色的纸张如大漠中的雪花,载着尘土纷纷扬扬地飘落到江水中去了。 




“不要拿这些来恐吓我,”那方国豪淫荡的笑声,“我想要你,着了你的魔法,我真的还想要你……” 



说着,竟然一下子抱住了孟雪。她挣扎着,如在黄浦江边宾馆里那样无力,那方国豪的唇距离自己太近了,几乎就要贴上了,恰在此时,一股风把孟雪的一缕青丝吹到了唇边。此时,孟雪牙齿缝里挤出一句恶狠狠但绝对代表她的心的几个字:“放开我!我想宰了你!” 




然而,这一切都好似无声电影,被一辆黑色的车里一双红色的眼睛看了个全部。当看到两个人拥抱接吻的时刻,那人身子一挺,刚要推开车门,却见孟雪转身离去,疾步奔向公园大门的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