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外企女秘书职场日记-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盗恕
尽管八月底的北京是30多度的高温,但空调的冷气使我们的谈话多了一些凝重。王晶看上去成熟多了,但显得很憔悴。我品着略带苦涩的咖啡,听王晶慢慢叙说她这几年在深圳打拼的历程。目光一直飘向窗外的王晶,轻轻地咂了一口咖啡后幽幽地说:
“刚到深圳时,由于姑父的推荐,我在一家相当有名的跨国公司找到了一份秘书工作,因为姑父是市政府的一个处长。那时,我每个月有六七千元的收入,又摆脱了失恋的痛苦,觉得深圳简直是个天堂。大概也就是半年多一点时间,姑姑一家移民澳大利亚。从此,我要自己花钱租房子,而且不久,我的主管,一个香港老处女,利用我工作中的一次偶然的失误,炒了我的鱿鱼。一开始,我还满不在乎,找工作的时候,小一点的公司还不愿去,但大一点的公司又嫌我学历不高。随着存折上的积蓄越来越少,我感到了生活的压力。从此,我也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小鸟,在一幢幢写字楼之间飞来飞去,到处找工作。深圳是个不夜城,一到傍晚,华灯初上,是一天最繁华的时候。这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们都像蝴蝶一样,飞向那大大小小的歌厅酒楼。而每天的这个时候,是我最累、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跟几个江西打工妹合租了一套房子,我只有等她们吃完饭,冲完凉才能回去,不然我忍受不了她们炒菜时辣椒呛人的味道和她们互相之间的吵吵闹闹。
“有一天,大概是在傍晚七八点钟的时候,我坐在路边上休息。几个小流氓一样的人把我也当作了小姐,竟搭讪着问我要多少钱,当时我吓得直想哭。其中一个人模狗样的人也许是见我长得还可以,就死死地跟着我,要我陪他去喝酒,见我总不开口,便把陪酒小费从500元一直涨到了10000元。我的不理不睬,最后让他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告诉你,香港选美的冠军,老子都玩过……”
“你给我滚开!”
我实在忍不了他这种侮辱,用尽全身力气对那人吼了一声。这时,正好有一辆凯迪拉克路过;车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一位老板,问明情况后,很礼貌地对我说:“小姐,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这个时候一个人出来,确实会让人产生误会!”
“谢谢!”我立即对这位绅士产生了好感。
“你得尽快离开这里。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宵夜,好吗?”见他不像坏人,惊魂未定的我赶忙点了点头。吃饭的时候,我知道了这位绅士实际是台湾一家公司在深圳分公司的老板。听了我的遭遇和处境后,他说他正缺一位秘书,问我愿不愿意给他当秘书,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我说我学的就是秘书专业,也做过秘书,他便让我第二天到他公司人事部报到,月薪5000,虽然比以前少了一些,但我觉得我还是捡到了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历,我知道了没钱的滋味和找工作的艰辛,于是,我工作非常卖力,不久,老板不仅给我加了薪,还免费为我租了公寓,并说为了我工作的方便,给我配备了一辆汽车。
有一天晚上,我陪他在外面应酬。他酒有些喝多了,我开车送他回家,他说反正回去也没事,要到我住的地方再喝点酒。于是,我们俩边喝边聊,聊起来就没完,聊完了工作聊生活。本来我们是在两张沙发上坐着,不知什么时候,他不仅坐到了我的沙发上来了,而且挨得很近,我们坐到了一起。
“小晶,我想给你买套房子。”
“是吗?”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他是酒喝多了信口开河。
“是真的。这房子太小了。”
老板说着,他的一只手从后边搭到了我的肩上。就这一下,我突然明白了,我已落在一个陷阱里,他在逼我同他做交易。我必须马上决定是否同他做这笔交易。怎么办?如果我轻轻一推,我不仅没有房子了,连现在的公寓、车子,甚至连工作可能都没有了。我可能得又像以前那样,一文不名,跟那些打工妹混在一起……掉进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多么可怕!
“如果我接受了他的拥抱,那又怎样?不就是做二奶吗?在北京可能这种事还不是很多,可在南方这种事还少吗?看着他那保养得相当好的脸庞,我又觉得这人还不错:给他当了一年的秘书,觉得他不仅有学问,待人和气,而且平时很少进歌厅或在外边拈花惹草。
在南方的公司多如牛毛,有公司就有总经理,有总经理就有秘书,是秘书就是女秘书,像我这样的女秘书,在南方有成千上万;我又能有什么太高的奢求!我终于闭上了眼睛……
“不久,他的老婆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从台湾赶了过来。她那模样简直丑得吓人,这反而让我更加同情老板。一天,老板悄悄对我说,她的老婆昨晚跟他吵了一夜,一定要他炒我的鱿鱼。由于他也是他老婆的打工仔,所以,他今天在我的卡上存了一笔钱,让我先回北京休息一段时间,等他老婆回台湾后再回来。他送我到机场时对我说:‘等我能自立门户,有了自己的天地后,我一定与老婆离婚,你等着我吧。’”
“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吗?”我问。
“我不相信又能怎样?昨天我给公司打电话,他老婆还在。”
近水楼台先得月,草木花卉先逢春。秘书由于与老板接触多,互相了解也多一些,因而在成长的道路上,与一般的员工相比,晋职加薪的机会多一些,这是正常现象。但是,当你看着馅饼从天上朝你掉下来的时候,最好还是看看自己脚底下有没有陷阱。机会多,诱惑也就会多;诱惑多,陷阱也就多。在这个逐渐由金钱主宰一切的世界里,免费的午餐越来越少了!
“走,我请你到外面吃饭去。”看天色已晚,我说。
“不想吃,也不想出去。”
“我想起了一个好地方,你肯定想去。”
“什么地方?”
“我们学校后门东边那个小餐厅,你还记得吗?”
王晶笑了:“你怎么想起那个餐厅来?”
“我觉你很留恋它。”
“我为什么留恋它?”王晶鄙夷地说,“那个餐厅,和你去过那一次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个鬼地方!那几个服务小姐态度差不说,菜里还吃出苍蝇来,想起来我现在还觉得呕心。”
我笑着说:“我听你讲的这些,怎么想,也觉得你那个老板也就是这么个破餐厅。那边他贪他老婆的财,这边恋你的色,一点也不负责任,可你现在对他仍然恋恋不舍。这跟一个人留恋那个破餐厅有什么不同?”
“我已经看透了这一切!”
“你可能不是留恋,而是不甘心。可这又有什么意思呢?开始新的生活吧。”
王晶默不作声……


第三部分九月第33节得理且饶人

九月某日
今天早晨,电视新闻里说,在川藏交界的地方发生大面积的山体滑坡,造成几十人死亡,上千人无家可归。看着那些镜头,心里非常沉重。
公司对艾丽丝的处理结果出来了,记过处分,头也要作书面检讨。听到这个结果,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公司里近一段时期以来气氛比较沉重。每年到这个时候,都要进行例行的人事调整,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期。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年轻的女秘书来说,没什么大影响,主要是那些男性的中层干部比较关心。调到外地的分公司、办事处或控股企业去,不知是甜还是苦,是福还是祸。
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研发部的李龙经理端着饭盘来到了我对面。
“小于,这次我们研发部人事有什么变动?”
“对不起,李经理,我不太清楚。”
由于孙总分管研发部,我平时跟李龙打交道也不少,他对我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他,所以脸上出现了尴尬。
“李经理,我真的不知道。所有人事方面的文件起草都是人力资源部在做。”
我说的话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文件是人力资源部起草的,但在送给孙总的时候,我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是吗?”李龙转移了话题,随后就悻悻地走了。
我理解李龙的心情,他上有老,下有小,真的要是调到外地,的确会有许多实际困难,但职场的生存环境就是这么残酷。作为秘书,我必须严守不泄露机密这条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否则,我也不知道我的饭碗什么时候会被砸掉。
下午上班,我打开电脑,发现我两封主题为“企业债券”的新邮件被人打开看过。大概是上两个星期,孟姐说姜总看到上海金茂大厦发行企业债券的消息,很感兴趣,让我收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由于我对这方面懂的不多,便让在上海上证所工作的表哥帮我收集一些资料。他每次找到资料便用“企业债券”的主题发email给我。是谁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看我的邮件?
我把玛丽拉到走廊上,问她今天是不是看了我“企业债券”的新邮件,她被我问得有些莫名其妙:“我看那东西做什么?我要看的话也会跟你打招呼的呀!”
那么,到底是谁在偷看我的邮件呢?我想起来了,很有可能是王娜。一来她知道我的密码,上个月为了筹备全国代理商年会,头将销售部的王娜借调到我们办公室帮几天忙,她用的就是我的电脑,知道我的密码;另外她也有这方面的兴趣,前几天她在电梯里无意对我说起,她的男朋友在一家有相当规模的证券公司工作。也许王娜认为,姜总对“企业债券”问题感兴趣,我们公司或下属的公司将来肯定就会发行“企业债券”;如果能把这项业务介绍给她男朋友的公司来作,他们个人肯定会有好处。姜总目前仅仅只是感兴趣,离实际操作还不知有多远的距离,但王娜可能就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不然,别人一般进不了我的邮箱,即使进来了,也不一定单独对“企业债券”这样的邮件感兴趣。
“你猜出了是谁偷看了你的邮件?”玛丽看我的脸色阴转晴,好奇地问。
我点点头,我估计八九不离十就是王娜。
“是谁?”
“这重要吗?”我反问。
“对这种不讲职业道德的人,就该治治。”玛丽有些激动地说,似乎她的邮件也被人偷看了。
见我无动于衷的样子,玛丽叹了口气说:“你怎么就那么慈悲?”
我笑了笑。我觉得做秘书做人就应该像块铜钱,做人的原则要内方,一点也不能含糊;可处理问题的手段要外圆,必须方方面面都得想到。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治王娜?你说是她偷看的,你有什么证据?请公安刑警介入?话说回来,即使能拿出确凿无疑的证据,就一定要“治治”她吗?她的方法虽有些下作,可她的目的,也就是想给自己的男朋友揽点业务,这是什么大错?为什么就一定要治她呢?如果把这事闹大了,除了给人一个“我于雪是泼妇,今后你们谁也别惹我”的印象外,对我还有什么好处?
“那就这么算了?”玛丽问。
“不!我知道怎么处理。”说着,我拉着玛丽回到办公室。
这种事当然不能容忍!即使我不是秘书,我也有我不容侵犯的权利,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如果你容忍了它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的类似的事件不久就会到来。因为人家并不一定感谢你的忍耐,相反,人家会认为你是个“软柿子”,活该受人欺负。但是,不能容忍是个原则问题,而怎么处理则是个方法问题,不能用原则代替方法,虽然他不“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