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外企女秘书职场日记-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慢让我们做老大,给我们捧场。看来他还是想跟我们中国过不去。”赵师傅这种朴素的理解也真有趣。
“小于,你懂的真还不少。”赵师傅是个地道的老北京,非常健谈,也非常实诚。
“赵师傅,您过奖了。”我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现代企业的秘书,具备一些国际金融方面的知识是最起码的要求。虽然我们秘书的工作不需要像具体业务部门的人那样,天天盯着计算机上那些外汇变化曲线图,但当自己的上司为某项具体的贸易或投资业务而关注汇率变化时,如果你一点国际金融知识也没有,那你也就不配称为“上司的助手”。
随着加入WTO,企业的国际化,秘书经常要与操各种语言和各种肤色的人打交道,也必须具备相应的国际视野,和对各国的文化背景的了解,如德国人的严谨,法国人的浪漫……事实上,随着全球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无论是对于外资企业,还是对于内资企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正在逐步合二为一。企业为了生存,国际化是一种必然趋势。企业的国际化,必然要求企业的领导人要具有相应的知识和视野。企业领导人的国际化,自然而然地就会要求自己的秘书具备相应的知识和技能。如果一个秘书连联合国总部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美国总统叫什么名字也要问别人,这样的秘书,离被淘汰的日子不远了。
“赵师傅,我们当秘书的跟你们当司机的实际是一样的。比方说,您赵师傅开车修车都是一把好手,可是,如果您对北京的交通道路情况一点也不了解,孙总让您开车送他去飞机场,您说您不识路,要孙总给您指路,那您能说自己是个合格的专职司机吗?”
“那当然不是,”赵师傅说:“连这么简单的路都不会走,当然不配当专职司机。”
“所以说,如果我们这些当秘书的只知道端茶送水,也就不配当专职秘书。要是这样,孙总早就炒我的鱿鱼了。”
“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怕我炒你的鱿鱼?”不知什么时候,孙总已经回来了。我和赵师傅会心地笑起来,似乎这是个只有我们俩才知道的秘密。
“小于,我先不炒你的鱿鱼,回办公室后,你马上把我那篇‘关于当前美元和日元之间的汇率变化对我公司投资战略的影响’的材料做成电子演示文稿,下午一点半给我。”
孙总脸上带着笑,但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回到办公室,估计要到十一点半了,时间虽有些紧,但用计算机赶一赶还是来得及。这个报告不需要太复杂的结构,只要一个开始界面,其余大部分是文字和几张图片,最后再来一个结束界面就行了。于是,一回到办公室,就打开计算机,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孙总要的电子演示文稿给做出来了。
虽然感到有些饿了,但心里感到很舒畅。这倒不是怕完不了孙总就会炒我的鱿鱼,因为那是开玩笑,而是感到现代办公手段的效率的神奇。没有这种高效的办公手段,我们秘书怎么与国际接轨?


第三部分九月第50节UFO

十一月某日
中午吃完饭,我一般不坐电梯回办公室,一是太挤,二是挤进去后也是满鼻子的饭菜味,三是也趁慢慢爬楼梯的机会,助助消化。今中午在爬到五层的时候,碰到了赵总。
“赵总,你怎么在爬楼梯?”上次赵总因脑血栓,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
“小于,你的意思是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赵总永远是那样幽默、爽朗。“我刚才饭吃得还不少呢。”赵总说他也经常爬楼梯,不过,最多爬到八层就去坐电梯。
“小于,我问问你,‘美眉’是什么意思?”
我忍不住地笑了:“赵总,您是不是也想找个美眉?”
“哪里,美眉是什么玩艺儿我都不清楚,我找它干什么?”赵总说,“我在家老听我孙子说美眉什么的,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只朝我傻笑不告诉我,今天我听见玛丽在我办公室也说‘美眉’这个词,所以好奇,问问你。”
“是这样的,美眉是指因特网上那些漂亮的女孩。因为人们在网上聊天的时候,如果称这些女孩为‘妹妹’,可能觉得太俗;称美丽的姑娘吧,又可能让人觉得太轻浮,所以‘美眉’的叫法就流行起来。原先是在网上,现在有些人在日常生活中也这么叫了。‘美眉’的写法有很多种,有的写成‘美媚’,也有的写成‘美妹’,有的干脆写成‘MM’,一般都写成‘美眉’。”
“还是写成‘美眉’好。”赵总说:“中国自古就有红颜粉黛、美目娥眉的说法,唐朝诗人李商隐就写过‘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的诗句。‘美眉’这个词不错,很有诗意。”
“现在网上,像‘美眉’这类词还挺多的,如斑竹、黑客、烘焙姬……”
我正说着,赵总打断了我的话,问我:“烘焙姬这词是什么意思?这个词怎么个写法?”
“烘焙姬是英文HomePage的谐音,是主页版主的意思;烘就是烘干的烘,焙就是焙药的焙;姬就是蔡文姬的姬。”
“好!烘焙姬这个词更妙!更富有诗意。烘,‘凤揽玉皇红世界,日烘青帝紫衣裳’;焙,‘醉来浑忘移花处,病起空闻焙药香’;‘烘焙几工成晓雪,轻明百幅叠春冰’,烘焙姬,一个坐在炉边造纸的少妇形象已是活灵活现,维妙维肖,让她们编主页,当版主,确实让人能闻到她们在编制网面的烘焙之香!”
赵总的博学我早就知道,但我没想到他的思维还是如此敏捷。正是所谓“水深所载者重,土厚所植者蕃”!
下班的路上,我提醒玛丽:“玛丽,在上班的时候,最好不要用‘美眉’这类新潮的词汇。”
“赵总今天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玛丽解释说,“上午我在赵总办公室帮他整理材料,我一个同学打我的手机,我无意中说漏了嘴。”
“赵总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好奇。”我说,“只不过今后要稍微注意一点,在领导面前少说那些一般人听不懂的时髦词汇或句子。”
“看来我是得注意一下了。不记得是哪本书说过,像他们这种年纪大而又有地位的男人,观念最保守,审美情趣最落后。今后说话要是不注意一点,让他们看不惯,说不定哪天我的饭碗被他们砸了,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说到哪儿去了?!”我笑着说,“你觉得他们就那么顽固,那么反动吗!?不过,反过来你想想,如果赵总一天到晚老跟你说‘菩萨蛮’、‘临江仙’和‘渔家傲’这类词牌曲名,你是不是也不会习惯?”
“那倒也是,我从来就不喜欢这些陈得发霉的东西。”
“另外,我昨天下午听你打电话时,说‘下午十六点钟’,这种说法也不太好,容易听成‘下午六点钟’。所以最好直接说成‘下午四点钟’。”
“那是香港泰利公司的黄小姐。她说话一半中文,一半英文,半土半洋;我只不过是在电话里重复确认她所说的时间。”
“正因为对方是这么说的,所以你在重复确认的时候,就更应该纠正过来,尽量避免误会。”
玛丽点点头。
“玛丽,我们秘书和上司之间有年龄上的差距,在语言习惯上肯定存在着差异,所以,为了减少一些误会,我们要尽可能使用规范和大众化的语言。”
“不过,要不了几天,美眉这类词就像现在的‘坦克’、‘吉普’这类词一样大众化了。”玛丽还是有些不服气似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现在在办公室使用‘美眉’这类词是太早了一些。”
“行,我知道了。”玛丽说:“你的意思我明白,就是说我们做秘书的语言要尽可能地适应上司的口味习惯,也包括那些和上司的年纪一样大的来访客人的口味,是这个意思吧?”
玛丽真是比猴子精明。
“好,我今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绝对不说美眉这类词了,我要是再说,你打我的嘴巴,请我吃炸鸡。”
“那倒不是绝对的,出了办公室,说说也无妨,多少可以增加一些生活的情趣和色彩。”
其实,像美眉这类词汇,并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跟黄头发、绿头发一样,都是舶来的精神垃圾,相反,这类词汇跟因特网、MP3和数码相机一样,都是当代的文明成果,我们没有理由否定,也不可能因为有人否定而消亡。作为现代都市时尚的先锋,作为公司白领阶层的秘书,不可能让她们远离美眉这类词汇,都变成听话的“三好学生”。但是,正如西装革履不适合打网球一样,作为职业秘书,在工作场合,应尽量避免使用大多数人暂时还听不懂或者听不惯的语言,养成使用规范语言的习惯。
“从明天起,我就装淑女。”玛丽笑着说:“到那时,我只怕他们一个个的牙齿都酸得被我嗲掉!”
做秘书的倒不一定要做淑女,但是,秘书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富有教养的人。
晚上,玛丽给我发来一个网上的笑话:
某集团公司总裁视察下属的电子商务公司。电子商务公司的领导一个个站起来向总裁作自我介绍,这个说自己是“CEO”,那个说自己是“CTO”,还有人说自己是“CFO”……当他们一个个自我介绍完之后,总裁问:“你们都是干啥的?”
在这位总裁看来,CFO与UFO大概是一回事。


第三部分九月第51节心灵浓茶

十一月某日
中午小琳来电话,让我陪她出去逛街,说说话,聊聊天。她说她太闷了。我说这几天我也太累了,我们还不如在我们大院旁边的小茶馆里坐坐。
下午的阳光静静地照在挂着草帘的墙上。从外面看,茶馆更像间花房;一进门,到处摆着花草,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面积不大,但布置很有讲究;二楼似乎有人在弹琴,那悠扬的琴声从楼上飘下来,像是有条小溪在空中流淌……
我俩刚坐下,服务小姐就端来茉莉花茶。茶具下面附带着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炉子,茶具煨在上面,热气直往外冒,我俩第一次看到这样精美的茶具。
给我们沏茶的似乎就是这小茶馆的女老板,三十多岁,穿一件黑绒旗袍,她的动作沉着缓慢,特别的优雅。看她那她沏茶的动作,就像在听她在讲述一个古老的茶道故事。
喝着清香的茉莉花茶,小琳的心情似乎舒畅了一点。
“小于,我实在不想当秘书了。我想下个星期去找人力资源部的人谈谈,哪怕是去做销售也行。”
“是嫌秘书工作太辛苦了吗?”我问。
“辛苦一点倒无所谓。”小琳指着自己的头说:“要说累就是这里累。我现在怕听老板叫我,一听他叫我,我就非常紧张,甚至感到恐惧。”
“不至于吧?”我问。“你原来不是挺满意自己的工作的吗?”
“本来也挺好的,公司的形象也好,个人的待遇也中上,老板原来也是教授,挺斯文。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的位子,老板随时会炒我的鱿鱼似的,所以,我老想是把工作做得更好,让老板更加满意。可是,我越是想把工作做好,越是想让老板满意,工作就越做不好,老板也越来越不满意。由于工作越来越不顺手,现在每天下班回家后,我都要想想,哪件事没做好,哪件事应该做得更好。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失眠,一失眠,白天上班精神不集中,失误又更多。前天,我替老板给一用户发邮件,把‘163。’发成‘163。’。因为没收到邮件,对方打电话来找老板,老板让我重发一遍,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又出错了,而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