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别让骗子忽悠了你-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交谈中,包先生感觉金女士有能力有气质,正是自己心目中的妻子形象。

交谈后的第三天,金女士打电话告诉包先生,自己正在附近办事,问包先生是否方便过去坐坐。包先生立刻答应。在这次交谈中,金透露自己最近要去哈尔滨要一笔70多万元的欠款,两个人感情的事先放一放。

一周后,金女士从哈尔滨打来电话告诉包先生:欠款方无钱还款,想用4辆车抵债,自己只能先把车开回来,但还需要10万元打官司。包先生建议她把车就地拍卖。金女士却说对方有黑社会背景,怕在当地无人敢买,必须先雇用4个司机将车开回北京,但雇用司机的费用每人要4000元(包括油钱),希望包先生帮忙垫付。包先生二话没说,当即汇去12000元。

晚上,包先生担心金女士的安全,打电话询问情况,但当时电话没有接通。第二天再打,一位自称哈尔滨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华队长接了电话,说金女士被绑架了。包先生听后大吃一惊,转过神来又问华队长:“电话为何在你手里?”华队长回答:“我和金女士是战友,前几天我们在一起吃饭时,金被一位陌生女子找出去谈事,手机放在饭桌上,此后就再没回来。有人报案说她已被绑架,我们还在尽力找她,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你。”

一周后,华队长用金女士的手机打来电话告诉包先生,在沈阳找到金女士。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但无生命危险。绑匪已被抓住,请包先生放心。包先生要去医院见见金女士,华队长不同意,说医生不让任何人探望。几天后,金本人给包先生打电话,在电话中,金女士声音沙哑。她告诉包先生,自己被绑匪打断腿,公司的会计有事不在北京,希望包先生寄些钱来交纳15000元的住院费用。包先生如数汇去。

三天后,金女士伤痕累累地回到北京,左腿又瘸又肿。包先生陪她到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证明:骨折。在包先生的精心照料下,金女士的身体迅速康复。经过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一天下午,金女士约包先生到她家吃饭,向他表示感激之情。在交谈中,金女士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以前的军官证、照片等让包先生看,并说自己年龄大了想尽快结婚要个孩子。当晚,包先生留宿在金家。让包先生感到惊讶的是,已近40岁的金女士还是处子之身。从此,包先生把金女士看成了自己的家人。

二人同居后,金女士告诉包先生,结婚需要换大房。自己看中一套300平米的商住两用房,价格300万元。自己手头只有150多万元,剩下的钱不用包先生操心,自己尽量想办法解决。

几天后,金女士拿着280万元的存折给包先生看,告诉包先生,现在只差20万元,下午就要交齐房款。听到这里,包先生马上凑齐20万元交给金女士。事后,金女士向包先生出示了房款收据。

同居后不到10天,金女士告诉包先生,自己要和几个朋友到东北进20万吨大豆。生意做成后,她能分到50万。不过目前急需70000元公证费,自己手头的钱都用于买房了,希望包先生借钱给她。此时的包先生已花光了全部积蓄,只好向妹妹暂借了70000元。

在东北期间,金女士一直和包先生保持着电话联系。在电话中,金女士说由于自己患有高血压,怀的孩子也流产了,还要预付火车皮钱等费用10万元。

“你是我老公,你不帮我谁帮我啊?”金女士向包先生撒娇。包先生又东奔西走借了10万元汇了过去。

在与金女士交往不到一年时间,包先生先后给了金女士50多万元人民币。

第二年春节过后,包先生去哈尔滨看望金女士,金女士还要继续发货。因为自己北京有生意,包先生在哈尔滨只待了两天,就匆忙返回北京。三天后,金女士的女友给包先生打来电话,说金女士因为货款纠纷,发生冲突,持刀扎死一人,扎伤一人,现在被佳木斯市看守所拘留,需要取保,让他马上汇来10万元。包先生听后,没再去借钱,而是立即赶了过去。到看守所一打听,根本没有关押一个叫金女士的人。这个结果对包先生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大脑一片空白。包先生随即到哈尔滨,找曾经联系过的华队长,但查无此人。

此时,包先生才感到大事不妙,急忙返回北京,去房管部门调查金女士的房产证明。调查结果是伪造的假证。包先生又找到了金女士现在的住房房主刘女士,刘女士证实,金女士与她只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

防骗方法

对每个人而言,都有特定的可以深入到内心的“钥匙”,可以对其思想和行为起作用。有经验的骗子十分善于发现和使用这把“钥匙”。金女士就是这样一个骗子。她了解到包先生忠厚善良,办事认真,有责任感等性格特点后,就以不幸的身世和悲惨的经历为钥匙,打开包先生的内心,赢得了包先生的同情和好感。两次骗得27000元后,又以假处女的身份为钥匙,触动了包先生的责任感,牢牢将其套住。随之轻信金女士编造的各种理由,先后拿出50多万元,却从来没想到要调查女友的底细。

骗子情人骗局

一天,快餐店的老板小赵正在前台看书,一个甜美的声音传了过来:“哥,您这电话能打长途吗?”小赵抬头一看,眼前骤然一亮:这女孩,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十足的一个美女。

“能,你打吧。”小赵嘴上机械地回答着,两眼却再也离不开那女孩。

“喂,妈,我已经到北京了,对,和小林一起,您女儿这么聪明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打完电话,女孩和同伴就坐下来边嗑瓜子边和小赵聊了起来。小赵得知这姑娘叫悦悦,来北京是做服装生意的。悦悦也了解到小赵父母双亡,孤身一人,这几年操办这家处于繁华地带的餐馆,收入很可观。

一连几天,悦悦小姐每天都来快餐店吃饭,小赵每次都免费陪聊。一天饭后,她对小赵说:“哥,我长期在北京做生意,我母亲想让我在北京成个家,我们也聊了几天了,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只是不知……”小赵望着悦悦一往情深的双眼,恨不得长出一千张嘴来说愿意。年轻人感情发展快,没几天,两人就热乎得拆不开。不过悦悦的开销从不找小赵要钱,相反有时还自己掏钱为小赵买东西。小赵望着这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开心得不得了。

这天,悦悦接了个电话,按了免提键,小林焦急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悦姐,现在广州有批抢手服装,15万元提货,但不能超过三天。”悦悦说:“我马上筹款。”

放下电话,又马上给家里打电话。

“妈,我要进批货,要15万元,您给我汇过来。什么,老爸住院了,手头没现金?那好,让我自己想办法吧,您好好照顾老爸。”放下电话,悦悦低头不语。

“别急,我这有,你拿去用吧。”小赵主动提出赞助。悦悦摇头。

到了晚上,小林催款的电话又过来了,此时悦悦已经走投无路了,她红着脸对小赵说:“哥,我手头有5万,你再借我10万,我打个欠条,一个月内连本带息还给你。”

“不用那么麻烦吧,拿去用就是了,啥也不用写。”小赵轻松地说。心想人都是我的了,这点钱算什么?想到去广州路途太远,女朋友只身一人,他有些不放心,于是建议说:“我陪你一起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餐厅让朋友照看两天。”悦悦听了,感动得热泪盈眶,幸福地依在小赵的胸前。

第二天,两人一起飞到广州,悦悦说有些晕机,坐在候机大厅歇息。小赵去买些食品饮料。等他回来时,人和包都不见了。他急忙问周围的旅客,有人告诉他,那位小姐在他走后,就匆匆忙忙地拿着包走了。这时,小赵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她骗了!

防骗方法

甜美的声音,漂亮的容貌,让小赵一见倾心。加之悦悦出手大方从不花他的钱,使小赵有了姑娘不图他的钱财的想法,而轻信了她。有智者说:“如果爱情能赋予傻瓜智慧,那么爱情就能把聪明人变得十分愚蠢。”

像悦悦这类的低级骗子之所以能够轻易得手,是因为小赵自己根本没设防。根本没想到要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他首先被自己蒙蔽了,一相情愿地认为对方就是自己的意中人。

人们常常抱怨被坏人所骗,而更多时候是被自己的思维定式所骗,只不过没有觉察到而已。

第五章 出租车防骗

假警察骗局

“师傅,走车吗?”一个尖下巴的小伙子敲着老高的车窗玻璃。

一直在QQ舞厅外等待乘客的老高,见有人要车,警惕地打量一下对方,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见他一个人,又穿着警裤,老高便放心地打开了车门。

“师傅,够小心的啊!”小伙子上车就搭话。

“没办法,要是遇到抢劫的,那可就倒霉喽!您去哪儿呀?”

“金都饭店。”

“刚跳完舞吧?这天就跳舞还热乎点儿。我看您像个警察,蹲点来了?”凭着多年拉客经验,老高看人还真看个八九不离十,圈里的哥儿们为此送他个绰号“008”。

“甭说,你老哥的眼力还真挺准,我是西街派出所的,今晚有行动,刚接到通知,嫌疑人又挪地方了,叫我马上赶过去。”

“当警察可真辛苦,没日没夜的。”

“没招儿,就这职业。”

“像街头抢劫的这类案子好破案吗?”

“流动作案的,破案难度就大了。他们一般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就忙坏了我们,只要发现一点儿有作案嫌疑的,¨ ; ; ;¨就得跟踪或者蹲守。必须人赃俱获时才能抓人。有时候跟了一个月也没进展,放弃又觉得可惜,反正吃警察饭的就是这种工作性质。”

“那你们这次要查的是什么案子呢?”老高对此很感兴趣。

“对于我们当警察的来讲,不该说的还真得保密。老哥,到了,停车!”

车子在金都饭店西边200米处停下了。“警察”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旅社,神秘地说:“就在那儿,一会儿记者就来,准备在电视新闻里曝光,您先陪我等会儿。”

几句话,勾得老高热血沸腾,他还从未亲临现场看抓人,难得有这次机会。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车里,注视着冷清的街面,“警察”还时不时地冲对讲机小声说着什么。就在老高瞪得眼睛发涩的当儿,两个人慌里慌张地从旅社出来,又鬼头鬼脑地溜进旁边一家小副食店。老高已猜测出两人的身份,刚要出口,就被“警察”的话拦在嘴里。

“快看那两个,就是今天要抓的人,他们去副食店干什么呢?”

老高听他一说,顿时头皮发麻,激动得满脸通红,颤声说:“大概去抢劫吧!”

“怎么办?现在就我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他们两个。干脆这样吧,老哥,你帮个忙,假装进去买烟,探一探虚实。我穿着警裤,让他们看出来,就全泡汤了!”

老高一听来了任务,立刻从车上下来,抖了抖衣服,看了看左右,精神十足地朝副食店走去。

副食店里,一个男子在打电话,另一个正在大口吃着面包香肠。老高若无其事地一边买烟,一边和店主闲聊。他认为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像特工。

正准备挨近电话,想听听男青年打电话的内容,男青年却挂了。接着两个男青年一同出门,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老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