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疑。所以找你来想办法!”我怔了一会,脑子里飞快地想着今年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了半天,却全无概念,对于一个不是研究清朝历史的现代人来说,顶多能知道历史大致的走向,可每年发生的具体事情,恐怕没几个能知道。想着要到康熙五十一年太子才再度被废,现在能发生什么事情呢?只得问道:“京中出什么事情了?”他看着我说:“没什么大事情。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和八哥当面商议!通过书信只怕有人会截了看。再则书信一来一回地说不清楚,还费功夫。”我张嘴还想问,他道:“具体事情说了你也不懂,就别问了!”说完后,停了停又补充了句:“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瞅着他,只觉他这满脸的络腮胡子实在碍眼,忽地伸手去拽他的假胡子。他忙一侧头避开。我收回了手,道:“我要想想如何才能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让你们相见。”他眼睛满是笑意地说:“就知道你会有法子的。”猛地瞥见我的手,讶然问:“手怎么了?”我回道:“学骑马的时候,不小心勒的。”他细看了几眼,微微蹙了蹙眉头说:“八哥该心疼了!”我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一面看着他的胡子,一面脑子里琢磨着。忽地脑子里闪过几个以前看电视时的画面,忍不住笑起来,越想越好笑,又不敢放声大笑,手捂着肚子,笑得身子发软,侧趴在垫子上。 十四不知我为何突然笑起来,拿手推了我一下问:“笑什么呢?” 我强忍着笑说:“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定能让人都不怀疑。”一面说着,一面又笑起来。 他低低‘哼’了声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定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说来听听吧!”我一面笑着,一面说:“不如把你打扮成一个女子,即使有人看见八爷和你,任他做梦也不能想到大清朝的堂堂十四爷竟会假扮女子。”脑子里想着以前看过的香港搞笑剧,上下打量着十四,想着他身穿长裙、涂脂抹粉、描眉画唇的女装扮相,已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十四听完,先是一愣,不敢置信我竟然对他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毕竟现在男尊女卑,穿女人的衣服那可是很晦气的一件事情。过了会,他摇了摇头,自己也开始笑起来,一面伸手过来拧我的脸,道:“今儿得整治一下你!竟敢拿我来打趣!”我一面笑躲着,一面说:“我错了!我错了!”他逗了我几下,缩回了手。 他坐直了身子,默默想着,我看他脸色凝重,忙敛了笑意道:“别想了,打趣你呢!若真让你扮了女子,我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难。只需小心点就好了。” 他这才表情轻松起来。我看着他叹了口气。他不解地看向我,我道:“八爷有你这样的弟弟,其实比得了什么都宝贵。”他脸色有些黯然说道:“皇阿玛可骂我‘不过是水泊梁山之义气’。”康熙的话我可不敢胡乱置评,只是笑看着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 他微微摇了摇头,叹道:“还以为你在宫中已经变了,没想到还是这样!”我问:“你晚上住哪里?”他道:“随便找哪不能过一宿呢?” 说完,他起身想走,“你仔细想想,我晚上再过来。”我拉住他说:“你这样出出进进的,岂不更惹人注意,都知道我喜清静,我这帐里平日少有人来。不如就先呆在这里。晚上我再设法让你见到八爷。” 他想了想,问:“谁和你住在一起?”我回道:“玉檀。不过你放心,我会想法子把她支开的。而且她和我感情甚好。”十四听后,一面思索着,一面轻声念道:“玉檀!”,然后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我想着他这几日赶路,为避人耳目,只怕是吃不好,也睡不好。声音都有些暗哑。起身到外面去拿了些点心,又端了碗兑了蜂蜜的热奶。再进来时,却看到他斜躺在毯子上已经睡着了,我忙放轻手脚,轻轻把盘子搁在一边的几案上,他听到声音猛地坐起,我忙道:“躺下睡吧!我在外面守着,不会有事的。”一面说着,一面给他垫好软枕,他也不多说,躺了下来,我拿了薄毯子给他搭在身上,自己转了出来。 仔细打量了一下,因为隔着屏风,从外间看不到里面。确定没有问题后,自己随手拿了本书,靠在垫子上看了起来。其实就是做样子,根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正在琢磨如何不引人注意地让十四见到八阿哥。看来晚上我要亲自跑一趟了。帐外有人叫道:“若曦姑娘?”我心中一惊,手一抖,书‘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第三十二章
  赶忙站起来,快走几步,身子挡在门口,挑开帘子看,提着的心一松,原来是八爷身边的仆役宝柱。他看见我,忙请安,“爷打发我过来给姑娘送药。”我伸手接了过来。他又说:“早晚两次,温水洗净后敷上,几日后淤血就能化了。”我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点点头。 他转身要走,我忙叫住他,让他等一会,说完进了帐篷。十四早已经坐了起来,我凑在他耳边问:“此人可值得相信?”十四点点头道:“可信,不然八哥能打发来给你送药吗?虽非什么要紧事情,可八哥对你的事情一向上心。”说完还朝我眨了眨眼睛。 这个人,现在还有闲心打趣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他却一下拉住我,示意我低头。我忙把头凑过去,他低声说:“虽说可信!可我是抗旨而来的,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我不会来找你的!”我点点头。感觉好象还颇为良好,原来十四和我吵归吵,可还是很相信我的。 宝柱看我出来,赶忙低头听话,我想了想问:“八爷晚上一般都做些什么?”他陪笑回道:“这个说不准,有时候看书,有时候自个下棋。”我道:“你回去吧!”他有些蒙,不知我为何没头没脑地问了句,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但还是快步而去。 我回来笑看着十四问:“离天黑还要一会呢?你要不再睡一会!”他摇头道:“不睡了!”看着几案上的点心,随手拿了块吃起来。一面道:“给自己把药擦上吧!”我遂起身净了手,把药膏敷上。 间中又去吩咐小太监给我准备双份的饭菜,我以前也经常和其他女官一起用饭,何况我现在说话岂是他们随便能问的,所以他们只是陪着笑一连声地应好。 两人吃过饭后,天色也黑了下来,我和十四约好见面的地方,我先出来看四周无人,示意十四可以离去。他出了帐篷,不疾不徐地走了。 我又等了一会,然后才向八爷的帐篷行去。到了近前,看李福正守在帐篷外,四周倒也清静。我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他俯身请安,帮我掀开帘子。我点点头,径自进了帐篷。 八阿哥正在几案前写字。看我进来,向我笑着点点头,示意我坐下。他仍然继续写。过了一小会,写完后,他搁了笔。 我一看忙站了起来,他起身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手,笑问道:“明日可当值?”我没有答他的话,低声问:“这里说话可方便?”他神色一凝道:“知道你晚上要过来,外面有人守着。”我点点头,可还是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十四阿哥来了!” 他听后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也压低声音问:“他说为什么而来了吗?”我摇摇头 我低低告诉他相见的地点。他想了会道:“你先回去吧!我自会去见他的。” 我点点头,转身要走,临到门口,又转回身说:“千万小心点!”他一笑道:“没事的。安心回去吧!”我这才又转身出去,听到他在身后轻声说:“不过你为我担心,我很是开心。”我脚步一滞,赶忙出了帐篷。 人虽然回了帐篷,心却静不下来,只是在帐篷里打转转。正在焦急,听到帐篷外一个声音恭敬地说:“格格,这就是若曦姑娘的帐篷。”我挑开帘子一看,原来是敏敏格格。领她来的小厮忙给我请安。我让他起来,他又给敏敏格格请安告退,然后退走 敏敏看着我,笑说:“过来看看你可好?”我也笑说:“劳格格挂念,只是当时有些受惊而已,早已没事了!”她侧头凝视着地面,踌躇了一下,问:“可愿出去走走?” 我心想呆在帐内,也只能苦熬时间,不如与她出去走走。况且她显然是有话要说。于是笑着点头答应。 两人缓缓走着。她看着我笑说:“刚才打听了才知道,你原来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呢!”我一笑说道:“什么红不红的,不过尽心服侍皇上而已!” 她几次目注我想开口,却又转回了头。我静静走着,等着她问。走出营帐,人渐渐少起来。沉吟了半晌,她问:“十三阿哥这次为何没来呢?”我想着,果然是为了十三,回道:“来不来不是十三阿哥说了算的,这要看皇上的意思。”她听后,没有说话,默默走着。 过了一会,她又问:“十三阿哥的福晋长得美吗?”我心中叹了口气,十三的一首歌竟然就此给这草原上最美丽的花心上种下了相思。看着她说:“在我看来,没有格格美!”她一喜,问:“真的吗?”我认真地点点头。她们不过是紫禁城中的绢花,紧裹着绫罗绸缎,一行一动都有规矩。而敏敏却是这大草原天地间恣意开放着的鲜花,随风起舞,活色生香。 敏敏盯着我紧张地问:“难道你不会觉得我粗蛮,不知礼数吗?看看你,就知道了!你们说话不快不慢、不高不低,举止那么秀气斯文。” 我有些傻,不知道自己何时竟然从‘野丫头’变成‘淑女’了?难道真是‘居移气,养移体’?四年的宫中生活我也有贵气了? 想着不禁大笑起来,清亮的笑声在草原上回荡,一面问道:“我是否秀气斯文,我自己倒是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绝对是个美人!” 敏敏听后,不禁也随我爽朗地笑起来,说道:“我见过的娘娘们都是端庄温柔地笑的,没想到你也会这样大笑的!” 两人都嘴边含笑走着,我多久没有听过女孩子象这样大笑了?我又有多久没有这样大笑过了?紫禁城中的女子连说话都得压着!心中对敏敏又多了两分喜欢,而且她能看上十三,可见是有眼光的,越想越觉得喜欢她。 琢磨了会,觉得她的性格应该不会介意。于是直接问道:“你可是中意十三阿哥?”敏敏脸上的笑意一下僵在脸上。过了半晌,才问道:“那么明显吗?”我笑回道:“挺明显的!” 她静默了会,突然绽放出一个极之璀璨的笑容,让那草原上空的星星也为之黯然失色。她凝视着草原的尽头,说:“不错!我心里是有他!”她侧头看我,我回她一个赞许鼓励的笑容。 她又转回头,凝视着苍茫夜色中的远方,脸上带着一个甜蜜惆怅的笑容,缓缓说道:“我从未听过那么美丽的歌声。他站在那里看着我唱歌,我的心从来没有那么快地跳过。我也从未看见男子那样笑过,好象在笑,又好象没有笑,好象什么都不在乎,可又象一团火焰,你能感觉得到他的热!”她说完后,心绪好象仍然沉浸在那个让她失落自己心的晚上。过了半晌,她猛地转头看着我,热烈地说道:“我从未见过象他那样的男儿!” 爱情!我知道的,我懂的!可我还是再次被它感动!不管前方是什么,现在她在爱,她因为自己的爱而快乐,而苦恼。我只知道笑看着她,分享着她的感觉。只有爱过的人才知道那甜甜酸酸的感觉。她看到我的笑容,又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转开了头。 我凝视着她说道:“十三阿哥是个值得喜欢的人!”她回头看着我,笑容灿烂如朝霞。脸上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