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ɑ乩矗憬阌惺裁从么β穑俊蔽颐λ匙潘担骸坝么Χ嗔耍莶瑁菰瑁逶邝薇撸皇潜雀苫ㄇ亢芏啵俊薄∮密岳蚧ㄅ萘烁鲈瑁旌梅Ⅶ伲昧讼隳遥锩嫒思付浠ǎ以谘洹R宦房觳蕉校皆级ǖ氐闶保醇丫谏狡律系茸拧N阴媸瞩娼诺刈吖ィ杆傥孀∷难劬Γ粕剩骸拔沂撬俊彼执钤谖沂稚希ξ剩骸安菰勺樱俊蔽液叩溃骸安皇牵∈浅匀说难郑 彼笮ψ牛怀段业母觳玻瓷戆盐已乖诹瞬莸厣稀M仿裨谖也弊由闲嶙牛档溃骸霸词擒岳蚧ㄏ桑 彼肺氯岬啬幼盼遥伊┝嘲さ媚敲唇夷芸辞逅詈谘弁械淖约骸N业男目即罅Υ罅Φ匾幌乱幌伦犹K夯焊┫峦罚屡崛淼拇接≡诹宋业拇缴希夷岳锖鋈簧凉陌⒏绫涞拇礁Ч掖降幕妫闹幸怀椋芬黄愎怂奈恰!∷刮唇橐猓晕沂且蚝π叨憧嵝ψ牌返臀巧衔业牧臣眨缓笄崆崆城车匾宦匪匙庞≡诹宋宜缴稀N冶丈纤郏麓拥鼗赜ψ潘奈恰K奈氯幔В刀纪ü匠菁涞牟啻莞宋摇N腋湛嫉慕粽攀Т肼ⅲ痪跞缤碇迷贫耍卧魏硇木闳怼!∷以诨忱铮嵘担骸叭絷兀牢矣卸嗫穆穑俊蔽彝返肿潘募绨蛲芽诙觯骸盎岜瘸跫憬愀穆穑俊蔽释炅⒓聪氪蜃约旱淖彀停曳枇耍【尤辉诤徒憬隳樗岢源祝 ∷材艘恍』幔龆宋业纳碜樱幼盼宜鬯担骸澳鞘遣灰谎模〕跫衾迹业娜肪参尴蓿拾⒙甏突楹螅揖醯米约汉芸炖帧?傻蔽姨艨衾嫉母峭肥保揖椭雷约捍砹耍抑幌胱庞涤心乔辶恋男ι床恢馈彼A嘶嶙樱崆崦盼业牧臣账担骸叭絷兀乙丫噶艘桓龃恚趺纯赡芤淮碓俅砟兀磕愫腿衾际浅さ挠形辶窒嘞螅页跫闶钡娜肺诵闹幸痪?勺源幽愦竽至耸艿纳窖缡保揖兔靼啄愫腿衾际遣煌摹B炻湟吨心阒饰饰颐恰裁醋约旱拿艘杀鹑司龆ā愕睦淅鞅砬椋抑钡较衷谌匀磺逦薇取;檠缟希艽四阕撸媚闳矶辰┳呕乩矗赡惆胨吭构忠参蕖N揖尤恍闹泻苁遣豢欤獠胖啦恢痪踔校阋丫谖倚闹杏辛擞白印!薄∷幻嬗弥竿非崆崦枘∽盼业拿济幻嫠担骸罢庑┠昀矗憧芍牢矣卸嘞肽悖靠晌蚁肴媚阈母是樵浮⒏吒咝诵说丶薷摇N也幌肴衾嫉氖虑樵僦馗础?赡愕男娜醋苁悄敲茨巡猓腋芯跄阈闹兴坪跏怯形业模晌也幻靼啄阄尉芫摇N也恢牢揖烤挂鍪裁矗拍苋媚阍敢猓俊彼偷赜檬职盐业难劬ξ孀。骸安灰庋次遥∧阄巫苡谜庋哪抗饪次遥克哪昵澳慊故歉鲂」媚锸保驼庵殖渎税醯哪抗狻D阍谏诵氖裁矗俊薄∥乙⊥吩僖⊥罚焓直ё∷饺私艚粝嘤怠5蹦甑囊荒荒辉谀灾新庸胱潘暮茫胱潘幕怠O肫鹚梦以谑榉恳徽揪褪前肴眨肫鹚淅涞仄盼蚁买Ρ莆一鼗埃颐偷匾豢谝г谒缟稀K崆帷摺艘簧ё盼颐欢衣闪丝冢苫蟮乜聪蛭遥掖盼宸中σ猓宸值靡猓裘伎醋潘担骸熬颖ǔ鹗瓴煌恚 彼⑽⒁徽龆笮ζ鹄矗ι谴游从泄那辶粒呕队湓诓菰弦R5纯!〃D――――――――――――――――― 九月秋风起,天地更显辽阔,我在八阿哥和敏敏的双重调教下,马已经骑得不错。可以一个人策马疾驰在蓝天碧草间,享受在夹杂着阳光和草香的风中飞翔的感觉。 我和敏敏都极其喜爱策马到极速的感觉,耳边风声呼呼,那种畅快淋漓非笔墨所能描绘,似乎天地间可以任你遨游,天下无处不可去,再无任何束缚。八阿哥却幷不如我们般刻意追求速度带来的快感。常常落在后面笑看我和敏敏两人策马狂奔。两人经常比赛,虽然我输的次数居多,可偶尔赢敏敏一次的感觉才越发的好。 我和敏敏总是笑了再笑,她兴起时,就唱起蒙语歌谣,我虽然听不懂,可却知道她在歌颂这蓝天,这绿地,这白云,这微风,她在唱她的欢快欣悦。因为我也是多么爱这片天地呀!自打来了古代,我的笑声从未象现在这么多,这么亮!只有在这片天地间,只有在疾驰的马背上,我才能暂时真正忘了一切的一切,我才是我!而不是马而泰。若曦。 敏敏在时,我总是与八阿哥保持距离,心里虽知道谎言总有破的一天,可现在却不想面对。八阿哥嘴边带着笑,戏弄地看我几眼,却不再勉强,可他的视线却从未离开我,我大笑时,他宠溺地看着我;我得意时,他赞赏地看着我;我夸敏敏歌唱得好时,他却笑着不以为然地向我微微摇头。有时候我真怕敏敏会看出来,嗔他一眼,他会笑着转开眼光,可当我无意中视线扫过他时,还是会正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眼睛。 —— —— —— —— —— —— —— —— —— 晚间当完值,往帐篷行去,想着洗个澡后,就去和八阿哥一起用晚膳。太子爷缓步迎面而来。我忙让到路侧给他请安。他让我起来后,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笑说:“姑娘这几日好似很忙碌?”我笑笑,没有回话,他既开了头,自然还有下文。 他盯着我道:“我听人说姑娘这段时间和八弟过从甚密,两人经常在外结伴骑马。”我笑笑地回道:“太子爷不知道是听哪个糊涂人回的话,我和八爷本就一直往来,何来现在甚密之说?再说了,我学骑马是皇上准了的,八阿哥不过看着我急于学好,不辜负皇上的恩典,才教教我而已。毕竟那些军士顾及我的身份,唯恐出什么岔子,都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想法。不敢放开胆子教我。” 太子爷笑盯着我,没有吭声。我说完后,低下头静静站着。过了一会,他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去。我俯身恭送他走后,快步回了自己营帐。  
第三十七章
  用过饭后,两人静静喝了一盅茶。我说:“起先我碰到太子爷了!”他放了茶盅,仔细听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盯着茶盅,说:“他对你我有些疑心。”他听后,笑说:“我当什么事情呢?疑心就疑心吧!我根本没打算瞒他。反正马上就要回京,回去后也就该办我们的事情了。他不过是忌讳你如今在皇阿玛跟前而已,毕竟有时候你若肯说一句话,可省去我们不少心思去揣测皇阿玛的意思。” 我凝视着手中的茶盅,微蹙着眉头,没有说话。他起身立起,也拉了我起来。我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研着墨,他静静地写字,因为康熙一直嫌他字迹柔媚有余,刚健不足,常说他应该好好练练字。不过我看他也不是很上心,更多的时候不过是一种静心的方式而已。 他写完一张,却没有再继续,只是沉思地盯着纸面,好半晌都一动不动,我不禁好奇地探头过去看: 殷 泰 四川陕西总督, 噶 礼 江南江西总督, 江 琦 甘肃提督, 师懿德 江南提督。 潘育龙 镇绥将军。 年羹尧 四川巡抚。 看到别人的名字倒也罢了,反正我搞不清楚这些人之间彼此的关系,可看到年羹尧却不禁低低念道:“年羹尧”,八阿哥侧头看了一眼正盯着纸面出神的我,伸手用力一揽,搂着我坐在他腿上,头搭在我肩上静默了好一会,低声问:“你为何对老四的事情一直那么上心?” 我心猛跳,一面脑子里飞快地想着,一面嘴里回道:“大概是因为十三阿哥吧!你也知道我和他一向要好,所以就对四阿哥的事情上了点心。”也不知道他相不相信,可我再没有更好的借口了。 他不说话,我忙岔开话题,问:“这就是皇上新近的官员调派吗?”他道:“正是,不过年羹尧的调令还没颁!怕是要等回京才下了。”我问:“现在这番调动对你有利还是无利?”他轻笑了两声,说:“不好不坏吧!幸亏十四弟来得及时,否则现在就不是这个名单了。”我忍了一会,可还是没有忍住,觉得我心中又没有愧疚,赶忙要躲躲藏藏呢?于是问:“年羹尧的任命对你是好是坏?” 他听后,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紧紧搂着我。过了好一会,他才笑道:“你若不问,我今儿晚上恐怕是睡不好了。你这么一问,我倒是安心了。”我嗔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笑道:“不过一个包衣奴才而已,现在谈好坏还太看得起他了!不过是让老四得些甜头,一则顺了皇阿玛的意思,二则我们也好相处。毕竟这次他在京中也帮了我们不少。”我微蹙着眉头,盯着年羹尧的名字没有说话,心里想着,四阿哥帮你们? 八阿哥笑道:“你琢磨什么呢?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一向不留心这些事情,怎么会知道年羹尧呢?”我心叹道,我怎么能不知道人生大起大落的这位大将军呢?可是现在倒的确没有知道他的道理,出身微贱,官阶又低,在紫禁城中他现在还排不上号呢!只得继续借用十三了。笑回道:“听十三阿哥提起过他几次,夸他‘为人聪敏,豁达,娴辞令,善墨翰,办事能力亦极强’。”八阿哥微微笑着点点头叹道:“以他的出身,不到10年即升为四川巡抚,固然有老四的襄助,可他自己也的确给老四争了脸面。”说完又笑道:“你阿玛把你弟弟都留在了身边,真是可惜!若不然只要有你几分聪慧心思,再肯用点心,皇阿玛只怕更是看重。也不用我在这里羡慕老四了。” 我一听,心中几丝不快,他这是把我比作四阿哥的小老婆年氏了。我一直想暂且遗忘,遗忘他身边其他的女人,可总是在不经意的瞬间又想起。我没有说话,只是安静依偎进他怀里,埋头在他胸前,脑子里却不能抑止地在想,他别的女人也会这样坐在他怀里吗?心中各种念头不绝,嘴里却柔声吟道:“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一面吟着,一面伸手与他五指交错,紧握在一起,念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静了好一会,重重长叹了口气,低头在我耳边一字一顿地说:“定-不-负-相-思-意!” 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可那时是‘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简简单单,相对嬉戏,待品味到苦涩时,已经是曲终人散。可现在我的甜蜜中总是夹杂着丝丝苦涩,欢笑过后还有怅惘,以及无限的忧虑。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份外快,转眼已是九月底,敏敏前几日已经随她阿玛返还了蒙古。而我们两日后就要回京。想着紫禁城的高高红墙,我就越发对这片苍茫天地留恋。多想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再不要回去。 八阿哥也感觉到我的无限依依之情,特意带着我骑马在我们所有留下过足迹的地方兜了大大一圈。从太阳还有余辉直到黑夜沉沉,繁星满天。九月的草原,深夜已经很是清冷,他拿披风把我紧紧裹着,搂在怀中。我说想再下马走走。 他勒住缰绳,抱我下马。两人手挽手并肩走着。我心里沉吟了半天,却总是难以开口。可是今天却必须说的,这三个月我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今天,岂能不开口?刻意、经心地密密编织了一张情网,只是想挽住他的心。可我是多么害怕最后的答案不能如愿!几番踌躇,仍然未能开口。 八阿哥停了脚步,低头温柔地看着我问:“若曦,你想说什么?”我低头沉默了半晌,他一直静静等着,间中替我把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