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刺痛和无奈。可是原来离去幷不能让我遗忘,总是在不经意抬头时,会忽地掠过熟悉的画面,总是会轻笑时,无意闪过他的笑容,虽然我会立即选择忽略,选择视而不见,可是心情却已经黯然。理智可以控制行动,却无法控制心情,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遗忘?云淡风轻!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份外快,我打发时间绣的手绢还没有完成,康熙已经从五台山回返。再见八阿哥,他的气色倒是比初离京时要好很多,当我向他请安时,他笑如微风,眼光温和,随意地抬手让我起身。 我怅然地想到,他看淡了,放开了,也许是山中风光易让人忘怀人间俗事!也许是他再无闲情余力浪费在儿女私情上了!一切之于他,已经过去!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为何你还会有怅惘呢? ――――――――――――――――――――― 待看清迎面而来的人,想闪避已经落了痕迹,只得赶快退到路边,俯身低头请安:〃贝勒爷,吉祥!〃 他温和地说:〃起吧!〃我立起,低头静站。他并未离去的意思。我有心告退,却不知该如何张口。 〃十四弟不会再去闹你了!〃他温和地缓缓说道。 我心中悲喜莫辨,不知该如何回话,只静静站着。 〃你前次说得话是什么意思?隆科多、年庚尧、李卫,我隐约明白。可邬思道,田镜文,我就不懂了。〃 我琢磨了下,试探地问:〃四王爷身边可有一位腿不方便,叫邬思道的幕僚?〃 他干脆地回道:〃没有!〃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被《雍正王朝》涮了!正在发怔,他又说:〃朝中幷没有田镜文此人,不过倒是有个叫田文镜的。〃 我忙说:〃那就是田文镜,我记错了!〃 他眼带困惑,微微笑着问:〃这些不搭边的人和事,都从何说起?〃 我愣了一会,说:〃反正你多留意着就成了!从何说起,我现在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说完赶忙告退。他静了一下,轻声说:〃去吧!〃 我一面往回走,一面大骂电视剧和自己,胡编乱造、不负责任!烂记心,名字都会记错!  
第四十四章
   送春归去,迎夏来。康熙为了避暑,搬进了位于北京西北郊的畅春园,我也随了过来服侍。这座被后人誉为第一座〃避喧听政〃的皇家园林,在咸丰十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后,对周围的皇家园林进行了大规模的抢掠和破坏,畅春园也难逃厄运,园中建筑悉被焚烧。旦夕之间,一代皇家名园被焚毁殆尽。 没有想到我一个出生在二十世纪的人,居然能亲眼看见这个被后世建筑学家无限憧憬的园林。 〃畅春园〃,寓意〃四时皆春〃,〃八风来朝〃、〃六气通达〃。引用史书上描写畅春园的话〃垣高不及丈,苑内绿色低迷,红英烂漫。土阜平坨,不尚奇峰怪石也。轩楹雅素,不事藻绘雕工也。〃园内风光自然雅淡、景自天成。 不同于皇宫,畅春圆内多植种奇花异草,四季花开不断。我看池塘内的荷花才刚刚打了花骨朵,含苞待放,别有风致。不禁动了兴致,想要好好绘制几张荷花图,找人绣一个欲开未开的荷花手绢。 正在凝神细细观察,王喜匆匆而来,人还未到,声先到:〃好姐姐!可找着你了!〃一面说着,一面人已经到了跟前。打了个千说:〃万岁爷要见姐姐。〃 我一面随他而行,一面问:〃知道什么事情吗?〃 王喜边快走着,边笑嘻嘻地回道:〃不知道!不过先给姐姐道个喜!马而泰将军从西北回京述职,万岁爷才接见了,心情大好!说道'西北多风沙之苦,景致荒凉。',所以命正好来见驾的几位阿哥领着赏园子。这可是天大的面子!〃 我听后琢磨着,康熙找我所谓何事?想着前个月,听十三提过我这个名义上的阿玛要进京,一则没有什么感情,二则我在深宫不可能得见外臣,顶多能打个照面,所以也根本没有上心,不料这就已经到了。 看来政绩甚佳,若不然康熙也不会给予如此殊荣。心头倒是欣喜,毕竟我和他脱不了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进了清溪书屋,忙跪下给康熙请安。康熙笑着让我起来,说道:〃自打进宫后,已经七年多没见过你阿玛了吧?〃我忙笑回:〃正是!万岁爷记心可真是好!连这些琐事都记得这么清楚!〃 康熙看着我说:〃你阿玛这会子正在园子里逛呢!去见见吧!当面磕个头,算是全了你的孝心。省得你今年又对着月亮叩拜!〃 我听后,心中感动,忙跪了下来,想着难得康熙竟还记着我和玉檀朝着月亮磕头的事情,虽不是为这个父亲。一面磕头,一面道:〃谢皇上!〃康熙微微笑着说:〃快去吧!〃 起身出来后,不禁有些犯愁,这么大个园子,我如何知道这个马而泰将军在哪里呢?只能问着寻了,毕竟又是阿哥又是将军的,总是引人注目的。 一路问着,一路寻着。逛了小半个园子,到了'林香山翠',才看见凉亭内坐了几个人,象是四阿哥、八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忙赶了几步,可心内一迟疑,又放慢了脚步。待会子,见到马而泰将军,我该说些什么呢? 想着想着,不禁脚步越走越慢,走到不远处,隐在树后,更是迟疑。正低头琢磨,一个太监从身边匆匆跑过,都已经跑过了,却又赶忙回头请安,陪笑道:〃没看见姑娘在这里!奴才真是该死!〃我笑道:〃我自己站在这里,你没看见也正常!〃迟疑了一下问:〃我阿玛可在亭内?〃他忙笑着说:〃在呢!〃我点点头,让他离去。 我又静静待了会。想着奉了圣旨,这头总是要磕的,躲不掉的。又想了想姐姐,这才深吸了几口气,鼓足了勇气,紧握着拳头,大快步朝亭子走去。怕走得慢了,鼓足的气一泄了,就再无勇气。 进了亭子,先俯身给各位阿哥都道了吉祥,一面请安,一面偷眼打量了一圈。看座中只坐着一位年约四十多的陌生人,国子脸,浓眉大眼,虎虎生威。四阿哥抬了抬手让我起来。我起身时,一面想着果然有将军气概,一面咬了咬牙,面朝马而泰将军跪了下来,口道:〃马而泰。若曦奉圣旨来给阿玛磕头!〃一面说着,一面'砰砰砰'地三个响头。 我刚跪倒,坐于竹凳上的中年人已经跳了起来,满脸惊惶地冲过来搀扶我,手刚及触碰到我,又立即觉得不妥当,忙收了回去。脸色震惊,只是一叠声地摆手说:〃不是!不是!不是!〃而旁边的阿哥们早就全看傻了,八阿哥的和煦笑容消失无踪,微带惊诧。一向脸色漠然的四阿哥也是脸色惊异。十三和十四就更不用提了。 我脑子轰地一声,顿时反应过来,我认错父亲了!!!立即傻在当地,脑子'嗡嗡'作响。 最后还是四阿哥淡声道:〃还不起来?〃我才猛然一惊,赶紧爬了起来,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解释?脸涨的通红,手紧紧扣在一起,身体僵硬。 大家静默了一会,十四忽而冷笑了几声道:〃现在不止是心了,连脑子都坏了!〃四阿哥和十三都看向十四。我盯了十四一眼,他目光冷冷,我撇开了眼光。 八阿哥侧头看着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嘴角含笑解释道:〃她未入宫前住在我府中时,从阁楼上摔下来,大夫说惊吓过度,很多事情都忘了。只是没有想到现在连自己的阿玛还记不起。〃说着,眼光淡淡从我脸上掠过。 十三朝我安慰地一笑,指了指我身后说:〃你阿玛去更衣了,这会子才回来!〃 我忙回身,看见一个四十多岁,长眉凤目,面色白皙,蓄有长须,气质温和的人正缓缓而来,看着根本不象将军,反倒更象江南读书之人。我再没有勇气冲上前去跪拜,只是傻站着。 马而泰将军看到我,表情微微一愕,仍然不疾不徐地行来,走到近前,先给几位阿哥行了礼,落了座后。这才目注着我。 十三看我仍然僵站着,笑说:〃该磕头了!〃我心里长叹一声,上前,跪倒,说:〃马而泰。若曦奉圣旨来给阿玛磕头!〃说完,磕了三个响头。马而泰将军看着我温和地说道:〃起来吧!〃我遂站了起来。 马而泰将军看了一眼尴尬地坐在一旁的齐齐格副将,笑看着八阿哥问道:〃他这是怎么了?〃八阿哥含笑道:〃若曦刚才错把齐齐格副将当成将军了!〃马而泰将军微微蹙了下眉头,不解地看着我,问道:〃若兰不是来信说,都好了吗?怎么连我还记不得?〃 我心想再不能沉默是金了,须要想法子瞒天过海。微微思量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记得,有些事情还是模糊。刚才看着福将大人面熟,就上前参拜,本来是不想让阿玛知道我的病情,挂念我的。可没想到,竟……〃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马而泰将军听后点了点头,看了我一会子,才站起目注着几位阿哥说道:〃多谢皇上惦记,让我们父女得见一面。〃说完,又看着我说道:〃好生回去,尽心服侍皇上!〃我忙点头应是。应完就想退了出来,八阿哥却叫住了我,看着马而泰将军笑着说道:〃既然是奉了皇阿玛的旨意过来的,多待一会也不妨的!〃说完又侧头看着四阿哥。四阿哥点点头,看着马而泰将军说道:〃难得见一面,就让她多待一会吧!〃 马而泰将军这才顺水推舟地让我留了下来,我却很是郁闷,四阿哥、八阿哥虽是好意,可却不知道我是心内自有苦楚。巴不得赶紧离开。 还有瑞景轩、延爽楼没有逛,一行人歇了会,又继续逛园子。几位阿哥有意走在前面,剩我和马而泰将军在后面走着。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静静地陪着。马而泰将军过了好一会子,才叹道:〃七年未见你,真是判若两人!〃 我心里一慌,忙回道:〃都已经二十了,怎么可能还和十四岁的小姑娘一样呢?〃马而泰将军侧头看着我,叹道:〃阿玛心里都明白,你又是在宫中!只是心中感叹罢了!〃我这才又把心放了回去。 他又说道:〃先头我听人说,我们家的二丫头在宫中很受皇上看重,琢磨着你的性子还不大信。如今看来,皇上竟然特特地命你来见我,这可是少有的殊荣!〃我忙应道:〃这可不是女儿的功劳,只怕是因为阿玛政绩卓著,皇上才赏的恩典!〃 马而泰将军蹙了蹙眉头说:〃你和阿玛也要如此说话吗?〃我一怔,心里叹道,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话,既然多说多错,只能默默走着。 马而泰将军一面看着前方走着的几位阿哥的背影,一面低声说道:〃阿玛不是怪你!只是心疼你,宫里日子难熬呀!〃说完长长叹了口气。 我心中一酸,人人都说我变了,畏首畏尾,可他们哪知道,前头是风刀霜剑,我若不变,又能如何?不禁对这位陌生的阿玛多了两分亲切。  
第四十五章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何况这本就不长的路,眼看着就要逛完了,马而泰将军把步伐放得更慢,看了看四周,目注着前方的阿哥沉思了一下,轻声对我说道:〃一定记住,谁都不可以帮!〃 我一呆,侧头看他,他仍然目注着前方,表情如常,轻声道:〃形势未明,自保最紧要!〃停了会,又加了句:〃你现在可不是一般的宫中女官!行事一定要谨慎!〃我恍然大悟,只觉一股暖意在心中缓缓流淌。这么些年,从没有谁对我说过这些话,不过是凭借自己仅有的一些历史知识和读过多年书比那些太监宫女更能揣摩康熙的意思,一路跌跌撞撞地摸索着行来。 几位阿哥们早已经站定,看着我们父女缓缓而来。大概是我面色哀伤愁闷,几位阿哥以为我是感伤父女才见又要告别,都各自侧头装做欣赏周围的风景。 我上前行礼告退,四阿哥淡淡说:〃去吧!〃我转身走时,看马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