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瞟过十三一眼。我心叹道,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她就不再是那个举止随心的小女孩,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曾经心痛的小女人!也许她变得更有风情,但是单纯的快乐也已经远离了她!是否宝石总是要经过痛苦的磨砺才会光彩四射呢? 佐鹰王子细看了敏敏几眼,垂目沉思。我嘴边挂着丝笑想,这只雄鹰的心今夜怕是就遗落在敏敏身上了,只是他将来能否捉住敏敏的心呢? 康熙看着敏敏笑说:〃来给朕说说,你那些月亮,雪的都怎么弄的。〃敏敏看了我一眼,笑回道:〃起先的幽蓝灯光和起伏水波,是用蓝纱覆地,下有蓝色小灯笼,灯光透过蓝纱照出来,在一片黑色中,看上去就是幽幽蓝色,再命人在台子下面用扇子轻扇,自然就有水波浮动的感觉。月亮也是同理,用竹篾搭好圆圈,绷上淡黄纱,周围附着小灯笼,灯笼的罩子是用银线织的,只向着月亮的那面用透明薄纱,这样光不外泄,全打在黄纱上,在夜色中就如一轮圆月了。升起和降落用绳子固定好,背后有人控制。我实际上是在背后搭建的平台上跳舞的,底下的众人透过月亮看过去,就好似在月亮里跳舞。月亮明暗事先试验过,通过每根蜡烛的多少就可以决定了。红梅是用真树,配上上等的宫绢扎成的花,在灯光下看着也就似幻似真。梅花香是极品的梅花露,特命人在暗处用火加热,再用扇子送出香气,自然就是梅香浮动。雪花是用近乎透明的薄丝裁减而成,再混杂一些细碎棉花,上头宫女轻洒,再用大扇子用力扇就可以了,灯光一点点变暗,也是为了让雪花看上去更真。〃 敏敏一口气没有停歇地说完,康熙听得微怔,瞟了我一眼道:〃难为你和若曦的这番心思了!〃 敏敏笑笑未说话,我忙俯身说:〃其实就是材料齐全,都要上等,然后多练,讲究所有人之间的配合,说白了很简单,这些场面也就是砸银子!最后好不好,关键还在敏敏格格!〃 康熙笑道:〃砸银子也要砸的到点子上才行!早知道你有这本事,宫里的宴会歌舞倒是该让你去操持。〃我忙陪笑说:〃奴婢也就这么点本事了,不过是'程咬金的三板斧',已经黔驴技穷!万岁爷就莫要为难奴婢了!否则只怕下回万岁爷看完歌舞要责备奴婢,怎么只是把月亮换成太阳,嫦娥变成乌鸦了呢?〃 话音刚落,下头的阿哥大臣们都笑起来,康熙笑斥道:〃看把你精乖的!明摆着是偷懒都有那么一箩筐的话!〃我低头笑回:〃奴婢不敢!〃 康熙笑着又夸赞了敏敏几句,然后赏赐了她一柄玉如意。苏完瓜尔佳王爷目注着敏敏磕头领赏后,笑对康熙道:〃臣想赏若曦件东西!〃康熙笑道:〃再好不过!朕今次就省下了,这丫头专会从朕这里讨赏,这些年也不知道算计走了多少好物件!〃 苏完瓜尔佳王爷一面笑着,一面从怀里拿出个玉佩递给侍立一旁的太监,太监双手捧着递给我,我忙跪下谢恩,苏完瓜尔佳王爷看了眼敏敏道:〃同样的玉佩敏敏手里也有一块!敏敏本来还有一个孪生姐姐,她们出生后,本王喜难自禁,恰好又得了块美玉,特命人去雕琢两块玉佩,没想到玉佩未成,她姐姐就夭折了!〃说完,苏完瓜尔佳王爷轻叹了口气。众人未料到这块玉佩竟然是这么个来历,全都神情微惊,定定凝视着我。 我磕了个头,手捧玉佩对苏完瓜尔佳王爷说:〃这块玉佩寄托了王爷的思女之情,奴婢实在不敢接受!〃苏完瓜尔佳王爷笑了笑说:〃本王既赐给了你,就没有什么敢不敢的了!〃说完看着康熙,康熙微微笑着对我说:〃收下吧!〃我又磕了个头,收起了玉佩。 场面冷寂,各位阿哥都面带思索地目注着我。我实在琢磨不出这块玉佩具体代表了什么?苏完瓜尔佳王爷如此做到底又向康熙传递了个什么意思?疑惑地看向敏敏,她却只是甜甜地向我一笑,满脸的欣悦欢喜!我心中一暖,暂时抛开了疑虑,也向她甜甜一笑! 夜色渐晚,康熙毕竟年龄已大,耗不得太晚。吩咐了太子后,李福全陪着先走了,苏完瓜尔佳王爷也随着一同离去。他们一走,席上气氛反倒越发轻快起来。佐鹰王子和十三相谈甚欢,两人豪迈时击箸而歌,时而蒙语,时而汉语,兴起时一仰脖子就是一碗酒。 合术王子和九阿哥、十四阿哥对上了,三人划拳喝酒,谈笑炎炎。四阿哥带着丝笑意看着十三和佐鹰王子,时而与他们举碗一碰。八阿哥反倒是和太子爷侧头低声笑语。其他众位蒙古人和此次随行的大臣也是各自喝酒谈笑。 我缩在阴暗处,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但还是禁不住盼望时间能驻留在这一刻。只有欢笑,没有争斗! 〃姐姐,在想什么?〃敏敏不知何时站在我身侧低声问,我看着灯火明亮处的他们,喃喃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敏敏低声说:〃什么意思?〃我轻声说:〃只是感叹你明天就要走了!相聚的快乐时光短暂而已!〃敏敏轻叹一声说:〃不知明年能否见到?〃两人都默了下来。 我整了整精神,对敏敏说:〃回去坐好,我送你一份离别礼!〃敏敏问:〃什么?〃我推推她,示意她回去坐,一面说:〃我去年答应过你的!〃她听后,出了会子神,轻叹口气转身快步而去。 我找人寻了笛子,轻握在手,朝十三的随身小厮三才招了招手,他忙匆匆而来,俯身请安,我笑说:〃去请十三爷过来一下!〃三才听完,又急急而去,在十三身旁低语,十三侧头对佐鹰王子笑说了两句,又向太子爷行了个礼,转身大踏步而来。 十三带着酒气笑说:〃你今日这事可办得够漂亮,够狠毒的!待回去,我再和你算帐!〃我一笑说道:〃敏敏明日就要走了,你给她吹首曲子吧!此一别,不知何时得见,就算是送别吧!〃十三点点头,伸手接过笛子,问:〃吹什么呢?她可有特别中意的曲子?〃我想了想说:〃就吹晚上她唱的那首歌。〃十三握着笛子沉思了一会说:〃没有刻意记谱子,怕吹不全!〃我一笑,低声哼了起来,慢慢哼完一遍,问:〃可记全了?〃十三点点头。 十三携笛而回,笑向太子爷请安,说:〃臣弟想吹首曲子助兴,可好?〃太子爷笑说:〃有何不可?都知道你笛子吹得好,可是总不肯轻易为人吹奏。今日难得你主动,我们倒是可以一饱耳福了!〃在坐各位都拍掌叫好。 十三一笑起身,横笛唇边,面向敏敏,微微一点头,婉转悠扬笛声荡出,敏敏一听曲音,面色震动,定定看着十三。十三不愧是音律高手,梅之高洁不屈,伊人之深情尽现笛音中! 在座之人都是面色微带惊异,只有四阿哥、八阿哥和十四阿哥面色如常。毕竟这是敏敏晚上刚刚唱过的曲子,此时十三吹来,平添了几分暧昧。一曲未毕,敏敏眼中隐隐含泪,定定看着十三。佐鹰王子看了看十三又静静注视着敏敏,面色沉静如水,眼神坚定似铁却又夹杂着心疼怜惜。我看着佐鹰王子,嘴角不禁微微上弯了起来,没有嫉妒!没有瞧不起!只是心疼怜惜!这是个奇男子! 尾音结束,十三向敏敏弯了弯腰,又重头吹起,敏敏站起,随音而合: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心间 音色渐低,越去越远,终不可闻!我脑中忽地浮现:音渐不闻声渐消,多情总被无情恼!人若无情,也许才真正能远离烦恼!  
第五十二章
   我立在草坡上,看着不远处的营地,篝火点点,巡逻士兵的身影隐隐,又半仰头看向天空中的如钩残月,不禁长叹了口气!欢聚过后总是份外冷清! 忽听的细细簌簌的声音,侧头看去,四阿哥正缓步而来,我忙俯身请安,他抬了抬手让我起来。 两人都是默默站着,我不喜欢这种沉寂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压迫,想了想问道:〃王爷可熟悉佐鹰王子?〃四阿哥说:〃佐鹰王子人你既然见过,心中也应大致有数。才能出众,只不过是庶出,生母地位低贱,幷不受伊尔根觉罗王爷的看重。去年冬天伊尔根觉罗人畜冻死不少,春天又为了草场和博尔济济特起了冲突,这次来觐见皇阿玛不是什么讨好的差事,所以才会落到他头上。不过……〃他顿了顿说:〃倒是因祸得福,将来怕是要让伊尔根觉罗王爷和大王子头疼了!〃 我听得似明白又不明白,不知道福从何来,隐约知道和将来谁继承王位有关,想着敏敏,叹道,真是哪里都少不了权利之争,只是不知道康熙和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是如何想的呢?转而又想到敏敏还不见得会中意佐鹰王子!我现在想那么多,干吗? 正在胡思乱想,四阿哥说:〃只是为她人做嫁衣裳!你难道就真想一个人过一辈子吗?不要和我说什么尽孝的鬼话,你的脑袋可不象是被《烈女传》蛀了!〃 我静默了一会,不知为何,也许因为晚上的一幕幕仍然激荡在脑海里,情感大于理智,也许是觉得一个懂得放小船赏荷的人应该懂的。慢慢说道:〃我太累了!这些年在宫里呆着,步步都是规矩,处处都有心计,凡事都是再三琢磨完后还要再三琢磨!可我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只想离开,想走得远远的,想笑时就大声笑,想哭时就放声哭!怒时可以当泼妇,温柔时可以扮大家闺秀。嫁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从紫禁城这个大牢笼,换到一个小牢笼里!还不见得有我在紫禁城里风光,我为什么要嫁?〃 四阿哥静了一会子,语气平淡地说道:〃你的身份让你不可能自己决定这些事情!皇阿玛对你越是看重,你的婚事就越是由不得自己!就拿今儿晚上的玉佩来说,虽摸不透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最终打的是什么算盘,可皇阿玛如果想要给你指婚,只怕更是要左右权衡、郑重考虑!你若指望着能象其她宫女一样,到年龄就被放出宫,我劝你趁早绝了这个念头。不如仔细想想如何让皇阿玛给你指一门相对而言能令自己满意的婚事,才更实际!〃 我一面听着,一面怔怔发呆,心只是往下掉,我最后的一点希望居然被他几句话就残忍地打碎了!原来我不管怎么挣扎,最终都不免沦为棋子!禁不住苦笑起来,悲愤地说:〃我若不想嫁,谁都勉强不了的!〃四阿哥平静地看着我,淡淡说:〃那你就准备好三尺白凌吧!〃停了会又加了句:〃还要狠得下心不管你的死是否会激怒皇阿玛,是否牵累到你阿玛和兄弟姐妹!〃 我茫然地想,难道真有一日,我要为了拒绝婚事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吗?虽然以前也曾拿此要挟过八阿哥,可那只是一个态度、一个伎俩而已!从小到大,从未想过自杀,也一直很是瞧不起那些自杀的人,父母生下她,辛苦养大她,难道是让她去了结自己性命的吗?总觉得事在人为,凡事都有回旋的余地。毕竟能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呢?不仅仅是为自己,更是为了父母,为了爱自己的人!活着才有希望! 他缓缓说:〃宫里是最容不得做梦的地方!早点清醒过来,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否则等到事到临头,那可就真由不得自己了!〃我不甘心地问:〃我不嫁,真的不可以吗?我不嫁,不会妨碍任何人,为什么就非要给我指婚呢?〃 四阿哥目注着我冷冷地说:〃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呢?还是你根本不愿意明白?决定这件事情的人是皇阿玛,你只能遵从!〃 我根本不愿意明白?我是不是一直在下意识地哄着自己,前面是有幸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