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中都惦记着?还觉得我不够烦,赶着个地提醒我!不想再说,扯了扯嘴角挤了丝笑,行礼告退,太子爷笑瞅了我一眼,让我退下。 秋风渐起时,康熙决定拔营回京,坐在马车中想着明年太子爷就要被二废,不禁叹道,明年的日子就没有这么好过了,得打起精神,面对这一场宫廷风暴了。又想着可能的指婚,更是愁上眉梢。我究竟该怎么办? ――――――――――――――――― 康熙五十年 九月 畅春园 康熙从塞外回来后,就直接住进了畅春园。离各位阿哥的府邸都近,倒是方便了各位阿哥进进出出! 今日恰巧碰上十四阿哥,看他也不忙,遂叫住他,向他细细打问十阿哥和十福晋之间的事情。自打上次在御花园中康熙命各位阿哥陪同行乐,而十阿哥却称病未来,此事就一直搁在心头,一直想找十四阿哥问个分明,却总没有合适机会。不是碰到时,我忘了;就是想起时,却不合适问。 他嘲笑道:〃若不是从小在一块都知道,还真又要误会你了!哪有你这样的?这么关心人家夫妻间的私事!都不知道你整天脑子里想些什么?〃说归说,却还是笑讲了他所撞见的趣事,我一面听着,一面想都是直肠子,脾气都急,都受不得气,却也都不失为真性情的人,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吵吵闹闹地过日子! 两人正在说笑,玉檀脸色焦急地跑到近前,匆匆给十四阿哥请了安,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敛了笑意,问道:〃出什么事了?〃她看了十四阿哥一眼,盯着我说:〃头先太子爷……太子爷……和万岁爷要姐姐!求万岁爷赐婚!〃  
第五十六章
   我脑子'轰'的一声,瞬间炸开。脚发软,身欲倒,玉檀忙扶住我。耳侧全是'嗡嗡'之声,玉檀似乎仍在说话,我却一句都没有听见,只想着,我究竟做了什么孽,老天竟对我一丝垂怜也无? 待我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已经坐在屋中。玉檀看我看她,带着哭音道:〃好姐姐!你可别吓我!〃我无力地指了指茶杯,她忙端过来,让我喝了几口。我只觉茫茫然,空落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 我随口问:〃十四阿哥呢?〃玉檀道:〃十四爷刚听完,拔脚就走了,只吩咐我看好你!〃 玉檀安慰说:〃姐姐!你先莫急,万岁爷这不还没有点头吗!〃 我静默了好半晌,觉得不能这样,事情绝对不能这样!对玉檀说:〃你仔细把今日的事情从头到尾,一点一滴地讲一遍,连皇上的一个眼神也要告诉我!〃 玉檀道:〃太子爷来了后,芸香姐姐命我去奉茶,我端了茶盘进去时,太子爷正跪在地上,对皇上说'……若曦明年也到放出宫的年龄了,她性格温顺知礼,品貌俱是出众的,所以儿臣斗胆,想求皇阿玛作主,将她赐给儿臣做侧妃!'皇上静默了一会才说'若曦在朕身边多年,一直尽心服侍。朕本想再多留她一段时间,待明年再给她指门好婚事,也不枉她服侍朕一场。今日事出突然,朕要考虑一下……'。然后,我茶已上好,再没有道理逗留,只能退出!因当时心中震惊,怕脸色异常,让皇上和太子爷瞧出端倪,一直都未敢抬头,所以不曾留意过皇上和太子爷的神情。〃 细细琢磨过去,太子爷的心思我倒是大概明白,不外三个原因,一是康熙,二是蒙古人,三是我阿玛,而其中蒙古人的因素显然居多。却对康熙的心思一丝头绪也无,如果康熙准了,我该如何,难道真要嫁给太子爷吗?或者抗旨吗?难道真要如四阿哥所说预备三尺白凌吗?我知道所有人的结局,却唯独不知道自己的结局,难道这就是老天为我预备的结局吗?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趴在榻上哭起来。 玉檀晚上执意要守在我屋中,我无力地道:〃放心回吧!难道你还真怕我夜里悬梁自尽吗?万岁爷既然还没有点头,那事情还没有到绝路,再说了,即使到了绝路,我也不甘心就此认命!你容我一人静静!〃玉檀见我话已说至此,只好回了自己屋子。 我躺在床上,前思后想,眼泪又汩汩而落,当年看十阿哥赐婚时悲怒交加,如今才知道何止是悲怒,更是彻骨的绝望! 披衣而起,缓缓走到桂花树旁,想着太子爷往日的嘴脸,再想着他见到敏敏的样子,只觉恶心之极,抱着桂花树,脸贴在树干上,眼泪狂涌而出。我是不是全错了?我的坚持是否最终害了自己?不管四阿哥,八阿哥,或是十阿哥,都比嫁给太子爷强! 思一回,哭一回,不知不觉间天色已初白。 〃姐姐怎么只穿着单衣?〃开门而出的玉檀一面惊叫,一面几步跨过来扶我,刚碰到我身体,又叫道:〃天哪!这么烫手!姐姐到底在外面待了多久?〃我晕乎乎地被她扶到床上躺好。她一面替我裹被子,一面道:〃姐姐,你再忍忍,我这就去找王公公,请大夫!〃 玉檀服侍着吃了药,人又昏沉沉地迷糊着了。说是迷糊,可玉檀在屋子里的响动我都听得分明,说清醒,却只觉得眼皮重如山,怎么都睁不开。 不知道躺了多久,嗓子烟烧火燎的疼着,想要水喝,张了张嘴,却出不了声。觉得玉檀好似坐在身旁,却手脚俱软,提醒不了她。只是痛苦地皱眉。 〃要水?〃一个男子的声音,说着就揽了我起来,将水送到了嘴边,一点点喂给我。喝完水,他又扶着我躺好。低头附在我耳边道:〃皇阿玛既然还未下旨,事情就有转机!〃我这才辨出来是四阿哥的声音,心中一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他用手帮我把眼泪擦干,道:〃别的事情都不要想,听太医嘱咐,先养好病!玉檀被我命人支开了,估摸着就要回来,我不好多待!〃说完,帮我把被子掖好后开门离去。 吃了四道药,玉檀晚上又多加了被子替我捂汗,到第二日时,虽还头重如山,声音嘶哑,烧却已经退了,人清醒了不少。昨日一天一直未进食,今日中午,玉檀才端了清粥,喂给我用。用完后,她服侍着漱了口,又替我擦了脸,收拾了食盒子出门而去,还一面嘱咐道:〃我去去就回!〃 大睁着眼,盯着帐顶,想着如果康熙真有意赐婚,我究竟能做些什么,才能让康熙不把我赐给太子爷呢?知道太子爷明年就会被废,如果我能熬到那时候,康熙应该就不会赐婚了!可如果康熙真有意,我怎么可能拖那么久? 正在琢磨,忽听得推门声,想是玉檀回来了。我未加理会,仍在前思后想。 〃看着比昨日好些了!〃我忙侧头看去,十四正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我。我撑着要坐起来,他忙拦住,道:〃好好躺着吧!没有那么多礼!〃说完,随手拽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他静了一会,忽地蹲在床边,在我耳边低声说:〃知道太子爷为什么要娶你吗?苏完瓜尔佳王爷奏请皇阿玛给佐鹰王子和敏敏赐婚,奏章今日刚到!他消息倒是灵通!〃他低低冷哼了一声说:〃其中曲折改日再和你细说。今日只问你,可想嫁给太子爷吗?〃我摇摇头。他说:〃八哥现在不方便过来看你!他让我转告你,想办法在皇阿玛面前拖几天,十天左右,事情就会有转机!〃 说完,他又坐回了凳子上,道:〃十哥也想过来看你,不过想你正病着,恐怕不耐烦见人,就只让我代劳了!〃 我心中又是惊又是喜,只是拿眼盯着十四,他坚定地点点头,我带着哭音道:〃多谢!〃他惊道:〃嗓子怎么烧成这样了?和鸭子一样了!〃 我扯了扯嘴角,想笑却因心中太过苦涩,终只是静静地看着十四。十四起身道:〃我回去了!这几日恐怕都不能来看你,照顾好自个!〃 他前脚刚走,玉檀就端了一碗冰糖秋梨进来。我问她:〃你不用当值了吗?〃她回道:〃李谙达知道姐姐病了,特意让我照顾姐姐!〃说完,想喂我喝糖水。 我道:〃不想喝!〃玉檀陪笑道:〃姐姐喝一些吧!这个最是润嗓子了!〃我摇摇头,示意她拿走,她又劝了几句,见我一无反应,只好搁到了一边。 这个转机究竟是什么呢?而且十四只是说转机,就是说并不一定就会如何!不过至少现在有条路暂且可以走了!如果只拖几天,应该还是可以,即使康熙要给我赐婚,也不可能就急到我病中就下旨,让我带病接旨的。想着心稍微安定了些! 正暗自思量,玉檀端了药进来,搁在桌上后,扶我起来。我拉住她的手,示意她坐在我身边说:〃玉檀,这药我是不能喝的!〃她惊诧地看着我,我继续低声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拿你当亲妹妹看,也不瞒你!你应该能猜到我是不想嫁给太子爷的,眼前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借病先拖着,但又不可能装病,李谙达一问太医就什么都知道了。所以药你照常端来,再避过人倒掉。〃 玉檀咬着嘴唇盯了我半晌,最终点点头,我笑着握握她的手,她却猛地侧转头拭泪,双肩微微抽*动!一面低不可闻地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连姐姐这样的人都……〃 唉!她将来又是什么命运呢?待到年龄出宫时,早已经过了适嫁年龄,以她的出身又没有家庭的依靠!如不嫁人,只能跟着兄弟过一辈子,那是何等的难堪?如果嫁人,却只怕很难觅得良人!她这样心思聪慧灵巧的女子,放在现代只要肯努力,哪里不是出路呢?可现在我却只看到黑漆漆的将来!〃女人是水做的〃,那是因为这个社会除了〃从父,从夫,从子〃的三从,再没有给女人别的出路,个人的坚强在整个男权社会中,只是螳臂挡车,女人怎能不落泪?………………………………………………………………………………………………………………… 昨天虽然一整天没有吃药,但今日感觉还是好了一些。估计是我平日常在院内跳绳,还经常在临睡前做仰卧起作的缘故,当时只想着健康最重要,我一个人在宫里,万一病了吃苦的是自己。古代医学又落后,看《红楼梦》,一个小小的伤寒也有可能随时转成痨病的绝症,不是不可怕的。所以一直有意识地保留了现代锻炼的习惯,可如今却开始后悔。特别是当太医诊完脉后,笑对我说:〃姑娘平日保养的好!再缓四五天,好好调理一下应该就大好了!〃我心内苦痛之极,脸上还得装做闻之开心。 玉檀端药去了,我正歪靠在榻上发呆,听得敲门声,随口道:〃进来!〃推门而进的是小顺子,他快步走到榻边一面打着千,一面对我低声说:〃爷让我转告姑娘一个字,拖!〃说完,转身匆匆跑了。 ―――――――――――――――—— 晚上打发了玉檀回房歇着,估摸着她睡熟了。随手披了件衣服,起床开门站在院中,九月底的北京,深夜已经有些清冷。 独自一人在风中瑟瑟站了一会,想着上次先是突闻噩耗伤心,再是吹了冷风着凉,最后发烧只怕是心理因素居多。这次这样有心理准备的光吹风,怕是不行。进耳房,舀了盆子冷水,兜头将水浇下,从头到脚全身浸透。迎风而立,强逼着自己平举双手,闭上眼睛,紧咬牙关,身子直打寒颤。 〃好姐姐!你怎么这么作践自己呢?〃玉檀一面叫着,一面冲上来想拖我进屋。我推开她说:〃不用管我,自己回去睡吧!〃她还要强拖我,我道:〃你以为我愿意作践自己吗?可这是我现在唯一想出来的自救法子!你若再这样那是在害我,可枉我平日还把你当个知心人了!〃 玉檀松了手,看着我只是默默流泪,我没有理会她,转身又给自己浇了一盆子水,在风口处站了半夜,天还未亮时,我已经又烧起来,头变得晕沉。 玉檀扶我进屋,替我擦干头发,换了衣服,盖好被子,我还不停地叮嘱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