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鹰是因为情难自禁才追敏敏而去,却不料竟是如此,这就是我以为的真心?为什么太阳背后总有阴影?这个权利斗争场里可还有真心?悲哀地问:〃佐鹰王子对敏敏可是真心?〃他道:〃这重要吗?反正他会永远娇宠着敏敏,凡事顺着敏敏,何必还非要弄明白是真是假?如果假一辈子和真又有何区别?〃 我喃喃道:〃有区别的!肯定有区别的!即使疼痛我也宁愿要真实,而不愿在花好月圆的虚假甜蜜中。〃 他摇头叹道:〃你这个人怎么夹杂不清呢?我们是在说佐鹰和敏敏吗?你现在还有心气操心别人?〃 我静了一会,木然地说:〃奴婢不觉得一块玉佩就能说明苏完瓜尔佳王爷会如何!太子爷太一厢情愿了!〃 四阿哥说:〃苏完瓜尔佳王爷刻意当着皇阿玛和满蒙众人的面前说那么一番话,虽只是一个姿态,不见得真会为你做什么事情,但每个人如何对你却非要权衡一下他的态度。你若嫁了太子爷,蒙古其他部落势必要顾忌一下苏完瓜尔佳王爷,何况现在还有佐鹰王子。〃 他停了一下,接着说:〃太子爷要你,皇阿玛最后只说'想再留你一段时间',把这事拖了过去。可也没有完全否决太子爷的请求,你自己琢磨琢磨,谁若现在向皇阿玛要你,岂不是和太子爷抢人?再往深里想一想,皇阿玛最忌讳什么?只怕此举还会引得皇阿玛猜忌于他。〃他叹道:〃谁现在敢娶你呢?〃 我傻了半晌,禁不住笑起来,道:〃如今是烫手山芋,无人敢要了!〃他道:〃太子爷求婚前,你若想嫁人,虽不见得容易,却也没有那么难!可如今,你只能等了!〃 我盯着他道:〃等?等着嫁给太子爷吗?〃他看着我微微笑了下说:〃你既已戴了我的簪子,又说了要嫁我,以后就莫要再想别人了!〃 〃王爷不肯娶,难道还不准奴婢另嫁?〃我问。他凝视着我说:〃只是想找个黄道吉日娶。现在日子不吉利!你不会连这都等不了吧?就这么急得想跟我?不怕进另一个牢笼了?〃 我苦笑着说:〃奴婢怎么觉得苏完瓜尔佳王爷在害奴婢呢?〃他轻叹道:〃不见得全是好意,倒也不是坏意,不过这是个双刃剑,用好了,也自有好处!〃 我呆了会,俯身行礼道:〃此次多谢王爷帮奴婢逃过一劫!〃他淡淡说:〃我没做什么,是你自个病得恰到好处!〃 我还想再说,他截道:〃回去吧!久病刚好,饮食上多留心!现在面色太难看,我不想娶一个丑女回府!〃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经过十三身旁时,他挑眉一笑,我却是对他长叹口气,也不行礼,自快步离去。 ――――――――――――――――― 我如今算是和四阿哥达成了某种协议吗?是否今后他真能为我遮风挡雨、护我周全呢?信步慢慢踱回住处,刚推开院门就迎上立于桂花树下缓缓转身的八阿哥。我心狂跳,忙反手掩了门,靠着门板只是喘气,竟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呆了半天才上前请安。 〃多谢贝勒爷!〃我低头道。他嘴角带着丝笑说:〃太子好女色众所周知,总不能眼看着你跟了这样的人,再说我也绝不愿你跟着他遭罪。〃 我抬头看他,他静静回视着我,微风轻撩着他的袍角,簌簌作响,又吹起我的碎发迷糊了我的双眼,迷蒙泪光中,他的身影越发模糊,我猛然低头俯身行礼道:〃贝勒爷回吧!奴婢这里不宜久待。〃 他问:〃可有后悔?〃我咬了咬唇,抬头盯着他问:〃后悔又能如何?你现在愿意娶我吗?〃他转开视线,静了会,说:〃皇阿玛短期内不会给你指婚的。以后……以后就要再看了!〃我低下头,忍不住扯着嘴角对自己笑起来。 两人默了半晌,他说:〃我想问你件事!〃 我听他语气慎重,抬头看去,问:〃什么事情?〃他说:〃你跟在皇阿玛身边多年,依你看,这次皇阿玛可会拿定最后的主意?〃我想着上次告诉他'皇上还是很爱太子爷',本想他收敛,却反倒让他愈发找机会打击太子,此次若说实话,会不会又有我难预料的后果呢? 我道:〃我说的不见得准!〃他笑说:〃至少上次被你说准了!的确是'还很爱'。〃我思索了会说:〃以前凡是和太子爷相关的事情,皇上总是要么压下不查,要么只是惩治一下其它相关的人,此次却是大张旗鼓命人彻查,而且这三四年,皇上对太子爷感情日淡,忌惮却日增,只怕心中已经做好'恩断义绝'的准备!〃 他嘴边含着丝笑,垂目静静思索了半晌,随即看着我,柔声问:〃对自个的终身,你如今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苦笑道:〃人生就是一个个选择,当初你选择了放弃,而以后就是我自个的选择了!〃 他凝视着我问:〃你心里有别人了吗?〃我一慌,脱口而出:〃贝勒爷怎么总是问奴婢这个问题?奴婢心里有谁,不必贝勒爷操心!〃说完立即想打自己嘴巴。怎么自从太子爷求婚后,我就这么稳不住了呢? 他嘴角带着丝笑道:〃你打算选择谁呢?不要是老四!否则只会受罪,反倒枉费我如今的一番心血!〃我心内震惊,神色微变,强笑道:〃是与不是都与你无关!再说了,你我都知,这件事情是万岁爷说了算,由不得我自己做主。〃 他理理衣襟,笑着向我点点头道:〃如果你只是听凭皇阿玛作主,那这话就当我没说过!〃说完,不疾不徐迈步而去。我却是赶忙扶住桂花树才能立稳,他是什么意思?转而又一遍遍告诉自己,我是知道历史的,我的选择不会有错的!  
第二章
   十一月二十日,良妃娘娘薨。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绘制花样,手一抖,一大摊墨汁溅在了宣纸上,迅速晕染开去,即将完工的莲花刹那风姿不再。不过七八日前听说身子不舒服,请了太医,怎么转眼间就去了呢? 朝堂上一切正按自己预料发展,不可谓不顺心得意,额娘却突然辞世,突闻噩耗的八阿哥肯定万分悲痛,人生喜悲总难预料!我发了会呆,抽出签纸,提笔欲写,笔锋刚触纸面,却又顿住,握着笔,只是默默出神,从阳光满室一直静坐到屋子全黑,心思几经转折,最终长叹口气,搁下笔,将签纸揉成一团,随手丢了。 待得一切冷落,宫中的人不再议论此事时,已经是一个月后。我这才敢来良妃娘娘宫前。茫茫然地立在良妃宫外,看着深锁的院门还是觉得一切那么不真实,这就人去宫空了?目注着夕阳余辉下的殷红宫门,脑中却是一树洁白梨花,不禁喃喃诵道〃……万化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材卓犖,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忽听得皇帝经过清道的鞭响,忙退到墙根跪爬在地上。不大会,一队太监侍卫环绕着康熙从主路上过,康熙身后跟着太子爷和十四阿哥。经过良妃宫前时,康熙忽地脚步一顿遥遥目注向这边,身前身后的人都赶忙随他停下来,可众人脚步还未停稳,康熙又已举步而行,众人又赶忙提步,呼拉拉地一时颇为凌乱。 原来这就是帝王之爱,不过是一瞬间的回眸!或是他们肩头担负太多东西,因而必须有常人难及的坚强,一瞬间于他们而言已代表很多? 我正打算爬起来时,一个太监快跑着过来,一面请安一面道:〃万岁爷要见姑娘!〃我忙随他追赶而去,叹道,被看到了!不知道是哪个多嘴家伙说的! 随着康熙一路进了暖阁,玉檀奉完茶后,康熙才看着我说:〃太子说跪在侧墙根的是你,还真是你!〃 我忙跪下回道:〃往年曾去良妃娘娘宫中帮忙绘制过花样,良妃娘娘对奴婢所绘制的花样满口称赞,今日恰巧路过,就忍不住驻足磕个头,也不枉娘娘当年的一番错爱。〃 康熙默了一下,说:〃起来吧!〃我忙站起,恭立在一旁。康熙对太子爷和十四阿哥说:〃朕有些累了,你们跪安吧!〃 太子爷和十四阿哥忙站起行礼,康熙吩咐道:〃胤祯,得空多去看看胤禩,劝劝他固然是伤心,也要顾全自个身子。〃十四阿哥忙应'是'。太子爷却是脸色难看。狠盯了十四阿哥一眼,率先退出。 李德全打了手势,我们都迅速地退出来。我正往回走,忽见十四阿哥等在路边,心里不禁有些可笑,这人对我已经大半个月神色冷淡,怎么今日又有话说了?上前给他请安,他叹道:〃说你无心吧,你却在良妃娘娘宫前踯躅,说你有心吧,八哥自娘娘薨后,就一直悲痛难抑,缀朝在家。身子本就不好,如今更是脚疾突发,行走都困难,就是其他不相干的人都知道致哀劝慰,你却面色淡漠,彷若不知,一句问候也无!你就一点也不顾念八哥平日对你的照顾?远的不说,就最近的这一次,若非八哥,你现在只怕已在太子府了!若曦,你可知道八哥有多寒心?〃 我默默出了会子神说:〃十四阿哥,你可曾尝过相思滋味?那是心头的一根刺,纵然花好月圆、良辰美景,却总是心暗伤、意难平!如今我是不可能跟他的,以前只是自己的原因,现在却是形势不由人。娘娘薨前,我曾问过他'如今可愿意娶我',他回说要再看,其实他虽没明说,可心中早就明白,他如今不可能娶我的。既然两人已经不可能,何必再做那些欲放不放的缠绵姿态撩拨他,让他心中一直酸痛。如今他越寒心,却越可以遗忘!我宁愿让他一次狠痛过后,忘得干干净净,从此后了无牵挂!〃 他喃喃说:〃心头刺?〃低头默了一会,道:〃道是无情却有情!如果你愿意等,还是有可能的。〃 等?等着他当太子吗?我苦笑着问:〃是我愿意如何就可以的吗?万岁爷能让我一直等吗?说句真心话,我真愿意谁都不嫁,就一个人待着呢!可万岁爷能准吗?〃 十四阿哥静了半晌,问:〃你能忘了八哥吗?〃我淡淡说:〃已经忘了!〃 十四阿哥苦笑几声道:〃原来这就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倒是我痴了!罢!罢!罢!今日既已说清,从此后我也算搁下一桩心事!〃 他肃容道:〃日后究竟什么个情形,我也拿不准。从现在起,一定要谨慎小心,凡事能避就避!很多事情都是一念之间可小可大。再不可出现今日这种被人揪住错处的事情了!人被逼入穷巷,反扑起来慌不择人的。万一被波及到,我们也不见得能护你周全!〃 我认真地点点头:〃听明白了!〃他挥挥手说:〃回去吧!〃说完转身自去了。 我凝视着他的背影,心里满是迷茫,将来我嫁给四阿哥后,该如何面对他们呢?十三阿哥试探我,也只是用九阿哥,如果换成十阿哥、十四阿哥,我还能利落地说出又打又罚的观点吗?想到十三阿哥,就又想起他被监禁十年的命运,即使知道最终结局是好的,仍然心情沉重!再过几日就是新年,却只是满满的压抑! ―――――――――――――――――――――― 看着其他宫女喜气洋洋地过节,我却无法投入,知道前面风波迭起,一直小心翼翼。内心深处又一直在恐惧康熙给我指婚,好多次都从结婚拜堂的噩梦中惊醒,梦里有时是太子爷,有时只是一个面目模糊的猥琐男子,醒来时就赶忙庆幸原来只是梦,可接着却是满心的悲哀和恐惧,大睁双眼直至天亮。我如今是疲惫不堪。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怎么在雪地里发呆?〃不知何时到我身后的四阿哥问。我头未回,随意说:〃哪有发呆?我是在赏梅!〃他道:〃原来梅花都长到地上去了,要低着头赏的!〃 我笑着侧头看他。他问:〃琢磨什么呢?〃我愁眉苦脸,可怜巴巴地说:〃琢磨着王爷究竟什么时候肯娶奴婢。〃他道:〃说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