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5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ィ";说着做势赶了两步,又挥了挥手中的鸡毛掸子。<;/P>;
 他忙一面作揖一面慌慌张张地侧身小跑,忽地脸色一惊,脚步急停,身形却未止,一个踉跄,四脚朝天绊倒在地,我还没来得及笑,他又赶忙爬起来,灰也顾不上拍打就朝着我们身后请安。我和玉檀也忙转身请安,原来四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正站在屋廊下。<;/P>;
 四阿哥面色清冷,抬了抬手,让我们起身,十三和十四在他身后都是满脸的笑意,<;/P>;
 王喜行完礼就告退了。待他人影不见,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才大笑起来,我说:";赶紧笑吧!可是憋坏了!";我看他俩都瞅着我手中的鸡毛掸子,忙把它丢在了一旁的席子上。他们越发笑得大声起来,我紧着嘴角,看着他们,过了一会,自己也绷不住,开始笑起来。<;/P>;
 十四阿哥笑问:";你今日是怎么了?这么不小心,暴露了自个的本色,以后可是装不了温婉贤淑了!";我敛了笑意,淡淡说:";你没听过'物极必反'的道理吗?";<;/P>;
 他和十三阿哥都是微微呆了一下,随即又都浅笑着,没再说话。一直在旁静静看着我们的四阿哥,一面说:";走吧!";一面提步而去。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忙跟上,三人向德妃娘娘宫中行去。<;/P>;
 我随手拨拉着丁香花,吩咐玉檀道:";如果不费事的话,帮王喜装个枕头吧!";玉檀笑应道:";不费事的!枕头套子都是现成的,填充好,边一缝就可以了!";<;/P>;
 ――――――――――――――――――<;/P>;
 晚上回了屋子,拿了绳子跳绳,却总是被绊住,心思很难集中,不得已只好扔了绳子,进屋躺着发呆,听得有人敲门,忙起身开了院门。小顺子闪了进来,一面请安,一面递给我一封信,我接过后,他忙匆匆而去。<;/P>;
 我捏着信在院里发了会呆,才进屋,凑在灯下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极其干净漂亮刚硬的字,这是他的字吗?以为十四阿哥的字已是极好,没想到他的字也毫不逊色。<;/P>;
 一字字细细看过去,不知不觉间,他的字似乎带着他特有的淡定,慢慢感染了我的心情,积聚在心头的焦躁郁闷渐渐消散。嘴角带着丝笑,轻叹口气,铺纸研墨,开始练字。<;/P>;
 看看他的字,忍不住模仿他的笔迹,一遍遍写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不知不觉间,心思沉浸到白纸黑字之间,其余一切俱忘。<;/P>;
 待感到脖子酸疼,抬头时,夜色已经深沉。忙收了笔墨,匆匆洗漱歇息,不大会,就沉沉睡去。很久难觅的好睡!<;/P>;
 ――――――――――――――――――<;/P>;
 太子大势已去,一切只是等康熙最后的裁决。康熙如今看太子的目光只余冰冷,想着那个三四年前还会为太子伤心落泪的父亲,心中满是感叹,皇位,这把冰冷的椅子终于把父子之情碾碎磨完,如今只余冷酷厌恶。<;/P>;
 因母过世,悲母成疾而抱病在家半年多的八阿哥再度出现在紫禁城中,面色苍白,仍然唇边时时含着笑,可眼光越发清冷。<;/P>;
 今日四阿哥和十三阿哥来给康熙请安,人刚坐定,八阿哥、九阿哥和十四阿哥又来请安。康熙却小憩未醒,李福全问各位阿哥的意思,几位阿哥都说'等等看'。屋里人虽多,却一片寂静。我捧着茶盘,依次给各位阿哥奉茶。<;/P>;
 走到八阿哥桌旁,把茶轻轻放于桌上,感觉他目光一直盯着我手腕,我强自镇定地瞥了他一眼,正对上他的眼眸,冷如万载玄冰的波光中,夹杂着惊诧伤痛。我刹那间心急遽下坠,全身骤寒,几步走离了他,给侧旁的十三阿哥奉茶,屏气转身从身后小太监托着的茶盘中端起茶,手却簌簌直抖,十三阿哥淡淡瞟了我一眼,忙接过茶盅,装做很渴的样子,赶着抿了一口,又若无其事地放到了桌上。自始至终,眼神一直笑看着对面的四阿哥和九阿哥。<;/P>;
 我双手拢在袖中,行到十四阿哥桌旁,深吸了口气,才稳着手将茶盅端起,一面用眼光问他。他愣了一下,看我奉茶时尾指指向他的手腕,他一面装做端茶而品,一面微不可见的摇摇头。原来他还没有给,难怪如此!<;/P>;
 我失神地拿着茶盘,转身而出,猛地和迎面狂冲进来的人撞到一起,立身不稳,向后摔倒,只听得他怒声喝骂道:";混帐东西!狗眼张到哪里去了?";一面抬脚就踹,几人";住手!";之音未落,我侧肋上已挨了一脚。所幸借着摔倒后仰之力,化解不少,可也是一股钻心之疼。<;/P>;
第四章
顾不上疼痛,我忙跪下磕头请罪,抬眼看却是十阿哥。他显然未想到踹到的人是我,又急又气又恼,一手举袖遮着半边脸,一手过来搀扶我,我忙躲开他的手,自己爬起来,忍着痛低声道:";只轻碰了下,没踢到实处!";说着给他躬身行礼道:";谢十阿哥不责罚!";
   他愣了一下,还想说话,我向他笑着微微摇了摇头。他脸色懊恼地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仍旧用衣袖半遮着脸。八阿哥脸色微青,喝斥道:";进来后安也不请,横冲直撞,你有什么要紧事情?";
   十阿哥看了眼四阿哥,向四阿哥和九阿哥敷衍着行了个礼,十三和十四阿哥又赶忙向他行了礼,各自坐回了椅子上。
   我快步走到帘外后,才扶着墙,弯着身子轻轻摸着被踹的地方,呲牙直吸冷气!一面对身旁的小太监吩咐:";通知玉檀给十阿哥冲茶!";
   说完,侧头看向帘内,不明白究竟是谁点了这个炮仗,我却无辜被炸。
   十阿哥看了一圈在座的阿哥,大声问:";皇阿玛呢?";一旁的太监忙躬身回道:";万岁爷小憩未醒,十阿哥候一会吧!";
   十阿哥气拍着桌子,问一旁立着的太监:";茶呢?没看见爷在这里吗?";太监忙躬身回道:";若曦姑娘刚出去冲泡了,估摸着马上就来!";
   十阿哥正在拍桌子的手一滞,在半空停了一下,又缓缓放到了桌上。我气叹道,这个二百五,找人撒气,却次次落到了我头上。
   十四阿哥问:";十哥这是打哪受气而来呀?干吗一直用袖子遮着半边脸?难不成与人打架挂了彩?";
   十阿哥脸色难看,发了半天呆,猛地一拍桌子,立起身叫道:";就是拼着被皇阿玛责打,我也非休了这个泼妇不可!";
   满堂阿哥闻之,都是一愣,十四阿哥却开始笑起来,一面道:";快把袖子拿下来,让我们瞅瞅!到底打得如何?一会也好帮你敲敲边鼓。";
   九阿哥和十三阿哥闻言,都是想笑却又敛住。四阿哥脸色一直淡淡,恍若未闻地垂目盯着地面。八阿哥微皱着眉头呵斥道:";哪有把夫妻间私事闹到宫里来的?赶紧回去!";
   十阿哥气鼓鼓地站着,不说话,也不动。十四阿哥笑上前,想拉开他的袖子一探究竟。十阿哥怒推开他,十四住了手,笑眯眯地问:";究竟所谓何事?说来听听,正好我们帮你评评理!";
   八阿哥看十阿哥不为所动,无奈地长叹口气,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要闹到这里来?";
   小太监捧着茶盘,轻声道:";姐姐,茶备好了!";我忙接过茶盘挑帘而进。十阿哥正指着侍立在旁的太监喝道:";滚出去!一个不许留。";自打他进来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太监如奉纶旨低头匆匆退出,守在帘子外的太监也都迅速散去。
   他气冲冲地道:";今年元宵节,她见我书房挂着的灯笼好玩,就要了去。今日不知从哪里听了些闲言碎语,回来就把灯笼摔倒我脸上,几脚跺烂,不依不饶,又吵又闹地非要我说个清楚'为什么把别人去年不要的东西给她?'我哪有闲功夫陪她唧咕这些?她越发闹得厉害。我气骂她脾气连若曦的一丝半点都赶不上,她就突然发起泼,居然给了我,给了我……";说着,快速拿开衣袖给八阿哥看了一眼,又迅速掩上。
   我听到这里,只是尴尬。一时进退不得。十四阿哥笑睨了我一眼,一副'你看,你看,就知道是你惹得祸!'的样子!
   八阿哥柔声劝道:";那也没有为了这个就休妻的道理!先回去,回头我让她姐姐去好好数落她一顿,为你解气!";十阿哥坐回椅子上说:";八哥,你不用劝我了,我是铁了心的!";十四忙收了嬉皮笑脸之色,正色道:";十哥!你这样闹可不好,无故带累了若曦!还是先回去吧!";
   十阿哥怒道:";我自己会跟皇阿玛说清楚的,我休她,因为她是个泼辣货!和若曦有什么相干的?";
   十四侧头看向我,示意无能为力,让我自己拿个主意。我犹豫了一下,如今正是多事之时,太子求婚余波未定。以十阿哥的混脾气,对着康熙不知道还要说出什么话来,万一哪句话引得康熙生气,迁怒于我,只怕后果可怕!而且康熙随时会来,没有时间容后再说。权衡利弊后,觉得再不妥当也只得如此。所幸在场之人,除了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是八爷党的人,就是不顾念我,也得顾念十阿哥。
   我上前向十阿哥行礼道:";奴婢斗胆!有几句话想说。";十阿哥道:";不用劝我!我心思已定!";说完竟闭上了眼睛。
   我轻叹口气,自顾说道:";没打算劝你,只是想问一个问题而已。";他没有反应,我问道:";十阿哥,你被福晋打了,可有还手?";他闭着眼睛摇摇头冷哼道:";没有!";
   我问:";为什么呢?";他睁开眼睛看着我,一时有些闷,过了半晌怒道:";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我道:";你脾气一上来,还会记得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只怕就是个孩子,也先打他一顿解了气再说!";他愣愣地看着我。
   我缓缓道:";奴婢小时候特别喜欢吃冰糖葫芦,因为它酸酸甜甜脆脆,偶尔一吃,感觉很新鲜。后来因为阿玛嫌它不干净,不肯给我买,我却越发不能忘记冰糖葫芦的味道,总觉得那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虽然我也很爱平日常吃的芙蓉糕,可还是觉得冰糖葫芦更好吃。后来,有一天,我终于又吃到了冰糖葫芦,十阿哥,你猜猜我是什么感觉?";
   十阿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我,见我紧盯着他,他说:";肯定很高兴!";我笑了笑道:";错了!是失望!极其失望!奴婢一瞬间的感觉是这个东西,虽然不难吃,可也绝没有芙蓉糕好吃!奴婢怎么会一直认为它比芙蓉糕好吃呢?然后就试着三个月都没有吃芙蓉糕,发觉自己想得要命!这才知道自己最爱吃的原来是芙蓉糕。奴婢竟然不知道随着年龄渐长,自己的口味早已经变了,只是固执地守着过去的记忆不肯放手,却不知道一直被自己的记忆骗了!";
   说完我静静看着十阿哥,他却是一脸茫然,我说得话很难懂吗?我看向十四阿哥,十四赞许地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看着十阿哥无奈地摇摇头。
   看来不是我的问题,事已至此,挑明了说吧!我吸口气,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