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幻听。惊诧未散,心中暖意缓缓流动,一时竟鼻子酸酸。他猛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记,说:〃该我问了!〃 我揉着额头,顾不上疼,忙敛了心神紧张地看着他,他想知道什么?他严肃地与我对视了一会,缓缓说:〃我想知道……〃他停了下来,我屏着呼吸,〃昨日踢得重吗?〃 我长舒口气,皱眉道:〃又吓我!不算重,不过也不轻,一直隐隐地疼,玉檀已经替我敷了药,没什么大碍!〃他拿出一盒药放于桌上说:〃每日早晚温水服用一粒。和外敷的药不起冲突。〃我点点头。 〃昨日皇阿玛和你说了什么?你行为那么异常?满脸不耐烦,见到我们连安都不请!〃我叹口气,将我和康熙的对话转述给他听,问:〃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带着丝浅笑说:〃先告诉我,你怎么回答皇阿玛的?〃我撇撇嘴说:〃奴婢不知道!〃 他点点头说:〃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皇阿玛怕是要苦恼了!〃我抿嘴一笑道:〃皇上是叹了口气来着!〃他好笑地看着我,我侧头笑嗔道:〃未摸准皇上确实心意前,当然只能如此回答了!再说了!你可别笑我!你自个抹稀泥的本事不比我差!那么大件案子,说得倒好似义正严词,可实际却……〃我向他皱了皱鼻子,未再说话。 他笑盯着我道:〃就我看来,恐怕皇阿玛以为你的意中人是十三弟了!〃 我'啊'了一声,看着他笑起来:〃是因为上次和敏敏赛马的原因吗?〃四阿哥点点头说:〃八九不离十。敏敏和十三弟的异样那么明显,皇阿玛肯定会想到儿女私情上去的。〃 我凝神想了会,问道:〃当时苏完瓜尔佳王爷究竟和皇上说了什么让皇上不再追究呢?〃他道:〃自个没有琢磨过吗?〃 我道:〃当时也曾仔细琢磨过的,不过有一点想不透,也就只得算了!不过今日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他看着我,鼓励地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我道:〃当日我想不透王爷究竟会不会告诉皇上敏敏喜欢十三阿哥,总觉得不可能告诉皇上的,难道不怕皇上指婚吗?可如今想来,当时的场面怎么瞒得了呢?所以王爷肯定要向皇上坦承敏敏对十三阿哥的感情。但是接着说了什么不愿意让敏敏嫁给十三阿哥的道理,而且说服了皇上同意佐鹰王子和敏敏!〃我叹气道:〃至于皇上为什么会同意敏敏嫁给佐鹰王子,我不仅不明白还觉得诧异呢!再则,皇上让两大部落联姻也就罢了!可怎么还暗中默许佐鹰王子争取王位呢?〃 四阿哥淡淡而笑:〃伊尔根觉罗大王子的同胞姐姐是纳喇部的新王妃!现在可明白?〃我'哦'了一声,笑道:〃明白了!平衡各个部落的势力!让他们彼此牵制,彼此争斗!谁都不能真正坐大!〃 四阿哥道:〃这就是皇阿玛同意佐鹰和敏敏婚事的最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伊尔根觉罗大王子,一方面大王子额娘出身显贵,母族不仅在伊尔根觉罗部势力庞大,在其他几个部落也很有影响力,另一面伊尔根觉罗大王子本身也非王位合适的继承人,佐鹰却才能出众。而且最重要的是额娘出身低贱,没有势力辅助,他将来继承王位后,即使有苏完瓜尔佳部落的支持,但却要面对自己部落内大王子的势力,两相牵制!皇阿玛自然默许他争王位!〃 我拍脑袋叹道:〃太复杂了!再说下去,就要把蒙古八大部落的姻亲历史关系和内外争斗都理一遍了!我只要知道大概就好!知道敏敏嫁给十三阿哥不如嫁给佐鹰好处多就行了!在这种情况下,皇上既顺了苏完瓜尔佳王爷的心意,让王爷对皇上感激,也顺了自己的心意,又何乐而不为呢?〃四阿哥微微一笑,没再说话。 我侧头回想着当日的情景,不禁趴在桌上笑起来,笑问他:〃皇上不会糊涂吗?多年前人家说我中意十阿哥,如今又知道我中意十三阿哥!〃 他摇头说:〃我从未觉得你会中意十弟,不过你不中意十三弟,我当年倒是有些纳闷!〃我眨了下眼睛嘲笑道:〃自己弟弟总是最好的!〃话刚出口,就发觉此话大有语病,他睨了我一眼,未吭声。 我趴在桌上,默默想了会,幽幽问道:〃那皇上那句话的意思究竟是想让我遂了心意,还是不想?〃他笑说:〃若曦!皇阿玛的确很疼你!依照你所说的皇阿玛的语气和神态来说,皇阿玛对你的事情倒是颇为踌躇,还是很照顾你心思的!〃 我脸埋在胳膊间,闷着声音问:〃那将来皇上会答应吗?〃过了半晌,他笑道:〃终于会脸红了!〃我道:〃才没有呢!〃他笑说:〃没有吗?那你耳朵怎么红了呢?〃我脸越发烫起来,静静趴着再不敢多话。 他笑说:〃等太子之事的风波平息,我就去求皇阿玛,向皇阿玛说明我们两情相悦,等皇阿玛问你时,你再表明心迹!以皇阿玛对你我两人的感情,应该会答应我们的恳求的!〃 我静静趴于桌上,凝神想着,他手轻轻落于我头上,柔声说:〃不要费神琢磨了!此事我已想过!虽然你的婚事有些麻烦,可我又不去争皇位,没有什么利益之争!只要不涉及皇位,皇阿玛对我们一向宽仁,对我更是慈爱,又疼你,他会成全的!〃 忽然两声'笃笃'敲门声,我一惊,猛地从椅上跳起。他叹道:〃怎么如今如此沉不住气?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也如此惊慌!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我扬声问:〃谁呀?〃〃奴才方合!〃我忙关了窗户,出来时又顺手掩了屋门。打开院门,人堵在门前压着声音问:〃什么事情?〃方合一面请安,一面递给我药,也压着声音低声说:〃十四爷吩咐的。服用方法里头都写分明了。〃 我心下释然,笑接了药,他又打了个千,转身而去。我握着药,关好门进屋。随手把药搁在桌子上,又推开窗户。 他淡淡瞟了眼桌上的药,立起身子,我问:〃要走了吗?〃他点点头,说:〃自从太子求婚后,你就终日心神不宁,前阵子刚看着好些了,可皇阿玛一句话就又让你举止失常。往后的日子只怕少不了风波,你打算就这个样子去应对吗?越是心内害怕面上才应越镇静,他人摸不清底细,才越不敢轻易出手!哪有自个猴急着自露马脚的道理?〃 我咬了咬唇,点头道:〃记住了!〃他道:〃我走了!〃我微微一笑说:〃好!〃他从桌上快速抽了张我练的字,待我惊觉劈手要夺时,他已经收拢进袖中:〃做个见证,看你以后可有长进!〃 说完,提步而出,我立于窗前,看他走到院门口,伸手拉门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转头掩门而去。 我立了半晌后缓缓坐于椅上,忽觉得这屋子前所未有的寂静冷清。 ――――――――――――――――― 天气越来越热,康熙搬进了景致更为怡人的畅春园。大家因暑气而心烦,我却完全安定下来,嘴边带笑地待人接物,谨小慎微地服侍着康熙。虽然心底深处仍是隐隐的惧怕,可同时还夹杂着丝丝心安。 四阿哥送的药还未吃完,肋上的伤已经全好。远远地看见十四阿哥,忙赶着追上去,他和十阿哥这段时间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十阿哥我倒是明白,可他若只是为了镯子的事情,实在不必如此! 我向他请安,谢他赠药,他一笑而过。只道〃十哥和福晋现在可逗着了!两人忽然一改以前几句话就剑拔弩张的样子,见了面一个比一个客气有礼,看着不象成婚多年,反倒更象脸皮脆嫩的新婚小夫妻!〃我听后拍掌大乐,原来这么个莽撞人也有一天化为绕指柔! 两人笑着笑着,突然都静了下来,他沉默了半晌道:〃对不住!镯子那天晚间我已送到了八哥府上!〃我默默听着,他轻叹口气低头道:〃当时正在书房,他微笑着接过,随手就拿桌上的石砚砸了粉碎!〃我咬唇未语。他静了静说:〃八哥当时笑说'她终究还是跟了老四!'〃我一惊,抬头看向十四阿哥,正对上他炯炯双眼,他问:〃真的吗?〃 我定了定神问:〃你没问他为何如此说吗?〃十四道:〃八哥说你自打入宫后,就对四哥一直与众不同!奉茶是最先按了他的喜好上,后来才陆续依了各人口味!很多事情上你都对四哥设法维护,甚至不惜泼茶烫十哥。四十七年废太子时,你从塞外回来后,看四哥的眼神越发不同,还时而脸色泛红。〃十四阿哥'哼'了一声道:〃后来,不用八哥提点,我都没有少看到你和四哥眉来眼去,有时莞尔一笑,有时神色微嗔!八哥一向留心你一举一动,看到的就更多了!〃 我忽地大笑起来,十四阿哥本来微带怒气,闻得我的笑声,一时怔住,我带着几分凄凉笑道:〃好个心思深沉如海的'八贤王'!我竟真个不知道他从头至尾是如此想的,原来他从未真正表露过自己的心思!他让我看到的都是他想让我感受到的!〃我一直知道他'逢人便示三分好'!但从未料到我也是那三分好中的一个。他既自始至终都有疑心,不曾相信过我,为何还能对我一副情深不移的样子?说完心中酸涩,转身就走! 十四一把拽着我胳膊问:〃你真的喜欢四哥吗?〃我侧身盯着他冷笑说:〃是!我喜欢四阿哥,我打小就一直喜欢四阿哥,对他深情似海!满意了?〃说完猛地摔脱他的手,快跑离去! 正低头猛跑,忽地撞到一个人身上,他一把扶住我,才没有摔倒!抬眼看是四阿哥,他目光淡淡地看着我,一旁十三笑问:〃后面有老虎追你吗?〃我心中酸痛,用力甩脱四阿哥的手,提步就走,一面眼泪潸然而下。 四阿哥忙转身一把拽着我,硬拖着我快步走到一旁的太湖石后,问:〃怎么了?〃我只是默默掉眼泪,他不再说话,由着我哭。哭了半晌,我问他:〃你以后真的不会骗我?有什么都会直说?〃他说:〃是!〃我点点头,拿绢子抹干眼泪说:〃我没事了!〃他静静看着我,我侧头微抿嘴角道:〃想知道怎么了?可这件事情如今我不想说,可不可以?〃他点了下头,没再理会,道:〃皇阿玛等着见我和十三弟。〃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我随后跟了出来,一直等在外面的十三阿哥若有所思地盯了我几眼,笑问四阿哥:〃可以走了吗?〃四阿哥微一颔首,两人快步而去。  
第六章
   自从十阿哥大闹乾清宫后,就一直躲着我,有时远远看见他的身影,我还未动,他很快就不见了。他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呢?不禁有些遗憾,想想却也罢了!从此后他能与真心喜欢的人长相厮守,已经足够!我本就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即使他以后再不理会我,那又有什么打紧? 而我是躲着八阿哥,能不见则不见。不是怨怪,当时初闻十四阿哥所言,的确心中难受,因为他竟然完全否决了我对他的心意,我多年的忧思刹那变得多么可笑?而且我已太习惯于他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风范,潜意识里忘了他在心计上是和雍正互较高低的对手,甚至下意识地苛求他的完美。 可静下心来一想,人在气头上,谁说话不是带着偏激?我对十四阿哥说的话不也是否定了他?最重要的是,自己又何尝对他真正坦露过心迹,还不是遮遮掩掩的,甚至在相拥微笑时也藏着忧虑和不甘。自己都未曾做到,又怎能要求他人? 他有疑心,我又何尝没有?他对姐姐一见钟情,两年刻骨相思,婚后似有若无的情意,爱恨纠缠的真相,他对我真如他所说不是对姐姐的移情吗?草原上的场景有几个男子敢说真话?或忍心说真话?言词总是容易说的,而自己的心却总是骗不了的!而且他纵有疑心,只怕也是随着我的举止时强时弱,何况我敢自问自己一句,当时心底深处真就没有丝毫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