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模《宜萦幸尚模慌乱彩撬孀盼业木僦故鼻渴比酰慰鑫腋易晕首约阂痪洌笔毙牡咨畲φ婢兔挥兴亢了陌⒏绲挠白勇穑俊∪绻窍衷诘奈遥饨潜荒テ胶芏啵木巢粤购芏啵允朗挛弈胃啵仔嗔思阜郑荻嗔思阜郑瓷倭艘坏悖液退残斫峋只嵊胁煌】苫夭蝗チ耍∫磺幸讶缒歉鲇耧恚还茉嗝淳вㄌ尥福獠恃だ觯缃袢匆逊鬯槌苫遥俣嘞胗钟惺裁匆馑寄兀恳磺械囊磺幸丫荒芑赝罚∷臀叶贾荒芗绦约呵懊娴穆贰!∠胱潘陌⒏纾毂卟唤∑鹨凰啃Γ谡飧鲎辖浅侵校規詹皇嵌雷砸蝗耍敢馇闾业目志宓P姆衬眨嵝盐椅纯辞宓姆自泳置妫敢馓钩弦远裕也恢酪院蠡崛绾危辽傧衷谑且桓龊玫目肌O胱潘淮未蔚淖脚秩滩蛔『藓薜模以谒媲八坪踝苁俏藜瓶墒溆谙路纾 〃D――――――――――――――――― 一日康熙和几位阿哥在水阁中赏荷闲聊。我捧出绿玉荷叶托碟,上放的琉璃小碗中盛着冰镇好的红枣藕粉布丁,康熙看了眼笑问李德全:〃若曦有多久没花心思做过东西了?〃李德全想了想回说:〃大半年了!〃说完自己先尝了一小勺。 康熙笑道:〃看看她今日又有什么新鲜花样?〃说着从李德全手中接过尝了几口,点头道:〃不错!色泽晶莹剔透,味道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初尝枣香浓郁,待最后却只余淡淡荷香。〃 我忙躬身谢恩!康熙笑问:〃还有吗?给他们每人一份尝尝你的手艺。〃我笑答:〃有呢!只是再没有这样的绿玉荷叶碟,不那么对景了!〃 说完转身示意玉檀端进来。玉檀端着几套琉璃碗碟进来,我先给太子爷奉上,他伸手欲接,我装着未看见,轻轻搁在了桌上,然后一躬身走开。给四阿哥端了一碗搁在桌上,禁不住嘴角带着丝幸灾乐祸的笑瞅了他一眼,他眼光淡淡,目注前方,恍若未见。转到八阿哥身旁时,他正含笑看着四阿哥,我低垂着头放下碗碟后,俯了俯身子后就转到了十阿哥身旁。 待得给所有阿哥上完,各人开始食用,我立在康熙身后,看四阿哥刚一入口,就蹙了眉头,瞬即眉头展开,面色恢复如常,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用着。康熙笑问:〃味道如何?〃几位阿哥都纷纷赞道:〃确如皇阿玛所言!〃唯独四阿哥没有说话,康熙目注四阿哥问:〃四阿哥,你觉得呢?〃四阿哥回道:〃儿臣也觉得甚好,正在回味,一时未顾及回答。〃我赶忙低头咬唇强忍着笑。 待康熙用完,我收了碗碟退出来,把碗碟随手交给太监,快走了几步躲开,捂着肚子就开始笑,笑得眼泪差点出来。原来忍笑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待笑够了,又赶忙回去,和玉檀备好茶,给各位阿哥奉茶。我静静立在康熙身后,只见四阿哥面色平静,一面陪康熙笑谈,一面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我再不敢抬头,只顾着忍笑。 待得李德全服侍康熙起身离开后,各位阿哥也纷纷离去。玉檀和我一面往回走,一面低声道:〃今日四王爷喝了好多杯茶!〃我'噗哧'一声,又开始笑!玉檀被我笑得蒙蒙,我挥手说:〃没什么!就是今日开心!〃 正走着,看到十三阿哥立于大树下乘凉,我让玉檀先行,快步走过去笑问:〃四王爷呢?〃十三道:〃去更衣了!〃我一听又开始笑起来。喝了那么多杯茶,是要去的。 十三笑问:〃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乐不可支?〃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低声告诉十三阿哥:〃四王爷今日吃的点心里我加了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十三问:〃什么?〃我捂着肚子说:〃盐!〃 十三阿哥一听,立即愣住,满脸不敢置信,过了半晌,忽地也开始大笑,拍着腿道:〃我说呢!难怪四哥是灌茶而非喝茶。哈,哈……天哪!你可真是包天的胆子,连四哥你也敢捉弄!还当着皇阿玛的面!〃我笑道:〃谁让他老是捉弄我?再说,若不当着皇上的面,他岂能由我摆布?〃话音未落,忽看到四阿哥正走过来,我忙说:〃我走了!〃说着就要逃,十三阿哥一把抓住我笑说:〃有胆子做,就不要跑!〃 我急得直跺脚,央求道:〃他只怕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你先容我避避!〃十三阿哥犹豫了下,松了手,我忙拔脚就跑,未及跑出几步,只闻得四阿哥冷冷的道:〃回来!〃声音不高,我的脚步却再也迈不出去,定定的立了会,耷拉着脸转身慢慢蹭了过去。 我偷眼打量了一下,他和十三阿哥正并肩立于树下,面色清冷,难辨喜怒,十三阿哥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待蹭到跟前,我低头默默立着,他静静目注着我,忽地对十三阿哥说:〃你先回!〃。我忙可怜巴巴地看向十三阿哥,十三无奈地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然后走了。 我低头等了半晌,他却一直未出声。实在受不了他的目光,抬头道:〃要打要罚随你!可是别这么吊着!〃他淡淡说:〃伸手!〃 我蹙眉看着他,不会吧?他还真要罚?努努嘴,把手伸了过去!他伸手过来,我正等着他一掌落下时,他已经握着我的手,带着我转到了大树背面。 他斜斜倚着树干,问:〃你现在不怕我了?〃我道:〃我几时怕过你?〃他紧了紧手,我的手有些疼,忙道:〃以前是有一点点怕!〃他哼道:〃一点点?〃我陪笑用手比划道:〃再多一点点!〃他道:〃看来还是让你怕点好!〃 我瞥了眼他,低头等着他如何让我再怕。过了会,他忽然放开我的手,迈步就走,我愣了刹那,心中一慌,忙追了上去,问:〃你真生气了吗?〃他紧闭双唇,眼光看着前方,只是迈步。我急道:〃你不理我了?〃他仍旧不看我一眼。 我一急,也不顾两人正在路上,拽着他衣袖,拦在他身前道:〃我以后再不捉弄你了!〃他停了脚步,无奈地道:〃我没有生气!〃他的表情让我心中一松,忙放开他衣袖,让开路。 他继续大步而行,我在侧旁快步跟着,问:〃那你干吗刚才一句话也不说?〃他皱着眉头,道:〃我很渴!〃 我知道我不该笑的,可是随他走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低头'吭哧,吭哧'地压着声音笑起来。他盯了我一眼,我忙咬唇忍住,可不多久又笑了起来,他没再理会,自顾快步而行。 待看到前头的太监,我忙叫了过来,笑着吩咐:〃赶紧端杯茶来!跑快点!〃他匆匆快跑着而去。我向他行礼告退,笑道:〃王爷等茶吧!应该很快的!〃他蹙眉挥挥手,我笑着转身而去。 到晚间睡觉时,躺在床上仍然想一回,笑一回。待笑累了,人也沉沉睡了过去。第二日起床后,玉檀笑看着我说:〃很久未见姐姐心情这么好过了!连眼睛里都是笑意!〃我'啊'了一声,问:〃有吗?〃玉檀点点头。 我忙打开镜匣一照,真是眉梢眼角带着笑意!我上次眉眼俱笑究竟是什么时候?久远地我都不知道从何想起。……………………………………………………………………………………………………… 盛夏早已过去,太子爷的脾气却没因暑气消散而缓和,反而越发急躁。我想到他至死的囚禁生涯,颇多感慨同情,可转而一想他若不被囚禁,我恐怕就要嫁给他,让我在嫁他和他被囚禁中选择,我毫无疑问选择后者,又觉得自己的感慨同情很是虚伪!人总是在自己安稳后才会想起同情。 康熙和众位娘娘、阿哥、福晋、格格们都聚在太和殿庆祝中秋佳节。当值的太监宫女们各自忙碌,不当值的也聚在一起饮酒取乐共庆佳节。 我提着食盒,本想回屋,可临时突然改变主意,想着现在的御花园肯定没有人,几株桂花又开得正好,不如索性到那里赏月、赏桂花、饮酒,不是比自个在屋里更好? 果然清清静静。凉如水的夜色中,浮动着桂花馥郁的香气,我不禁脚步慢了下来,深深吸了几口,正举头望月,一缕笛音乍起,唬了一跳! 待心神定下,不禁有些诧异,谁在这里吹笛?也不急着去寻,随手将食盒搁于地上,背靠大树,半仰头看着圆月,静品这一曲《梅花三弄》。 雪中寒梅,姿态清洁,暗香浮动,虽无百花相陪,却临风摇曳、自得其乐。我心中约莫知道是谁,含着丝笑提起食盒,寻音而去。 人未到,笛音却转哀,彷若一阵狂风突起,满树梅花终被打落,再不甘心,却也得与泥尘共处。我心中惊诧,他何时竟然有如此伤痛?不禁脚步放缓,轻轻走了过去。  
第七章
   十三阿哥正立于桂花树下,横笛而奏,全无平日嘻笑不羁的样子,神态安静肃然。〃精于骑射,发必命中,驰骤如飞。诗文翰墨,皆工致清新,雅擅音律,精于琴笛。〃这样一个文武全才、豪爽不羁的奇男儿如何一日日地挨过十年的幽禁生涯?想着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一曲未终,十三阿哥已然停了笛音,向我看来。我忙打起精神,笑走过去,问道:〃怎么不吹完呢?扰了你的雅兴?〃 十三阿哥一笑,道:〃不知道是你!只觉得有人偷听,所以停了!〃 我瞟了眼一旁石桌上的酒坛,笑问:〃怎么不在殿前陪皇上,竟撇下福晋独自跑到这里喝酒来了?〃他瞅着我手中的食盒也笑道:〃只准你挑好地方,我就不能来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打开食盒,取了两壶酒出来,向他做了个请的姿态。他一笑,坐于石凳上,拿起酒壶就是一口。 我也坐下,拿起酒壶,和他一碰,各自仰着脖子喝了一口。十三斜撑着身子,看了会月亮,道:〃很多年没一起喝过酒了!〃我叹道:〃十年了!〃两人一时都默默看着月亮发起呆来。 过了好半晌,十三侧头笑道:〃难得今儿遇上,又都带着酒,就好好再喝一次,否则说不定下次再喝又是十年后了!〃 他一句笑语,却不知道说得完全正确。十年的幽禁,十年后,我知你平安得放,而我却不知自己要身在何处了。如果有缘,也许十年后还能喝酒,如果无缘,那这也许就是最后的离别酒了。 心中悲痛,强笑着说:〃是该大醉一次!自从上次被你灌醉后,我一直都没有再尝过醉酒滋味!〃 十三挑了挑眉毛,一面与我碰酒壶,一面说:〃上次明明是你自己拿起酒囊就一口口的灌,一副恨不得立即醉倒的样子,怎么是我醉灌你了?〃 〃你不把我掳到外面去,我能一口口地灌酒吗?〃我瞪着他问。一副你再敢说不是你的错,你试试的样子。 他哈哈笑着:〃好!好!就算上次是我灌醉你的!不过今儿你可记住了,酒你自己带了,人也是自个过来的。以后可不要再说是我灌你的。〃 两人一面笑谈,一面喝着酒,很快两人手中酒壶就见底了,他笑拍了拍桌上的酒坛子道:〃还是我有先见之明!〃我笑道:〃是,是!〃一面取了两个碗出来。十三笑说:〃还是你合我心意,原本就该如此饮酒,最不耐烦拿着小杯子唧唧歪歪!〃说着一人倒了一碗。 两人喝着喝着,都默了下来,我想着十三即将而来的命运,自己未知的命运,心中难过。十三不知道想起什么,也是眼角带着几丝愁闷。 两人时不时地碰一下,喝一口,各自愁伤着。伤心时喝酒最易醉,两人又都已经喝了不少。此时都带着几分酒意,忽又相对着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我趴在石桌上,用手偷偷抹干了眼角的泪。 正趴着时,忽听得一缕哀伤的笛声响起。是刚才未吹完的曲子,我侧头静看着他,他为何心中如此哀愁? 一曲吹毕,十三手握玉笛,起身踱了几步,慢声吟道: 赤栏桥外柳毵毵,千树桃花一草庵。 正是春光三月里,依稀风景似江南。 片月衔山出远天,笛声悠扬晚风前。 白鸥浩荡春波阔,安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