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岷桶⒙暌谎肟摇N以谕饷媛弈康牡赜蔚醋牛蛭袼蓟秀保尤蛔驳搅艘涣韭沓瞪希笔备铣档娜司俦蘧鸵榇蛭摇!ā∷淙幻髦烙裉慈缃窈煤玫刈谖颐媲埃乙谰墒纸袅私簦ê罄茨兀俊ㄓ裉吹屯肪材嘶幔蛭益倘灰恍Φ溃骸ê罄闯道镒墓幼柚沽怂'只是一个小丫头,冲撞就冲撞了吧!',又骂车夫自己不留神,一出事就急着找人顶罪。说完他就放下帘子让车夫驾马走,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胆子,或者是因为他说话是我从未听过的冷静好听,虽在骂人可却没有半丝火气。或者只是觉得他是极有钱的人,随便施舍我一些,我就可以留住额娘和弟弟了。然后我就冲上前去拦住马车,跪下求他给我些银子。〃 看到玉檀那个真正带着暖意的笑,我知道她肯定如愿了,可心里还是紧着问:〃然后呢?〃玉檀笑看着我道:〃车夫大骂道'真是不知死活了,你知道你拦的是谁的车吗?'那位公子却在车中笑起来,挑起帘子看着跪在雪地里的我说'长这么大,倒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直接问我讨银子,你倒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给你银子?'〃玉檀说完,低头而笑。 我摇了摇她的手问:〃你怎么说的?〃玉檀道:〃我说'我要给额娘和弟弟看病',他说'我不是开济善堂的,人家有病关我何事?'。我说'如果他能给我银子,我愿意为奴为婢终身伺候他。'他说'我家里也许别的还有短少的,可就奴才奴婢多。'我求道,'我很能干,我能做很多事情。即使我不能做的,我也可以学。',他大笑道'帮我做事的能人很多。'说完就放下了帘子吩咐车夫走。我当时满心绝望,觉得离开的马车带走的是额娘和弟弟,突然发了狠,跑上前拽着车椽不让他们走。车夫大怒拿马鞭不停抽我,我却死也不肯松手,当我被马车拖出好一截子距离后,那位公子突然喝道'住手!停车!',他探出马车看着我,我当时身子拖在雪里,双手还死死抱着车椽。他点点头问'多大了?'我回道'八岁。'他笑说'好丫头!值得我的银子!'说完就递给了我一张银票,我不敢相信地接过,我虽从没用过银票,可却知道但凡银票,钱数就肯定很多了。我赶忙给他磕头,他微沉吟了下又吩咐车夫'把你身上的银子给她。'车夫赶忙掏出银子给我,足足有二十多两,够一大家子吃一两年了,我忙把银票递还给他,他说'银票是给你的,银子也是给你的。你待会肯定赶着回去请大夫,可天已经黑透,银票面额大,你只怕一时找不到地方兑换。'我听他说得有理,忙向他磕了个头,收起了银票和银子,他赞道'行事干脆利落。'说完就坐回了车中,让车夫走。我转身就跑,他忽地在身后叫道'回来!'我又赶忙转回去,他从车中扔了件披风到雪地上,'裹上这个。'我这才惊觉我身上的衣服早被鞭子抽破了。〃 玉檀定定出神,似乎人依旧在那个冰天雪地中。我轻推了她一下,〃后来呢?〃玉檀愣了一下道:〃没有后来了,从那以后我再未见过这个公子。他给的银票数额很大,再加上额娘病好后,继续洗衣,我们姐妹做针线,也支撑到我入宫了。〃 我遗憾地说:〃居然只有一面之缘。〃玉檀幽幽道:〃我当日年纪小,根本不知道从何打听,后来入了宫,更是见不了外人。〃 玉檀紧紧握着我的手道:〃姐姐,凡事值得不值得只有自个才明白。象我,很多幼时的女伴,如今早已儿女绕膝,她们只怕觉得我甚为可怜,可我自个不觉得。我只知道让额娘不用日日浸在冷水中洗衣,不再为温饱愁心,病了请得起大夫,弟弟们都上了学堂。我觉得我当年的决定都是对的,我所做的都是值得的,即使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心甘情愿。〃 我眼中含泪喃喃道:〃值得不值得只有自个明白。从今后,也只得你我做伴了。〃话刚说完,忍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微微一笑道:〃姐姐,别说傻话了,万岁爷肯定会给姐姐指一门好婚事的。〃我苦笑起来,听天由命吧!我最后的一丝力气都已用完,我不想再费尽心机去对抗了,我太累了! 病势本已渐愈,晚间猛然又烧起来,玉檀急得握着我的手,只是哭,我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样好,烧糊涂了,就不知道心痛了。 似梦似醒间,彷佛总有一双深黑冰冷的眼睛定定看着自己,盯的心中,脑中全是刺痛。我用力想挥开它们,却依旧在那里,疼痛难忍,只能呜呜咽咽地哭了又哭。恍惚中觉得永远睡过去吧,睡着了就没有痛了,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完全黑暗寂静的地方可以让我彻底休息。 玉檀好似不停地在我耳边哼着歌谣,一遍遍,永不停歇,拖着我不许我完全睡去。一声声的'姐姐'牵着我的意识不堕入那个完全黑暗的地方。 我睁眼时,玉檀喜极而泣,颗颗眼泪打在我脸上。我高烧退下,玉檀却整个人瘦了一圈,嗓子完全哑了,和我说话只能连比带画。想着她竟然在我床旁整宿整宿的唱歌,不停地叫'姐姐'。我忽然很是憎恨自己,我病在宫中,姐姐只怕绝不会比我好过。我还有玉檀,还有姐姐,我怎么能这样? 病渐渐好转,人却还是懒得动,一天中,大半天都是躺在床上。手内把玩着鼻烟壶,嘴角似笑似哭,怔怔出神。玉檀推门而进,侧坐于床边道:〃皇上把太子爷拘禁了。〃我'嗯'了一声,未再答话。她接着道:〃皇上召集了诸位阿哥,说,'皇太子胤礽复立以后,狂疾未除,大失人心,断非可托付祖宗弘业之人,故予拘执看守。',姐姐没有看到当时的场面,所有的阿哥都被免冠、缚着双手,皇上神情虽然温和,脸上甚至还微微而笑,可语气却是极其冷。〃 我轻叹口气,玉檀问:〃姐姐怎么叹气呢?我还以为姐姐听了会高兴的。〃我道:〃刑部审查出'结党会饮案'和'湖滩河朔事例勒索银两案'时,这个结局就已经注定,不过早晚而已。何况,他日我的结局说不定还不如他,我有什么可高兴的?〃玉檀惊道:〃姐姐又说傻话了。〃我微微一笑,未再吭声。在这宫里,什么事情没有可能呢? ――――――――――――――――――― 病全好时,已是10月底。二废太子的风波表面上看去已平复下来,可更大的争斗才真正展开。 四阿哥渐渐从朝中大小事务中抽身而退,表现得越发低调,真正做起了清心寡欲,生活恬淡的富贵闲人,自诩〃破尘居士〃,在府中整日与僧衲道士谈经论玄。每日进宫只是给康熙请安问好,很少议论朝事。 偶有碰面,他面色清淡宁静,我也是微笑请安,从无多话,彷若我们之间从未有过什么,他一直都是那个冷漠的雍亲王。只有心中的刺痛不停地提醒着我,不是的,不是的。我按住疼痛,警告自己,是的,是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一日他来给康熙请安,当我进去奉茶时,他立于康熙身侧为康熙展画,我搁好茶,正欲退走,康熙笑道:〃若曦,你也过来看看。〃我忙应是,走到康熙身侧看去。 康熙笑问:〃看出什么了没有?〃我强掩住心中酸涩,笑道:〃这驾牛耕田的人不正是四王爷吗?田埂边站着的是四福晋呢!〃康熙笑说:〃还有呢?〃我心中已明白过来,但口中却笑说:〃别的奴婢一时倒看不出来什么,只是觉得图绘的好,不过最难得的是寓意。〃 康熙侧头吩咐李德全:〃把前两年刻版印制的南宋楼俦《耕织图》寻出来。〃李德全忙出去吩咐。不大会功夫,太监捧着画进来。李德全接过,在桌上慢慢展开,两幅图一模一样,只除了人物长相。 我拍了下额头,笑说:〃奴婢该打!日日跟在万岁爷身边,却如此不上心,连万岁爷中意的画也未想起。〃康熙赞许地看了四阿哥一眼,微笑未语。 康熙低头细细看着两幅画,四阿哥眼神从我脸上一瞟而过,我唇边含着丝浅笑静静立着。康熙仔细读了四阿哥自己画下的题诗。点头道:〃'民以食为天,食以农为先',朕每年春天都要在先农坛祭祀先农诸神,还亲自指导种植御田,又常向朝中官员强调,就是希望为官者务必重视农耕。立国之本呀!〃 四阿哥躬身回道:〃儿臣效仿皇阿玛,在圆明园中,开了几片地,亲身体验农耕之乐苦。〃康熙点头道:〃你倒说说,乐从何来?苦又从何来?〃 四阿哥回道:〃田园生活,自在写意,不仅心境舒畅,少了得失计较之心,人变得豁达,而且耕种时身体也得到舒展,更为康健。这几日收获亲手所种的瓜果时更是难言之喜。苦就是,儿臣种了几片地已觉辛苦,今日怕太阳过毒,明日又担心雨水太大,想及民间百姓终年操劳,风吹日晒,一旦旱涝,就可能颗粒无收,不禁感叹。〃 康熙点头未语。我躬身向康熙行礼后静静退了出来。他如今是越发深藏不露了,凡事都细察康熙心意,极尽孝顺,从无违逆。康熙对他疑心肯定未逝,但长此以往,水滴石穿,只要不出差错,完全释怀是迟早的事情。 而那一位却是锋芒欲敛不敛,一面依旧与朝中大臣往来,一面对朝中众臣说勿再保奏他为太子,否则〃情愿卧床不起〃。康熙听闻很是反感,立即严斥:〃尔不过一贝勒,何得奏此越分之语,以此试探朕躬乎?〃并认为他〃甚是狂妄,竟不自揣伊为何等人〃,〃以贝勒存此越分之想,探试朕躬,妄行陈奏,岂非大奸大邪乎?〃他这不慎之举越发加深了康熙从一废太子后对他的恶感。 有时候,我非常困惑,他,九阿哥,十四阿哥都是极其聪明的人,身边还有众多谋士,为何却有如此激怒康熙的举动? 细细想来,又觉得只是康熙对他早生忌惮之心,一个结党的太子已经让康熙极其厌恶,而他却以结交朝臣闻名,所以不管怎么做,落在康熙眼里都是错。他进康熙骂他存非分之想,他退康熙依旧骂他存试探之心,除非他能学四阿哥彻底改变行事做派,与各位朝臣疏远,才有可能扭转康熙对他的态度,可他多年苦心经营,怎么可能放弃?而且各人性格不同,让他学四阿哥心如止水的出世姿态,也的确不可能,否则他就不是礼贤下士的'八贤王'了! 眼前看来,二废太子后,最大的受益者居然是十四阿哥。四阿哥深居简出,很少过问朝事;八阿哥被康熙所厌,不受康熙倚重;唯有十四阿哥虽因为十三阿哥被康熙罚跪,事后却出乎众人意料,康熙不仅没有疏远十四,反倒对十四颇有些与众不同,常委任十四独自处理朝事,也经常私下召见十四相陪。 ————————————————- 康熙五十一年的最后一天就在各人对未来的算计中平静渡过。我翻了个身,仍旧无法入睡,想着和姐姐相对无语,她泪眼迷蒙,我心下歉疚。她似乎有满腹的话欲说,却只能坐着由我请安后离去。坐于她侧前的八阿哥和八福晋谈笑着瞟过我们两姐妹,又各自转开了视线。满堂人语欢笑,欢庆新年,姐姐和我却是遥遥相望,各自神伤。 想给姐姐写封信,几次提笔,却无从落笔,让她不要担心我,可如今的局面她怎能不担心?说我很好,却知道根本骗不了姐姐。思前想后,竟然无话可说。我如今对自己的将来完全迷茫,只是过一天算一天,坐等命运的降临。 冬去春来,春去夏至,我已经二十二岁,按照惯例明年就是放出宫的年龄。我常想着康熙究竟什么时候赐婚,有时觉得自己好生疲惫,索性事情早点分明,让我得个痛快;可有时又祈求康熙最好压根忘了这件事,就让我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