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时觉得自己好生疲惫,索性事情早点分明,让我得个痛快;可有时又祈求康熙最好压根忘了这件事,就让我在宫中呆一辈子吧。想起当年居然还有离开紫禁城,畅游天下的想法,不禁苦笑,自己竟然如此痴心妄想过?如今能安稳呆在紫禁城中都变成渴求。宫中不是没有服侍到老的嬷嬷们,可自个心中明白我绝对不会是其中一个。 康熙北上避暑,随行的有三、八、九、十四、十五阿哥等。 我牵马而行,看着茫茫草原,不可抑止的悲伤,这片草原承载我太多的记忆,四阿哥在这里强吻过我,教我骑马,月下谈心;八阿哥和我携手共游,幷骥而驰,大声笑过也痛苦哭过;十三阿哥为救我,与敏敏相视对峙,帐篷里两人的笑语……想至此处,猛地翻身上马,马鞭一声空响,如箭般飞射而出。 快点,快点,再快点!我不断策马加速,耳边风声呼呼。正在纵马狂奔,身后马蹄声急促,很快一骥马与我并肩驰骋。 十四阿哥叫道:〃你疯了?无缘无故骑这么快!慢一点!〃我没有理会,依旧打马狂奔,他无奈何,只得策马相随。 马渐渐疲惫,速度慢了下来,我心里郁闷稍散,由着马随意而行,侧头向十四阿哥莞尔一笑问:〃你怎么有这闲功夫?〃他一笑,翻身下马,我只好随他下来。 他问:〃坐一会?〃我点点头,两人随意找了块草地,席地而坐。我随手拔了几根狗尾巴草,开始编东西。他问:〃想起不高兴的事情了?〃我随意点点头。他道:〃李太医说的话,你还记着吧?〃我点点头。他道:〃有些事情早已过去,他已经放下;有些事情是你无能为力,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还有的事情由不得你自己,所以何必和自个过不去呢?〃我点点头。 他搡了我一把,问:〃只是点头,我说话,你有没有听?〃我笑说:〃不就是遗忘吗?知道了!〃说着,把已经编好的东西递给他,〃送你一只小狐狸。〃他接过,拨弄了一下狐狸毛茸茸的尾巴问:〃干吗要送我这个?〃 干吗?干吗做任何事情都有干吗的原因?不过是随手编了,随手送了。我笑道:〃因为你们都像它,百般聪明、千般算计只是为了农夫的鸡。〃他脸色微变,盯着我笑说:〃我幷未惦记。〃 我看着他笑道:〃哈!自个承认自个是狐狸。〃说完立起拍了拍身子道:〃我要回去了。〃 他坐着未动道:〃去吧!不过骑慢一点。〃我一笑未语,正欲翻身上马,他道:〃过几日就有人陪你了。〃我侧头看向他,他道:〃佐鹰和敏敏要来。〃我握着马缰低头默想了会,轻叹口气,上马而去。 ―――――――――― 我走到佐鹰王子大帐前,还未说话,一旁侍立的仆从已经掀开帘子道:〃王子正等着姑娘呢!〃我向他点头一笑,进了帐篷。佐鹰坐于几案前,一身艳红蒙古长袍的敏敏立于佐鹰身侧,俯身和他说话,俏丽中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我正欲请安,敏敏跑过来,一把抱着我叫道:〃好姐姐,真想你!〃我推了她一下笑道:〃以为嫁人了,也该沉稳些,怎么还这么风风火火的?〃佐鹰蹙眉看着敏敏道:〃你若还这样跑跑跳跳的,我可只能多找几个仆妇看着你了。〃敏敏侧头向他嘻嘻笑着皱了皱鼻子,回头仔细打量着我。 佐鹰起身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们慢慢说吧!〃我躬身行礼,佐鹰忙道:〃免了!免了!私下里还受你的礼,晚上可就有的罪受了。〃一面说着,一面似笑非笑地睨着敏敏,敏敏腾地一下脸绯红。我含笑低头装做没听见。 我凝视着佐鹰离去的背影,笑说:〃他待你很好。〃敏敏抿嘴而笑,忽地敛了笑意,脸色沉重地问:〃十三阿哥还好吗?我听说很是凄苦。〃我不愿她多操这无益的心,佐鹰虽然大方,可敏敏若老是记挂着十三也不妥当,说道:〃传闻之词总是夸大的,他身边有人照顾。〃敏敏问谁。 我将绿芜和十三交往前后约略告诉她,敏敏听完,静默了半晌,幽幽道:〃世间几人能做到潦倒不弃,同赴难?她配得起十三阿哥,十三阿哥是有福气的,她也是有福气的。〃 我凝视着她未语,她抬头道:〃我只是出于朋友的惦记,我已经找到自己的星星,我会珍惜的,我一定会幸福的。〃我释然一笑,不禁抱了抱她,惜福的人才是真正聪明的人。 她笑问:〃我们可别老说我的事情,姐姐自己呢?〃我脸色一暗,半晌未做声,敏敏道:〃我看八阿哥如今对姐姐面上虽很是温和,但骨子里却透着冷漠疏离。你们怎么了?为何会如此?〃 我摇了摇头道:〃我现在不愿意想这些事情,觉得好苦,我们说别的吧!〃我静默了半晌,突然站起道:〃在这草原上,我要开开心心的。我们赛马去!〃 敏敏一拽我道:〃我不能赛马。〃说着脸又红起来。我纳闷地坐了下来,〃为何?身子不舒服吗?〃敏敏低头一笑,无限温柔。 我猛地反应过来,大喜道:〃几个月了?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敏敏笑吟吟地道:〃才一个多月,当然看不出来了。〃我笑说:〃明年我就要做阿姨了。〃 敏敏满脸幸福的笑,她忽然紧握着我的手道:〃姐姐,不如我们结亲吧!让我的儿子将来娶你的女儿。〃我黯然苦笑道:〃别说我还不知道自个女儿在哪里呢!就是知道也不敢随便答应你,你的儿子可是将来的王爷。〃 敏敏笑说:〃姐姐什么时候开始讲身份了?对了,给你说件事情,我阿玛的宠妃埋怨阿玛不把玉佩留给自个女儿,反倒给了一个宫女。我哥哥后来也问阿玛此事,你猜我阿玛说什么?阿玛说'她嫁的人身份比我们绝不会差,甚至只高不低。究竟谁沾谁的光还说不准。'〃 我静坐未语,一块玉佩于王爷而言,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把太子对敏敏的觊觎之心引开;既对康熙示好,又笼络我;还是个风向标。可却是我生活中的一块巨石,激起重重波浪,害我不浅。 但看着敏敏无半丝城府的笑颜,怨怪都只能抛开。我道:〃敏敏,身份不身份都罢了。其实最紧要的事情是我顶憎恨这种父母一句话决定孩子终身的事情。你自己经历过感情,应该知道被人强逼着嫁娶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敏敏一呆,道:〃姐姐说的是,姐姐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只想着和姐姐不能常在一起,将来讨个姐姐的女儿做儿媳也是让我们好上加好,而且姐姐的女儿定是数一数二的人,我们能讨到,是我们的福气。可却忘了孩子自己的心思。〃敏敏皱眉想了会道:〃那随他们吧,如果将来没有做夫妻的命,就让他们结为兄弟姐妹也是好的。〃 我心想不管什么都是缘分,父母交好,孩子却不投机的事情也很多。但不愿再扫敏敏的一番情意,遂笑应道:〃好呀!若我真有福气还能有女儿,就一定让她对你如对我一样。〃敏敏喜道:〃好呀!〃  
第十二章
   草原上的日子总是过得份外快,不知不觉间夏季已过去。敏敏和我依依相别,每次分别都会疑问此一别不知再见是何时。不过这几个月让我彻底对敏敏放心,佐鹰是真爱她。也许佐鹰心里的确有权利政治的考虑,但他对敏敏的感情也是诚挚的。只能说他俩是天作之合,敏敏不用面对一个男子在江山和美人之间的选择,他们之间不存在舍弃或牺牲,因为敏敏对佐鹰而言,就代表着江山。 康熙回京后,住进了畅春园。隔着不远就是圆明园。圆明园是康熙于四十六年赐给四阿哥的园子,康熙偶尔也会临幸圆明园游玩。 今日康熙本来随意在畅春园中散步,不知为何,一时兴起,吩咐李德全轻车简从去圆明园。李德全见康熙兴致甚好,不好劝阻,只得应是,一面派人通知四阿哥准备接驾,一面安排侍卫,然后我和李德全服侍着乘车而去。 待到圆明园,四阿哥和众位福晋早已恭候在门口,车马还未到,已经跪了一地。康熙下车笑说:〃朕一时兴起,来看看你种的地。还听闻你种了不少果树,带朕去看看。〃四阿哥忙起身,陪着康熙慢步逛园子。 因为圆明园离我的学校很近,所以读大学时经常来这里划船游玩,却只能空对着满目断壁残垣,遥想其当年风采。如今竟有机会亲自游览,早已凡事漠然的心,也不禁有一丝兴趣。 可惜一路逛去,很多传说中的著名景致根本未见,感到有些诧异。再一想,只怕是以后陆续建的,看来我是没什么眼福。如今看着也就是一个普通园子,还担不起'万园之园'的赞誉,起先兴冲冲的兴致淡了下来。 康熙一面看四阿哥亲手栽种的果树,一面听他讲各种果树不同的栽培方法,以及栽种时四阿哥闹的笑话,父子两人相谈甚欢,一时间让人忘了他们还是君臣。 康熙在兴头上,已经走了不少的路,李德全和我相视一眼,蹙了蹙眉头,看来他是在琢磨如何即不扫康熙兴致,又提醒康熙休息一会。四阿哥正立在树下回康熙的话,恰好侧朝我,我向他做了个坐下休息的姿势,他彷若未见,仍旧继续笑回着康熙的话。待康熙问完,他笑说:〃前面凉亭周围种了很多皇阿玛喜欢的菊花。皇阿玛一定要去赏一赏,好几株都是儿臣自己照看的。〃 康熙一听,笑说好,两人迈步向凉亭行去,李德全赞许地笑看了我一眼,两人随在康熙和四阿哥身后而去。一旁四阿哥府中的下人,早看到四阿哥的手势,飞快的离去叫人准备。 待康熙在藤椅上坐定,四阿哥立在一旁一一指出自己照看的菊花,幷把品种来历习性都说得极其分明,康熙边听边点头。不大会功夫,有人奉了茶点而来。我忙接过,拿出事先准备的工具一一试毒,李德全依次全部尝试后,奉给了康熙。 康熙一面看着凉亭四周景致,一面随意地品茶,四阿哥相陪于一旁聊天,两人从菊花说到五柳先生,从儒家的入世精神谈到老庄的无为而治,最后又回到了花中隐者菊花上。康熙谈兴大发,细细点评了各首吟诵菊花的诗词。李德全很长时间未见康熙如此高兴,也是满面笑容地立在一旁。亭子里笑意融融。 康熙茶倒是喝了不少,可点心却未动一块。饮完茶,休息够了,几人起身又继续慢慢逛着。途中李德全服侍康熙更衣而去。我和四阿哥默默恭候着,其余随从隔着一段距离站着。 我头未动,漫无焦距地看着远处低声道:〃皇上刚才没吃点心,过一会肯定会饿的。只看看儿子亲手种的农物瓜果,未免差一点。〃他静立了一瞬,转身招手叫了仆从,低声吩咐了好一会后,仆从立即快步跑走。 待得康熙回来,几人又转了一会,四阿哥看康熙兴致已尽,恭请康熙进厅堂稍微休息一下,再坐车返回。康熙笑着点头同意。 康熙坐定后,四福晋乌喇那拉氏居然亲手捧着茶点进来,我脸上带笑,心下滋味复杂地从四福晋手中接过托盘。我正在试毒,四福晋躬身向康熙请安,一面笑回:〃这几味糕点肯定不如宫中的,不过是臣媳亲手所做,是对皇阿玛的一点孝心,所以只好请皇阿玛勉为其难尝一尝了。〃 康熙听后,兴致大增,笑着从李德全手中接过,尝了一片,点头道:〃不错!很是清甜。〃四福晋一面随着康熙拿起不同的糕点,一面道:〃这栗子糕是用王爷种的栗子磨粉做的。这菊花糕,是用东边亭子外皇阿玛才赏过的菊花做的,……〃康熙大为喜悦,竟一一把所有的糕点都尝了一遍。 温柔端庄的四福晋,声音甜美地说着。我撇过头,淡淡看向窗外。 康熙用完糕点后,丫头端了水盆来,我刚欲挽袖,四福晋已经亲自服侍康熙净手,康熙看了我一眼笑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