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虼巴狻!】滴跤猛旮獾愫螅就范肆怂枥矗腋沼煨洌母=丫鬃苑炭滴蹙皇郑滴蹩戳宋乙谎坌λ担骸ㄆ饺兆钅芩祷岬赖娜耍袢赵趺闯闪'锯嘴葫芦'?〃我躬身,装做一脸委屈地说:〃皇上如今有了聪慧灵巧的儿媳服侍,就嫌弃奴婢粗陋了!〃四福晋略微不安地道:〃常闻若曦姑娘兰心慧质,又跟在皇阿玛身边多年,见识气度都非常人可比,若姑娘用粗陋二字,岂不羞煞我们吗?〃康熙笑对四福晋说:〃别理她!她就是脸上做样子逗朕一笑,她不是那小心眼的人。〃 康熙净完手后,又和四阿哥、四福晋笑说了几句,侧头问李德全:〃缅甸进贡的玉如意可还有?〃李德全回道:〃一共四柄,一柄在太后手中,一柄赐了密嫔,一柄赐了敏敏格格,如今还剩一柄。〃康熙道:〃回头送过来,赏赐四福晋乌喇那拉氏。〃四阿哥和四福晋闻言,忙跪下谢恩。康熙笑道:〃朕好久未如此畅意闲适,东西再矜贵都比不上你俩这番孝心。谁说天家就无天伦之乐?朕今日可和平常百姓家的老头子一样了,吃的是儿子亲手种,儿媳亲手做的点心。〃 康熙又略微坐了一会,才带着笑意起驾回畅春园。四阿哥、四福晋跪送康熙,我坐于车上,微掀帘角,凝视着跪于众人之前的他。马车起动,渐行渐远,正欲放下帘子,他忽地抬头,盯向我的马车,目光有如实质,生生地钉在我心上。我全身僵硬,定定看着他,他身形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无踪,可他的目光却仍旧无处不在地笼罩着我。 我放下帘子,双手捂脸,眼泪顺着指缝涔出,无声地滑落在马车内的毯子上,瞬间无迹可寻,彷若从未有过。 ——————————————- 因康熙喜菊,每到菊花开时,屋内总供着新鲜菊花供康熙赏玩。 大半个藤篮已插满菊花,手握剪刀,看着开得最大最灿烂的一朵黄菊,犹豫摘或不摘?罢了!让它独自释放完自己的美丽吧!正欲提篮离去,有人问:〃怎么不要那朵?〃我怔了一会,深吸口气,缓缓转身向立在树下的四阿哥行礼。 他走到我身边,两人静静立了一会,我行礼告退欲走,他凝视着那朵黄菊淡淡问:〃为什么?〃我道:〃有些不忍心,一旦摘下很快就会蔫掉。〃他道:〃为什么不怨恨我?〃 原来问的是这个,我苦笑一下,如今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提步就走。他在身后叫道:〃若曦,告诉我!〃我脚步微微一滞,继续前行,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胶着在背上,丝丝缕缕牵绊不绝,心里越来越悲伤,脚步猛地顿住,回身看着他。他的目光固执无奈,还有几丝酸楚。 我低头轻叹口气,走回他身边道:〃为什么要恨你?因为你失信吗?真是可笑!难道如尾生般抱柱守信,至死方休?不要说此事还牵连到十三阿哥的将来,就是只你我两人,我也不愿两人抱着一块死。我宁愿各自活着!〃他默了一会,沉声说:〃绿芜在我府门跪求过。〃我道:〃我知道!绿芜和我求的是十三阿哥现在的日子稍微好过,而你求的是将来一日救他出来,目的不同,行事不同,为了远谋,只能牺牲眼前。〃他道:〃自十三弟监禁后,我从未去看过他的妻儿。〃我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一步踏错,他们夫妻,父子有可能终身不得相见,唯有隐忍待发,将来才有可能共聚天伦。〃 说完两人陷入沉默,他盯着身侧的黄菊,手臂僵直,紧握着拳头。我道:〃正因为你以前和十三阿哥亲密,他犯事又是假托你的名义,所以嫌疑最大,你越发要避嫌;何况十三阿哥承认背着你如此行事,本就是陷你于不忠不义,是人都会心寒,哪有一转身就照顾对方妻儿,痛快原谅了对方的道理?古来圣贤恐怕也做不到。〃 说完,转身欲走,他叫道:〃稍等!〃说着伸手掐下我未忍心剪的菊花,插入我篮中冷冷道:〃我很快会忘记一切!〃说完转身就走,我朝着他背影道:〃我也会的!〃说完立即转身快步而去。 待走远了,才缓了脚步,失神落魄地慢走着。一遍遍对自己说,你肯定能忘掉的! ――――――――――――――――― 菊花开始谢落,我立在花圃中,对着满眼残菊才惊觉已是秋暮。 康熙召集了诸位皇孙在校场射箭,又是一个明争暗斗的场面。既不该我当值,我也不愿去凑热闹,本想再摘几朵菊花,却已经无花可摘。遂没精打采地转回。 漫不经心地走着,忽看到十福晋迎面而来,要躲避已来不及,忙退到路旁俯身行礼。十福晋走过,我正松了口气,她却又转身走回,站到我身前。她看了我一会道:〃起来吧!〃我缓缓起身站定。 十福晋道:〃随我走走!〃说完,举步就行,我只得跟上,微微落后一步随着她。她走了一会,停在一棵大槐树下,树干足要四五人方能合抱。十福晋一只手搭在树干上,绕着树干无意地绕着圈子,我也随她走着,过了好一会,她忽然笑起来,站定,侧靠着树干笑问:〃我这辈子只打过那么一次架。你呢?〃想起当年之事,何等畅快淋漓,带笑回道:〃我打过好几次。〃她诧异地看着我,我笑说:〃在西北的时候。〃她点点头道:〃早闻西北民风彪悍!不过……〃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道:〃你姐姐可不象你。〃我一笑未语。 她道:〃当年恨得要死,可如今想来,倒真是好玩。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和你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而且我第一次打架,和你这个老手比,表现也不算差了!〃我笑道:〃当年是我太冲动了。〃她笑摇摇头:〃我也不比你好,口出不逊在先。〃我道:〃我应该向你赔罪。〃她道:〃好了!我们都是各自为了姐姐,说不上谁对谁错,立场不同而已。〃 提起姐姐,不禁轻叹了口气,她也叹了口气,两人看着对方,都无奈地苦笑起来。她静默了一会道:〃明面上好似我姐姐占上风,其实你姐姐才是占了上风的那个。你姐姐什么都没做,可八爷凡事都照顾到她,但凡姐姐有的,八爷也绝不会落下你姐姐。〃我叹道:〃我姐姐有什么上风可占的?佛堂念经吗?〃 她轻叹道:〃姐姐自小聪慧不凡,言谈爽利,行事不让须眉,因此极得外祖父疼宠。外祖父议论朝事时,都经常抱她在膝头,让她旁听。且姐姐确不令祖父失望,私下问答时,时有惊人之语。姐姐的名字'明慧'就是外祖父特意改的,从佛经中化出,意寓'明断是非,定取舍;慧力不灭,知虚妄。'当年紫禁城中的'明慧格格'绝不只是个虚名。〃她看向我道:〃你姐姐的马术的确不凡,可是你没有见过我姐姐的马术,如果你见了,就知道,和我姐姐相比,你姐姐只是耍花腔,秀气好看有余,实用大气不足!〃 我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她道:〃你别不信。姐姐的马术是外祖父亲自调教的。外祖父当年随肃武亲王豪格讨伐四川,击斩张献忠;任宣威大将军时,规讨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任定远平寇大将军时,屡克吴三桂。哪件大功不是马背上立下的?祖父是以男儿的标准要求姐姐的,他调教的人岂能弱?那是千军万马中的骑射,若姐姐是男儿身,定能在沙场扬名!〃我叹服道:〃你如此一说,我当然信的。〃 她骄傲得意之色忽逝,沮丧地道:〃可那有什么用?女人还是要秀气好看的好!男人根本不在乎这个!〃我道:〃我姐姐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从未刻意讨好过贝勒爷,也从未想过要与你姐姐一争高低。〃 她重重叹口气说:〃这才是让姐姐最恨的地方。姐姐自小跟在外祖父身边,极得舅舅们的疼爱,当年有意娶姐姐的王孙公子有多少呀?〃她往我身边凑了凑低声说:〃我阿玛本不愿让她跟八爷的,他虽是阿哥,可咱们满人历来'子以母贵',他出身已经落了其他阿哥一步!〃我了然地点点头,满人的确如此,先子以母贵,儿子建功立业后,才有可能母以子贵。 她低声说:〃阿玛对姐姐寄予厚望,以我们的家世,姐姐的聪慧容貌,只有做……〃她忽然惊觉收了声,我微微一笑道:〃我明白。〃她点头道:〃才不至于委屈了姐姐。可相较其他阿哥的出身,八爷实在……〃 她摇摇头说:〃自小我们兄弟姐妹,就姐姐一人敢和阿玛对着干,而且还偏偏每次阿玛最后总是顺了她的意。阿玛虽不愿意,可姐姐中意八爷。〃 她默了会,唇边荡起几分笑意,〃以前我不明白,可如今才知道,女人都是最傻的,即使明知道前面是火,也会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只为了可能的温暖。姐姐就是那只傻蛾子。姐姐和八爷从未真正说过话,只见过几面。可就那么几面就让姐姐定心要嫁给他。〃 明玉侧头看着我缓缓道:〃姐姐出嫁前和我讲,她第一次注意到八爷是一个春天,姐姐正要出宫,经过汉白玉石桥时,八爷正斜倚着桥栏赏景,远远看去,洁白拱桥翠绿垂柳中的八阿哥竟象谪仙人一样,不沾半点凡尘,让人不敢惊扰。姐姐在远处静立了很久,才不得不从桥上过,当姐姐给八爷请安时,八爷点头微微一笑,转身而去。却不知道,拱桥上的姐姐一直目送他背影消失后很久仍旧呆立,他回头时眼中迅速掩去的几丝伤悲让姐姐从不知道愁的心竟也无故落寞起来。〃 〃从那后,但凡八爷的点点滴滴姐姐都上了心,八爷平日功课如何,八爷骑射如何,凡事都细细打听。八爷骑射得了皇阿玛赏赐时,姐姐比八爷还显得高兴;八爷字写得不好受皇阿玛责罚时,姐姐在家苦练不休,如今姐姐的一手好字就是如此来的;因为八爷聪敏好学,很得皇阿玛眷宠,十五岁时皇阿玛就命他掌正蓝旗大营随驾亲征大漠,后来又因为八爷胆识过人、谋略出众,皇阿玛特地题诗夸赞八爷,'戎行亲莅制机宜,沐浴风霜总不辞。随侍晨昏依帐殿,焦劳情事尔应知。'消息从大漠传回紫禁城,姐姐把诗誉抄了不下千遍,一吟再吟,好象自个在沙场建了功勋;八爷十七岁就被封了贝勒,是众位阿哥中年纪最小的,一向不喝酒的姐姐喜得竟然在家大醉一场。从小到大,八爷从不知道他的一喜一怒,一哀一痛都有姐姐相陪。〃 我听得半晌回不过神来,这些事情都是我到这里之前发生的,八阿哥居然也亲自上过战场?还被康熙赞誉'戎行亲莅制机宜'。十福晋推了我一把,〃你在想什么?〃我'啊'了一声,回过神来,〃我想象不出来八爷在沙场上的样子。〃十福晋点头笑说:〃是呀!他那样的容貌气韵感觉好似只应煮酒论诗,拥炉赏雪才不亵渎。不过姐姐说,八爷上了战场绝对不逊于'兰陵王'。〃我喃喃道:〃才武而面美,貌柔而心壮。因音容兼美,恐不足威赫,常著假面以对敌。击周师金墉城下,以五百骑士克周军重重包围,勇冠三军,齐人壮之,特为舞《兰陵王入阵曲》,以效其指麾击刺之容。〃 十福晋笑道:〃难怪爷和十四弟老说你冰雪聪明,我读书不多,听着你好似和姐姐当年说的话一摸一样。〃我微摇了下头道:〃我只是拾取了你姐姐的牙慧,真正懂的人不是我。〃 她垂目静默了半晌,轻叹道:〃从舅舅到哥哥,姐姐为八爷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连我嫁给十阿哥,都有一半原因为他,可八爷呢?他的心根本不在姐姐身上。你姐姐做过什么?就连笑都是若有若无的,可八爷面上虽冷淡,暗中却一直维护。当日大哥送姐姐一个琉璃屏风,上头的画比较别致,非一般山水花鸟,而是草原景致。你姐姐看到时,多瞅了几眼,结果没多久,一个绘制着西北戈壁风光的琉璃屏风就送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