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了吗?为什么不找我先商量一下?就是不相信我,还有十哥呀!〃 我忽地松了口气,原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是的,你莫要把我想得那么好。我……我确是恃宠生骄,言行不当惹皇上生气了。〃他摇摇头道:〃若曦,我有时候真是恨不得把你脑袋破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他问:〃究竟所谓何事,告诉我实话,我也好想办法帮你,看看在皇阿玛跟前有没有转圜的余地。〃我道:〃皇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确实我言行冒犯天颜。〃他盯着我半晌无语,神色几分寂寥夹杂着隐隐伤悲,〃你还是不信我!不仅是你,只怕八哥、九哥心中都在怀疑我。只不过他们不会表露出来罢了!〃 我道:〃让玉檀进来收拾东西吧!待会麻烦爷帮我带出去。〃他没有说话,我扬声叫玉檀进来。 玉檀一件件拿起问我如何处置,一路问过去,我不禁笑起来,十四阿哥也是嘴边带着丝笑。玉檀纳闷地看着我们,又看看自己问:〃我做错什么了吗?〃我笑说:〃不关你的事情!这些东西绝大部分不是十阿哥给的,就是十四阿哥给的,看到它们,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十四阿哥轻叹口气,我含着丝淡笑,示意玉檀继续整理。 十四道:〃十哥听到你的事情,叫嚷着要去找皇阿玛说理。我劝他打听清楚再说,这次不同往常,竟然特地下了圣旨,罚得又如此重,不然弄巧成拙反倒害你,结果好话说尽,怎么劝都没用。〃我微微一笑,没有言语,十四问:〃你就不担心?〃我道:〃你没有劝下,自然有人能劝住。〃十四道:〃后来十嫂出来一通臭骂,骂得十哥哑口无言,也不跳脚也不舞拳了,乖乖坐于椅上。真是一物降一物!〃 俯身整理东西的玉檀转身问:〃这红绸里包的是什么?细细长长的。〃我忙道:〃拿过来!〃玉檀递给我,我随手塞到枕头下,手在枕下轻轻摸过箭羽,心中百般滋味难辨,吩咐道:〃帮我把首饰匣子递过来,你再看看箱子里还有些什么?〃 待所有物件整理好,我看着桌上的珠宝匣子,笑说:〃上次托你带走,你不愿意。不如你还是带给十三福晋吧!〃十四阿哥道:〃你先顾好自己吧!如今境况凄惨的是你,别人都比你强!〃 我默了会笑道:〃书籍就不管了,由玉檀去处理吧!银票和银子,我自己留着,首饰我也自个留着。那一匣子珠宝和这些零碎物件就麻烦十四爷帮忙带给我姐姐。〃 十四问:〃你要给你姐姐写封信吗?我在八哥府中见到她时,她眼睛哭得红肿。〃我闻言,眼泪立即涌出,〃我不知道写什么好,你就帮我转告说'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让她也照顾好自个。'〃 十四点点头,拿出一盒药对玉檀道:〃用法都在里面清楚写着。〃玉檀忙上前行礼接过。他默默凝视了我一会,叫太监进来搬东西离去。 …………………………………………………………………………………………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十一月,康熙帝率领部分皇子出巡塞外,允祀因生母良妃卫氏去世两周年致祭,暂时未在随扈皇子之列。康熙帝一行离京后第六日,允祀派太监与亲随人员去给皇父请安,并称将于皇父出巡中途等候,扈从回京。令康熙帝怒不可遏的是,由太监带来的允祀所进呈的礼物,竟是两架奄奄殆毙之鹰。按,此处所言之鹰,是指被用来协捕猎物的海东青,为雕类中的一种。康熙帝曾写过一首名为《海东青》的诗,对这种猛禽大加赞赏:〃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当时,南苑一处地方名为晾鹰台,是康熙帝检阅八旗,比武较箭之地。鹰是满族人出猎时必备之物,允祀以此呈献皇父,是借以博取欢心,而绝不会故意送上殆毙之鹰,自招重罪。 殆毙之鹰很容易被理解为喻比康熙帝垂老多病,行将离世。为此,康熙帝恼怒到极点,以致〃心悸几危〃。他除去怒骂允祀,公开允祀于二废太子时所奏〃妄言〃并予痛斥外,还说出〃朕与允祀父子之恩绝矣〃这种绝情之语。 允礻乃被复立为太子后,允祀为群臣所拥戴这一问题,仍使康熙帝备伤脑筋,〃数载之间,极为郁闷〃。二废太子中反太子派出力甚多,这更使他担心允祀将会进一步提高威信,成尾大不掉之势。 康熙帝对此亦不讳言。他在毙鹰事件发生后说:〃此人(指允祀)党羽甚恶,阴险已极,即朕亦畏之。〃 —————————— 我个人对老八政治道路上的转折事件,〃毙鹰事件〃,坚持认为绝对不是老八所为,但究竟是何人所为,我有很多猜测,一,同争皇位的阿哥,(这里面又有多个可能性,三?四?十四?),二,曾经因为八阿哥,家破人亡的人。老八在朝内的仇家也不少。三,我甚至认为就是康熙自己所做。 毕竟'毙鹰事件'发生够蹊跷,而康熙的处理也可以说极为草率,结合康熙晚年奏折上频频出现的恐惧和无力感,我个人觉得即使不是他设计,也肯定是因势利导。  
第十四章(上)
   刚能下地行走,浣衣局就派人来命我收拾东西过去。玉檀忙找了两个太监帮我拿好东西,我让她留下,我自个过去就可以了。她一言不发,固执地跟在我身后。 浣衣局主事太监张千英见我和玉檀一前一后进来,忙起身相迎,我向他请安行礼,他一面笑说:〃不敢当,不敢当。〃一面坦然受了一礼。玉檀一时脸色颇为不快,向张千英草草行了个礼问:〃屋子可安排好了?〃 张千英笑道:〃早就安置妥当。〃说完叫了人进来,吩咐领我过去。 〃什么东西?架子端得这么快?〃玉檀低骂道。我道:〃以前他向我请安,如今我向他请安,都是宫规而已。你一向聪明伶俐反倒连这个理都不明白?你若连这都受不了,就赶紧回去吧!〃玉檀满脸不喜地盯着前方,不再多言。 我四处打量了下,笑道:〃很干净,也亮堂。〃玉檀打量完四周,冷着脸让人把东西搬进来搁好。她正帮我整理被褥,两个姑娘嘻笑着进来,看到玉檀和我,都敛了笑容,肃容向玉檀请安,玉檀紧走几步上前,一手挽起一个笑道:〃两位姐姐请起,我往日过于懒惰,不怎么到这边走动,看两位姐姐眼熟,可名字却叫不上来。〃 瘦高个,两颊张着几粒雀斑的回道:〃奴婢春桃。〃旁边个头适中,容貌还算秀丽的笑回道:〃奴婢艳萍。〃玉檀拿了两份银子出来,笑说:〃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劳烦二位,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两人推剧一番后,都带笑收了。玉檀笑问:〃这院子里住了多少人?〃艳萍笑回道:〃一共四间屋,每屋三人,总共十二人。〃玉檀含着丝笑未语。 艳萍陪笑问:〃姑娘可有什么要帮忙的吗?〃玉檀笑说:〃东西都整得差不多了,多谢你。〃说完回身牵着我的手出了屋子,艳萍和春桃俯身相送。玉檀脚刚踏出院门,脸就垮了下来。 我笑说:〃好了,该见的都见了,能打点的也都打点了,回吧!〃玉檀闷闷地问:〃姐姐可能习惯?以前在家里就不用提了,就是刚入宫时,屋子虽狭小,可也是一人一间。〃我道:〃乾清宫是什么地方?浣衣局又是什么地方?〃她瘪着嘴道:〃我知道我不该老招姐姐烦心,可我就是忍不住。〃我道:〃我明白,回去吧!我也得回去打听一下平日都是什么情形。〃玉檀长叹口气,道:〃那我先回去了,回头再来看姐姐。〃我点点头。她转身离去。 屋内春桃和艳萍正在说话,隐隐听到我和玉檀的名字,不禁脚步放轻,走到窗下,〃玉檀姑娘出手真是大方,我们一年所得也不及她一次赏的。〃声音微尖,这是春桃。声音甜糯的艳萍说:〃人家是万岁爷眼前的人,你我进宫这么多年,就远远地见过一两次万岁爷的身影,连脸面都看不清楚。你看着她赏我们的多,可娘娘阿哥们赏她时,肯定比这多多了。〃我笑摇摇头。 春桃问:〃若曦姑娘到底犯了什么错?〃艳萍冷哼道:〃什么姑娘不姑娘的,'落毛凤凰不如鸡',她如今还不如我们,我们到年龄就放出宫了,她就慢慢替公公们洗衣服吧!〃我侧头一笑,看来以后日子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看她说话行事,见识是有,可心思还浅。 春桃说:〃听闻她父亲是总兵,她姐姐是八贝勒爷的侧福晋。〃艳萍笑道:〃不过是驻守西北荒凉之地,在外面也许还能唬唬普通百姓,可这是天子脚下,紫禁城随便哪个不比他大,都是要行礼请安的主。皇亲国戚又怎样?八贝勒爷如今还能顾及她?所谓'树倒猢狲散',她只怕也就是因为大树倒了,没人照应了才被皇上罚到这里来的。〃 话说到此处,再往下听,也没什么意思。我轻轻退了几步,有意推了下院门,加重脚步走进屋中。春桃见我进来,忙立起,艳萍坐于炕上未动,低头专心磕着瓜子。 我向春桃一笑,问:〃有些事情想问一下春桃姑娘,可方便?〃春桃笑说:〃姑娘问吧!〃我道:〃你直接叫我若曦就好了,姑娘、姑娘的叫得人都生分了。〃她笑说:〃那你也直接叫我春桃吧!〃我点点头。 两人在炕沿坐定,我向她打听平日几时起床,几时歇息,都该留意些什么。春桃颇为健谈,经常是我一个话头,她就滔滔不绝地讲下去,杂七杂八地都拉扯出来。我微微笑着细听,也不去管她早就离题万里,反正多知道总没坏处。两人说了大半晌,艳萍不耐烦地打断,问春桃:〃你还去吃饭吗?晚了可就只能吃人家剩下的了!〃 春桃不好意思地站起,看着我说:〃回头我再告诉你,如今我们先去吃饭吧!〃我点点头,随她们而出。 ―――――――――――――――――――― 听到春桃起身,我也忙起来,她一面套衣服,一面问:〃睡的可好?〃我说:〃挺好的。〃还在炕上躺着的艳萍冷'哼'一声,掀被而起。 我下炕穿鞋,笑想,假话被人识破了。一直一个人睡惯了,昨夜三人同炕而眠,的确没有睡好,不过看来她昨夜也没有睡好。 看着眼前如小山一般的一大盆衣服,我有些头晕。洗衣机!我愿倾我所有,不惜代价换取一台洗衣机。想归想,感叹归感叹,活还是要我自己干。 我仔细看着旁边姑娘的一举一动,有样学样,放皂荚,捶衣服,揉一揉,搓一搓,翻面再捶,放入水中,摆干净,换下一件。然后发觉自己跟不上她,速度渐慢。看着山一般的衣服,心中发急,只得咬牙加快速度。右手捶完,换左手;左手捶完,换右手。其他人都已经干完手头的活,几个速度快的,已经歇了大半天。只有我还在继续。 春桃走近,挽袖蹲下,还未来得及说话,艳萍就扬声笑叫道:〃春桃快过来。〃春桃看看我,又看看正在向她招手的几人,对我歉然一笑,起身过去。 天色黑透,我才勉强洗完所有衣物。晚膳时间早过,不得已只好饿一顿了。看着红肿冰凉的手,不禁叹口气,不出几日,这双手就不会再十指芊芊、葱白如玉了。取出膏脂,涂抹于手上。 春桃笑说:〃好香呀!〃我递过去,〃要抹一点吗?〃她忙挑了点出来,凑到鼻端闻了下道:〃真香,比我们平日用得香多了,可闻着却不冲鼻。〃 我看艳萍正盯着看,笑问:〃你也抹一点?〃她撇了撇嘴道:〃不用。〃我淡淡一笑,不在意地随手收了起来。 第二日正在洗衣,张千英进来查看,边走边看昨日洗完正在晒晾的衣服,忽地指着其中一排冷着声问:〃谁洗的?〃我叹口气,上前行礼道:〃奴婢洗的。〃张千英冷色敛去,笑着让我起来,〃你第一次干这些活,洗得不干净也不能怪你。〃说完,看了一圈周围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