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涌簧咸鹄棺∥摇!∥乙恍λ呈普酒鸬溃骸ń窈笪颐潜舜颂岬阕判×可俪龃恚苊饫嗨频氖虑樵俜⑸<词拐婊褂校以谡饫镆睬敫魑欢嗟41鹑硕晕业幕担一岷芸焱簦鹑舜业暮茫胰椿岬爰窃谛模芑嵘璺ūù稹!ā∷低曜泶酉渥永锬贸鍪资魏凶樱袅肆郊雌鹄醋詈每吹氖资畏旁谧郎系溃骸ㄆ涫滴以缇陀兴兔妹枚鞯男乃迹皇且皇蹦媚蟛蛔寄愕南埠茫挪桓宜嬉狻H缃衲闳粼铝宋移饺昭孕胁坏倍嘤械米镏Γ湍悠1暇乖谡馍罟铮锢献佣疾坏眉傻糜质请缗N低贱之活,人人都瞧低几分,我们若还不彼此帮衬,反倒互相作践,更是让人瞧不起!〃 艳萍扭脸看向我,我朝她暖暖一笑道:〃妹妹就赏我个脸面吧!〃说着把东西强塞进她手里。她稍微挣扎了几下,终是收下了东西。我又拿起招男还回来的东西递回给她。她接过,低低说了声〃谢谢〃 兰花笑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笑道:〃本该如此,自己姐妹何必客气?〃 晚间躺在炕上,想着断裂数截的簪子,心里还是疼痛,我连个簪子都护不周全,事后还得笑脸相陪、好话说尽。不过毕竟让张千英的如意算盘落空,把最难相与的三人降服,其他人就都好办了。这些人大都出身贫贱,在宫中苦熬,唯一的盼头就是将来出宫后能过些舒心日子,能帮帮家里人,不让周围人看轻。最看重的不过就是银钱。只要给的方法得当,照顾好她们的面子里子,至少能买个明面上的融洽。 第二日晚间,装做找衣物,把箱子里的东西理了一遍,别的都罢了,就是耳坠子和箭有些不好办,想了想,决定把耳坠子送到玉檀那里,让她帮我收着。箭在我心中虽价值连城,可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不值一文的东西,不会有人偷。 隔着红绸,摸索着箭,又想起了当日的情景。〃若曦,怎么理衣服理得只是发呆?〃春桃笑问。我侧头向她嫣然一笑,没有答话。把箭塞回了箱底。 合上箱子,看她愣愣看着我,纳闷地问:〃怎么了?〃她叹道:〃若曦,你真好看!刚才那一笑,好象……好象花都开了!〃说完她自个先不好意思起来,我笑道:〃我整日都笑着呢!花整日都开着呢!〃春桃摇头道:〃不一样的,我不识字,不会说话,可不一样的,平日的没刚才的好看。〃我心下忽生黯然,不愿再逗她,淡淡一笑,扯开了话题。 天气日渐暖和,洗衣变得容易很多,至少水不再冰凉刺骨,满手不再是冻疮。晚间吃完饭后,艳萍几个人聚在一起斗牌,我笑看了一会,出来散步。看见小顺子迎面而来,一时有些恍惚。他上前请安行礼,我侧身避开,向他行礼道:〃如今该我给公公行礼。〃他忙让开,道:〃姑娘可别说这话,会折煞奴才的。〃 他看了看四周无人,道:〃如今想见姑娘一面真是不易,奴才等了一个多月,才碰到一次。〃我道:〃一月只有一天休息,住的地方又人多耳杂,是不好说话。〃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里面是一些面额不大的银票,姑娘可以贴身收着,既不怕丢,送人也方便。以后我会常送来的。〃 我心中犹豫,小顺子忙道:〃四爷说了,姑娘身边好东西虽多,可不是皇上赏的,就是娘娘赏的,都不好转送给那些人,就是自个的东西也不值得,何况她们还不见得能辨识东西好坏,倒是糟蹋了东西。不如给银子实惠。〃我道:〃多谢你了!〃说完把信封揣进了怀里。 他笑道:〃姑娘平日若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奴才就好了。〃我微一颔首,他打了个千,转身而去。 —————————— 百花开过,谢了。谢了,又开了。花开花谢间已经一年过去。 张千英派人来叫我,我忙把手擦干,就着水盆中的水为镜,把头发揉搓几下,蓬头垢面大概就如此吧? 刚进屋子,立即后悔。张千英恭迎着立于门口,见我进来后,忙退出掩上了门。十阿哥和十四阿哥一见我,都立起。十四吩咐随他而来的太监:〃到门口守着!〃 十四面色沉沉把我从上打量到下,又从下打量到上。十阿哥神色愣愣。半晌后,十阿哥问:〃若曦,你怎么这个样子?〃又转而看着十四问:〃你不是说你都打点好了吗?〃 我笑说:〃干活总要有干活的样子。〃十四问:〃张千英待你如何?〃我点头道:〃很是照顾!日常有错时都是睁一眼闭一眼,态度也极是和蔼。〃张千英的脾气秉性我已摸透,对付他不算太难。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莫说十四根本不可能插手宫中人事更换,说了徒让他为难;就是换了,谁知道会否换一个更难缠的主呢? 十阿哥脸色稍缓。指了指椅子让我坐。从刚见面的震惊中缓过来,心中猛地又一惊,从椅上跳起,问:〃出什么事情了?〃两人脸色黯然,悲痛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惊恐地掩住嘴,喃喃道:〃不会的,我姐姐怎么了?〃两人都是一愣,十阿哥道:〃你姐姐挺好的呀!虽然一直体弱,不过你自个也知道她这么多年都这样的。〃我心下松口气,坐回椅上问:〃那究竟出什么事了?你们居然大张旗鼓地来找我?〃 十四缓缓道:〃事情紧急,顾不上那么多。从前年发生那件事情后,八哥就大受打击,大病一场,病虽好了,可心情却依旧低落。身子本就弱,内外相逼,如今又病倒了。此次病情来势汹汹,太医说……太医说……。〃十四阿哥一下侧过了脸,没有再说。 我心神一时大乱,忙撑着头,凝神想去,八阿哥应该是活到雍正登基后的,那他此次应该没有事情。可关心则乱,我不敢确信知道的是否就一定会发生。心突突直跳。拼命安慰自己,太子不就是如我知道的被先后两废吗?一切还是会按照历史的,心缓缓放下一半,可突然又哀伤无限,真若按了历史,不过是'逃过这一日,难逃那一日'。撑头闭目无语,半晌后方问:〃皇上怎么说?〃 十阿哥沉着脸,木然地说:〃皇阿玛对太医只说了四个字'勉力医治',后来又在八哥病情的奏折上批道'此一举发,若幸得病全,乃有造化,倘毒气不净再用补剂,似难调治。',后来为了避晦,皇阿玛命将重病不适合移动的八哥从临近畅春园的别墅移回贝勒府,九哥反对,皇阿玛却执意如此,说……〃 十四忙打断了十阿哥的话,道:〃我们特地来一趟,想问问你有什么话要说,或要嘱咐的,我们可以转告,笔墨纸砚这里都有,你若要写信,也可以。〃我问:〃是八爷让你们来的吗?〃十四摇摇头:〃八哥昏迷不醒,是我的意思。十哥是特地来看你的。〃十阿哥盯着我问:〃若曦,你和八哥究竟什么关系?〃 我恍若未闻,问:〃府中如今怎样?八福晋和我姐姐可好?〃十四道:〃从前年以来,八哥对什么都不闻不问,府中所有大小事务都是八嫂打理,还要照顾一直病着的八哥,如今……〃他叹口气道:〃你若见了,就知道了。因为府中上下的人都指着她,八哥又是这样,她就是全凭着一股心气强撑着。你姐姐,唉!为了你日日愁,为了八哥也日日愁,终日跪在佛堂念经求福。听丫头说,每天都哭好几回。〃 我现在身在是非圈外,可挂心之人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的心,自己不愿意,却让亲人不得开心颜。 十阿哥叹道:〃我从没敬佩过什么女子,可现在对八嫂却是满心敬佩。她真是女子中的大丈夫!当日十三弟出事后,十三弟府中一下就全乱了,什么鸡鸣狗盗之事都冒了出来,十三福晋迫不得已把能遣散的奴才仆妇全都遣散。可八哥府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几百号人,还有田庄别业,比十三弟府中情况复杂的多,可八嫂却震慑着众人,没出一丝乱子。〃 我凝视着十阿哥发了半晌的呆道:〃我没有什么话要对八爷说,估计他也不想听我说。〃十阿哥蹙眉不语,十四低头长叹口气。 我走到桌边,提笔写道: 〃从喜生忧患,从喜生怖畏;离喜无忧患,何处有怖畏? 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 是故莫爱着,爱别离为苦。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缚。〃 写好后,交给十四,〃把这个给我姐姐。〃十四接过揣好,起身道:〃十哥,走吧!〃十阿哥起身欲走。我道:〃不管八爷病情如何,能否及时给我传个口信?〃十阿哥和十四阿哥都点头答应。 两人向外行去,我叫道:〃十四爷!〃十四回头看向我,十阿哥回头眼光在我俩脸上打了圈,自拉门而出,随手又掩上了门。 我走近他身旁道:〃不要告诉十阿哥。〃十四道:〃我省得!这三四年经历了这么多风波,如今的十哥也非当年的莽撞人,他粗中有细,即使明白也不会告诉十嫂的。谁还忍心去伤八嫂呢?〃 是啊!当年碰上这样的场面,十阿哥怎会如此体贴?两人默默无语,神思刹那都飞回了多年前的一幕幕,和十阿哥怒目瞪眼彷似昨日。半晌后,他道:〃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我点点头,他转身开门,和十阿哥并肩而去。  
第十四章(下)
   心一直悬了整整五日,才有口信传来,八阿哥转危为安。我喜未起,悲又生。知易行难,我告诉姐姐,我已经戒忧戒惧,可骗不了自己,虽远离了他们,可心却不能放下。随这个口信而来的还有其它两个消息,一坏,一好。坏的是八阿哥病刚有起色,八福晋却忧劳成疾,卧病在床。好的是康熙命将停了一年十个月的俸银米照贝勒等级支给八阿哥,消息悄悄在宫廷中传开,浣衣局的人待我又多了一丝笑意,我不禁叹道,天子一句话,就影响到紫禁城的各个角落,我依旧受惠于八爷。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就有钩心斗角,浣衣局也不能免俗。不过跟在康熙身边十年,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呢?张千英就是再精滑,毕竟只是在浣衣局里磨练出来的小手段,落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笑置之。其他人即使有心计,不过希冀着多得些好处。外人的冷嘲热讽,更是全不往心里去。我既然不介意,她们的恶毒也只是打了水漂。 在别人眼里,我非同寻常的苦,日日操低贱之役,还要应付明里暗里的刀枪。自己却心如古井,波澜不起。我从最狭隘的层面上真正明白了佛经所说的话,〃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我既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他们所作一切于我无任何意义。唯所爱之人,才能伤你! ————————————- 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皇太后崩,这位来自大草原的博尔济吉特氏女子虽然曾经贵为皇后,却没有得到过顺治的喜爱,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康熙对她的孝顺,虽非她的亲生儿子,但待她如生母一般,让她得享天年。康熙为表哀思,服衰割辫,我们也都穿着白衣,连着地上、屋顶的雪,紫禁城中竟无一点亮色。 康熙五十七年二月、西北告急,拉藏汗被杀,拉萨陷落,准噶尔部控制了整个西藏。消息霎时传遍宫廷内外,人人都谈论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战争。因为这关系到大清领土的完整,以及清朝举足轻重的统治基础——满蒙联盟的成败。准噶尔部控制西藏,就有可能借宗教煽动蒙古各部脱离清朝统治。康熙迅速做出反应,命色楞统率军兵、收复西藏,西安将军额伦特、内大臣公策旺诺尔布等随后相助。 因为康熙信心十足,层层影响下来,人人都觉得胜利指日可待。四周宫女太监们的话题迅速转变为猜测何时胜利班师回朝,我摇头轻叹,哪有那么容易?我虽不能清楚记得这场战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