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9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蚍⒘顺料阆热バⅲ诖惭匚实溃骸ㄐ〗悖悴⒉皇钦婕薷囊锹穑俊ㄎ业溃骸ㄊ牵 ㄇ苫勖泼谱挪挥铮椅兆∷氖值溃骸ǘ圆蛔。抑滥惆屯盼夷苷嬲薷鋈耍秃兔烂赖毓兆印?晌易霾坏健!ㄇ苫畚剩骸ɑ噬厦靼茁穑渴囊靼茁穑俊ㄎ夷嘶岬溃骸ɑ噬弦残砻靼祝残聿幻靼祝此趺聪胛伊恕J囊Ω檬敲靼椎摹!ㄇ苫厶镜溃骸ㄖ灰〗阏婢醯谜庋炖志秃谩!ㄎ业溃骸ǘ嘈弧!ㄇ苫坌λ担骸ㄋ桑 ㄋ底盘嫖夷蠛帽蛔樱畔律凑剩盗说疲诿哦觥(D―――――――――――――一夜未怎么合眼,只天快亮时稍微眯了会,天刚初白就又惊醒。醒来的瞬时,一时恍惚,竟然以为仍在紫禁城中,第一念头居然是,他去上朝了吗?昨夜看折子看得晚吗?几时歇息的?反应过来后,全身刹那无力,我们已各自一方了。眼泪一颗颗涔入枕头。巧慧在外头小声唤道:〃小姐!〃我忙抹了眼泪坐起,〃已经醒了,进来吧!〃巧慧和沉香捧着脸盆洗漱用具进来。巧慧翻箱子寻了件水红旗装给我,一面服侍我穿衣,一面道:〃今日要仔细装扮一下,按规矩过会要给嫡福晋磕头敬茶请安。〃我笑应好。巧慧瞅了眼沉香,看她低头正忙,俯到我耳旁道:〃估计嫡福晋不会为难小姐的,昨儿晚上小姐第一天进门,十四爷却只来看了一眼小姐。〃我又笑又气,恨恨地轻掐了下巧慧道:〃你越发张狂了。在宫里倒没见你这么轻飘。〃巧慧嘻嘻笑道:〃宫里能和这里比吗?再随便的人进了宫也立即缩胳膊缩脚。〃收拾停当,命沉香领着向正厅行去。十四并几位福晋都在座,全是熟人,倒也没陌生感,只是有一点尴尬,毕竟从未想到有一天和他们共处一个屋檐下。我先向十四和嫡福晋完颜氏行了跪拜礼,又双手捧茶举过头顶,向完颜氏道,〃若曦恭请嫡福晋用茶。〃她笑接过轻抿了口道:〃以后是一家人了,叫我姐姐就可以了。〃指了指侧旁的椅子道:〃坐吧!〃我一躬身道:〃谢嫡福晋!〃她一愣,我未再理她自坐下。又和其他两位侧福晋和庶福晋彼此行礼,扰攘一番,终又各自坐定。十四瞟了我一眼,淡淡道:〃传膳吧!〃我随便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静静坐看着众人用膳,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十四问道:〃这就够了?〃我微颔了下首,他盯了我一瞬道:〃那你就先回吧!〃桌上众人都是微惊。我向他和嫡福晋行了个礼后,转身退出。一直笑眯眯的沉香再无一丝笑意,低头随在我身后默默而行。巧慧走了会,看周围无人,问道:〃小姐,这可和你往日性子大悖呀?你压根没领嫡福晋的情也就罢了,可这么没规矩的事情怎么都做了呢?哪有爷和嫡福晋还未用完膳就自个先退席的道理呢?我长这么大可头回见。〃我道:〃做样子的规矩已经行完,以后我就这德行了!你趁早做好心理准备。我没打算和她们做一家人,也不打算和她们上演什么众姐妹行乐图。我自个过我自个的日子。我再无精力敷衍任何人。〃巧慧呆了半晌后叹道:〃也好!宫里受够了,如今就图个痛快吧!〃我笑搂着巧慧道:〃还是巧慧最好!〃巧慧拍了我下道:〃你回头谢谢十四爷吧!他这是摆明了态度由着你性子了。〃我笑了下道:〃嫡福晋人不错,心里即使不舒服,估计也就是彻底漠视我,孤立我,凡事把我摒弃在外。不过这却正好就是我所求的。低下几个闹不出什么事来。以后我们就关门过我们的日子吧!〃巧慧吃吃笑道:〃如此说来,小姐今天这一手玩得倒是漂亮,一进一出间,已经把以后全搞定了。〃我笑向巧慧挤了下眼睛道:〃谁还耐烦和她们打持久战?〃――――――――――――〃小姐,别练了!又不去考状元,写那么好字干吗?出来看沉香和我踢毽子。〃巧慧在门外嚷道。我道:〃就来,你先玩吧!〃看看自己的字,再看看临摹的字帖,无奈叹道:〃难得精髓,不过是个貌似。〃这些字帖都是以前央胤禛书写的,以后绝不能再有了,发了会呆,摇头一笑,将字帖仔细收好。又把自个练好的字放到一旁的大箱中,不过两三个月的功夫已经堆了一小垛。斜倚着门框看沉香把一个五彩毽子踢得花样百出,巧慧笑说:〃我们当年实在不能和她比。〃我微笑不语,贝勒府的事情,久远的好似前生。待巧慧发现院门口立着的十四时,两人忙收了毽子向十四请安。我笑问:〃来了也不进来,大夏天的立在太阳低下不晒吗?〃十四笑走到紫藤花架下坐下,我也过去坐到一旁的藤椅上。他将一封信放在桌上后,闭目轻摇着躺椅,一副惬意舒服的样子。沉香把茶轻轻搁在藤桌上,悄悄退了下去。我拿起信,敏敏给我的。人在深宫多年未通消息,冷不丁地看到她的信,心中一暖,大草原上还有一个一直牵挂我的朋友。十四侧头笑问:〃整日就在这院里,不闷吗?〃我道:〃不闷。〃他轻笑几声道:〃当年那个满贝勒府乱晃着玩,回头还对着湖面没完没了感叹无聊的人哪里去了?〃我笑道:〃你老了!当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就是真老了。〃十四笑拿起桌上的美人团扇把玩着,〃我整日无所事事,只好回忆过去。〃我笑容有些涩,满身才华却无处施展,从驰骋西北到枯守陵墓,怎样的人生起落?心中暗叹一声,不愿再想,低头仔细看信。别后诸般事情细细述,已经有两个儿子,信中的一切都是和美幸福的。最后叮嘱我道:〃姐姐,不管你曾经历过什么,都忘掉吧!十四爷是值得珍惜的人,也许他即不是你的月亮也不是你的星星,但除了月亮和星星就没有别的风景了吗?现在年纪老大,才知岁月匆匆,只愿姐姐抓住些许快乐。〃我慢慢收好信,十四笑问:〃要回信吗?〃我点点头,他吩咐尘香捧了笔墨纸砚出来。我凝神想了会,过去的事情无甚好说,提笔写道:〃我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幸福就在点滴记忆中。这么多年,从没有这么心境平和安乐过,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勿担心我,……〃十四又静静坐了会,收好信,起身而去。炽热阳光下,却是晒不化的寥落。我嘴角含着丝浅笑,扇着团扇,沉香静静撤掉了桌上的茶具。院内服侍的众人已经习惯十四每日都来,却只是坐一会,闲谈几句就又离去。刚开始十四每次来,沉香都暗自做好留宿的准备,结果却每每落空,起先沉香还满脸纳闷,弄不明白我究竟是受宠还是不受宠。说不受宠吧,十四日日都来,说受宠吧,却从未留宿。日子久了,沉香看我和巧慧都淡然处之,也有样学样,不惊不怪了。尘世似乎将我遗忘,我也毫不客气地将它遗忘,每日只是练字,坐在院子中看云聚云散,花开花落,时与巧慧和沉香笑谈几句。没有了外物所隔,在我心里只剩下胤禛和我,我和胤禛。我自私地把其他人全部忘记,只留下他与我相关的一切。第一次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他和我,第一次我什么都不顾忌地开始爱他。我最享受的嗜好就是燃一柱香,泡一壶茶,微眯着双眼回忆他和我的一点一滴。一个笑容,一句讥讽,一声叹息都会反复品味,他在我脑中越发分明。紫藤花开时,回忆缭绕在一片青紫花丛中;溶溶月色下,回忆蒙着一层淡黄纱;寂静深夜中,回忆伴着晚香玉的馥郁香气。相思象野草一般疯长,我再把它们全部倾注在笔端。待第一场雪花舞落时,装字稿的大箱子已经一大半都堆满。―――――――――――――叮叮咚咚的琴声又响起来,巧慧笑道:〃十四爷又在练剑了。〃我凝神听了会,静极思动,忽地来了兴致想去看看十四练剑。我的院落紧挨着他的书房,却一直未曾去过。说是书房,其实听沉香说也算是练功的地方。六角亭中十四的侍妾吴氏穿着雪貂皮斗篷正在弹琴。地上积雪仍厚,十四却是上身赤膊,持剑而舞。纵腾跳跃,回风舞柳。我看不出招式,只觉得十四出剑越来越快,吴氏尽力想跟上十四的节奏,却总是落后几拍,越急越乱,一声刺耳的声音,琴弦骤然断裂。十四手中长剑脱手而去,钉在远处一株开得正好的梅树上。扑簌簌红梅纷纷飘落,白雪中点点红艳甚是好看。吴氏忙起身向十四告罪,十四摆摆手,凝视着梅树上的剑道:〃不关你事。〃说着看向我隐身的廊柱,呵斥道:〃又是谁鬼鬼祟祟的?滚出来!〃我笑走到梅树旁,看着十四问:〃这么大火气?冰天雪地都浇不灭?〃吴氏忙向我行礼,我笑让她起来。她又向十四行了个礼后,抱琴而去。十四走过来问:〃怎么躲在廊柱后呢?要看大大方方地过来在亭子里看,岂不更好?〃我看他脸上汗珠不停滑落,抽出手绢递给他。十四却未接,只是伸脖子过来,我一笑替他擦拭。我道:〃赶紧穿件衣服吧!这么冷的天,又刚出过汗,小心冻着!〃十四笑握住我的手问:〃我们俩谁冷?〃他手心火烫,反倒是我手冰凉。我笑说:〃是我冷!那也要套件衣服。〃十四低头替我搓了搓手,双手拳握着给我取暖。我笑道:〃进屋吧!雪地里立了半天,身子也有些冷了。〃十四笑点点头,并未松脱我的手,依旧牵着我向书房行去。我看他神色坦荡,也不好太过扭捏,遂大大方方任由他牵着我进了书屋。十四进屋后放开我的手,吩咐下人去取暖手的小手炉给我。自个披了件外袍在暖炉旁坐下。我解下斗篷放好,坐到他身旁问:〃京城中又有什么事情了?〃十四忽地笑起来,笑了一会子方道:〃是我自个又痴了。皇上不责我们心里怎么能舒坦呢?总是要有的没的寻些罪名出来骂一骂,警告了群臣不要妄自胡为,心里方舒坦一些。要不然我们再加上年庚尧岂不怄得慌?他骂我们结党,这'年党'可是他自个纵容出来的。〃我默默发了会子呆,问道:〃八爷最近可好?〃十四蹙眉道:〃骂得越来越狠了,不过我看八哥一改谨慎小心的作风,彷似故意留了错处让他骂。和我也许久未通过消息,摸不透八哥的心思。〃我道:〃临来前我在路上见过八爷一面。他……他已经倦了。只想着离开,如今只是牵绊于弘旺。〃十四惊笑道:〃离开?皇上若能放他走,他早走了。可皇上偏偏就要给他职位,命他做事,方好常常折辱于他。甚至以八嫂和弘旺相威胁,'故意托病不肯行走,必将伊妻处死,伊子亦必治与重罪。'〃十四说完冷笑了几声。我低头道:〃离开去找八福晋。〃十四猛地一下跳起来,〃你说什么?〃我垂头不语,十四半晌后缓缓坐下,〃你倒是很看得开。〃我抬头淡淡一笑道:〃如今我才明白死亡有时候是一种解脱。我看不开的只是他还在受苦。〃十四默默发了会呆,立起走到桌旁,提笔就写,写完立即叫人进来吩咐道:〃呈给皇上。〃我问:〃所谓何事?〃他心情好似突然大好,呵呵笑起来,〃我也不能白生气呀!写了首诗去气气他!〃我道:〃怎么和小孩子一样?什么诗?〃十四笑吟道:〃仰首我欲问苍君,祸淫福善恐未真。豫让忧死徒吞炭,秦桧善终究何因。无赖刘邦主未央,英雄项羽垓下刎。自来豪杰空扼腕,嗟吁陵岗掩寸心。〃十四这是把胤禛比作秦桧、刘邦,自个是那'空扼腕'的'豪杰'。十四得意洋洋地笑问:〃能让他气半天了吧?〃我又气又笑,叹道:〃彼此气吧!日子倒是不寂寞了!〃―――――――――――――〃小姐,明日嫡福晋的寿辰,去吗?若去就要备礼。〃我想了下道:〃是个大生辰,寿礼总是要送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