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爱上小姨-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爱上小姨》
作者:庸俗
正文
第一章 自杀
2007年,注定了它是不平凡的一年。股价、楼价、物价,全都疯涨。而其中最为疯狂的就是股市了,从3千点一路飙升到6千多点。股民们兴奋的都合不上眼,即使睡着了,也是笑着醒来的。看着越来越高的指数,想着一张张不劳而获的人民币,不行、再去买,不是有专家说会涨到1万多点吗?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了,这可是发财的机会啊。于是,股市因股民的疯狂而更加扶摇直上。刘凯欣也是怀着这样的想法进入股市的,以房子作抵押,加上平时和老婆一起省下的钱,合计人民币60多万,孤注一掷,全部投进了深不可测的股海中,不见一丝浪花。
2008年,股价从一开始就一路下滑。获利回吐、那是获利回吐,短期调整、那是短期调整,专家们在电视里大声叫嚣着,浑然不知一些大户已经在偷偷的抛掉手里的股票,而像刘凯欣这样的中小散户则仍然握紧手里的股票,期待着一万点的到来。股价在继续往下滑、往下滑,直到跌、暴跌,当刘凯欣痛下决心想要割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套牢了,而这期间,西方美国的次贷危机犹如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迅速演变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中国的股市更是因此而雪上加霜、一蹶不振,到2008年底,股市从最高峰的6千多点一下子跌到了最低谷的1千6百多点,刘凯欣一夜之间由白领变成了穷光蛋,就像是小时候玩击鼓传物游戏,刘凯欣恰恰是那个鼓停却还没有把物传出去的倒霉蛋。
“老婆,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啊。”刘凯欣使劲拽着金兰的手,不让她出门。
“好,我不走。那你用什么来养我?房子明天就会被银行的人来接收,难道你要我陪你一起去喝西北风?”金兰鄙夷的看了刘凯欣一眼,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
“老婆,要不是你说股票一定会涨,还有你们公司里总经理的夫人是怎么怎么穿金戴银,我至于把钱全都扔进股市里面吗?”刘凯欣小声的抱怨着。
“哦,都是我的错,行了吧。自己没用,还怪人家。也不知道当初我是看上你哪一点了,那么多人不嫁、偏偏嫁给你这个不知长进的穷光蛋。”金兰的确很漂亮,以前的时候也的确有很多人追她,就是现在、她看上去依然很美。“你、你。”刘凯欣指着金兰,手在发抖,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结婚都快一年了,你说你什么时候让我满意过,要车没车、要别墅没别墅,就是这房子大部分还是你爸妈给你钱买的,你说你是不是废物……。”“滚,不然别怪我打你。”刘凯欣大喝一声,打断了金兰的话。他真的受够了,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好女人,可他的女人除了给他压力,就是问他要钱,何曾真正关心过他,鼓励过他。金兰一呆,似乎没想到刘凯欣也会发火,随即冷哼一声,潇洒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妈妈,你说的对,娶一个漂亮老婆不是男人的福气。”刘凯欣无力的靠在墙上,喃喃自语。妈妈?刘开心精神一振,掏出手机、飞快的输入一串号码:“妈妈,我……。”
“凯欣,妈妈现在真的没有钱了。”然后就是一阵忙音。“妈妈,我不要钱,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就这么简单。可你为什么要挂啊?”想想也是,这一年来、金兰要这要那,自己那点工资哪够她用的,每一次打电话都是为了要钱。
“妈妈,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向你要钱了,你的儿子真的是个废物,是个废物。”刘凯欣木然的穿过客厅,那里有台电视,里面正有位专家正在分析2009年的股市:“09年的股市还将是个熊市,大盘不稳,股民们的信心……。”
“呯”的一声,电视机宣告寿命结束。刘凯欣扔掉了手里的椅子,你丫的、说还能涨到一万点的是你,现在说熊市的也是你,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走出客厅,那里有一个阳台,刘凯欣爬上阳台层的高楼,向下望去,甲壳虫般大小的汽车组成了滚滚的车流,奔流不息。我想跳下去,但不是坠地,而是上天。这是好久以前刘凯欣看过的《过把瘾》里面的一句台词,里面王志文所所饰演的男主角得了一种怪病,可以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至少还可以去死,嘴角微微掀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刘凯欣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纵身一跃而下……。
“本市快讯,今天本市有一男子因股市投资失败,从所住的37楼跳楼自杀,年仅27岁,该男子生前有一份不错的职业……,所以还是请广大市民注意,入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位于江海市市中心的电视大楼,墙壁上的大屏幕里,美女主播面无表情的把这段新闻念完,繁华的街道上行人很多,但却没有一个驻足观看的,这个世界上天天有人在自杀,人们早已经麻木了。只有在城市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位中年妇人看了嚎啕大哭,可是她的哭声很快就被淹没在这个繁华、喧嚣、拥挤的城市里,不见丝毫波澜。
“叮铃铃”一串急促的铃声响彻20平米的蜗居,一只手从被单里伸了出来,抓起闹钟,大有摔下去之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刘凯欣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迅速的穿起衣服,刮掉胡子,又自恋的照了照了镜子,这一切做完,仅仅用了秒:“今天的面试你一定会成功的,刘凯欣、加油。”说到这儿,刘凯欣忽然楞住了,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好像回到了刚毕业的那段时光。疑惑的看了看日历,那上面赫然写着2004年7月6日。我穿越了?刘开心瞪大了眼睛,觉得难以置信。又看了看小镜子里的自己,稚嫩、嘴角还有绒毛,只有那双眼睛变得沧桑、深邃,没有刚毕业时的天真、充满**。
半响、刘凯欣才回过神来。嗯,不管了,今天还要去面试,也是自己**的日子,不过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老女人,你以为还能得逞吗?刘凯欣冷冷的笑了一下,慢条斯理的打完了领带,打开门、走了出去。
据说,人往往在危急的时候爆发潜能,一位老太太为了不让车子撞伤自己的孙子,硬是将6吨重的卡车揪翻在地。这些都足以说明人类的大脑是个宝藏,只是苦于没有方法加以开发罢了。我好像找到了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是以死为代价,恐怕也没有哪个人敢试,估计也只有我才那么幸运吧。刘凯欣掏出兜里的红塔山,取出一支,然后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悠然的吐出一个圆圈。
“先生,请问要车吗?”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刘凯欣身前,司机探出头问道。
“谢谢大哥,不用了,你的车不如我走得快。”司机暗中叹了口气,年纪轻轻、相貌堂堂,却是个傻子,正要回话,却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了。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又掐了掐大腿,很疼、不是做梦。司机只觉得头皮发麻,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妈呀,大白天撞鬼了,狂打方向盘,一溜烟向前驶去。不一会儿,这辆车就因为超速被交警拦住,一张二百五的罚单递到他的面前。
司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苦着脸:“警察同志,我不是故意的,我碰到鬼了。”警察敬了个礼,一脸的不屑:“先生,要找也应该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最迟后天交钱。”司机拿着那张罚单,看着交警远去的背影,苦笑、我真的是撞鬼了,不然哪会这么倒霉,奶奶、我错了,我不应该信纯哥的,我应该听你的话,信佛的。
路上,刘凯欣总算是把速度调整好了,看上去像个普通人,而这时,应聘的公司——天涯广告也到了层的大厦,全是天涯集团的。天涯集团的董事长是改革开放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卖服装使他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进军零售业、房地产、物流,最后以300亿的身价跻身于中国富豪榜,天涯广告只是他旗下众多公司中的一个,占了整座大厦的最高3层,其余写字楼则全部租了出去,光是租金,就已经可以让他全家躺着过下半辈子了。
因为是来应聘的,所以刘凯欣昨天就咬牙发狠花了几千大洋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装了一番,此刻看来倒也衣冠楚楚,一副富二代的样子,两名守卫在底层的门卫只微微扫了他一眼,问也没问就放行了。形同虚设,万一我现在换身平时穿的衣服,不知道会不会被他们扔出去。怀着这个好笑的想法,刘凯欣进了电梯。
本来电梯已经满员了,可操作电梯的小姐只觉得眼前一花,刘凯欣已经紧挨在她的身边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电梯已经超负荷了,你还不快……。”电梯小姐没有说下去,只因她看到了刘凯欣那张极其英俊的脸,还有那双深似大海的眼睛。天真加沧桑,这两种不同的风格却完美的组合在刘凯欣身上,上至60、下至16,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做到对这种近乎罂粟般的诱惑力视而不见、秒杀。
第二章 应聘
“姐姐。”刘凯欣微笑着指了指电梯按钮,笑而不语。电梯小姐脸一红,连忙别过头,按了下按钮,砰砰跳的心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我这是怎么啦?可是他真的长得好帅,而且他也笑得好灿烂。一想到这些,她的心又开始不可遏制的砰砰乱跳起来。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杨晓兰。”杨晓兰迷迷糊糊的回答道,“姐姐,你长得好美,有没有男朋友啊?”“没有。”“不知道小弟有没有这个荣幸,让小弟做你的男朋友,可以吗?”“好的。”此话一出,引来电梯里一片嘘声。杨晓兰这才猛然清醒过来,脸更是红的像个苹果,小脑袋几乎埋到饱满的胸部了。
“晓兰姐,弟弟先走一步了,我们会常常见面的。还有,你的头发有点乱哦。”手指轻抚杨晓兰的长发,而她本人则一动都不动,柔顺的接受了。在别人的艳羡中,刘凯欣施施然出了电梯楼,是策划部的天下,刘凯欣应聘的正是策划部经理一职。在应聘间外,已经有十几个人正襟危坐,等着传召。刘凯欣打量了他们一眼,大的在30岁左右,小的和自己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估计每个人的头上都顶着名牌大学生、或是研究生、或是博士的闪亮头衔。暗叹一声,弱肉强食、这就是社会,充满竞争的社会,你们是没有机会的,三年前我用身体将你们挤了下去,三年后就是不用身体你们也没有机会。
“下一个。”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边走边骂:“天涯集团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是博士后,而且还是海归,不知道有多少公司在等着老子去宠信呢。居然拒绝我,告诉你们,没有老子加盟,是你们天涯的损失。”青年悻悻然的走了,又一名青年走了进去,看他凌乱的步伐,微微颤抖的身子,刘凯欣暗暗摇头,还没有应聘、信心就已经没了,进去也只不过是走个场子。果然,又一个失败者出现,不同的是他没有骂,而是含着泪失落的走了。
“下一个。”又有一人走了进去,刘凯欣看了看,轮到自己还早着呢,就势斜靠在门外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间和周公下起棋来。
“下一个。”“下一个。”里面的人一连喊了两声,声音一次比一次大,最后一声已经隐隐的带有火气。“刘凯欣。”“谁、谁叫我?”大叫声把刘凯欣从梦乡中拉了出来,然后他看到了周围同伴的嘲弄眼神,更有甚者已经是在幸灾乐祸的笑了。不厚道啊,也不把我叫醒。不过想想也是,少了自己,他们不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吗,也就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