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云中歌-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哥勒住缰绳,“二十声。”
云歌忙点点头,这是自小和三哥惯用的计时方式,二十声,就是从一数到二十,多一下也不候。
云歌笑问男孩:“是不是有钱了,你就会去看大夫?”
男孩子的眼睛中透出讥诮,故意用自己乌黑的手去抓住了云歌的手,一个黑脏如泥,一个皓洁如云,云泥之别,云歌却一点没有感觉,反倒顺手握住了他的手,又问了一遍,“是不是有钱了,你就会去看大夫?”
男孩子望着云歌的手,一时怔住,没有吭声。
云歌笑道:“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三哥,你有钱吗?”
三哥头都未回地说:“我没有带钱出门。我可不会被骗,家里面有一个蠢人就够了。即使有,也不会给那么没用的男人。”
地上的男孩不怒反笑,放开了云歌的手,躺回地上,好似躺在舒服的软榻上,笑得懒洋洋,又惬意的样子,唇边的讥诮不知道是在嘲笑别人,还是嘲笑自己,似乎透着悲哀。
爱笑的云歌却敛去了笑,很认真地说:“被乞丐打不见得就是没用,他们以大欺小,以多欺寡是他们不对。”
地上的男孩子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黑玛瑙般的眼睛中,光芒点点。又冷冷,如刀锋。
三哥哼了一声,冷着声音说:“十五。十六……”
云歌正着急间,地上的男孩子嘲笑地说:“富贵人家的小姐,您如果没有钱,不如把您脚上的珍珠赏了我吧!我去换了钱找大夫。”既然已经被人看作骗子,不如就骗了。那粒珍珠看大小和成色,不要说看大夫,就是买一家医馆都可以了。
“这个也可以换钱的吗?”云歌只觉得珠子缀在鞋子上挺好看,所以让娘亲找人去做了鞋子,此时才知道可以换钱,笑着一点头,立即去拽珍珠,珍珠是用金丝嵌缠到鞋面,很是坚固,一时拽不下来。
“十八。十九……”
云歌匆匆把鞋子脱下,放到男孩子手边,回身跳上了骆驼,追在三哥身后离去,犹远远地叮嘱:“记得去看大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男孩子躺在地上,目送着雪白骆驼上的绿罗裙远去。
薄唇轻抿,依旧是一个懒洋洋的笑。
眼睛中,死寂荒芜的背后,透出了比最漆黑的黑夜更黑暗的伤痛。
他缓缓握住了手边的绣鞋,唇边的讥诮和邪气越发地重。
原来在他人眼中意味着富贵和幸福生活的东西,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颗用来戏耍的珠子。
“我从来不是君子!也绝不打算做君子!”
他狠狠地用力把鞋子扔了出去,仰望着高高在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永远不会悲悯的天空大笑起来。
这就是命运吗?
老天又是凭什么决定谁该富贵?谁该低贱?谁该死?谁又该活?谁的命就更宝贵?
死老天!我绝不遵从你规定的命运,你从我手里夺去的,我一定都会加倍拿回来!我会遇鬼杀鬼,遇神杀神!
Chapter 2 怜芳草1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
落花年年相似,人却年年不同。
寒暑转换间,当日的烂漫女孩已到及笄之年。
一间通透明亮的屋子,虽只是一间,却有一般人家几间那么大。
因屋子的地下生着火,外面寒意仍重,屋内却已如阳春三月。
窗上笼着的是碧茜纱。屋内摆着的是汉玉几,一旁的青石乳钵内散置着滚圆的东海珍珠。
少女娇俏的笑语声隐隐传来。
虽听到人语声,从门口望进去却不见人影。
只看到高低间隔。错落有致的檀木架子,上面放满了各种盆栽。
有的结着累累的红子;有的开着碗口大的白花;有的只一色翠绿,从架子顶端直倾泻到地上,象是绿色瀑布;有的却是沿着架子攀援而上,直到屋顶,在屋顶上开出一朵朵火红的星星花。
郁郁葱葱的绿色中,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融融暖意中,一室草木特有的芳香。
一重屋宇,却恍若两个世界,猛然间,都会以为误入了仙子居。
再往里走,穿绕过芬芳的花木,待看到水磨石的灶台,定会怀疑看花了眼。
即使这个灶台砌得神气非凡,也绝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屋子中。可这的的确确是一间厨房,此时正有一个面纱遮颜的黑衣女子在做菜。
云歌斜斜坐在窗台上,双脚悬空,惬意地踢踏着鞋子。
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阿竹做菜,“阿竹,你是做菜,不是练剑,手放轻松一些!没有招式,没有规矩,只有心意和心情。”
阿竹却依旧十分严肃,垂目盯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切出来的菜每一片都大小一样,厚薄一样。
云歌不用去量也知道肯定和她第一次教阿竹切菜时,她示范切出的菜一模一样。
想到阿竹待会炒菜时,每个动作也都完全和她一样,甚至连手势之间的间隔时间,阿竹也会一瞬不差地重复,云歌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云歌正心中暗骂三哥,怎么能把一个好好的用刀高手逼成了这样?一个小丫头匆匆跑到门口,嚷着说:“小姐,又有个不怕死的来给你提亲了。”
云歌嗤一声讥笑:“等娘亲把他们轰出去时,你再来叫我去看热闹。”
小丫头笑着跑走,却是一去再未回来。
云歌渐渐起了疑惑,对阿竹说:“我去前厅看看,一会就回来。”
阿竹点了点头,却未料到云歌这个一会就回来,也变成了一去不回。
阿竹在厨房内直等到天黑都未见云歌回来。
***
趁着夜色,云歌背着包裹,偷偷从墙头翻出了园子。
她回头看了几眼园子,似有犹豫,最终还是大步跑着离开。
在她身后的暗影中,一个年青的声音说:“云歌儿真被爹料中了,被我几句话一激,真就离家出走了。这下人都跑了,提亲的人可以回了,娘也不必再为难。爹,要我过几日把她抓回来吗?”
一声轻微的叹息,似带着几分笑意,又似带着几分怅惘:“如果我因为担心,而盯着你的行踪,你会乐意吗?”
年青的声音没有回答。
“小鹰长大了总要飞出去,老鹰不可能照顾小鹰一辈子,她总要学会如何照顾自己。随她去吧!我的女儿难道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那就不管她了?”年青的声音平淡中却似含着笑意。
“……”
沉默了一瞬后,一声几分自嘲的叹气:“道理是一回事情,却真做不到,四十多岁才得了个宝贝女儿,不免偏宠了些,总觉得云儿还没有长大。”
“爹呢?爹又要和娘出远门?”
声音中满是笑意:“好不容易等到你们都长大了,当然要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
年青的声音也笑起来,说话语气象朋友多过象父子:“云歌儿最喜欢粘着你们,爹,你不会是故做为难地不拒绝求亲,而把云歌儿这个小尾巴气出家门吧?”
微风中,笑声轻荡。
可他却在爹依旧锐利如鹰的眼睛中捕捉到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乎想起了一个故人。
在他心中,即使天掉下来,父亲也不过掸掸袖上灰,他实在无法想象什么人能令父亲有如此神情。
Chapter 2 怜芳草2
已经从家里跑出来好几日,云歌心中依然是满腹委屈。
不明白一向宠她的爹爹和娘亲为什么没有把那个上门来提亲的人打出去,不但没有赶出去,听丫头说还招呼得十分周到。
三哥更过份,不但不帮她拿主意,还对她十分不耐烦。
三哥行事说话本就倨傲,当时更是一副巴望着她赶紧嫁人的样子。
云歌满腹的委屈无人可说,又是气愤又是伤心,当夜就从家里跑了出来。
人都跑了,看他们怎么办?要嫁他们自己去嫁,她反正绝对不会嫁。
人人都以为她忘记了,爹爹和娘亲也肯定认为她忘记了,可是她没有忘。
她很清楚地记得自己许过的诺言。
当日领路后回家,爹爹和娘亲见到她脖子上的饰物,问她从何而来,她如实相告,却没有想到,爹爹和娘亲的神色都变得严肃。
她惊怕下,约定和送鞋之事就未敢再告诉爹娘。
娘亲把发绳收走,并且命她承诺,永不再想着去找陵哥哥玩。她哭闹着不肯答应,那是娘亲和爹爹第一次没有顺她的心意。
最后娘亲禁不住她哭闹,虽然没有再逼她发誓不去找陵哥哥,可娘亲也无论如何不肯把发绳还给她。
后来她偷偷去磨爹爹,想把发绳拿回,在她心中山崩于前都不会皱眉的爹爹居然轻叹了口气,对她说:“云儿,你娘亲是为了你好,不要让你娘亲担心。”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陵哥哥的面容都已经模糊,可那个星空下的笑容却一直提醒着她,提醒着她许下的诺言。
当她第一次从书籍中明白,原来女子送男子绣鞋是私定终身的意思,她心跳得快要蹦出胸膛,明明四周没有人,她却立即把书册合拢,好似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那一天,整日都精神恍惚,似愁似喜。晚上也睡不着觉,只能跑到屋顶上去看星星。
天上璀璨的星光,一如那个夜晚,他暗沉如黑夜的眼睛中透出的点点光芒。
在那个瞬间,她才真正明白他当日所说的话:“我收下了。云歌,你也一定要记住!”
他收下了,他已经给了他的承诺。
云歌回忆着和陵哥哥相处的一点一滴,她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躺在璀璨的星河下,想着长安城内的陵哥哥此时也可以看到这片星空,云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他此时肯定也在望着漫天星斗,既静静回忆着他们之间的约定,又期许着重逢之日的喜悦。
她心中的愁思渐去,一种很难言喻的欣喜渐增。
躺在屋顶,对着天上的星星轻声说:“我记着呢!满天的星星都见证了我的诺言,我可不敢忘记。”
从此后,云歌有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独自一人时,会不自禁地偷偷笑出来;怕冷清,喜热闹的她突然爱上了独处,常常一个人能望着星空发半夜的呆;会在听到顽童笑唱“娶媳妇,穿红衣”时,脸蓦然变红;还不愿意再穿任何红色的衣服,因为她暗暗觉得这个颜色是在某一天要穿给一个人看的。
她一直计划着何时去找陵哥哥,本来还犯愁怎么和爹娘说去长安才能不引起他们的疑心,没有想到爹娘竟然想给她定亲,既然爹娘都不想再留着她了,那她索性就离家出走,正好去长安见陵哥哥。
不过没有了发绳信物,不知道能否找到陵哥哥?见了陵哥哥,又该怎么解释呢?说他给自己的东西被娘亲没收了?
……
云歌心中暗叹一声,先不要想这些,等到了长安再说吧!总会有办法。
***
一路东行,云歌心中暗赞,难怪大汉会被赞誉为天朝,市井繁华确非一般国家可比,新奇的玩艺也比比皆是。
但云歌自小见过无数珍玩异宝,父母兄长都是不系于外物的人,所以再珍罕希奇的东西,她也顶多就是多看一眼,于她而言都是身外之物。一路最留心的倒是最日常的吃。但凡听到哪个饭庄酒店的东西好吃,必定要去尝一尝。
唉!爹爹。娘亲。哥哥都不要她了,她干吗还要为了他们学做菜呢?
虽然心中满是郁闷,可自小到大的习惯哪里那么容易说改就改?
云歌仍然禁不住每到一地方就一个个酒楼跑着。
遇见上好的调味料也总是忍不住买一点揣在身上。
满心哀怨中,会红着脸暗想,不做给三哥吃,可以做给陵哥哥吃。
因为心中烦闷,她常扮了乞丐行路,既是存了好玩的心思,也是因为心中难过,存了和父母赌气的心思。只觉得自己越是落魄邋遢,似乎越能让父母难受,也才越能缓解自己心中的难受。
云歌出门时,还是天寒地冻。一路游玩到长安城时,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刚到长安城外的少陵原,云歌就听闻七里香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