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英雄联盟之征途-第1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啊,输的堂堂正正,韩轩就是不犯错,并且耐心好,一次人头都没杀到,可是就这么用大势压过来,把女警的特长发挥的淋漓尽致,然后就赢了,赢得堂堂正正。
KING发狠的说道:“下场月光上,选女警,出门13红!”
月光是湖工的辅助,每一个专业的辅助,不仅需要做好眼位,给ADC加好状态,更需要了解一个ADC在什么时候需要什么,ADC对线情况不好,那么辅助需要给于敌人的ADC一定程度的干扰,让己方ADC缓过气。还有就是在2V2中的强杀的时候,说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老牛,一个闪现加大地粉碎强袭了对方的辅助脆皮,然后一脚把他踹回己方的草丛,那么如果草丛里没眼,你就需要立马跟进,站住草丛,给ADC提供视野。或者双方没有先手的火拼,在草丛进行,如果你个辅助残血了,立马就想逃,逃离了草丛,没有给ADC继续提供视野,那么可能对方的残血就逃生了,而你即使在草丛外面,依然被人射死。死了,又没死得有价值,这种情况在1300以上的低分排位局经常发生,说到底,就是辅助不了解ADC的需要,如果一个辅助,本身就是一个擅长玩ADC的家伙,知道这种情况ADC的感受,那么一定会做出最合适的选择。所以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一个好的辅助,首先的是一个好的ADC。

第15章 林箫的ADC

C组13号,湖北工业大学校队对战C组14号,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校队。
这在外人看来是一场自相残杀的对决。
比如,如果湖北大学跟湖北大学知行学院,那就是自相残杀,华科跟华科武昌分校对战也是自相残杀。所以,在不明内幕的观众眼里,湖工和湖工商贸,就像一家人一样,结果分到小组赛第一轮这种残酷的单败淘汰赛里,那就是自相残杀,而且还是杀的很凶残的那种。
而且看着架势,湖工商贸,这个如同湖工分家一样的小学校,赫然就是要以下克上,要把湖工本校给碾压了的架势,两局1V1,全部女警加13红出门,两场比赛展现出来了不同的风格,却表达了一个沉默的意志,那就是,灭杀!
1V1第三局。
湖工月光VS征途林箫。
接着C组这边的观众席一阵哗然。
“我朝,太霸气了吧?”一个观众咂吧着嘴说道。
旁边他的朋友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好点点头,说真的霸气。
女警VS女警。
13红VS……13红!
C组这边频频闹出的动静引起了其余地方人们的关注,纷纷挤了过来,在争吵和尖叫中终于全部看清楚了这局对决。
女警对女警?
“不是SOLO么?怎么出女警了?”问这话的人明显是刚来的。
于是一个C组的老人,充满优越感,带着鄙视的眼光看了一下这个把自己挤得要死的家伙,轻飘飘的说道:“谁规定SOLO不能玩女警的?”
那人目瞪口呆,话说SOLO确实没说不让玩女警,可是大家都是用AP法师来SOLO的啊!!!
“太不讲究了。”那人咂咂嘴。
这话得到了周围很多人的认同,纷纷点头,说这伙人太不讲究,太没下限了,不过我喜欢。然后一群基友发出YD的嘿嘿笑声,而比赛也在这种诡异的笑声中开始。
其实征途的众人不知道,林箫的老本行是ADC,是一个从内测开始就执着于ADC的人中之妖,因为他有一双跟安安一样的修长的快手,部队出来的孩子,手很稳,长达十年的网龄,敲键盘,让林箫又拥有了足够的精准和足以支撑各种爆发操作的快。
后来之所以打野,完全是给国服的情况给逼得,要知道,在早期,打野这种高难度的事情,在初期根本就不存在,也就是传送中的212,我中单,不给就送的年代。后来打野开始慢慢流行了,但是大家相信一下就可以遇见,打野这种技术活,需要带动节奏的活,是需要无数代人的琢磨,研究,才成型的,所以在开荒期的林箫,就义无反顾的投入进去了,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所以对于林箫来说,最有感情的自然是打野和ADC,其次是辅助,因为他是一个合格并且专业的ADC,一个专业的ADC,必然也是会打辅助的,辅助和ADC这两个位置,必须要相互理解,相互了解,才能配合精彩默契。再次才是中单和上单,以往林箫玩中单或者上单,那就是单纯的游戏取乐,娱乐的态度,比如虐菜……
月光和林箫的对碰,从1级的接触开始,KING等人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差距从第一次的碰撞就显现出来了。
在林箫所属的紫方的一个小兵快要残血,差不多要月光准备接近补兵的时候,林箫也在接近,在月光举枪的瞬间,林箫自然能够用月光女警身上没亮起的光边判断出他的目标不是自己,所以甩枪,枪甩一半,子弹飞出去的同时人也扭身就走。
如同smile曾经玩过的男枪舞一样,林箫赫然在第一下就玩了女警舞,极限奔走攻击法,在外服的说法叫做,攻击前摇!不过征途的众人还是觉得用极限奔走攻击法更形象,而用甩枪来形容更简洁。显然,林箫此时的操作跟smile是同一个级别的,或许要更高一个级别。
因为之前就说了,林箫专注的是通过走位设计最优路线和最简操作,集走位,补兵,点人于一体,而smile则是优先于打残对方,再慢条斯理的补兵,所以在smile打残人之前的拼斗过程,自然就无视残血的小兵了,而注重细节的林箫自然不会舍弃没一个残血的小兵,他对征途的两个ADC的要求也是如此,要做到百分之九十九的补兵,要在20分钟补兵达到200,达到职业水准。
所以林箫在甩枪,斜着后撤的同时,再次甩枪打掉对面同样的一个残血的小兵。
KING等人从大局观上看出了月光和林箫的差距,可是月光却没看出来,因为他本身身在此山中,而且一部分注意力还要集中在小兵的血量上,毕竟月光并不是专职的ADC,对于补兵还是有些手生,所以如果不把注意力集中的话,就会有遗漏,就会有差距。
林箫的点兵很奇怪,选择女警来SOLO自然是要推兵线磨塔,所以自然不需要在小兵残血的时候再补刀,要最大化每次攻击,因为如果你停顿的太多,说不定兵线就被对方慢慢压过来了。林箫自然没有节省自己的攻击,可是他却不是专注点一个小兵,而是把目标放在所有的血量饱满的小兵身上,东点一下,西点一下,总是结合自己的走位点最近的血量最多的小兵,这样的好处是,避免击中一个小兵,从而引导己方小兵也集火这个小兵,很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你点一下点不死,但是如果不点,下一波己方小兵的集火又干掉了这个小兵。也就是所谓的,小兵单次集火伤害,超越了你的单次伤害。而林箫只需要点血量多的小兵,然后等到小兵残血的时候补刀就好了,既能如同控线的补兵一样,又能像推线一样最大化输出。
可是这样也是有缺点的,因为如果对方专注于点一个兵,那么自然己方的小兵会先出现伤亡,那么对方就能形成以多打少,慢慢就有了兵线的优势,就像团战一样,一边攻击散乱,各打各的,一边是专注集火秒杀,然后再以多打少,获得团战胜利。
这么明显的缺点林箫自然是明白,但是却硬生生的凭借个人操作给弥补了,并且凶残的在第三波兵的时候就把兵线压过去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月光懵了,KING等人也懵了。
大家又不是菜鸟,自然清楚以多打少肯定是有兵线优势的,可是看这架势,被压的反而是月光!
Elegant突然惊叫道:“我知道了!是点人和技能!”
KING几人都愣了下,不明所以,毕竟不是专职ADC,Elegant解释道:“你们注意看,这个林箫的女警,每次在月光瞄准一个残血小兵准备收割人头的时候,他总是从射程外向前走两步,然后射月光一下,接着自然是吸引我们这边小兵的仇恨,于是小兵就一窝蜂的扑过去,然后再脱离仇恨,可是这时候小兵的走位已经被他牵扯的成了一条直线,平压在兵线上,而不是自然而然的两条直线,近战小兵在前,法师小兵在后,你们看,是不是这样?”
KING等人点头,说是的,他们虽然也有线上经历,可是毕竟不如ADC这样热切的关注兵线,而且如果互拼的时候,基本大家都是短板,死磕到底,不像ADC,能点一下就撤,能吸引兵线的仇恨,又能迅速撤离,所以这种两条线的兵线被牵引成一条线,基本上只会出现在下路,而就算出现在别的路上,也不会有人怎么放心上。
Elegant接着说道:“那么接下来这个林箫自然是往上或者往下走,直接一个和平使者,直接把所有小兵纳入攻击范围,所以别看月光专注点一个小兵,看起来小兵死的比对方慢,己方小兵多一些,可是这些小优势在对方随便的一个牵扯下就被弥补甚至反压了。”
KING等人明白了,然后泪流满面,你说就说,能不能不要加一个“随便”这种形容词?你意思是不是人家随便打打就把自己等人当菜鸟打了?太伤人了吧!!!
3级的时候,月光就开始焦虑了,自己的和平使者一次都没打中对方,而对方的和平使者根本就没想着打自己,总能把伤害最大化,这不兵线都快压到塔下了!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血量只有一半了!
月光自然是感觉到了差距,谁都知道,ADC在线上,补兵不落后的同时,又能骚扰点人,才是一个专业ADC的能耐,可是还是那句话,知道,但是做不到。
知道,大家都知道,可是做到,又有几个能做到?
不论有多少人能做到,至少月光知道自己是做不到,如果他自己来玩ADC,只会专注与补兵,然后尽量的走位不被别人频繁的点自己,偶尔刻意的上前去点别人一下,可是别人有防备,那自然就无用功了,但是好歹证明下自己也是有这方面意识的是不是?
于是林箫一点一个准,自己一次没点到,几分钟打下来,再感觉不到差距,那就是傻子了。
5级的时候,兵临塔下,月光有了缓气的机会,要知道,刚才可是一边不停的在嗑药,血量还始终上不去,这有多恐怖?这说明,如果自己不嗑药的话,对方输出的伤害,已经足够活生生的点死自己了!

第16章 敌人不见了

月光这样想着就是一阵压力扑面而来,到了现在,对方一瓶药都还没磕,而自己这已经是磕的第四瓶了!更让月光苦涩的是,防御塔的血量也被磨了一个口子。
虽然没掉多少血,但是月光没来由的就想到毛老头的钞票,一百块只要一打散,哪怕你本来只花了1块钱,还有99块,可是打散了以后,不知不觉就花没了。月光觉得防御塔就跟毛老头一样,最好是别打散,要不然很快就没了。
月光的ID之所以叫月光,寓意就是自己每个月生活费一到月底就光光,所以对这方面很是敏感。
10分钟,一塔没了,月光还有8红。11分钟,月光还有7红,林箫压进到内外塔之间。
12分钟,月光还有6红,兵临塔下,月光再次磕了一瓶,接着防御塔,稍作喘息。
12分30秒,内塔处女膜被撕破,万恶的敌人开始了“射”这项体育运动。
13分,接着新刷出来的小兵,月光顶住了压力,把兵线退了出去,可是他的脑门上已经全是汗。
这12月的天气,出这么多汗,可见压力。
14分,重新压上来,兵临塔下。
之后反复,16分钟,月光左手颤抖着磕下最后一瓶红药。
17分钟,月光无药可吃,防御塔即将告破。
17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