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英雄联盟之征途-第20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欠费后换新号了吗?可是为什么不联系自己?
还是手机丢了,一时之间没钱买新的?可是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来通知一下自己?
不记得自己的号码么?那为什么不来自己学校,在自己宿舍楼下等自己?
难道自己连让他费点心思的资格都没有吗?
一时之间安雅诗哀怨之极,愤恨之极,可是随着时间的流失,一天天,一周周,安雅诗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却明白一件事,她跟陈佛宝是高中就谈的,只不过因为陈佛宝当初贪玩,没有考好,没办法在一个学校,可是还是一起选的武汉,陈佛宝的为人她自然是清楚的,没道理突然丢下自己不管,那么就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终于在前不久,安雅诗从高中同学那里得知,陈佛宝休学了,根本就离开了武汉!
安雅诗多次追问陈佛宝到底为什么休学,可是却没有人告诉她,她甚至坐火车回去,跑到陈佛宝家里去找过他!可是他只看到禁闭的大门,透过破裂的窗户往里看去,只看见空荡荡的装饰和凌乱的屋子,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只有满地的废纸破书,和一些衣物。
安雅诗默默的站了很久,然后踏上去了回武汉的火车,她甚至都没有回家里一趟,她想明白了,陈佛宝家里肯定是出事,但是不论出的是什么事情,陈佛宝没有选择告诉她,自然是不想跟她一起承担,不论陈佛宝是为她好也罢,是不信任她也罢,她都不想追究了,愤恨之极,归于平淡,淡到准备把这个人当成死人来看待!
可是就像陈佛宝突然消失一样,在这一天,这一刻,这个地方,他居然又突然的出现。
电竞!电竞大赛!这是陈佛宝应该出现的地方吗?他家里不是出事了吗?他到底在干什么?!
安雅诗终究是骗不过自己的内心,没办法把这么一个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初恋男友就当成死人来看待。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安雅诗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怒视陈佛宝,语气里全是怨念。
陈佛宝沉默。
他知道安雅诗家里有钱。
他喜欢安雅诗。
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因为他是男人。
就这么简单的四句话,安雅诗家里有钱,如果她愿意帮忙,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而陈佛宝喜欢安雅诗,就注定了他没脸去求她,求她家里,高中就早恋,安雅诗的家长会怎么想?怎么看待陈佛宝?一个三本大学的学生,自然是成绩不好的,那么成绩不好的原因是什么?告诉她父母,自己喜欢玩游戏,所以高考没考好?可以说,陈佛宝的一切,如果让安雅诗父母知道,那绝对是一棒子打死的,说不定还要侮辱一下他,说他接近安雅诗是不怀好意什么的,没有男人可以接受容忍这个,而且这不是小数目,安雅诗的父母有理由为自己女儿的早恋对象,还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早恋对象买单,所以他选择离开,一句话都没有留,自己承担,因为他是男人。
母亲的病比他的尊严重要,也比他的生命重要,但是的他的尊严,也比他的生命重要。
陈佛宝甚至想好了。
如果真的筹不到钱,母亲又不交出房产证,那就去卖肾好了。
他不会去抢,也不会去偷,更不会去乞讨。
因为他是男人,有尊严的男人。
可是他有母亲,病重的母亲,比尊严更重要的是母亲的生命。
但是,他也有生命,有健康的身体,有……肾!
母亲的生命大于自己的尊严,可是自己的尊严大于自己的生命。
所以如果到了最后关头,那就用自己的生命,去换母亲的生命。
只不过是少个肾,又不是死,两个人都能活下来,又不会丧失了自己在初恋女友心目中的形象。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给自己心爱的女人看,他们给她们展现的,永远是他们最坚强的一面。
也许傻,也许白痴,也许无聊,也许很2,但是,这就是男人,没有也许的男人。
面对安雅诗的质问,陈佛宝再次选择了沉默,但是总不能不理人吧,毕竟已经见到了。
陈佛宝苦涩一笑,“没什么,都过去了。”
“那我呢!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在发生事情的时候不联系我,我只想知道,如果事情都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不联系我?!”安雅诗略带嘶吼的冲着陈佛宝叫道。
“对不起。”陈佛宝沉默许久,闭上眼睛说道,“我配不上你,你应该有更精彩的生活和更美好的恋爱。”
“好!好!好!”安雅诗又气又伤心,浑身颤抖,看着陈佛宝的眼神伤心欲绝。
“诗姐,宝哥不是这个意思,他是家里……”陈佛宝的好友王冬忍不住想要替他解释。
“闭嘴!”陈佛宝突然睁开眼睛,厉声喝道,打断了好友王冬的解释。
“好!好!好!到现在,你都不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根本就不信任我!也从来没有把我当过是女朋友!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安雅诗哭了,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陈佛宝又哪里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带雨,怎能不心软?又如何不心酸?可能能怎样?说出来又能怎样?能改变什么?他们本身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家有钱,很有钱,他家很穷,现在已经是一穷二白的穷了,还有必要在一起吗?
“你也加了湖大校队么?加油啊,下一战,我们可是对手哦。”陈佛宝笑着转移话题,有些事情,没必要再说了,他不认为自己现在有资格去奢求幸福,而对他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唯一的亲人,自己的母亲,能够安好,至于父亲?从此生命中再也没有这个词。
“哼,我当然会打败你获得奖金的。”安雅诗被陈佛宝话题一带,下意识的就如同当年陪他一起玩的时候那样,皱着可爱的鼻子叫嚣。
“这么厉害啊,拿到奖金准备做什么呢?”陈佛宝随口问道。
安雅诗深吸了口气,知道陈佛宝不愿意再跟自己说他的事情了,心里很是失落,“我要买个新手机,还要买台笔记本电脑。”
手机是安雅诗一直流口水好久的那款索尼的手机,两个人曾经约定,大学一起去兼职,然后攒钱买这个手机,而电脑,也是当初说好,安雅诗想要送给陈佛宝的,知道他喜欢玩游戏,喜欢电竞,虽然这必然不会被老师家长甚至同学认同,但是作为他女朋友,安雅诗自然是支持他的,这是他们曾经约好的,手机归她,笔记本归他。
安雅诗期盼的看着陈佛宝,以为他会感动,因为这是他们曾经的约定!虽然陈佛宝消失了那么久,安雅诗也一直强迫自己淡淡的当他死了,但是当听到这个赛事的奖金后,她就立马想到了曾经的约定,于是她去加入校队,暑假他们经常在一起玩,她喜欢玩ADC,陈佛宝本是给他打辅助的,但是安雅诗说,如果陈佛宝打辅助,那她拯救不了世界,碰到坑爹队友就赢不了了,于是陈佛宝打AP,总是支援下路,助她超神,那么久的游戏下来,安雅诗也成了实力不弱的ADC,甚至入选了湖大的校队,或许实力不是湖大ADC里最强的,但是却仗着女生的优势,一个女生,实力不俗,自然是优先考虑选入校队了。
安雅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这个奖金,第一时间就想到的是约定里的手机和笔记本,虽然陈佛宝不在了,其实她心里还是一直幻想着,总有一天他会出现的吧?然后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自己再故意很生气,再漫不经心的把笔记本送给他,让他内疚,让他感动,让他死心塌地。
安雅诗甚至一次次的忍不住幻想当这一幕来临的时候,自己要怎么一边偷笑着,一边漫不经心,故作高深,然后他又会怎样来哄自己,说些什么样的动人的情话。
可是安雅诗没有想到,陈佛宝听完她的话后,竟是捏紧了拳头,咬着嘴唇都出血了,明显的强忍着怒意,略带嘲讽的说道,“果然是富家女的生活姿态啊,有的人等着奖金去救命,而有的人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享受,有时候人名真的抵不上别人的一时娱乐。”
“比赛要开始了,我们队伍要好好休息,湖大的朋友,这一战,我们不会输!请回吧!”
安雅诗呆住了,她愣愣的看着陈佛宝,看着他流血的嘴唇,眼里的痛苦和愤怒,还有冷,很冷的那种眼神,冰冷,他从没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为什么?凭什么?自己做错了什么?
安雅诗默默的转身走了,她很想生气,可是她发现自己却是很害怕,害怕失去,她觉得自己好像要失去陈佛宝了,这个宠着自己,让着自己,从来都是一副老好人,脸上永远挂着笑,对谁都保持着最大善意的好男生,已经失去了笑容,并且充满了痛苦,更用愤怒和冰冷的眼光看着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她想了很多,陈佛宝的话,有的人等着奖金去救命。
安雅诗不是个笨女人,虽然心里很乱,乱糟糟的,可是因为在乎,所以她还是察觉到了这句话。
陈佛宝为什么突然消失,为什么要休学,为什么要来参加电竞比赛?现在看来显然是冲着奖金去的,他需要钱去救命,救谁的命?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他不跟自己说?
安雅诗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东西都想明白了,比如男人的尊严和骄傲之类的,她很想冲过去问陈佛宝,是不是他家里出了事情,需要钱,可是想到他那冷冰冰的眼神,以及自己故意说出来暗示他的,两人曾经的约定,却被他当作是自己拜金,为了享受高档生活,而来和他争夺对他来说救命的奖金。
虽然这两件事从逻辑上来说是不成立的,完全属于陈佛宝的迁怒,可是安雅诗却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和生命比起来,手机和笔记本的确是享受,没必要的享受,对于一个挣扎在找钱救命的人来说,争夺唯一的一个出线名额,还是为了享受的目的,确实足以引起仇恨。
可是理解,不代表接受,凭什么他要认为自己是个拜金女?凭什么他可以不信任自己?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不清楚吗?说出这样的讽刺的话,很有快感吗?!有困难为什么不跟自己说?自己为了两人的约定说出来的话,就算无意触动了他的痛楚,可是自己是他女朋友啊!他怎么可以这样!!!!!!!!!!!!
安雅诗知道现在陈佛宝一定很难受,很痛苦,很无助,可是她自己也很委屈,很受伤,她想要压下自己的情绪去安慰他,陪伴他,可是又害怕他那冰冷的眼神。
老实人轻易不会生气,可是一旦动怒,真的很可怕,尤其是还牵扯到亲人的生命,即使这佛宝这样的老实人,也如同一只困兽,充满了焦躁与暴怒。
“宝哥,没必要这样对诗姐,打赢这一场,伯母的病就能治好了,就算打不赢,你不说了么,湖工商贸也会帮你筹钱,而且征途的林队长也会帮你,虽然欠人情,但是欠男人的人情总是能还得,事情已经没那么糟糕了,你不用求到诗姐身上,没必要再闹下去,诗姐不知道你家的情况,说那样的话也是无心的。”王冬看到陈佛宝稍微冷静了一点,这才上前劝慰道。
陈佛宝苦笑,是啊,迁怒,自己居然在迁怒于她,那个自己深爱的女生,自己居然在迁怒她?!她做错了什么?她什么都没做错,陈佛宝这时候突然想起来她说的手机和笔记本的事情,想起了他们的约定,于是心里更加懊悔了,有心想要去认错,可是又害怕刚才的话伤了她,她会不理自己,而且比赛也要开始了,不论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这一场比赛重要。
“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