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英雄联盟之征途-第9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调整好了情绪,林箫坚定的拨通了李瑶的电话,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待接通,不论是怎样的事情,该来的始终会来,而我们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冷静的面对,然后在最坏的结果里找到一条最好的解决办法。这一直都是林箫的生活态度,一个从来都不会逃避的男人,一个已经不是男孩了的完整男人。
“哟,瑶瑶,你前男人的电话,看你嘴在忙,要不然我给你接了?”男人嘲弄的对着在自己下面忙活的李瑶说道。
李瑶慌乱的吐出嘴里的东西,一把抢过电话,之前她一直还在紧张林箫会不会打个电话来,又在惶恐自己该怎么说,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可是听到男人说要接自己电话,李瑶却又紧张的一把抢了过来,可是拿到手里又不敢借。
终于,在响了很久后,在男人示意的眼神下,李瑶接通了林箫的电话。
“喂。”李瑶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
“是我。”林箫淡淡的声音响起。
“嗯。”
“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李瑶沉默,捂着嘴,眼泪流了下来,林箫那淡淡的,低沉的声音,让李瑶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
“哭什么哭。”床上的男人烦躁起来,一把把李瑶按倒,让李瑶趴在床上,提着被李瑶舔的重新硬起来的小弟,从后面插进了李瑶的身体,还一边叫道:“让你为别的男人哭!让你为别的男人哭!干死你!”
“啊……”李瑶叫了一声,然后又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林箫淡淡的哦了一声,说道,“我想,我明白了。”
“就是他了么,你的第一个男人。”林箫的语气中,似乎有了微微的笑意。
“嗯……”李瑶哭着应了一声。林箫没有把她想成不要脸的贱女人,反而能够理解的这样问她,更让李瑶羞愧的内心更加羞愧,难受的心情更加难受。
“明白了。”林箫点点头,顿了下,接着说道,“既然是你的选择,不论对错,我都尊重你,最后说一句,以后要照顾好自己,你若不爱惜自己,没人替你爱你。”
“就这样吧,你先忙,我挂了。”
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嘟嘟音,李瑶感觉这断掉的不仅是电话,还有自己的第一份真正的爱情,还有一个真正爱自己的男人,还有自己的向往光明的希望。
手机无力的从手上滑落,李瑶把头埋在床上大哭,身后的男人在她身上越加气愤的抽插,还不停的拍打着她的屁股,嘴上骂骂咧咧的。可是这一切,李瑶似乎都感觉不到了,她的心里只有痛,痛彻心扉的那种痛,比当初这个在自己身上肆掠的男人的离开,还要痛上一万倍。李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林箫当初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处女,更多的在乎的是自己的心意,原来爱,比性更加深刻,爱,才是应该被珍惜的,而不是什么处女,什么第一次,什么性。
可是明白了又能怎样,自己已经做了选择,已经伤害到了林箫,自己还能怎样?自己做了对不起林箫的事情,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了。李瑶绝望的想着,绝望的哭着。
当我们放任自己的时候,总是在一边做着错事,一边后悔着,然后一边自暴自弃的继续做着。
有些时候,在做出选择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自己的心,这样的选择,该不该做,会不会后悔,等想清楚了,再去选择,然后选择了,就别再后悔。
问心无愧的活着。
挂了电话的林箫,收起手机,重新回到电脑上,因为刚才的耽搁,没有小丑去限制轮子妈,让轮子妈大发神威,虽然林箫这边有着大龙BUFF,而且兵线也很好,直接推的中路,可是没有第一时间秒掉轮子妈,结果导致四人团灭,对方只不过死了两个,轮子妈开着大招,老牛开着舒瑞亚的狂想曲的主动效果,然后瑞文带路,三人脚下生风,直接顶塔强拆林箫这边中路高地,小丑根本挡不住,老牛和瑞文都能控制住他,让轮子妈秒掉脆皮小丑。
林箫没有管高地边缘的塔和水晶,买了个智慧药水,吃了以后减CD,开始在中枢水晶的两个防御塔前摆盒子,可是轮子妈没死,拆塔太快,虽然林箫从对方冲过来拆中路内塔的时候,就在摆盒子了,可是等到对方打穿高地,也不过才丢下第四个盒子。
小丑丢下第五个盒子,双方已经1V3开始接触了,林箫隐身跳跃,想要强杀掉轮子妈,可是对方也不是庸手,看到小丑消失,瑞文和老牛直接就站在轮子妈身边对空放控制技能,老牛直接锤地,没有打中小丑,可是瑞文的怒吼却把小丑从隐身中震了出来,然后轮子妈直接一波爆发弄死小丑。
等到小丑死后,林箫这边的队友才问道,萨科你刚才在做什么?
“sorry,sth wrong with me in real life sorry。”
(对不起,我现实生活里有点不好的事情发生,对不起。)
“lol”“lol”“lol”。
“to do it。”
“GG”
然后有队友发起投降,这一局就这么结束了。
其实轮子妈他们是拆不掉中枢水晶的,这边的人还有十秒左右就复活了,最多两个防御塔被拆掉,可是因为林箫说自己现实里有点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大家很是善意的说你去做你的事情吧,然后就投降了。
林箫看到这些老外这么干脆,笑了笑,低沉的心又稍稍的安慰了一点,至少,玩LOL都是朋友,不论是哪国的人。
不论怎样,还有朋友,还有梦想,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每个人的生活里,都会有一些人出现,然后成为你很重要的人,然后在某一天又因为一些你不理解的原因离开你,你需要做的,就是收拾好心情,早点重新启程,去迎接下一个出现在你生活中的人。
很多时候,林箫和安安是差不多的性格,他们都不会选择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去博取别人的同情,他们往往选择坚强的自己承担,回到训练室的林箫,已经跟往常没什么两样的,看了一下小哀的训练。
ADC的初期线上补兵,就是那么回事,林箫能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是练,不停地练,很多人,没人干扰,补兵都只能补到百分之八十,要是对方骚扰下,只能补百分之五十的兵了,林箫让小哀训练的,一个是怎么设计走位,在没人干扰的时候,通过判断不同小兵的不同血量和受攻击程度,做到百分之百的补兵,然后在补兵之余,骚扰干涉对方ADC补兵,接着就是练习抗骚扰,在骚扰和抗骚扰的时候,做到补兵百分之九十以上。
小哀现在是,没人干扰,能做到补兵百分之九十五,基本很少遗漏了,而在面对电脑的时候,大概能做到,保持对峙压制的同时,补兵百分之七十左右。这个成绩虽然很不错了,但是是因为对手是电脑,如果小哀面对安安,在安安的压力下,即使安安不骚扰,可能小哀自己胡乱走位,补兵都不会超过百分之七十,而如果安安压制小哀,小哀连一半的兵都补不到了。
兮兮扫了林箫一眼,却是没有理他,继续练习自己的乾坤大挪移,在跟对方拼的时候,快速的强行改变移动方向,杀敌、保命。
看到有韩轩陪着兮兮练习,林箫就没上前凑热闹了,依然是跟ICE一起打着双排,一个打野一个上单,练习配合,并且指导ICE的全局意识。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安静的在键盘和鼠标声中流逝,林箫也没有露出丝毫异样,只是心的伤,没有人看得见,心的成长,也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着。
我们不总是在受伤中成长么,没有选择去买醉,也没有选择去闹死闹活的,沉默的安静,让痛更清晰,可是痛久了,也就更容易坚强了。

第39章 安安和兮兮,两女的心意

训练结束,又是晚上,只不过这次有林箫在,一群人走下去的时候,兮兮紧张的搂着安安的胳膊,生怕再跳出来个变态色狼,要把她的安安拖进黑暗了。
林箫忍不住说了句:“以后你们晚上要小心啊,B栋不怎么安全,昨天差点有个姑娘在厕所被人给圈圈叉叉了。”
兮兮手一紧,吃惊的看着林箫,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
“林老大你怎么知道的?”今天没有提前走的小哀惊奇的问道。
“昨天我回来拿东西,路过B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厕所里放歌,我心想吧,这B栋,那么黑,晚上又没人,怎么突然又有人放歌了?”林箫说道。
“呃,B栋会不会闹鬼啊?”小哀缩了缩脖子,看着周围的黑暗,有点紧张。
林箫鄙视的踹了他一脚,说我都说了,是有人在圈圈叉叉,闹你妹的鬼啊。
“那你是怎么想的?”安安突然问道。
林箫受宠若惊,这是安安今天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啊。
林箫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以为是哪个哥们上厕所忘记带纸了,然后手机又欠费了,就用这个吸引人过去,然后呼救。”
安安翻了个白眼,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有点小激动的问道:“那你过去了?”
“对啊,我心想,都是喜欢五月天的,不管是个男的还是女的,咱都得帮一把啊。”林箫一脸正气的说道,不过转脸又猥琐的接着说,“当然,要是姑娘,我就能在递给她手纸以后,等她问我是谁,我就说,我是雷锋。”
兮兮忍不住的看了一眼安安,发现她一脸的笑意,隐隐的也明白了什么,小姑娘的心里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那种期盼和激动让兮兮忍不住飞扬起来,踹了林箫一脚,说道:“这位同学,你敢不敢不要那么猥琐啊,万一真是个姑娘,都这么惨了,你还调戏别人?”
“被调戏一下,和不擦屁股走路,哪个惨一些?”看到兮兮也莫名其妙的恢复了,林箫就嘿嘿的猥琐起来了,觉得自己低沉了一天的心,似乎也慢慢的有了阳光。
“那接着又发生了什么?”安安一脸笑意的问道,她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她很高兴,很高兴!
黑暗中,林箫看不太清楚安安的表情,可是从语气中,也能听出她很高兴。
“我就跑去男厕所逛了一圈,发现果然没人,于是掏出手纸,准备默默的看女厕所哪个坑位的门是关着的,然后把手纸递进去,说一句偶是雷锋。”
小哀兴奋的问道,“林老大,你有木有偷窥到姑娘上厕所?”
这下不用林箫动手了,兮兮直接一脚就踹过去了,狠狠的呸了一下,一句解释都木有,小哀那个委屈啊。
“箫姐,我敢保证,你一手拿着手纸,另一手肯定是手机,并且是开好了照相功能的!”韩轩突然说道。
“麻辣隔壁的,老大我有那么猥琐么?”林箫郁闷了。
“快说,然后呢。”兮兮催促道。
林箫哦了一声,说道,“这下是重点了。”
一群人郁闷了,感情你刚才说了那么多,都是废话啊。
“我刚走进女厕所,就看到窗口下面躺了个姑娘,而且敞胸露乳的,当时的月光好美好温柔,那个姑娘的咪咪好白好挺……啊……兮兮你踢我做什么!安安……你干吗掐我?”林箫本来开心的说着,可是突然两个姑娘就上来动手了。
林箫连忙招架,说你们不要跟武汉的十二月天气一样好不好,冻手冻脚的。
小哀却是拉着林箫,说老大你快说啊,这么个姑娘,怎么了。
不知道今晚两个姑娘发什么神经的林箫,一边揉着被掐的地方吸冷气,一边快速又简短的直接一口气说完:“然后我刚走进去,就被人从后面偷袭,脑门被敲了下,还被人踹了一脚,而且那个姑娘是被绑着丢在地上,我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就跟歹毒搏斗起来,老大我被人揍得差点挂掉,那保安才跟一群学生赶来,然后我趁着混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