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何以笙箫默-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讼雀孀吹厮担骸拔梗液煤玫呐姆缇埃阄裁赐蝗幻俺隼矗俊彼纠椿褂械闵模凰庋凰担娌恢朗瞧没故切茫缓貌焕硭俨嚼肟C幌氲剿谷蛔飞侠次剩骸拔梗阄裁醋吡耍俊比绻馐焙蚧共欢梅椿髡媸峭魑上档母卟派耍骸澳悴皇且姆缇奥穑课野阉垢恪!彼鞘绷痴呛欤肷乌厮担骸昂冒桑页腥衔彝*拍你。”懂得认错还算有救,以琛迈开脚步,她却不紧不慢地跟上。走了一段以琛忍不住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名字、系别啊。”她无辜地说。“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把照片给你呢?”“不需要。”“哦。”她点点头,一副没关系的样子,“那我只好洗出来以后到处去问啦。”他不敢相信:“你站住。”“干什么?你担心我找不到你吗?”她一副你别着急的样子,“虽然全校有好几万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个个地去问,总会问到的。”那他也不用在学校混了,以琛咬牙切齿:“何以琛,国际法二年级。”说完转身离开,走老远还能听到她的笑声。过了两天她果然找到他,献宝似的掏出照片,照片上的他在夕阳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处理得这么好呢!你看到阳光穿过树叶了吗?”而他却是一抬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阳光,那样蛮不讲理,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穿过重重阴霾照进他心底,他甚至来不及拒绝。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但这缕阳光却不唯一地照耀他。那离开的七年,另一个男人……以琛闭上眼睛。承认吧,何以琛,你嫉妒得发狂。
第七章 若即(一)
新一期《秀色》已经发行,封面上笑得志得意满的年轻男子是建筑届的新秀,近两年他在国际设计展上得了不少大奖,声名正隆。“可惜啊,就是不够帅。”小红无限遗憾地评论。“那个何律师帅啊,可惜就是有人采访不到。”阿梅大声说。“阿梅你别这么说。”小红有些受不了她的尖刻,“忆静已经尽力了。”默笙恰好走到她们那块,听到这些不由看向陶忆静,她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低头安静地写着文案,并不理会别人。默笙突然有点心虚,又有点内疚。“阿笙阿笙。”小红突然想起什么,谄媚地摇起她的手臂,“我们朋友一场,一点儿小忙你不会不帮的吧?”默笙立刻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小心翼翼地问:“小红,你跟那个外科医生,嗯……有问题了?”不然怎么又要去相亲。“讨厌!你想到哪里去了!”小红嗔叫,双手捧着脸,一副人家现在好甜蜜的样子,“是这个啦!”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大得有点夸张的纸,哗的一声在她面前抖开,“看清楚了没?”清楚了,也晕了。纸的最上面居中写着“采购清单”四个大字,下面密密麻麻列着各种牌子的衣服、鞋子、化妆品……还有数码摄像机?真是五花八门,默笙看得眼花。“小红,最近物价要上涨吗?”这简直是“抢购清单”嘛!“嘿嘿,不是决定你和陈姐她们去香港吗?别转移话题,一句话,说,带不带?”消息传得真快,默笙叹了口气:“有什么好处?”下班后,小红的那位程医生请客吃饭,饭桌上小红不断地提醒她:“阿笙,你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短的哦?”默笙哭笑不得:“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拿东西拿到‘手软’的。不过,小红……”默笙凑到她耳边,悄悄地说,“你不要保持淑女形象了吗?”哎呀!她又忘记了!小红反射地挺腰坐直,收起一副讨债的嘴脸,扯出弧度完美的微笑。默笙看见那位举止优雅的程医生眸子里笑意不停闪动,他分明是早已发现,而且乐在其中。不由也一笑,小红终究与过去挥别。饭后独自回家,上了公车才发现自己搭错了车,这路车是开往她原来住的地方的,赶紧在下一站下车,看看表,七点都没到,也不急着回去了。逛了许久的超市,九点多才到家,打开门,屋里空荡荡的。走进厨房,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味精、色拉油、盐、酱油……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以琛平时究竟是吃什么的?卧室里还有些衣服没有收拾好。打开衣柜,里面整齐地挂着以琛的西装衬衫,单调而冷清。他似乎偏爱灰色调,默笙把自己的衣服挂在他的旁边,然后傻傻地看着,突然就想微笑。却又心痛。以琛……以琛。脱了鞋子躺在床上。这两天她一直都睡客房,现在却突然不想离开。一种莫名其妙自己也难以说清的心情在胸臆间泛滥,或许因为明天。明天,周五,以琛就要回来了。迷迷糊糊的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她翻了一个身,好半晌醒过来,屋里一片漆黑。再次醒来已经是天亮,掀开被子起床……被子?默笙愣了愣,嗯,大概是晚上冷了自己扯过来盖的。快速地刷牙洗脸,镜子里她的头发有点长了,不断落到眼睛上,要找个时间去剪剪。拿好东西出门,门一开,愣住。一身西装笔挺的以琛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钥匙,像正准备开门。默笙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以琛?”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晚上回来的吗?“嗯。”以琛收起钥匙,草草地应了一声,经过她走进客房。一会儿出来,手里多了份文件,看到她还在门口傻傻地杵着,他皱起英气的眉。“你不去上班?”“呃,就去了。”不知怎么的,默笙有些局促。第一次真实地意识到他们的关系不同了,而以后,都要这样,每天早晨,第一个看到的都是他……“我送你过去。”默笙跟在他后面走进电梯。“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事务所和杂志社,一南一北两个方向。以琛按下地下一楼停车场的按钮,淡淡地说:“我去X区法院,正好顺路。”“哦,那好。”原来是这样。车上,默笙想起问他:“你……昨天晚上回来的?”不然怎么会有文件掉在客房。“对。”以琛简略地回答,注意力都放在路况上。默笙抿唇:“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叫我?”“十一点多。”他微微不耐地回答,顿了一顿又说,“没有必要。”默笙眸光微微黯淡,转向车窗外的世界。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堵得一塌糊涂……他们,也要这样一直堵下去吗?“以琛,中午你在X区的话,我们能不能一起吃饭?”以琛蓦地一动,转首,默笙正看着窗外,声音轻轻的,对着谁说?他转回视线,漠漠然的声音:“中午我应该不在。”事实上,早晨也不在。“以琛?”老袁铜铃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推门走进事务所的人,学小女生用手把眼睛擦了又擦,“难道我的眼睛有问题,出现了幻觉?”“我看有问题的不止是眼睛。”以琛瞥了他一眼,走进办公室。大块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进来坐下:“昨天下午七点多跟你联系的时候你还在广州,怎么现在就回来了?”“那时我正在机场。”以琛坐下翻开文件说。“事情都办好了?”“差不多。”他说差不多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老袁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师弟,广州的事情要在一星期之内解决本来就嫌紧凑,现在他居然能提前一天完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昨天到家很晚了吧?干吗这么急,你今天再回来也不迟。”老袁嘀咕着说,“要不是知道你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我都要怀疑你是赶着回来陪老婆了。”本来在文件上匀速书写着的钢笔猛地一顿,在纸上划出重重的一道痕迹。以琛从文件中抬头,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老袁,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早上你要出庭。”美婷看到以琛从会议室出来,立刻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何律师,你要的资料我已经打印出来了。”“还有这个是C大百年校庆的邀请函,和向律师袁律师他们的一起寄来的,我帮你单独拿过来了。”“谢谢。”以琛颔首接过,翻开印着C大标志性建筑的精美邀请函,上面写着十一月十五日C大百年校庆。美婷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五点四十。“何律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下班了。”“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那我先走了。”美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突然想起,“何律师,刚刚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见当事人的时候没把手机带着,里面有两通未接电话。一通是另一个当事人打来,以琛立刻打回去,谈了几分钟,挂断。还有一通……手指按下绿色按钮。对方立刻接起。“以琛。”“什么事?”他的声音又稍嫌冷淡。“唔。”对方似乎被他的冷淡所阻,顿了顿才说,“以琛,我的钥匙找不到了。”她在马路对面等他,包搭在肩膀上,穿着大领子毛衣,低着头数着地上的格子。红灯。他停住脚步,远远地看着她。有很多东西没变。她还是喜欢穿毛衣,二十六七的人了仍然穿得像个学生。她等人的时候还是喜欢边等边数地上的砖格。那时候他就老是要让她等。有一次她等久了朝他发脾气:“我都数到九百九十九了,你才来!下次要是让我数到一千我就再也不理你!”结果又一次,他被系里临时抓去开会,冗长的会议终于完了后他跑去,她居然还在,这次她等的脾气都没了,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他说:“以琛,我都数了好几个九百九十九了。”而这七年来,他又多少次数到九百九十九?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始终没办法数到一千。
第七章 若即(二)
匆匆地走过人行道,默笙旁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胖乎乎的老外,笑眯眯地在说什么。以琛放缓脚步,徐徐地走近,隐约听到那个老外说:“……your spoken English is perfect。”“Thanks,Ive been there for seven years。”很流畅的英文完全不需思索地从她口中吐出,像母语般自然,以琛插在衣袋里的手不自觉地一握。恰好她一偏头看见他,朝他笑了一笑,对那个老外说:“My husband is coming; maybe he knows how to go there。”又问他:“以琛,你知道XX路怎么走吗?”他点头,直接告诉那个老外,胖胖的老外连声谢谢地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默笙突然讷讷,对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以琛开口:“你的钥匙呢?”“呃……大概掉了。”她不自在地低头,不看他的眼睛,“不然……就是早上没有带出来。”以琛敏锐的目光打量着她不自然的表情,心里缓缓升起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若看不出她的心虚真枉费他在司法界混了,赵小姐以后若犯了罪最好保持沉默,不然肯定三言两语就原形毕露。“走吧。”他突然迈开步子走在前面,抑制那种在心底暗暗漾开的心情,那因为她小小的心思,因为她那句“My husband”而荡起的涟漪。“去哪里?”默笙追在他身后问,那里不是回他家,唔,他们家的方向啊。“吃饭。”吃饭?默笙连走带跑地赶着他过快的脚步:“……我们回去吃好不好?先去超市买菜,现在还不晚。”她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又是为了谁?以琛一涩,声音猛地低了十度:“不用。”不用就不用,可是……能不能不要走这么快。“以琛,慢点。”默笙微微气喘地说,手很自然地拉住他的衣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动作是多么的亲密。以琛却是心突地一跳,一低头,就看见她白皙的手指扣在他铁灰色的西装袖子上。没有说什么,放慢了脚步。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