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何以笙箫默-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跳,一低头,就看见她白皙的手指扣在他铁灰色的西装袖子上。没有说什么,放慢了脚步。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巷子,走进一个很普通的小饭馆。默笙好奇地打量着小店的四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往往越不起眼的地方越容易出现美味,以琛会老远的带她来,肯定是不错的。老板热情地迎上来招呼:“何先生,好久没来了。”默笙惊讶极了,他居然是一口Y市方言。“最近比较忙。”以琛也用方言回。老板好奇看着默笙:“何先生,这位小姐是你女朋友?第一次见你带女朋友来,很漂亮哦。”以琛笑笑:“哪里。这是我太太。”“太太?何先生结婚了?”老板叫起来,惊叹了两声,转而对默笙说:“何太太你真好福气,嫁到何先生这样的人。何太太是哪里人?”“我也是Y市的。”默笙听得懂,却不会说方言,因为母亲是外地人的缘故,家里一直说的是普通话。老板一边聊着闲话一边把菜单子拿出来。以琛示意默笙点菜,默笙接过翻了翻,发现这家店的招牌菜都和笋有关,笋片滑鸡,鲜笋肉丝,鲜笋炒酸菜……这倒也不奇怪,Y市本来就盛产笋,现在又是当令。她很爱吃笋,不过……还是别点了。一会儿点好菜把单子递给老板,老板看了看,居然责怪地说:“何太太,你也是Y市人,怎么不吃笋?”不吃笋很奇怪吗?以琛就不吃啊,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老说笋有一股怪味道,她怎么骗也不肯吃一口的。“……何先生每次来都点的。”菜一道道地端上来,以琛的筷子始终没有碰过笋。默笙涩涩地说:“怎么不吃呢?老板说……”突然说不下去了。他每次来都点,为什么呢?以琛沉默,久久开口,寥寥的四个字:“盛情难却。”她恰好一片笋在嘴里,却再也尝不出那股鲜甜,咽下去,像以琛说的,有股怪味道。眼角看到那老板正操着一口Y市普通话热情地招呼着刚上门的客人,大声地吹着店里的招牌菜有多好吃多好吃。真的。盛情难却。“你不回去吗?”从小饭馆出来,拿着以琛给她的钥匙,默笙迟疑地问。“我去事务所,还有些事要处理。”以琛淡淡地说。“哦。”钥匙紧紧地攥在手里,“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以琛看着她,眼中闪着奇异的光:“你要等我?”“……嗯。”默笙点头,又讷讷地解释原因,“你的钥匙在我这儿。”“事务所里有备用的,你不用等我。”他收回在她身上的眸光,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语气更淡了,甚至带了点自嘲,“我也不习惯让人等。”从来回去,都是一室冷清。又是十一点。以琛开了门,手指习惯性地摸向墙上的开关,却在快要按下去的时候停住。灯亮着。他放下手,环视一下屋内,电视机开着,人却不见影子。走过去关电视机,经过沙发时眼角瞥到上面蜷缩睡着的人,蓦地止步。以琛瞪着那张熟睡的脸,真想把她摇醒骂一顿。这么冷的天就睡在沙发上,她有没有脑子?明明又气又恼,却只能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软软的身躯填满他空虚的怀抱,温暖的气息轻悄地呼吸在他冰冷的西装上。这些年,从来不敢幻想有这么一天,她又是这样触手可及,一伸手,一低头,默笙就完全属于他。微微垂下头,脸颊摩擦她柔软的脸颊,在外面睡了那么久,居然还是暖暖的。怀里的默笙突然不适地动了动,躲开他的触碰,以琛屏住呼吸,她醒了?而她却是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头往他怀里埋了埋,更深地睡去,浑然不知有人因为她小小的动静而心潮起伏。她……唉,以琛暗暗叹息,那越来越柔软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了。手肘推开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她在睡衣外面加了件开襟毛衣,以琛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帮她脱掉,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呼吸竟渐渐有点乱了。轻轻地托起她,把外衣从手臂中褪下,隔着睡衣,那背上柔软肌肤的触感也让他心跳快得不能自抑。扯过被子来帮她盖好,以琛迅速地起身走开。再待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用某种方法吵醒她。在外面的卫生间清洗一下,以琛走向客房。经过主卧室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推开房门向床上看去。果然!被子只有一半在她身上,另一半拖在地上,一只脚大大方方地露在外面。短短十几分钟,就能睡成这样,看来以前她说自己睡相只是“有点差”真是太含蓄了。知道她睡相差,是唯一一起度过的那个冬天,默笙连连感冒,两个月里竟然感冒了五次。问她原因,开始怎么都不肯说,后来才很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晚上睡觉睡相有点差,只是有点差哦,老是踢被子。在家里爸爸回来得晚,还能顺便帮我盖盖被子,这里就没人啦,老是睡到半夜捞被子,所以感冒也不能怪我。”说到后来,已经是一副感冒有理、与我无关的样子。现在看来,她的睡相岂止是有点差。以琛捞起半拖在床下的被子,帮她重新盖好。可刚一离手,她竟然一个翻身,被子又掉到床的另一边去了。什么睡癖!以琛伸手拉过被子,再一次把她盖得严严实实,有些冒火的眼光盯着睡得一派安然的默笙。她敢再踢一次试试,他一点也不介意彻夜纠正她的“睡姿”。可惜接下来,默笙一直睡得乖乖的,动都不动一下,最后还怕冷似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这种时候,即使是睡着的默笙也知道要识时务的。什么时候了?白天还是晚上?她怎么会睡在床上?从被窝里坐起来,脑子还不太清醒。默笙睡眼矇眬地下床,却到处找不到拖鞋。咦,到哪里去了?以琛从厨房出来,看到默笙穿着睡衣在客厅里一蹦一跳的,不由蹙眉:“你干什么?”“我的拖鞋……”看到了,在沙发那儿,再跳一下,达阵成功。穿好拖鞋抬头,就看到以琛用不赞同的目光瞪着她。“呃,我找拖鞋……”没来由的就心虚。“去换上衣服。”他硬邦邦地扔下几个字转身。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睡衣,默笙脸一红。差点忘了,这个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换好衣服出来,以琛已经在吃早饭。默笙迟疑了一下,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看着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以琛一起吃早餐……见她迟迟不动手,以琛抬眸:“吃不惯中式早餐?”“啊?不是。”从发呆中回神,快快地低头喝了一口。咦,居然很不错。“以琛……”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以琛眼也不抬,平淡的口气:“附近买的。”“……味道很好。”“还可以。”以琛心不在焉地回一句。没话说了。默笙闷头喝粥,眼角瞥到一旁茶几上整理好的文件。“今天也要去事务所吗?”“嗯。”“很忙?”“还好。”事实上快忙疯了,而他会这么忙,完全是因为前些日子某人害他发神经。“哦。”低下去的语调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她喝粥,发丝都快垂进粥里了。他们,似乎是新婚。“你英文怎么样?”别开眼,以琛似乎漫不经心地问起。英文?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还可以啊,不过……四级还没有过。”去美国前第一次考四级,光荣的成绩——五十九。好意思提。“和我一起去。”以琛说。“呃?”默笙抬头惊讶的看着他,“去哪里?”“事务所,帮我翻译资料。”译不出来。默笙瞪着纸上的英文,没天理,国外那么多年白待了。问以琛?抬头看看,他好像很忙,不好打扰吧。安静的办公室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以琛右手翻着文件,左手接起。“喂……我在事务所……不了,我今天恰好有事……”那边又说了什么,以琛笑起来:“老周,什么时候你也做起媒人来?”那边老周也是一肚子苦水:“还不是家里那位逼的,上次她来法院正好看到你,就一心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你。我家老太婆别的嗜好没有,就喜欢做媒。不过说真的,小何,不是我帮自家人说话,我家老太婆的外甥女真的不错,学识相貌人品绝不亚于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琛笑笑:“老周,难道你要我搞婚外情不成?”“什么婚外情?”老周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你说你结婚了?”叫出来后立刻又自己反驳,“别开玩笑了,任何人都有可能结婚了,就你何以琛不可能。”什么话,以琛失笑。挂了电话,以琛看向正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默笙。又咬笔头。屡教不改的坏习惯!以前做不出微积分就是这样,咬了一会就把作业推给他,讨好地看着他:“以琛……”可怜他一个读法律的,微积分学得比理工科的人还好。“以琛……”默笙实在译不出来了,抬头求助。唉!走到她身边,很习惯地把她手中的东西拿过来。“哪里?”“这里,这个怎么翻译?”mobilia personam sequuntur。动产随人。很专业的名词,拉丁语,她不会是正常的。他的气息很近,萦绕在她鼻间。默笙突然就想起以前一起上自习,以琛总是很一本正经地说:“默笙,不要坐我旁边。”“为什么啊?”就是跟他来上自习的啊。“会打扰到我。”有点难过,不过立刻举手发誓:“我保证不和你说话不出去买零食不动来动去……”结果没等她说完,以琛就一脸挫败地说:“你再安静也会打扰我!”什么嘛!当时气得她拿了书就气呼呼地跑了。不过,现在她好像有点明白了……因为他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她身后,俯着身,清爽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发丝轻轻摩擦在他的外套上,她的一抬头,就可能碰上他的下巴。脸莫名其妙地微微烫起来;他很打扰她……然后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干什么前,她已经猛地站起跳开,头顶毫不留情地撞上某人的下巴。“你干什么?”以琛抚着撞痛的下巴,被她吓了一跳。“呃、我……”她哪能说,脸越烧越红,“……我、我想去吃饭。”说完就懊恼,什么借口啊,现在才……瞥了眼墙壁上的钟,十点半还不到。“现在?”以琛果然蹙眉。“嗯,是啊,早上没吃饱。”硬着头皮说到底了。瞥一眼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工作,再看眼前“饿”得神情有点怪异的默笙,以琛投降了。早就知道,带她来事务所绝对是个错误。
第八章 若离(一)
周六的肯德基里拥挤而热闹。默笙怎么也没想到以琛居然会带她到这来,拉拉了以琛的袖子:“以琛,你没有走错门吗?”“没有。”“以前你不是说这是小孩子才喜欢的地方?”“以前你也很喜欢这个地方。”以琛脸上闪过一丝不被领情的恼怒。呃……“那我占位置。”默笙明智地捡轻松的活干。坐在二楼的窗边,咬了两口汉堡,默笙就吃不下了,晃着可乐,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以琛搭话,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起她刚刚翻译的东西。以琛听着扬眉:“你什么时候对法律这么感兴趣?”“嗯……多懂点法律总是好的。”“那倒不用。”以琛似笑非笑的,“你大可继续当你的法盲,只要你不是要离婚,我都可以帮你。”嗄?默笙一呆,他这算不算是在开玩笑?“小何,你怎么也会来这里?”惊讶的女声在默笙身后响起,默笙转过头,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牵着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向他们走来。“何叔叔!”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响亮叫,其中一个鬼精灵地说,“何叔叔,你女朋友好漂亮。”“方检。”以琛站起来打招呼,这个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女子是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以琛手里有一个案子,她是公诉人。方检拍了拍儿子的头,“不要没大没小。”然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