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何以笙箫默-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骸昂我澡。阏飧隼掀耪嫦湃耍崭湛此瓴皇厣岬毓砺罚斓贫济蛔⒁狻被盎姑凰低辏澡∫丫酒鹄蠢渥帕匙吡顺鋈ァK彰粢R?辞迥歉稣驹诼砺繁吲拥牧常劬Χ贾绷耍偬宄蚝愕幕埃肺世显骸袄掀牛渴裁匆馑迹俊崩显俸俚匦Γ骸袄掀啪褪抢掀牛皇桥笥选!蹦昵岬呐鲜σ苫蟮乜醋潘彰簦蟾乓馑际撬翟趺慈思叶冀峄榱四慊垢医樯埽克彰粲锌嗄蜒裕莺莸闪死显谎邸T洞σ澡±耪阅系氖肿咴谇懊妫还砺妨⒖趟煽驹诨ㄌ潮卟恢浪凳裁矗此钠疲约罢阅显酱乖较碌哪源蟾攀窃谘等恕!罢婊衬睢!毕蚝憔灯碌难劬ξ⑽⑿ζ鹄础:镁妹患秸庵殖∶媪恕R澡〈笱У氖焙蛏倌昀铣桑κ略彩欤苌俣允裁慈朔⒒穑┒蓝哉阅希龃砹耸峦嵫蹈隼习胩臁!熬尤换故撬!彼彰粢⊥罚恢雷约焊梦飧鍪Φ芨咝嘶故遣恢担暗蹦晡颐欠ㄑг耗敲炊嗖排讶耍不端牟恢嗌伲伊艘桓霰鸬南档模宜的阏冶鸬南狄才鱿祷ò∈裁吹模排涞蒙戏ㄑг和泛挪抛拥纳矸菔遣皇牵科故歉龈鞣矫娑济皇裁刺乇鸬摹!钡蹦暾阅喜藕我澡〉氖焙颍ㄑ档娜舜蠖喽急ё趴慈饶值男奶纯凑獬∽分稹C蝗讼嘈藕我澡』峤邮苷飧雠暇顾芫跫玫娜恕K院罄春我澡〈耪阅仙峡紊献韵暗氖焙颍恢蓝嗌偃吮幌诺剑峙缕渲幸灿胁簧倥蛋岛蠡谧约涸趺疵换坏恪:罄凑阅先チ嗣拦我澡』指吹ド恚行┬律娜惹槌潭缺鹊蹦甑恼阅嫌泄薏患埃我澡∽苡邪旆ㄔ诹饺炖锎蚍⒌簟S幸淮嗡彰羧滩蛔∷担骸澳闾盅岜鹑瞬悖康背跽阅夏阍趺床惶盅幔俊被耙怀隹谒彰艟秃蠡诹耍ё擦耍粤Υ蚋龉ィ疽裁幌氲胶我澡』峄卮稹!澳遣煌!蹦鞘焙虻暮我澡≌庋担攘鹊娜鲎郑芷降挠锏鳌K彰粝氩怀霾煌谀睦铮残硎恰阅匣岵床桓鹑嘶帷L潘幕袄显训盟稻湔模骸罢庵质虑椋缛艘渑灾愎苷饷炊唷!彼祷凹湟澡『湍弦丫矗澡∪匀槐磷趴⊙眨洗蟾疟宦畈伊耍谌舜蛘泻舻纳粢驳土诵矶唷D显窍蛋斓某?停匀蝗鲜端彰簦剿⑽⑿α艘幌拢骸笆悖愫谩!彼彰裘闱俊班拧绷艘簧找凳裁矗捅灰簧驳暮羯蚨稀!癕rs In!”响亮而热情的呼声让本来略显嘈杂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不标准的英文让人发噱,然而被众人瞩目的富态中年男人却毫无自觉,满脸惊喜地穿过大厅跑到僵立的默笙面前。“Mrs In,应太太。”中年男人激动得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没想到在这里看到您,这次您和应先生一起回国的?我是大商公司的董事长林祥和,您还记得不记得,呵呵呵呵,去年在美国承蒙您和应先生招待,这次您们贤伉俪回国,怎么也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默笙已经呆住了,手脚一片冰冷。眼前这个中年发福的男人她还有印象,他和应晖的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去年他来美国时,应晖曾在家里设宴招待过他和他夫人。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最差的时间,最差的场合。默笙感觉到老袁等人怀疑又惊讶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她已经没勇气去看以琛的表情。刚刚才有一点点的幸福起来的感觉,那么微弱,立刻要消散了吗……害怕的感觉一点点扩散到身体每个角落。然而下一刻,却有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手。这只手,刚刚还带着怒气把她拉过马路。现在却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紧紧地握住了她。默笙缓缓地转首,以琛正看着她,眼底一片痛楚的坦然。他……已经猜到了吗?果然。默笙听到以琛清晰而冷静的声音,“很抱歉,她现在已经不是……”“你认错人了。”未完的话被默笙飞快地打断,以琛顿住,眼中闪过一丝不解。默笙轻轻挣脱他的手,向林董重复了一遍:“你认错人了。”声音出奇地镇定。尽管知道早晚要面对那桩婚姻,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也不是在以琛这么多朋友面前。以琛或许能忍受,她却不愿意他因为她的过去而被别人指手画脚评头论足。以琛一向是那么傲气的。“认错人?怎么会,呵呵,应太太别开玩笑了,呵呵。”林董讪讪地打着哈哈,有点尴尬,可是又不愿意离开。僵持间,酒店的门被推开。侍者整齐划一的“欢迎光临”声和来人不可小觑的排场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一大群人的簇拥下,一个正值英年的俊伟男子走了进来,名贵的手工西装提在手里,步履间气势而从容,大堂璀璨的灯光照在他身上,更增一份尊荣显要。苏敏眼尖地注意到其中有C大的一把手,不由多看了两眼,不知道走在中间的男子是什么来头,能让学校领导这么巴结。林董这时却欣喜地叫起来,激动地挥着手:“应总,应太太在这里!”这一声“应总”让苏敏在电光火石间想起一个人——应晖,SOSO总裁,给学校捐了一栋楼的那个。林董声音响起的瞬间,应晖已经停下脚步转头向他们看来,身边的一群人也跟着停下。他立定了几秒,剑眉一扬,然后笔直地向他们走过来。好像根本没看见一边已经无法反应的默笙一般,应晖走过她径直客气地向林董客套:“原来是林董,正想说明天去拜访你,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林董受宠若惊地说:“哪里哪里,见到应总才是三生有幸。哈哈,应总,这是应太太吧,刚刚应太太还硬说我认错了人。”他指着默笙。应晖随意地瞥了默笙一眼,然后大笑:“是有点像,不过我太太在瑞士度假,林董你眼力不行了啊。”“啊?啊?”林董怀疑地瞥了瞥默笙,嘴里却连忙说,“是啊是啊,我现在看看的确不大像。”说着连连向默笙鞠躬。“不好意思认错人了,小姐,不好意思。”默笙垂眸,微微地摇头。“相请不如偶遇,林董不介意的话,不妨和我们一起用个便餐。”“当然当然。”话语中应晖偕林董渐渐走远。默笙抬头,以琛正面无表情望着应晖离开的方向,深幽的眸子中情绪难解。察觉到她不安的目光,以琛收回视线,低头和她说话,语调竟比刚刚在马路边训她还要温和许多。当然,还是有点严肃。“好好想想回家怎么写检讨。”“……”默笙呆呆地看着他,脑袋打了结。以琛接过老袁的烟,“怎么过马路,刚刚跟你说的,这么快就忘了?”“……”应晖等人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进贵宾电梯,电梯门合上的前一瞬间,应晖似乎不经意地向他们的角落看来,不偏不倚地撞上以琛深邃的目光。几乎发生在顷刻间的一段插曲让大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但看以琛神色自然,不以为意,便很快又聊天说笑了起来。他们倒一点没怀疑,毕竟应晖身份摆在那儿,赵默笙,怎么看都觉得和应晖的距离不是一点点,他们如果真是夫妻,那才是不可思议。大堂经理很快通知他们有了空位,而且表示因为他们的工作失误耽误了客人的时间,为表达歉意,这次除酒水外一律八折。算算能省下几百块,老袁立刻喜滋滋。席间气氛热闹,大家不约而同地说起许多法学院的趣事。默笙纵是心事重重,有时候听到好笑的地方,也会忍俊不禁。有人甚至想起默笙在刑法课上闹的笑话,拿出来笑话她。默笙窘然,悄悄问以琛他怎么知道,明明不是一届的。以琛莞尔:“你不知道你很出名吗?”周教授在给下几届上课时还会提到默笙,说以前有个小姑娘跟男朋友来上课,结果被点到回答问题,结果怎么怎么云云,他说得绘声绘色,总惹得学生们大笑。后来甚至有个跟以琛不太熟的师弟一脸友善地问他:“你就是周教授说的那个要关人的女生的男朋友啊?呵呵,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女朋友?”那时候默笙已经不在。被老袁连灌了几杯酒,以琛起身去洗手间。在服务生的指点下找到洗手间,推开门。洗手间里已经有人。本来在盥洗台前洗手的男子在以琛推门而入的刹那站直了身躯。以琛下意识地停下脚步,与镜子里的人目光相接——应晖。一时间,沉默占领了这小小的洗手间。“何以琛。”片刻后应晖先开口,“久仰大名。”“不敢。”以琛直视应晖,神情淡定,“应先生才是名扬四海。”“你怎么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应晖关掉水龙头,回身,如鹰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和他硬朗形象绝不相符的温柔。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以前的妻子,曾经在我研发出的搜索器里搜索过这个名字。”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默笙在酒席上被老袁、苏敏轮流灌了不少酒,走出酒店的时候就晕乎乎的要以琛扶着,一坐到车上头一歪就睡着了。以琛把她抱回卧室,一放到床上,她就自动自发地钻到被窝里蜷缩着睡好。大概因为喝醉酒的缘故,默笙脸颊红通通的,长长的眼睫毛静静地垂着。以琛长时间地凝视着她,最后低下头,亲亲她的额头。“他也这么亲过你吗?”低哑的声音,泄漏了他一直苦苦隐藏的情绪。眼底是她醒着的时候绝对不愿意让她看到的痛楚。以琛低下头,和默笙呼吸相闻。他也曾经离你这么近?他也曾得到你的笑靥和一切热情?他也曾……以琛命令自己不准再想下去。只是,他一直以为他们是一样的,他在这个世界孤单着,而她在另外一个世界。有一天她会回来,或者有一天他等不了去寻找……事实上,从年初开始,他就开始筹划着近年内出国,虽然知道人海茫茫。不久后她却已经回来。用很陌生的目光看着他。然后告诉他,她已经结过婚。如果曾经有人让她不再孤单,他其实应该为之高兴不是吗?可是以琛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份胸襟。很介意。介意她心灵上的走失。默笙依旧细细地均匀地呼吸着。以琛轻轻帮她掖好被角,起身,关门出去了。十一月的深夜已经寒意袭人,纵使在A城这个繁华的城市,街上的行人也已经寥寥无几。应晖坐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茶座的窗边,看着窗外向茶座走来的男子,夜色的遮拦下,来人英挺的外表,出众的气质仍然没有减色半分。应晖虽然早料到能让默笙念念不忘的人必定出色,但何以琛的出众仍然超出了他的预估。这样的男人在学生时代想必也是出类拔萃,默笙当初怎么骗到的?如果自己和他处在C大的同一个时代,谁胜谁负?当年亦是C大风云人物的应晖暗暗评估。如果那样,说不定会是他先碰到默笙,也许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自己在大学时代就碰到默笙,当时心高气傲的自己恐怕也不会看上她吧。机缘,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在应晖遐想间,何以琛已经在他对面坐下。“我以为你要迟到了。”“我向来准时。”以琛语气平淡地说,简单翻了下饮单还给侍者,“毛尖,谢谢。”侍者领命而去。应晖看着他,忽然语出惊人:“你要怎么才肯放弃?”这个颇带挑衅的问题并未如应晖想的那样让何以琛情绪失控,他眉目不动:“应先生,我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任何实质意义。”“和律师说话真令人头痛。”应晖苦笑着靠向椅背,十指交握,“默笙似乎没有和你提起过我。”语气是肯定的,当时在大堂的情形已经让应晖察觉。“的确没说太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