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何以笙箫默-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麻烦到他内疚不已,应晖却一次比一次期待月底的到来。应晖的白人秘书小姐琳达十分可爱地说:“Boss,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地喜欢每个月的月底,那时候的你总是那么和蔼可亲。”应晖闻言微笑,心情愉悦。小嘉还是呆呆傻傻的,默笙好不容易教会他叫中文的应叔叔,应晖没被那声“应叔叔”感动,默笙却欣喜若狂,感动地摸着小嘉的头。失神于她笑容的一瞬间,应晖清楚地明白,他动心了。久违的感觉。他和这位赵默笙小姐,至今接触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这种心情来得毫无道理,甚至无迹可寻。理科生的天性使应晖固执地想找出他心动的逻辑,可是却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证明这其间的因果关系无能为力。好在他立刻从牛角尖里钻出来,务实的个性使他决定顺其自然。应晖空中飞人的生活差不多过了两年时间,两年后的一天,默笙打电话告诉他两个消息。第一个是她毕业了。第二个是娟姐提前释放,而她决定带小嘉回国。挂了电话,应晖的第一个念头是:时间也差不多了。应晖在N市国际机场第一次见到了那个满脸风尘的娟姐。默笙偶尔提过这个娟姐的经历。她原本是作为陪读夫人出来的,后来那个男的却为了绿卡娶了个美国女人。娟姐出国的时候很风光,现在落了个这种下场,不愿意回国被人嘲笑,迅速地嫁了个美国男人,不料却更加不幸。两年监狱终于让她对这个地方绝望,大彻大悟之余决定回国。默笙在一边抱着小嘉,依依不舍。娟姐感谢应晖,“这两年多谢你了。”“你谢默笙足够。”娟姐看着默笙:“她比我幸运很多。”应晖了然她眼中的羡慕,一哂:“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不必强求。”飞机飞上天空,默笙仰望着远去的飞机。“很想回国吗?”默笙怔了一下摇头说:“不想。我大概很懦弱,应大哥,在异国他乡,孤零零一个人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每一个异国人都这样,可是,如果回去了还是孤零零的,那会很可悲吧。”她低下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走出机场的时候默笙说:“应大哥,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应晖当然知道她要和他商量什么,接口说:“正好,我也有事情请你帮忙。”应晖的父母要来美国看望儿子,为期一个月,因为儿子不久前无意中露了自己已经结婚的口风。应晖请默笙帮忙应付父母。时机刚刚好。默笙的学业已经完成,随时可以离开N市,应晖的公司一切已经上轨道,开始有较多的空余时间。默笙到加州后,首先是找工作,可惜华人加女性的身份让她频频受挫。应晖有意使用自己的人脉帮她,默笙拒绝了。“应大哥,你已经帮我许多了,我不能一直靠你啊。”应晖想起默笙好像从来没有接受过他经济上的帮助,接着又想起以前的女友在分手的时候对他说的那番话,不由有些感慨。默笙看他若有所思:“应大哥,你在想什么?”应晖笑笑说:“没有,只是重新理解了骄傲这个词。”默笙不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追问。在应晖父母来之前,情人节先来了,不过应晖天性并不浪漫,默笙则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所以他们这个情人节过得毫无暧昧。情人节晚上应晖在楼上书房接了一个国际长途,下楼的时候看到默笙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头,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完全没发现他下来。角度的关系,他正好看见默笙眼角的一点闪光。应晖以为她看了什么悲情的电影,走过去一看,只不过是普通的网页而已,而且是他最熟悉不过的SOSO的搜索页面。搜索关键词是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名字——何以琛。默笙这才发现他,急速的转头,脸颊上的泪水都来不及擦去。她合上电脑,站起来,低头瞪着自己的脚尖,有点尴尬的样子。应晖立刻就明白了:“他……”说了一个字顿住,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默笙抬头望着他,水洗过的眼睛分外清,那里面的忧伤被应晖看得一清二楚。“应大哥喜欢过什么人吗?”她问。“嗯。”应晖慢了一拍才回答:“我以前在C大有个女朋友,很聪明,也很漂亮。” “我以前的男朋友也很厉害。”默笙声音低低地说。“哦?”应晖勉强笑了下,“那你男朋友运气可没我好。”毕竟,他现在只是你的“以前”而已。默笙却完全误解了他的话,大概以为应晖说她的男朋友找她所以运气不好,有点不服气地说:“我也没那么差吧……”应晖没有解释,匆匆去了楼上的书房,却无心做事了。一旦见过这个名字,生活中好像就处处看见这个名字。从那天开始——默笙时不时的心不在焉叫何以琛。默笙嘴角莫名其妙的微笑叫何以琛。默笙忽而的落寞叫何以琛。……默笙开始频繁的和他提起这个名字,好像终于找到一个人可以讲讲那个人一样。那个人多么多么聪明。那个人多么多么能干。……应晖当然会不耐烦。只是当他看到她说起那个人时眉梢眼底的伤心和落寞时,不耐烦又变成了不忍心。还伴随着一种陌生的疼痛。之前就算知道默笙更多的只是把自己当作兄长,应晖仍然有一种笃定的感觉,他自信她身边不会出现比他更优秀的人,所以不妨慢慢来。然而,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应晖清楚地感觉到了默笙心里筑起的冰墙,那面冰墙把一切暧昧的东西摒除在外。他也许永远只能充当兄长的角色。应晖渐渐急躁起来。所以那个晚上的到来,不知是因为情绪长久的积压,还是一时失控。那天他在外面应酬,喝醉了回来,默笙手忙脚乱地照顾他。应晖说不清自己是醉是醒,若是醉,他怎么会到现在还记得清楚每个细节,若是醒,他又怎么会这般不受理智的控制……似乎半梦半醒间,他把默笙压在了身下……他清醒过来已经是凌晨。意识回笼的零点一秒,他冲下了楼。楼下大厅没有开灯,一片黑暗。依稀看到默笙坐在楼下沙发上,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垂着。应晖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说,当人受到巨大的伤害时,会下意识地用这种婴儿在母体中的姿势,因为缺乏安全感。他的手按在电灯的开关上又放下。默笙忽然出声,弱弱的:“应大哥,你……是把我当成她了吗?”应晖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她说的“她”是谁。他的前女友。自己好像只和她提起过一次他的前女友,说了什么他都不太记得了,她以为……他还想着她?默笙,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恋恋于过去吗?应晖苦笑。他发现默笙给了他一个有趣的困境:如果说“是”,他无法袒露自己的心迹,也许永远无法再进一步。若说不是,他必须承认自己是个强*奸犯。虽然未遂。面对默笙信任的眼神,应晖最后选择闭上眼睛,不回答。让她找最能安慰自己的答案吧。事实上,这之后默笙已经无法和他坦然地共处在一间屋子里,默笙提出要搬出去的时候,应晖说:“默笙,你回国吧,去看看。”默笙怔怔的站着。“你不能永远当只鸵鸟。”回去看看吧。如果那里天气晴朗,那你就留在那里。如果那里风雨凄凉,那你就赶快回来。把那里,把那个人完全地忘记。在机场把已经连他名义上的妻子都不再是的默笙送走,应晖仰望着天空飞机飞过的痕迹,寂寞的情绪在身体每个角落蔓延。刚刚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理解吗?她在某些事上,似乎迟钝得惊人。“如果你不回美国……那我们暂时不要联系了。”登机前他对她说。他还有机会吗?也许有。那个叫何以琛的人也许早就爱上了别人。世界上,像赵默笙这么傻的人会有几个?茶香袅袅。漫长的年月,不过几小时就讲完了。“……原来竟真不止一个。”应晖最后说。“有时候,她真是迟钝得惊人。”应晖仰头叹息,“世事真奇妙,没想到,这些事情,你居然是我唯一可说的人。”以琛没有说话,抽完最后一支烟,他拿起手边的衣服。“时间不早,应先生,我先走一步。”“何必这么急。”以琛脚步顿了一下。“默笙喝醉了,我不太放心。”应晖大笑出声:“何先生,你这是把成功炫耀给失败者看吗?”以琛没再回头,快步走出茶座,推开门,外面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以琛深深的呼吸。握得青筋暴起的手良久才渐渐放开。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默笙喝醉了睡觉反而乖起来,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还是他走前一模一样的睡姿。以琛轻轻地脱了鞋子,钻进被窝,将她搂过来。她动了下,适应了一下新姿势,皱起眉,以琛放松了一下手臂,她眉头才重新舒展开来。鼻间盈满她的发香。以琛低声说:“以后再不给你喝酒。”她没有抗议,犹自睡得香甜。以琛却无法入睡,睁着眼睛到四点多,叹了口气,起床去书房。还有一大堆工作没做,甚至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早上要开庭的资料还没有整理完整。这对以琛来说,真是鲜少的临时抱佛脚的经历。忙到晨曦初现。以琛困倦地闭上眼睛,揉着眉头,再睁开的时候,看到默笙站在书房门口看着他。“以琛,你一直没睡吗?”默笙问他,咬唇。这是她紧张时候的小动作,以琛了然。“过来。”他招手。等她走到身边,以琛把她搂在怀里置于自己的膝上。“醒了吗?没见过人喝醉就睡觉的。”“呃?”默笙大概被他的态度弄迷糊了,傻傻地反问:“那做什么?”“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说着他低头覆盖她柔软的唇。等默笙气喘吁吁地伏在他怀里,以琛静默了一会说:“昨晚我去见应晖了。”怀抱里的身躯顿时僵住。“他和我说,有个人曾经在搜索器里搜索过我的名字,我想问那个人,她都搜索到什么了?”默笙没有声音,以琛继续说:“我刚刚用你的名字搜索了下,发现默笙原来得过摄影奖的,你从来没说过。”“没什么名气的奖……你也没问过。”默笙低低的说。以琛叹气,抱紧她:“对不起,是我的错。”“默笙现在告诉我好不好,你都做了些什么?”“在美国吗?”“嗯。”这样温柔的何以琛,就算在七年前大学里感情最好的时候默笙都没感受过,轻轻一句温柔的询问,轻易就把她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勾了出来。默笙开始讲述那些在美国遭遇到的事情,讲刚到美国时不会说英语,迷路了看不懂路牌结果越走越远,讲学英语有多讨厌,讲外国人奇怪的习惯,还有那些难吃的东西,她重点描述某个牌子的方便面有多难吃。“那为什么不吃别的?”“别的都贵,我那时候很穷的。”“你爸爸没给你钱吗?”这是以琛第一次语调这么平缓地说起默笙的父亲。默笙看了下他的表情才说下去。“有的,很大一笔,开始我吓了一跳,后来在报纸上看到,才知道……就把那些钱寄给大使馆了。”“嗯,那大使馆有没有写表扬信给你?”“我没留名啊,我是在一次华人大捐款里寄的。其实我没有什么高尚的念头的……”只是怎么也无法坦然地花那些用命换来的钱,而且也自欺欺人的觉得,没有那些钱,父亲就不会死,这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嗯,默笙很聪明,还有呢?”“还有……”默笙想过有一天必定会和以琛说起这些事情,但是她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一点沉重的感觉都没有,好像是最普通不过的聊天一样,那些曾经令她痛苦过的经历,好像在一夜之间远去了。对话渐稀。天已经完全亮起来。“以琛,我居然一点也不难过,我以为说起这些会很难过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