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何以笙箫默-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剑槐咦ㄐ奶危咳绻焕渚补焕碇牵撬衷诰筒换嵴驹谡饫铮换岷退谝黄稹R澡∮粲舻赝鲁鲆豢谄骸安辉缌耍宜湍慊厝ァ!被故亲担氐铰ハ拢贤W〗挪剿担骸拔业搅恕!薄班拧!彼餐W !澳牵偌!薄霸偌!蹦献吡肆讲交赝罚拐驹诼返葡隆!澳悖俊彼劬υ焦⒆旁洞Γ杂种梗肷尾潘担骸白蛱欤液鼙浮!薄啊皇隆!蹦掀牟蛔栽诘厮担白蛱炷愫茸砹恕!薄笆锹穑俊币澡《倭硕偎担衾镂⑽⒋欧泶獭]氲兀拖峦罚涞拇脚錾纤模淮ゾ妥撸畛聊呀獾哪抗饩啦∷偷偷厮担骸澳希液芮逍选!币恢薄:芮逍训乜醋抛约海谅佟
第三章 靠近(二)
“你今天心不在焉。”讨论一个棘手的案子的时候,向恒突冒出一句。以琛镇定地抬眼望他:“我认为我的提议还不错。”“是不错。”岂止不错,简直是好极了,“可是你还是心不在焉。”“好吧。”以琛扔掉手中的笔,“你想问什么?”向恒笑起来,难得见他这么沉不住气,“我们的赵小学妹回来了?”以琛扬眉:“你怎么知道?”他反常得这么明显吗?“那天我在楼下看到。”向恒解开他的疑惑,“她似乎……变了不少。”是不少。以琛不说话了。这时老袁推门进来嚷嚷:“喂,今天联合的人请吃饭,你们一定要和我一起去。”联合律师事务所和袁向何同为A城四大律师事务所之一,虽然难免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但私底下交情却还都不错。这次老袁帮了他们一点小忙,于是就在得月楼设宴请客。说起来联合的那帮人也不安好心,谁不知道联合的霹雳玫瑰对袁向何的何以琛很有意思,把他们凑在一起,分明是要看好戏。许霹雳擅长攻击,而何以琛的防守向来滴水不漏,可以想见,今天的晚餐必定热闹有趣得紧。老袁已经开始期待了。得月楼位于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夜幕低垂,华灯初上,酒过三巡。老袁和联合的几个律师都是很会耍嘴皮子的人,笑笑闹闹吵得不得了。向恒坐在窗边,耳朵里听着他们瞎侃,眼睛却不自觉地瞥向窗外。都市的夜晚灯火霓虹,宽阔的马路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交织移动。等等,那是……“老向,你不说话在看什么?”李律师凑过头来,顺着他的眼光看下去。对面的大街上,有一个女子手拿着相机在拍什么,不长不短的头发,套一件宽松的淡蓝色衬衫,牛仔裤,身上还挂了两三个长短不一的相机。“这是你喜欢的类型?”李律师感兴趣地说,看不清相貌,不过感觉很像个学生。这可不是他的类型。向恒转过头,见许大美女正锲而不舍地对以琛穷追猛打,以琛有礼地客气地应对。如果再加上她……那可好玩了!“以琛。”向恒引起他的注意,然后指指窗外。这下不止何以琛,所有人都看向窗外,不过,看什么?大家都很茫然。以琛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正在取角度的赵默笙,放下手中的酒杯:“我出去一下。”除了向恒气定神闲,其余人都差点趴在玻璃窗上了。看着何以琛高大的身影快速地穿过马路,停在一个陌生的女子几步远的地方,却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惊扰她。那女子似乎一无所觉,等拍完照片回头——啊!好可惜!她背对着他们,看不清表情,然后两人说了几句。然后……一帮人下巴差点掉下来了——何以琛!他、他、他……他居然强硬地抓住了人家的手?何以琛哎!向来对女人很冷淡的何以琛居然会有这么激烈的动作,怎么可能!大家都很有默契很同情地看向在场的唯一女性,许大美女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也对喔!本来以为何以琛对女性疏远是天性冷漠,搞了半天原来人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这么炽烈的。这实在太打击女性自尊了!虽然平时被许霹雳的伶牙利齿气得不行,但好歹是一个事务所的,总有同事之谊。胖胖的张律师开口打探敌情:“老向,她是谁?”向恒的表情有点莫测高深:“你怎么问我?应该问以琛才对。”张律师敬谢不敏:“我可不敢指望能从何以琛嘴里套出什么。”向恒笑笑说:“他的外套还在这,总要回来拿。”一会儿以琛果然回来,很抱歉地说:“老李,我有事先走了。”老李算是今天请客的东家。老李还没说什么,向恒倒先开口:“你这样就走未免太不给面子,不如叫赵默笙过来一起,我也好几年没见她了。”转头问老李:“介不介意多个人?”老李连忙点头:“可带家属,可带家属。”以琛沉吟。许霹雳阴恻恻地开口:“何大律师交个女朋友都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吗?”默笙还在马路那边的人行道上傻傻地发愣,想着她和以琛这样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呢,朋友不像朋友,情人不像情人……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手机又响了,接起来是以琛。“我走不掉……”哦,那好啊,默笙松了口气。“……你过来吧!”电话挂了。默笙连跟他商量的机会都没有,看看对面的得月楼,收拾东西,穿过马路。以琛在门口等她,默笙犹豫地说:“我进去不太好吧。”以琛轻描淡写:“几个同行,没事。”可是,她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呢?这句话她还是咽了回去。这些日子,以琛偶尔会找她,但都是刻意地保持距离,只是这样的接触已经让她不安。不应该这样的,她应该离他远一点……待他们一走近,一帮人老实不客气地打量起默笙来,长得还挺不错,穿着很随性,头发短了一点,少了些韵味。比起围在以琛身边的女人,一般。率先打招呼的是向恒。“赵默笙,这么快就回国了?”他笑得温和,话里却微微带着刺,“我还以为你要让以琛苦守寒窑十八年呢。”真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默笙还能怎么说,千篇一律的一句:“向师兄,好久不见。”“师兄不敢当,不过真是好久了。”向恒似笑非笑的。以琛简略地介绍,默笙刚刚坐下,那个美丽的女律师已经很不客气地朝她开炮。“赵小姐,我听说何以琛是出了名的难搞定,你用什么手段把他弄上手的?”不是听说,是心得吧。餐桌上一片静默。向恒听得差点喷茶,这个许霹雳!其实她也没什么恶意,只是直截了当惯了,又跟一群大男人混多了,说话就这个样子。她都能在法庭上大骂法官没水平没常识了,还能指望她会有多婉转?今天这样问话已经算客气的了,只是赵默笙没见过这种阵势,怕是应付不来。他刚想出言相助,却看见何以琛一脸漠然旁观的样子,便住了嘴。别人的女友,别人都不心疼,他干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默笙先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见大家都不说话,心中不由抱歉,以为是自己的到来弄拧了气氛,她哪里知道这些人纯粹是想看好戏,兴奋得屏息以待。于是半开玩笑似地说:“其实以琛是很好追的。”她总结自己以前的经验,“关键是要厚着脸皮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保证他举手投降。”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着以琛,原来何大律师竟喜欢这种调调?许霹雳不赞同地瞪视她:“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没有女性尊严吗?”“呃……当时没想到。”默笙笑笑。“这样死皮赖脸追来的男人,他会对你有多少感情呢?没有灵魂的了解,他总有一天会对你厌烦,然后把你抛弃的。”许霹雳咄咄逼人。“啊!”一直没说话的老袁突然叫起来,打断了许霹雳的攻势。他兴奋地盯着默笙,“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把以琛甩了去美国的女人,是不是?”啊?!除了向恒以琛,其余人都不可置信地望着赵默笙。她,甩掉何以琛?默笙也呆住,她甩以琛?这从何说起?而且,为什么这个魁梧大汉的眼神看起来好像很……崇拜?“不,我没有……”还想抵赖?老袁采取迂回战术:“你是不是去过美国?”“……是。”“你以前是不是他女朋友?”“……对。”“那就是了。”老袁的熊掌代替惊堂木一拍,罪名成立!默笙目瞪口呆,现在的律师都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她刚想解释,就被以琛一把拉起:“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一步。”没人拦他们,怔怔地目送他们远去。一出得月楼的大门,外面的冷风吹来,她乱极的思绪终于有点清楚;看着走在前面的人,忍不住问:“以琛,你为什么不说?”“说什么?”“他们似乎以为……我甩了你,可是明明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解释?”心高气傲的何以琛怎么可以忍受这样的误解!“怎么解释?”以琛的身形定住了,挺拔宽阔的背影在这一刻看来那么寂寞,涩涩的声音在夜风中分外清晰,“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第四章 命运(一)
她不明白,什么叫他也这么认为。“我至今仍在怀疑,当年我的那些话,是不是正好给了你远走高飞的理由。”以琛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一字一字重若千斤地敲在她心头。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居然这样说!她清楚地记着那天的情形。她听了以玫的话,立刻去找他证实。以琛是不会骗她的,他说不是就不是,她绝对会相信他。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以玫呢,那怎么办……去的路上她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不过是以琛告诉她他也爱以玫,绝料不到迎接她的会是他厌恶的眼神,和刀锋般凌厉的话。“走,我不想见到你!”“赵默笙,我但愿从来没有认识你!”那样决绝的语气和神情,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心神俱裂。可如今他居然说,她,负他?“你这是什么意思?”默笙盯着自己的鞋子,低而清晰地问。不断流动的人群中停伫的两人多少吸引了周围的目光,以琛拉过她走到僻静的地方,松开她,点起一支烟。要怎么告诉她?如实?不行。他定定地开口:“那天,你父亲来找过我。”瞥见她骇然的神色,俊颜浮起淡淡的讽笑:“没想到?呵!我也没想到,我的女朋友竟然是市长千金。”默笙脸色蓦地发白。市长千金!市长千金!多讽刺的一个称呼!她和以琛来自同一个地方——Y市。当年欢天喜地地把这个当作天大的缘分和巧合,如今却是天大的难堪。如果他知道她是赵清源的女儿,那么他必定也知道……默笙不稳地说:“我爸爸的事,你应该知道。”“是。”以琛点头。赵清源贪污受贿千万之巨,事迹败露于狱中自杀,举国震惊。默笙闭眼,无所谓了。“我爸爸,他对你说了什么?”以琛垂眸,那天赵清源对他说的话还清晰在耳:“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小笙很喜欢你,我也不想反对。如果你愿意和小笙一起去美国,我会帮你把一切都办好,签证、房子、学校都不用你担心……”多么诱人的条件!半晌,以琛沉沉地说:“我一个靠打工和奖学金度日的穷学生,你觉得他会说什么?”默笙沉默,她了解她的父亲,没有利用价值没有背景的人他向来不屑一顾,她完全能想像出他对以琛说了多过分的话。否则,以以琛的冷静,怎么会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对不起。”真相竟然是这样的!长久以来的认知遭到彻底地颠覆,默笙思绪纷杂,只觉得翻江倒海一般的乱。“你这个‘对不起’是为谁说?为你自己,还是你父亲?如果是代你父亲说,那大可不必。”以琛冷冷地说。默笙薄弱地辩解:“我……当时并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不来问我?”以琛的声音宛如从地狱中来的冷酷犀利:“你连问都没问就判了我的死刑,赵默笙,你猜猜我这几年有多恨你?”恨?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