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书名: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怜惜凝眸
穿越之勉为其男的内容简介……
秦勉一睁开眼,惊恐地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漏风的茅草屋里,问题是他之前还在他家的别墅里!更惊悚的是,被窝里和他腿挨着腿还躺着另外一个男人!
“你,你,你什么人?”
男人默默地坐起身,露出上身,定定地看着他片刻,从床头的矮桌上端来一个豁了一角的破碗,闷声道:“媳妇,喝水。”
秦勉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霜节,一对一】穿越之勉为其男的关键字:穿越之勉为其男,怜惜凝眸,秦勉,雷铁,空间,种田,一对一,温馨


☆、001章 一朝穿越他人妻
秦勉一睁开眼,惊恐地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漏风的茅草屋里,问题是他之前还在他家的别墅里!更惊悚的是,被窝里和他腿挨着腿还躺着另外一个男人!
“你,你,你什么人?”
男人默默地坐起身,露出光裸的上身,定定地看着他片刻,从床头的矮桌上端来一个豁了一角的破碗,闷声道:“媳妇,喝水。”
秦勉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秦勉做了个梦,梦见他变成了一个女人,在一阵吹吹打打的锣鼓唢呐声中被人强行推入花轿里,和一个男人拜堂成亲。
他吓出一声冷汗,然后醒了过来,一把扯开身上的衣服,看到平坦的胸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被自己逗笑了,“自己吓自己,只是一个梦而已……”
突然,他觉得有点不对,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破?而且他怎么可能这么黑不溜秋、这么瘦,就跟只十一二岁的小孩似的。
他急忙抬起头,发现确实是在一间茅草屋里,惊得从床上跳到地上。茅草屋大约只有七八个平方,其中两面是土墙,墙上挂着一张大弓,另外两面墙壁只是用木头、干草和旧布料搭起来的。屋内除了一张木板床、床头的矮桌、两口木箱子之外再无他物。喔,墙壁上还贴着一张红色剪纸,是个大大的“囍”。想找个镜子都找不到,但秦勉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可以肯定这个身体根本不是他的。
一阵惊悚爬上他的脊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之前是在自己的别墅里。对了,他被秦廉推了一把,从楼梯上滚下去,撞到了头。他忽然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他死了又借尸还魂了?
秦勉不敢相信地使劲掐了自己一把,眼前的场景丝毫没有变化,就像在冷漠地嘲笑他。
他彻底傻眼了,愣了片刻,慌忙看向自己的左手腕脉动的地方,那里有一颗并不起眼的小黑痣,心念一动,眼前出现一片熟悉的神秘世界,他瞬间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脸也舒缓了。
他大踏步向房门走去,走出两步脚硌得疼,低头一看,一双瘦骨嶙峋的黑脚,没穿鞋,地面坑坑洼洼,不硌脚才怪。扭头看去,床边放着一双草鞋,穿得久了,已经半黑。床底下放着另外两双草鞋,一大一小,都是新的。他毫不犹豫地穿上新草鞋。
拉开房门,他才发现这茅草屋是建在一个院子里,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后来加盖的,一阵臭味扑鼻而来,他受不了地掩住鼻子。
“哼哼……”对面猪圈里的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脏兮兮的嘴巴拱着撒落在稻草里的菜叶。而在那两片菜叶子旁边还有一大坨粪便。
秦勉嘴角抽搐,向紧闭的正屋走去,推开门,大声喊,陌生的嗓音有点嘶哑,“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
他又扬声喊了一句,没有得到回答的同时忍不住皱眉,这身体也太差了,酸软无力,只是喊句话就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他不禁怀疑这身体是不是有病缠身?
向右侧看去,有一扇紧闭的大门。大门是用几块木板钉成,能清晰地看到从木板缝隙里透进来的亮光。
秦勉拉开大门,连走几步逃避猪圈里的臭味,一阵阵风轻轻地吹来,清新的空气让他贪婪地猛吸几口。
左侧天空挂着的半高的不知是朝阳还是夕阳,阳光洒落在绿葱葱的树木上,反射着光芒,随风跳动,就像闪烁的金子一样。对面不远处的几排房屋竖起几根烟囱,袅袅炊烟不紧不慢地飘向上空。他一抬眼看见远处的一大片田野,绿油油的农作物在风中掀起悠悠的绿浪。田间,庄稼人弯着腰忙碌,牛儿甩着尾巴在田埂上吃草。更远处是一座高大的青山,绿树层层叠叠。淡淡的烟雾缭绕在半山腰,好似仙境一般。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模糊的说话声,和牛羊的叫声、狗的叫声混合在一起,反而更衬托出这个村庄的静谧。
好一个惬意的小村庄。
如果不是秦勉还没弄清他的处境,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在村庄里好好地逛一逛。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待太久,这样的小村庄正是他所喜爱的。
这时,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从一堆草垛后面走过来,右边的胳膊挂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些湿衣物。
秦勉看清老妇人挽起的发髻和古代的服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不仅借尸还魂了还到了古代?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人,他正琢磨着要不要上去试探一番,那老妇人忽然加快脚步,直直地向他走过来,脸上的神色也十分不善,两片薄嘴唇紧紧地抿起,透出一股子刻薄劲儿。
“既然醒了还不去把猪喂了?站在这儿看风景啊?”
秦勉心说,还真是看风景。看老妇人果然进了刚才他出来的院子,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和这老妇人是什么关系,他只得摸摸鼻子,也走进去,肚子里打雷似的轰轰响。
这是饿了。
杜氏本来准备往绳子上晾晒衣物,听到身后没有动静,扭过腰身,双眼一瞪,一声怒吼,中气十足,“老大家的,你是死人啊!还不快去喂猪!”
“老大家的儿子,还是老大家的什么?”秦勉想着。这里除了老妇人,只有他,就算他不想承受老妇人喊的是他,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走过去。
杜氏扫了他一眼,“喂猪!”
“不会。”秦勉很温和地笑了笑,“得麻烦您教教我。”
杜氏一听,脸顿时沉了下去,左右看了看,抄起一把烂扫把就往秦勉身上抽,“不会?吃饭你会不会?你是不是成心想气死我?”
秦勉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抓住扫把,心说这老太婆有病吧?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动手打人。他却忘了现在的身体最多十一二岁,而且健康状况非常糟糕,被老太婆狠狠一拽,手上一疼,手便松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敢还手?反了你。”杜氏举起扫把再次用力朝他挥去。
秦勉脸色冷沉,却根本没有力气躲开,心道糟糕,恐怕要挨一下。这老太婆看着年纪大了,身体却壮实得很。
等待的疼痛没有落下,杜氏的脸色很难看,皱眉看着秦勉身后。
秦勉回头看去,扫把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握住。这男人像在哪儿见过。
“娘,他是我媳妇。”
秦勉猛烈地咳嗽起来。难怪他觉得见过,昨天半夜给他递水还喊他“媳妇”的不就是这个人吗!

☆、002章 早饭小风波
这个男人看上去二十出头,高大精壮,身姿挺拔,上身穿着灰色的短打衫,腰间系着黑色的腰带打了一个简单的结,下面穿着同色的长裤,挽起到小肚,脚上套着一双旧草鞋。人长得倒是颇英俊,黑色长发及腰,只用一个蓝布条和一根木发簪简单地束起,浓眉斜插入鬓,一双眼明亮深邃,经常晒太阳的缘故吧,皮肤成了古铜色,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具气势。只是,在他的左边脸颊上有一条伤疤,从左边内眼角一直延伸到近耳垂下方。伤是旧伤早就好了,但伤疤十分明显,看上去有些吓人。
他就是这人的……媳妇?秦勉干咳一声,站起身,膝盖有点软,不由自主往地下坐去。
那个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胳膊。
秦勉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鸡似的被拎了起来。他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没说什么,心底嘀咕这人也太高了,几乎比现在的自己高出两个头。同时他心里更加肯定这具身体有病,这种虚弱根本不正常。
杜氏缓了缓脸色,放下扫把,“老大,娘也是被他气得,让他喂猪他居然说不会!这不是故意气我是什么?好好管管你媳妇!”
秦勉没吱声。喂猪他会,他从出生到十五岁都是和外公、外婆住在乡下,家里种田、养鸡、养猪,他样样都会。但如今他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也没有原主的丝毫记忆,猪食是什么、放在哪儿、喂多少他都不知道,如果做错了什么万一引得老妇人怀疑总归不妙。众所周知,古代的人都迷信得很,如果被别人发现这身体换了芯子说不定他就得再死一次。所以他直接说不会,就算和事实相反,老妇人最多也只以为他故意找事。
雷铁看了一眼秦勉,倒是不像不悦,一言不发,大步离开。
杜氏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勉。
秦勉不怵她,默默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一边纳闷,那男人走路生风的样子有一股子说不出的违和感,不知是哪里不对劲。
不一会儿,那个男人提着一个木桶走过来,到猪圈前,麻利地将木桶里跺烂的菜叶还是草什么的倒入食槽。
杜氏脸色有点泛青,语气尽量温和,“老大,你是大男人哪儿要你做这些事?”
秦勉心里来气。他是男人,我不是男人?
雷铁没有吭声,将木桶放在地上,拉着秦勉走进茅草屋,按着他在床沿坐下。
秦勉被他吓了一跳,还没来记得说话,纳闷地看着男人走出去,片刻端了一盆水进来,从门后系着的一根绳子下拿下一条崭新的布巾放进盆中。接着,他也在床沿坐下,和秦勉之间隔着三个拳头的距离,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墙壁,默不出声。
“谢谢。”秦勉心说,还真是闷。但抛开他们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不谈,这个男人目前为止并没有让他讨厌的地方。他没多说什么,用布巾洗了脸和手,正要去倒水,男人把脸盆接过去,闷不吭声地洗脸洗手。
秦勉有点别扭。两个男人共同一条洗脸巾……
“吃饭。”雷铁洗完脸,一手端盆,站起身看着秦勉。
秦勉点点头,跟着他走出去。
男人随手把水泼在墙角,盆放在水井旁,往屋里走去。
秦勉跟着。
这时,从院门外走进来几个人,有男有女,都作古代装束,都拿着农具,一边走,一边说话。几人身后还跟着三个小不点小孩。
说到这里,就要说说雷家的情况了。雷家的大家长,雷大强,40岁,娶妻杜氏,38岁。雷家长子雷铁,22岁,妻子就是秦勉,才14岁;次子雷向仁,21岁,妻子赵氏,大儿子雷大宝5岁,小儿子雷小宝3岁;三子雷向义,19岁,娶妻钱氏,两人有个女儿,两岁,叫雷欣欣;四子雷向礼,17岁,还没有成亲;五子雷向智和唯一的一个女儿雷春桃是双胞胎,15岁。
此时进来的就是雷大强等人,除了雷向智,其他人都在。
雷向仁几人放下农具,看见秦勉脸色有点怪怪的,都叫“大嫂”。
秦勉刚穿过来心绪不宁,又怕被人看出异常,也没仔细打量他们,只含糊地点了点头。既然已经穿了过来,就不可能再穿回去,他心里已有了一些主意。谁也不知道他有一个神奇的空间,只要有空间在,再凭着自己的机智,好好地活下去不是问题。但目前他能做的只有“稳住”。
赵氏和钱氏到井旁打水给男人们梳洗,一边打水,一边小声地说话,脸上带着怪异的笑,目光也有意无意地飘向秦勉。
秦勉没在意,堂内有两张八仙桌,见雷铁已经在一张桌边坐下,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空座上,暗中注意雷铁的反应。
雷铁看了眼自己这个特别的媳妇,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