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兄弟看着秤啊。骨头,两斤一两,算你两斤;瘦肉一斤准准的;猪肝二斤二两,也算两斤;五花肉一斤,也是准准的;肥肉,三斤一两,算三斤。一共八十二个钱,算你八十。”老板用草绳把骨头和肉绑在一起递给秦勉。
“老板是个痛快人。”秦勉赞了一句,等着雷铁给钱。
雷铁抬了抬两只都提着罐子的手,往胸前示意。
秦勉无语地掀起眼皮瞥他,接过他右手中的盐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学他一言不发。
雷铁若无其事地掏出钱袋递给他。
秦勉数了八十个钱给老板,把盐罐还给雷铁。
之后,两人去买两大件——水缸和棉被。棉被花了一百二十文钱,一文钱都没砍下去。但这棉被是十斤的,十分厚实,这个钱花得值得。
镇口处,有一片空地,停着各种各样的车,牛车、驴车和马车等。这里就是雇车的地方。
两人到时,天已不早。
秦勉问到青山村多少钱,赶牛车的老汉说是一个人两文钱,东西太多占了位置的话,也得出一个位置的钱。
秦勉这次没和他砍价,两人上了车,打道回府。
在流水镇通往青山村的路上,两个三十左右的妇人一边赶路,一边闲聊。这两人一个叫周翠花,一个叫方红柳,今日结伴去镇上卖了一些鞋垫和自己打的络子,遇到镇上酒楼开张舞狮子看热闹才回来晚了。
听到身后车辙响,两人赶紧招手。
“赶车的,顺便带个!”周翠花喊完才看清车上坐的人是秦勉和雷铁,招手的动作慢了下来。
方红柳没在意,跟着挥手,“停停,停停。”
老汉道:“回青山村的吧?一人两个钱。”
“两个钱?”周翠花一挑眉,“从镇上到我们村是两文钱,这里都走了一半了还收两个钱?”
方红柳符合,“就是,想赚钱想疯了吧?”
老汉挥鞭子让牛继续走,淡声道:“没到一半。爱坐不坐。”
周翠花和方红柳无奈。
“坐,坐。”
若不是今天卖鸡蛋卖了些钱,看热闹又站了太久,两人才舍不得花这个钱。
老汉这才把车停下让两人上来。
“坐稳啰。”老汉吆喝一声,大黄牛不紧不慢地迈步。
周翠花戳了戳方红柳的胳膊,示意她看后面,低声道:“看他们买那么多东西,是真打算在一起过日子了?这事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方红柳凑近她,“你小点声。我看那秦勉是个有心计的,他可是雷家捡来的,身无分文、无依无靠,不巴着雷铁还不得饿死?”
和灵泉水有关,秦勉的五感非常敏锐,本来在看风景,闻言回过头。在雷家他不和杜氏顶嘴除了不想惹麻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和女人计较,这会儿却是不打算沉默了。不然的话,别人还不把他当软柿子?
“这位大婶,你这么关心我们两个男人的家事不太好吧?也就是我们懂礼,如果被不知礼数的人听到指不定以为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呢。”秦勉一副劝慰和关心的口气。
方红柳一愣,随即一怒,转过头,“臭小子,说什么?”
“我可不臭,倒是闻到一阵口臭。”秦勉若有所指地看着她的嘴巴。
“你!”方红柳扭过身,抬起手。
一把锃亮的菜刀忽然竖在两人中间。
“媳妇,这把菜刀看起来不好用。”雷铁道。
秦勉险些笑出声,雷铁太给力了,“瞎说。新菜刀怎么会不好用?切骨头肯定跟切豆腐一样。”
方红柳一个激灵,手触电似的放下,人也转过去,脊背僵硬。
周翠花也吃惊地看着秦勉,见他淡淡地看过来,连忙转身,心砰砰直跳。
吓不死你们。秦勉暗笑,懒懒地靠在身后的箩筐上。今晚就能吃到肉,他的心情好得很,这点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赶车的老汉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牛车不疾不徐往前走,将两旁青山甩在后面。
方红柳和周翠花再没交谈。牛车一到村口,两人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丢下四个铜钱,逃也似的走远。
秦勉客气地开口,“老伯,我们的东西不少,能不能麻烦您把我们送到门口?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
“可以。”
牛车拐了个弯,一直驶到宅子门口。
两人把东西搬下车,付钱道了谢。
老汉驾着车离去。

☆、019章 忙碌的一天
雷铁把钱袋丢给秦勉,开了门,搬着大水缸进屋。
秦勉笑了笑,拿着钱袋进房间,还是放在木箱里,用新锁锁好,钥匙先放在褥子下,稍后用绳子穿了随身带着。
“媳妇,我去挑水。”
既然对这个称呼抗议无效,秦勉也不再和他费口舌,直接点头,“好。”
雷铁挑着两个水桶离开后,秦勉把米面里的碗碟拿出来,烧了开水把新水缸擦了几遍,又用开水烫洗新碗碟和茶具,简单地消毒。没有碗橱,他把房间里的矮桌搬过来,碗碟放在桌上。米面暂时放在他们的房间里,晚上可以顺便顾着,免得被老鼠偷吃了。
之后秦勉用面粉熬制了一些浆糊,捡起地上的白纸贴窗户。
雷铁将水缸装满后,一声不响地走过来帮忙。
“我一个人忙得过来,”秦勉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你先去张哥家打声招呼,让张嫂子不必煮张哥的饭。”
想了想,他看着雷铁,还是解释了一下,既然两个人要在一起生活,能避免的误会就要避免,“不是我不想邀请张嫂和他们的孩子,张哥和张嫂心里不一定愿意让他们的孩子知道我们两个男人在一起生活的事,贸然邀请的话,说不定会尴尬。以后两家交往深了再看。”
“我明白。”雷铁按了下他的肩膀。
秦勉放下心,继续给他安排工作,“你拿上菜篮,顺便去菜园里摘些菜,茄子、苦瓜什么的,辣椒要多摘些,其他的青菜你看着摘,最好再拿几个土豆回来。有葱的话别忘了割一些。鸡蛋……算了,村里人肯定都留着鸡蛋过农忙,就算花钱买恐怕也买不到。噢,忘了买酒!”他懊恼地拍了拍脑门。
“村里有酒作坊,放心。”雷铁点头去了。
秦勉看他走远后,飞快地从空间里舀了一碗灵泉水加在水缸里,继续忙碌。
把所用的窗户都贴上纸后,他在房间的两扇窗户上面各钉两个钉子,中间绑根细绳,再把两块布往上面一挂,缝几针以免脱落,就是简易版的滑动窗帘。不算美观,实用即可。
“媳妇,我回来了。”
秦勉正在淘米,差点没把淘米水泼在脚上。回来了就回来了,有必要刻意说一声吗?有必要加个“媳妇”吗?有必要那么大声吗?
雷铁把酒坛放在桌上,又把菜篮子放在秦勉身边,“隔壁江大爷给了十个鸡蛋。”
秦勉感慨地道:“江大爷是个热心肠的。”对他们好的,他都记在心里,以后再还人情。
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拨弄着菜篮,好笑地看了雷铁一眼。这可真是不当家的人会干出来的事。菜篮里面除了鸡蛋,还有几条紫茄子,几条苦瓜,一把葱,一些青椒,三个大土豆,一把绿嫩的茼蒿和一把韭菜。种类不算少,但韭菜就一把,只够炒一小盘;茼蒿看上去多,但炒熟后肯定两三口就能吃完。晚上一起吃饭的有好几个大男人,这么点菜肯定不够吃。幸亏他的空间里也有韭菜和茼蒿,趁雷铁不注意时添加一些即可。
雷铁看了眼菜篮,“怎么了?”
“没什么。”秦勉笑着道。
雷铁觉得他没说实话,但没再追问,“凳子不够,我去后山砍几个木头桩子。”
“去吧,这里不用你帮忙。”
秦勉先把饭煮上,将猪肝清洗后,切成薄片,用水浸泡备用。猪肝虽然含有多种营养物质,而且鲜嫩可口,但食用前必须去毒,因为猪肝是猪体内最大的毒物中转站解毒器官。清洗后,最好切成薄片浸泡一至两个小时消除残血。但今天急着用,只能先浸泡着,放到最后再炒,炒的时候多炒一会儿即可。
因为没有嫩肉粉和淀粉,秦勉用鸡蛋清嫩肉,将蛋清和切好的薄肉片搅拌在一起腌制一会儿。今天是为了自己享用和待客,在经济条件变好之前,是不能再这么奢侈了。在镇上时他问过,一个鸡蛋就是一文钱,可不便宜。
然后,秦勉又清洗骨头和肥肉,同样处理好备用。
雷铁抱着几个木墩子回来,秦勉指导他择菜,自己开始炒菜。
还剩最后两个菜时,秦勉让雷铁去请人。
张哥和雷向义、雷向礼、雷向智、雷春桃跟着雷铁一起过来时,已是傍晚六点多,夕阳将西边的天空染成一片橘黄。
闻到诱人的香味,几人都不由自主地想加快脚步,猛然意识到有些失态,连忙按捺住,跟着雷铁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因此他们都没发现,雷铁的步伐也比往常快。
“大哥,我们大老远地就闻到香味了。看来大嫂不但会做饭,手艺还非常好。”雷向礼笑着说道。
张大栓也点头,哈哈一笑,“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了。”
到了屋内,香味更浓。猪骨炖土豆、青椒肉丝、肥肉炖茄子、简易版回锅肉、苦瓜炒蛋、清炒茼蒿和清炒韭菜已端到堂屋里的桌子上,色香俱全。
雷铁眼底一片意外,很快归于平静。
雷向义兄妹几个和张大栓看着桌上的菜都愣住,心里同时浮起一句感叹:雷铁家的/大嫂待客太大方了。其实这还是秦勉有所保留。瘦肉留了一半,肥肉多油,炖茄子里只有七八片肥肉,但味道绝对不差。其他的肥肉都被他榨了猪油。
雷向义兄妹忍不住吞口水。杜氏对他们几个比对雷铁舍得,但总体来说,依旧是个小气的人,一家人一年到头吃不到几次肉,炒菜又舍不得放油。秦勉今天做的菜对他们来说比得上办喜事的席面。
“二哥和二嫂知道了肯定后悔得要死。”雷春桃笑嘻嘻地在雷向礼耳边嘀咕。
他们出门的时候,雷向仁和赵氏都含沙射影地奚落雷铁和秦勉。雷向礼想到大嫂知道他们吃了好东西后会出现的表情,也忍不住笑起来。
秦勉端着刚起锅的青椒爆炒猪肝出来,笑着招呼,“快请坐。”
“大嫂。”雷向义几个齐声开口。
“雷铁家的,打扰了。”张大栓也道。
“都坐。”秦勉把菜放下,“没有外人,大家都不用客气。”
几人道了谢坐下。
雷铁开了酒坛给几个男人倒酒,没有酒杯,直接用碗。
雷铁给张大栓几个倒了酒,要给秦勉倒,被秦勉拦住。他要留着肚子吃肉。
“我就不喝了,你们喝,一定尽兴。”
桌上只有雷春桃一个女子,但因为桌上的基本都是她的兄长,倒不必太在意男女之防,她左边坐着雷向礼,右边坐着雷向智。
秦勉怕雷春桃不自在,“小妹,你是先吃些菜还是直接吃饭?在你大哥这里就和在你家里一样,可别客气。”
雷春桃连忙道:“大嫂,你不用特意招呼我,我不会和你们客气的。大嫂的手艺这么好,我先吃菜,一会儿自己盛饭。”
秦勉看她落落大方,便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张大栓几人也开吃,对秦勉的手艺赞不绝口,只觉得就连骨头里的土豆也绵软嫩香,让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
“过奖了,你们别光喝酒,多吃菜。”秦勉呵呵笑着,简单地应几句,装腼腆,不时地夹菜吃。
雷铁话少,但张大栓、雷向礼和雷向智都是能说会道的,酒桌上的气氛比较热烈。
一顿饭吃完,宾客尽欢,除了清炒韭菜和清炒茼蒿还剩下少许,其他的菜都被吃得干干净净。
张大栓、雷向义和雷向礼都喝得醉醺醺的,但还不至于走不了路。雷铁和雷向智喝得较少。
秦勉让雷铁送他们,他们拒绝了,说说笑笑地走远。
天早就黑了,但月亮挂得老高,也不担心他们几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