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让雷铁送他们,他们拒绝了,说说笑笑地走远。
天早就黑了,但月亮挂得老高,也不担心他们几人看不见路。
张大栓住在村子另一头,几人在半路分开。
雷春桃轻哼一声,“我敢说二嫂一定还没睡,等着我们回去后嘲笑我们。一会儿我就告诉她我们吃了什么好菜,保管她一个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雷向智忽然开口,“三哥、四哥、小妹,我看还是不提的好。”
“为什么?”雷向义三个都很不解。
雷向智叹息一声,“大哥和大嫂好不容易得了安宁,还是让他们清静些。”
雷向义三个想到娘和二嫂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不约而同地点头。
“嗯,不提。”

☆、020章 秋收
秦勉洗完碗,把东西都归置回原位,走出厨房,看见雷铁坐在桌边,单手撑颔,脑袋下垂,合着双眼,身上的酒气随着风一阵阵地飘过来。
他拿了青盐到屋外,蹲在地上,一边漱口,一边感受着四周的静谧,心里一片安静。搬出来了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随后,他去房里拿了干净的衣衫,又舀了热水到浴桶里。没有浴室,他只能将就,将浴桶提到屋外,脱了衣服进去,舒服得无声地舒出一口气,方才他偷偷往水里添了一些灵泉水,这会儿泡着特别舒服,之前赶路的辛苦也不值一提了。
雷铁睁开眼,听着外面的水声,双眼如古井无波,不知在想什么。
洗完澡,秦勉一身清爽,随地将水泼了,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我先睡了。锅里还有热水,应该够你用。”
“嗯。今天路过稻田,水稻可以收割了。”雷铁道。
看得出雷铁还很清醒,秦勉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宅基地买下来,这样就可以在附近开一块菜地种些蔬菜,不然的话两个月后我们就得花钱买菜吃了。”
雷铁正准备往厨房去,转过身,“明天一早就去。”
秦勉没问他打算买在哪里,点点头,进了房间。
雷铁看着厨房里并排放置在一起的两个漱口杯,站了片刻,拿起没有沾水的那个去漱口。
把自己打理干净后,他将门闩插上,吹了油灯,回到房间,秦勉闭着双眼,规规矩矩地躺在床的一侧,挨着床沿。他没在意,掀开被子上床,面对秦勉侧躺。因为他知道,等小家伙睡熟后一定会自动地挤进他怀里。
这一觉,秦勉睡得十分舒服,一夜无梦,直到自然醒。窗外大亮,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无声无息。
屋外传出霍霍的磨刀声,雷铁不知什么时候起来的,正坐在一块磨刀石前专心地磨着一把镰刀。
阳光将他的一缕额发投下一片阴影,使得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多了几分柔和气息。秦勉呆了几秒才回神。
“不好意思,我起晚了。我现在就去做早饭。”秦勉有些惭愧,挠了一把乱蓬蓬的头发,轻咳一声,缓解尴尬。
雷铁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继续磨刀,“我先去田里。”
秦勉本来还想问问宅基地的事,想到收稻谷要紧,把问题吞回腹中,“我很快就去给你送饭。对了,怎么只一把镰刀?”
“我一人即可。”雷铁站起身。
秦勉还有其他事要做,想到他和雷铁只有一块稻田,以雷铁一人之力不用一天就能搞定,没有坚持要帮忙,看了下日头,估计快九点了,快步到厨房生火,用小麦面粉兑水成半稠液,加入葱花、盐、肉末和鸡蛋搅拌均匀后,快速摊了几张香喷喷的葱花肉饼,自己留了三张,剩下的七张都卷起来放在碗里,盖上盖子放到小篮子里。想了想,他又找出一个干净的水罐装上冷开水,锁上门,去给雷铁送饭,手中还拿着一张葱花饼,边走边吃。
天公作美,骄阳当空。金灿灿的稻田里,到处是弯着腰收割稻谷的农民。随着他们快速而熟练地挥动镰刀的动作,一把把水稻倒下来,很快摞得高高的。收获的季节最怕下雨,没有一个人闲聊,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只有少许几块稻田里的水稻成熟得略晚,从远处看,一片片金黄色就像毛绒绒的地毯。
田里的人听到田埂上的动静,抬头看过来,秦勉回以礼貌的笑,再点点头。态度好的,会对他露出一个笑;态度不好的,快速低下头。
秦勉丝毫不放在心上,很快就到了“自家”的稻田,看到这一亩田里的水稻已被割了五分之一,甚为意外。
雷铁正弯腰忙碌,一挥镰刀又割倒一大把水稻,随意向后方瞥一眼,看到秦勉,眸子里的淡漠褪去几分。
秦勉招手,“铁哥,先吃饭。”
旁边的稻田里,一位五十出头的老者正带着两个年轻壮汉抢收水稻。看到秦勉,老者眯眼笑了几声,“雷铁家的,给雷铁送什么好吃的?”
秦勉这才发现那人是里正,有些惊喜。在古代农村,可以说,里正就是村民的父母官,和里正打好关系,能减少很多麻烦。雷大强和杜氏是糊涂了还是傻了?居然把和里正相邻的稻田分给了他们,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他快步走过去,“里正叔忙着呢?没想到我们两家的田居然是相邻的,这可真巧,以后少不得要麻烦里正叔多关照。我做了一些葱花肉饼,里正叔和两位大哥不嫌弃的话也尝尝?”
里正叔连忙推辞,“这怎么好意思?不用不用。”
他的两个儿子已闻到香味,忍不住往篮子里瞄了几眼。
秦勉对雷铁使了个眼色。
雷铁接过篮子,端了碗出来,亲自拿出三张饼递给里正,“里正叔,尝尝,自家做的,不值当什么。”
里正只好将手在衣服上蹭蹭,接了葱花肉饼,拿了两张给两个儿子,咬了一口,蛋香绵长,肉香浓郁,相得益彰,连连点头,“好吃。雷铁家的好手艺。”

☆、021章 第一桶金——手动面条机(1)
“里正叔过奖了。”秦勉看了一眼里正田里的稻子,赞道,“叔不愧是种田好手,看这水稻稻穗饱满,今年一定有个好收成。”这话其实言不由衷,这水稻比起前世见过的差多了。
“哈哈哈……”里正中气十足地大笑起来,心里也明白秦勉是在捡好话说,但这好说说得朴实,让人听了心里舒坦,“哪里哪里,你们家的也不错。”
秦勉谦虚两句,没有再和里正多说什么,所谓上赶的不是买卖,这句话用在人际交往上也是真理,好话说得太过就显得虚伪了。
雷铁吃着葱花肉饼,等他们说完话才问:“你吃了吗?”
秦勉道:“没有。我这就回去,中午再给你送饭。”
“送到晒谷场。”雷铁瞥见雷向仁大踏步往这边来,把篮子往秦勉怀中一塞,“回去。”
秦勉也看见雷向仁了,接过篮子就走。他对雷向仁没什么好感,能不和他打交道就不和他打交道,雷铁是雷向仁的亲大哥,就委屈他应付了。
走出几步,他回头对雷铁露出一个同情的笑。
雷铁莫名,对他略抬下巴。
秦勉猜测他是催自己快走,笑了笑,加快步伐,悠哉地回家去。
里正将这边的情形尽收眼底,暗暗摇头,三两口吃掉葱花肉饼,继续割水稻。
“大哥,爹让我来叫你去收割水稻。”
“我家的水稻还没收完。”
“等你这块田收完了就过去。”
“不去,一会儿还要碾谷。”
……
秦勉走远了还隐约听到雷向仁不容置疑的语气和雷铁无动于衷的应答,无声大笑,暗自称赞雷铁一句:好样的!
回到家,他填饱肚子,先把两人的衣服洗了,这时才发现屋前两棵树之间横着一根翠绿的竹竿,竹竿的两头架在一人高的树杈上,用布条紧紧地绑住。
这一定是雷铁弄出来的“晾衣绳”。
秦勉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浮出一丝笑,晾好衣服,回到房间开始着手他的“第一桶金计划”。
他上一世最擅长的事主要有两件,一是种地,二是美食。在如今这么个落后的时代,地里刨食是个辛苦活,而且不可能赚到什么大钱,他只能从美食着手。
因为时间仓促,昨天在镇上,他只逛了个大概,便发现了第一个商机——手动面条机。他刻意数过,镇上一共有二十多家面食铺子,他们的面条都是这么做的:先把面和好,然后用擀面杖把面团擀成薄片,接着再凭借娴熟的刀工将面条切成一条条的。这样不仅累,而且费功夫。他相信,如果他把手动面条机做出来,肯定能卖出去。
秦勉找到昨天贴窗户用剩下的纸,从空间里拿出铅笔,凭借回忆,将手动面条机的部件一样样地画出来,包括放置面团的容器,手柄,以及上面有数个细小孔洞的模板等。手动面条机的原理说起来也简单,主要是靠挤压,有些类似于打气筒。将面团放置于机身里,握住手柄向下按压,面从底部的数个孔洞里挤出,面团便变成面条。想吃细面条,就用孔洞较小的底板,想吃宽面条,就用孔洞较大的底板,非常方便。
画完之后,确认无误,秦勉把图纸收起来,拿出昨天买的碎布条,从空间里找出手动缝纫机,缝制了几双袜子。做完之后,他比了一下,觉得有些宽松,又在袜口处缝制了两条带子,像打绑腿似的绑住可以防止下滑。袜子外形丑陋,但胜在针脚细密。就算雷铁看到了也只会认为他擅长针线,不会想到他有作弊器。
他顺手将几双袜子洗了,挂在外面的竹竿上。
看了看日头,已经快晌午了。
秦勉直接从空间里摘了些蔬菜,准备午饭,用昨天剩下的瘦肉做了青椒肉丝,又做了个韭菜煎蛋和凉拌茄条。雷铁饭量大,他直接用大汤碗装饭,又将三道菜分别拨了一大半到碗里,用盘子扣上,放在篮子里,同样用水罐装了凉开水。
空间里的蔬菜味道鲜美,秦勉将剩下的菜全部消灭,打了两个饱嗝,提起篮子给雷铁送饭。
晒谷场就是以前他和雷铁烤玉米的那个,大约占地一亩半,被分成八个大小相近的方块。秦勉到的时候,村民们带着草帽,顶着大太阳忙得热火朝天。有的正在飞快地把刚挑回来的稻谷摊开,准备碾谷脱粒;速度快的庄户则已经在赶着牛拉着石磙碾压,扬着鞭子,时不时地发出一声高亢的吆喝;还有几个村民把脱粒后的谷子往袋子里装,因为还有其他人等着使用晒谷场;晒谷场旁边的草垛下,三个满头大汗的男人坐在荫凉里,一边大口地吃着饭菜,一边高声聊天。
晒谷场上有二十几号人,不知怎么的,秦勉一眼就看到孤零零地在晒谷场一角弯着腰摊开稻谷的雷铁。

☆、022章 六百斤水稻
雷铁身边,放着一捆捆用稻草编的绳子捆住的水稻,他解开绳子将水稻摊开铺在地上。脸颊上的汗水一颗颗地滚落,没入稻子里不见踪迹,赤裸而结实的臂膀在烈日下闪烁着水光。
不远处,站着几个闲妇正在闲聊,胳膊上挂着篮子,约莫也是来给自家男人送饭的。
另有四五个庄稼汉聚在一起吃饭,大声地说着话。
“老刘,你们家上午只割了村南边那块田的稻子吧?那块田还不到七分,看你一上午就往晒谷场了拉了七八趟车,收成不错啊!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种田的秘方你可把藏私。”说话的人一脸嫉妒。
另一个汉子被他说得恼怒,冷笑一声,说道:“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三哥你平常没什么事就喜欢在‘别人’田里转悠,我要是真有秘方能瞒得过你?”
另外几个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也不插话,以看二人斗嘴为乐。
先前说话的人干笑,“看你这话说的。还不准人无聊的时候随便逛逛了?”
众人笑得更大声,三哥心里怎么想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秦勉扫了一眼,没看到熟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