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露出为难之色,“姚家啊,前几天和他们家店铺的一个伙计闹得不太愉快。除了姚家呢?”
伙计想也不想就回答,“富贵木器行。他们家比起姚家丝毫不差,只是因为兴起得比姚家晚,名气略差。两家竞争得可激烈!”
秦勉等的就是这句话,满意地颔首,“多谢。”
问清富贵木器行的地址,他和雷铁找了过去。
富贵木器行门面不小,门口摆放着制作精美的衣柜、雕花大床、圆桌、红木椅等物,很好找。
一进店门,一个年轻的店伙计正了正头上的包头帽,脸上堆笑地迎过来。
“两位客人要买些什么?”
秦勉道:“你们老板可在?我有一样东西要卖给你们老板。”
伙计一听,又上下打量他,脸上的热情立马退散,右边嘴角不屑地一撇,直挥手,“去去去,一副穷酸样,卖东西还卖到木器行里来了。赶紧走!”
雷铁蹙眉。
秦勉却不以为忤,直摇头,淡笑道:“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们富贵木器行的名气始终不如姚家木器店了。”
“你说什么?”伙计两眼一瞪,神色尤为不善,“小子,活得不耐烦了?走走走!”
“慢着!”柜台后的蓝色门帘被一只手挑开,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廖掌柜。”伙计的神色变得恭恭敬敬。
廖至福没有理会他,撩起眼皮打量秦勉,一副傲气,皮笑肉不笑,“倒要请教这位小哥,方才的话何解。”东家把木器店交给他打理,他自认为尽心尽力,今日却被一个黄口小儿批判,教他如何不生气。
“不是吗?”秦勉无惧,手指点了下伙计的方向,“我今日不是贵店的客人,并不表示我明日也不是贵店的客人。有这等伙计,难怪别人一提到木器店首先想到的就是姚家。罢了,我何必与你多说,就当我出言无状。告辞。”
这小哥不凡的谈吐和从容不迫的气势都让廖至福有些在意,心中一动,“等等!”
秦勉站住,微微一笑才转过身,“不知廖掌柜还有何指教?”
“你方才说要卖一样东西?”廖至福的视线飘向雷铁的背篓,反正无事,就当打发时间。
秦勉点头,“不错。是手动面条机的图纸。”
“手动面条机?”廖至福茫然。
秦勉解释道:“就是一种制作面条的工具。”
他笑而不语,示意雷铁把面条机、面团和木盆拿出来,直接演示了一遍。
看到细长的面条从面条机底部出现,廖至福吃惊地睁大双眼,心中激动,却不动声色,说道:“勉强算是个好物件。图纸价钱几何?”
那伙计直了眼,直勾勾地盯着面条机,满脸稀奇之色。
秦勉道:“只卖独一家。五十两。不二价。”
“呵。”廖至福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摇头,轻蔑地道,“我看这位小哥是不太明白五十两银子到底是什么概念。要知道,一两银子就够一个普通的四口之一年的嚼用。五十两银子太高了。”
“廖掌柜此言差矣。”秦勉不慌不忙地道,“敢问廖掌柜,镇上有多少家面食铺?他们每天需要的面条不少吧?全镇有多少富户?他们不介意花点小钱买个面条机吧?有了图纸,你们就可以批量手动面条机。就算一个只卖二两银子,你们在镇上至少也能赚到两百多两。全县呢?全州呢?五十两,绝对不高。”
廖至福已经有些心动,但所谓无奸不商,还想继续压价,“小哥说得有道理。但这物件似乎并不复杂,恐怕很容易仿制。”
“廖掌柜此言又差矣。”秦勉还是有话说,“桌、椅、柜、橱这些家具更容易仿制,但为何有的木器店能打出名气,有的却默默无闻?更何况,贵店若是得了图纸,就能先一步抢占市场。纵使有人仿制,也失了先机。”
廖至福抚着胡须,沉默不语。
秦勉刻意等了一会儿,廖至福依旧不表态。他便站了起来,面上丝毫不显焦急,淡淡一笑,“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姚家木器店。”
“等等!”廖至福慌了,“我买了!”姚家木器店本就比他们有名,若是再得了手动面条机的图纸岂不是更上一层楼?
秦勉悄然对雷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雷铁摸了摸他的头。
廖至福补充道:“但我们得写下文书,你们要保证不会将面条机和面条机的图纸卖给第二个人,否则就要赔偿白银千两。”
“这是应该的。”秦勉点头,“但是,这世上的聪明人并不止我们二人,既然我们能做出面条机,不等于别人就做不出。若真出现第二家做面条机的,廖掌柜也不能冤枉了我们。廖掌柜可以先制作一大批,同时卖往各地。”
廖至福皱了下眉,心中也明白这是实情,想了想,点点头,“好吧。”
他当场写下两份文书,由他和雷铁按了手印。
秦勉收下五个十两的大元宝,拿出图纸,详细地解释给廖至福听,并把面条机拆开展示。
廖至福直拍大腿,哭丧着脸,“这么简单?亏了,亏了!”
秦勉笑着摇头,“廖掌柜,此——”
“小哥就不要再说‘此言差矣’了。”廖至福确实有些恼火。
秦勉也不生气,“若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为何以前没有人做出来?”

☆、027章 钱赚来就是花的
廖至福哑口无言,半晌才道:“呵呵,年轻人就是口齿伶俐,我说不过你。”他还算言而有信,并没有撕毁协议。
秦勉赚了大钱,心情好,毫不在意他的冷淡,“我们还有事,就告辞了。廖掌柜,您忙着。”
廖至福没心情多说什么,敷衍地摆手,拿了图纸,让伙计抱了面条机,快步走去店铺后面的作坊。
秦勉走出门后回头看了看,拉着雷铁快步离开,走远后又往身后看了几眼,眼珠左转右转,暗自打量经过的行人,没有发现可疑才收回目光。
“怎么?”雷铁也回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秦勉低声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下赚了那人这么多银子,他会不会不甘心,偷偷派人跟着我们,然后趁四处没人的时候再把银子抢回去。”他抱紧手中分量不轻的钱袋,忍不住又往身后看,倒把一直和他们同路的一个精壮汉子弄得莫名其妙,狐疑地瞅着他。
“呵……”
身边传来一声轻笑,秦勉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站在大街中间,紧盯着雷铁,一脸不可思议。雷铁居然笑了,而且还笑出声了?
雷铁似乎对自己笑了这个事实也很意外,翘起的唇角立即回到往常的位置,拿走钱袋放入怀中,拉着他往前走,未再看他,淡淡道:“不怕。”
秦勉回过神,心里有些遗憾,这笑最多两秒吧?这男人虽然长得帅,但平常都没有什么表情,人也闷,刚才那么一笑,还挺抢眼的。但自己前世也不差!
不过,雷铁的“不怕”两个字确实安抚住他,放松下来,没注意到雷铁还拉着他的手腕。
“要买什么?”雷铁问道。
提到怎么用钱,秦勉来了兴致,双眼发亮地看着雷铁,“我想先把房子盖起来。年前来得及吗?”这时,他忽然想起来,他还没有去看过他们家的宅基地。雷铁居然也没提……
雷铁颔首,“农忙之后。”媳妇这么能干,他是不是得做点什么?
稻谷虽然收了,但接下来还要耕田,准备种冬小麦,等到麦子种了后农忙才算是过完。但十天半个月的秦勉还是等得起的。
“大概要多少钱?”
“三间房,十二两足已。”雷铁不假思索。
十二两相对于他们所有的财产倒不算多,秦勉松口气,笑道:“车暂时买不起,但可以买头小牛,犁田的时候用得上。多少钱?”
雷铁摇头,“应是足够的。”
秦勉不意外,雷铁才回来不久,对如今的行情怕是不了解。
两人打听一番,直接往卖牲畜的地方去。因那些牲畜随地“制造”粪便,味道不好闻,镇上专门划了一个地方。其实就是镇子边沿的一片空地,买卖牛羊猪驴骡的人都径自往这儿来,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个小型的牲畜交易市场。
两人到了附近就闻到一阵熏人的味道,不经意地扫一眼,地上到处都是牲畜的粪便。猪牛羊的叫声混杂在一起,好不热闹。
那些卖家却是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无趣地地坐在墙边,等着买家。
“买公牛,还是母牛?”秦勉问。
雷铁道:“听你的。”
又听到这三个字,秦勉有些无奈,心里想着,如果自己真的决定家里的一切,不知道雷铁是不是真的毫不在意。
“那就买公牛。”他一边说,一边左右瞅。
一头小毛驴烦躁地踢着地面,忽然往后退了两步,秦勉赶紧往旁边闪。
那主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汉,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拽了拽手中的绳子,把小毛驴牵到一旁。
秦勉回了个笑,示意他不用在意,看到前面有好几个人卖牛,货比三家,最终看中一头两岁多的小公牛。是头水牛,牛角粗大而扁,两只大眼睛清澈得就像琉璃一样,应该是被主人特意清洗过,毛发乌黑而干净,看上去就让人喜欢。秦勉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水牛。
请了市场上专管牲畜贩卖的牙子来看,确定这头牛并无健康方便的问题后,秦勉花了六两银子买下来,又给了牙子一百个钱。
雷铁果真如他所说听他的,期间没有丝毫异议,只用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淡淡地看着他。偶尔与他的眼神对上,秦勉的心跳便不稳定。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因为还要买不少东西。让雷铁牵着牛,他跑去买了一些蔬菜种子、两斤白糖和二斤五花肉,当然,没忘记买承诺的点心。最后到布店里取了两人的新衣服,这才牵着牛回家。

☆、028章 宠溺
因为赚了钱的缘故,秦勉的心情非常好。雷铁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但从他轻松的步伐也可看出他的心情不错。他背着买的所有东西,秦勉牵着水牛,一边走,一边不时抚摸它的背和脖子。水牛性格温顺,毫不介意他的骚扰,不疾不徐地往前走,时不时地甩一下尾巴,很是悠哉。
雷铁看得纳闷。
秦勉对他一笑,继续摸,言辞凿凿,“我这是和它培养感情,等和它混熟了以后再来镇上就可以把它当马骑了。”方才在市场上并没有看见马,毕竟是落后的古代,马大概是被朝廷作为军用物资控制着。
雷铁摇摇头,深思地看了一眼水牛,没说什么,目光落在小媳妇带笑的侧脸上。
归途所花的时间似乎总比去路短,似乎没用多久两人便到了山脚下,已能看到山下的村庄。
田里挥洒着汗水的庄户看到秦勉牵着牛回来,扭头和雷铁说话,都深感意外,低声议论起来,目光多落在水牛上,又羡慕又嫉妒。
“哎,那是雷铁和他媳妇吗?”张嫂子直起腰擦汗,只不经意地往出村的路上瞄了一眼就看到那两人,吃惊地拍了下自家男人。
张大栓手中的镰刀一歪,险些割到自己的手,无奈地瞪了眼自家婆娘,才向大路上看去,一愣,“是。”
张嫂子低声道:“那么大一头牛可不便宜,看来分家前雷铁果然藏了钱。”
张大栓心下不悦,皱着眉,低斥道:“别人家的事你管那么多!”
张嫂子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也不生气,笑着斜瞅他,温声道:“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就咱俩私下说说而已。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张大栓松了一口气,看自家婆娘的眼神也柔和了些,低头继续割谷。自家婆娘不是碎嘴的人,他能不知道吗?只是多提醒她一句,免得生是非。
“只这消息恐怕很快就要传到老雷家了,小俩口又要不安生了。”张嫂子摇摇头,很是同情秦勉和雷铁。
那边,秦勉和雷铁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