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只这消息恐怕很快就要传到老雷家了,小俩口又要不安生了。”张嫂子摇摇头,很是同情秦勉和雷铁。
那边,秦勉和雷铁往村子走着,很快有人从田里上来和他们打招呼了。
“雷铁啊,你们家添大件了?这牛买得好,看着就健壮。”秀兰婶子一脸羡慕,边打量水牛,边称赞,清亮的嗓门透出一股子麻利劲儿。
雷铁点点头,“婶子。”
人际交往的事还得靠秦勉,当即对妇人露出一个亲近却又不过于热情的浅笑,“我和铁哥对牛都不熟悉,也看不出好坏,之前还一直担心会不会买了不好的,听婶子这么一说心里可算踏实了。”
不着痕迹地就捧了秀兰婶子。秀兰婶子听了心里舒坦,对村中唯一的一个男媳妇顿时多了几分好感,笑眯眯地道:“放心,这牛好着呢。我娘家养着两头牛,我对牛也熟着呢。这牛是不是健康的,一要看精神,看它这精神气还不足?二要看毛发,看这毛发,整齐又有光泽;这第三就要看步伐,步态稳健一定健康。最简单的方法是看食欲,能吃就没问题。”
秦勉点头,佩服地道:“婶子懂得真多。之前我们也是看见它吃新鲜稻草吃得津津有味才决定买下的。”这会儿,他隐约明白这位之前并不认识的婶子为什么忽然来示好了,她提到娘家有牛,也就是说自家没有,和他们的关系处好了,以后想借牛用用就容易开口了。
他拍拍牛背,又说道:“多谢婶子跟我们说了这么多,如果以后用得上它尽管开口。”
秀兰婶子这下是真正高兴了,暗赞这小哥聪慧,呵呵一笑,看着秦勉的眼神越发满意,“那婶子就先多谢你们了。你们走了这老远的路还累着呢,婶子不耽搁你们了。”
“婶子您忙着。”
继续往村里走,又有几个村民热情地打招呼。秦勉同样礼貌地回应着。虽然知道他们只是为了牛,但并不反感。只要村民们不再对他和雷铁指指点点,平白地坏人心情,借牛用用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到家,小虎懒懒地靠坐在椅背上,不时地挥一下手中的竹竿。意外的是,他旁边还有个同龄的小男孩,衣服上还沾着稻草的碎屑,蹲在地上玩虫子,嘴里不停地咋呼着什么,正玩得起劲,很是活泼的样子。
“小虎。”
小虎立马跳下来,冲秦勉一笑,眼睛不自觉地往雷铁的背篓上瞅,“雷叔叔,秦叔叔。”
另一个小男孩也站起身,看着秦勉和雷铁有点脸红,眼神游动,也跟着喊,“雷叔叔,秦叔叔。”嗓门还挺大。
秦勉怎么会看不出一个小鬼的心思,暗自好笑,但也没逗他们,从背篓里拿出两包点心。当时在点心铺子里本来只买一包打算给小虎,雷铁又拿了一包塞给他,他便买了两包。
他把其中一包递给小虎,打开另一包,里面有八块灰白的糕点,拿出四块给另外一个小男孩。
“辛苦你们了。”
“谢谢秦叔叔。”小虎喜滋滋地双手捧住点心。
那小男孩约莫也明白为什么自己得到的糕点少,嘿嘿一笑,“谢谢秦叔叔。”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咬了一大口,快速地咀嚼着。
秦勉看了,有些感慨。之前他尝过,这点心比起现代的不管是外形、颜色和味道都差得远,有商机。
“玩去吧。”
两个小鬼高兴地跑了,这下有东西向同伴炫耀了。
“秦叔叔,以后有事我还能给你帮忙。”小虎挥挥手跑远。
“这是尝到甜头了。”秦勉失笑。
“嗯。”雷铁等着他开门。
秦勉左手环手抱胸,朝他伸出右手,笑吟吟地看着他,不说话。
雷铁愣了下,掏出钱袋递给他。
秦勉用“孺子可教”的目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接过钱袋,拿出钥匙开门。
雷铁又摇头,只怕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眼底的宠溺。

☆、029章 雷铁的心意
雷铁放下背篓,接过秦勉手中的拴牛绳拴在一棵树上,搬了一捆新鲜稻草过来。
水牛低头咀嚼,甩着尾巴,似是十分愉快。
秦勉没离开,弯腰拿了一把稻草喂它吃,扭头对雷铁道:“你也和它亲近亲近,免得犁田的时候不听你的话。”
雷铁怔了怔,果真拾了一把稻草喂牛,抬起大掌,僵硬地抚了一下水牛的脑袋。
秦勉一愣,随即忍俊不禁,“哈哈哈……”他本来只是逗逗雷铁,没想到他还当真了。水牛的性格通常都很温顺,除非有人故意激怒它,否则是不会生事的。
雷铁隐约明白被戏弄了,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并不离开,而是又拿了一把稻草,继续喂。
秦勉笑着看了他一眼,隐约觉得两人一起喂牛有些尴尬,但不知为何,也没有找个借口走开,看着水牛吃完雷铁手中的稻草又吃自己手中的。
匆匆跑来的雷春桃远远地看到两人的肩膀似是挨着又似是没有,背影十分和谐,她停下脚步,俏丽的脸上浮起感慨之色。这一幕看上去就让人舒服,让人不想打扰。其实,大哥和大嫂生活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踟蹰片刻,她才又继续跑过去,故意提高音量,“大哥、大嫂!”紫色罗裙上缀着的铃铛随之作响,十分悦耳。
秦勉立马丢掉稻草。雷铁的身躯僵硬一瞬,不自在地松开手才转过身,瞥一眼雷春桃。
“小妹,你怎么来了?”秦勉拍掉手上的碎屑,客气地问。这些日子他早已发现,未出阁的小姑娘出门在外都很避讳和男子走得太近,可见这里确实是封建礼法比较严格的时代,虽然雷春桃是他名义上的小姑子,但还是要注意影响。
雷春桃觉得自己打扰了两人,有些羞窘,“没什么,我……就是来和你们说一声,可能会有人来……找你们的麻烦……”越往下说她的脸越红,想到自家娘和二哥、二嫂、三嫂方才说的刻薄话就尴尬不已,但那是她的亲娘和亲二哥,她是晚辈,如何能在背后说人?但不提醒大哥和大嫂,她又于心不安,只得匆匆跑来。
说完,她又低头跑走了。
她所说的“有人”,秦勉和雷铁都心知肚明。
雷铁下意识看秦勉,见他安之若素,要么是不在意,要么是已有对策,便也不放在心上,回头看向水牛,心底有丝丝遗憾。
秦勉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你买的宅基地在哪儿?”
雷铁暗松一口气。还以为他毫不在意……
“锁门。”
秦勉锁了门,看了看水牛,本来担心会被人偷,转念想到乡下人多朴实,而且不远处就是农田,田里很多人,放下心,跟着雷铁往村里走。
没多久就到了村西头。
青山村的房屋规划还算规范,基本成排,雷铁买下的位置在村西,一共三间,地上还留着里正上次丈量的刻痕。东边有邻居,西边是空地,不远处是一片小树林。
秦勉四下转了转,觉得这位置还真不错。老雷家在村东,住在村西可避开他们,少些龌蹉。二来,西边是空地,往北也是空地,以后万一想扩建也容易。他心下更觉得雷铁是个有主意的人。
“这地方不错。”秦勉一脸满意,对雷铁说道。
雷铁点头,“犁完田我就去买材料。”
秦勉道:“张哥懂得应该多些,你可以去问问他砖瓦之类的物件是个什么行情,别被人宰了。”
“嗯。”
墙后面探出一个妇人的脑袋,发现秦勉注意到了她,挤出一个笑,脑袋飞快地缩了回去。
秦勉估计那位是他们的邻居,现在倒没必要接触,等房子起来了再说。
两人溜达回去。
雷铁拿了锯子和弓箭,背上背篓,“媳妇,我去山上。”也没说干什么就走了。
秦勉便也没问,随口说了句“小心点”,拿来粗齿的木耙子翻晒谷子,因此没注意到雷铁听到他这三个字时身躯一震,回头看了他一眼才走,眼神比以往都幽深。
秦勉去菜园里摘了晚上要吃的菜,回到家后还没见到“有人”来找茬,颇有些意外。
但杜氏和赵氏几个不来碍眼他乐得自在,转身看到地上的山楂和苹果。
他砍来一根竹子,制作出数十根细长的竹签,抓了一把山楂洗净去蒂,切成两半,挖掉果核,将两半合上,从空间里摘了几个苹果,洗净,切成块。
他要做冰糖葫芦。这么多山楂和野苹果不能浪费不是?
竹签洗干净,串上山楂和苹果,每串两个山楂,再串一块苹果。一连串了十串,生火烧水。
水烧开后,加入适量的白糖,用中火慢慢熬制,不停地用铲子搅拌,当糖液泛起大量泡沫时,将串好的糖葫芦放进去快速地滚一下,然后把糖葫芦放进抹了油的盘子里。
冷却放置大约十分钟后,糖葫芦就做好了,颜色鲜亮,香味诱人。
听到屋外“砰”的一声响,他端起盘子,快步走出去,果然是雷铁回来了,正看着木墩子和砍断的竹子。在他脚边,躺着两根圆木。
秦勉拿起一根糖葫芦咬了一口,直点头,把盘子递到雷铁面前。
“尝尝。”
雷铁眉头蹙起,这东西没见过,但看上去就不像大男人吃的。媳妇端着盘子不缩手,他拿起一根,勉强咬了一口。
“又不是毒药。”秦勉好笑,“放心,不会逼你把这些都吃完的。之前在镇上没看到有卖这个的,我想着这东西是个新鲜玩意,酸酸甜甜味道不错,做来卖怎么样?”
“嗯。”雷铁一直皱着眉,那模样确实像是在吃毒药,在咬到苹果的时候才舒展开。
秦勉看得明明白白,山楂他都是一口直接吞掉,吃到苹果才会咀嚼入腹。
“这些木头用来做什么?”秦勉其实也不喜欢吃甜的,今天只是图个新鲜。
“有用。”雷铁回答得含糊,“还要去一趟。”
秦勉看了下天色已不早,“别太晚。”
“嗯。”雷铁快速吃掉糖葫芦,拿出背篓里的野鸡,匆匆离开。
秦勉把野鸡处理干净后,就手又多做了一些糖葫芦,但没再用空间里的苹果,去核太麻烦,这一过程也省略了。最后数了数,一共六十多根。
雷铁早已回来,正在外面把木头锯成一块块木板。
秦勉拿稻草扎了一个紧实的架子,把糖葫芦一根根地插在上面。
雷铁看了几眼,若有所思。
忙完,秦勉又开始做晚饭。一大锅板栗炖鸡,浓香诱人。做好后,他盛了一大碗递给雷铁。
“送去那边。”
雷铁一愣。
秦勉知道他在疑惑什么,笑道:“我们还要在村里住下去,总不能真的和那边结仇。面上过得去就行,免得落人口实。”
说完,他冲雷铁挤眼睛,“这会儿田里忙碌的人正陆续地往回走,你挑着人多的地方走。”
雷铁眼中掠过一丝笑意,摸了下他的头。
秦勉摸摸鼻子,转身进厨房,“咳,我还要做别的菜。”
这个月要给老宅那边的二百文钱早就准备好了。但杜氏是蛮不讲理的人,就算这碗菜化解了这次的麻烦,还会有下次。那二百文钱就留着下次再堵她的嘴。
果然,直到第二天早上,老宅那边都没有人来找麻烦。
秦勉一大早起床,雷铁已不在床上,看到牛不见了,他吓了一跳,跑回屋里看到犁也不在,放下心。
正要进屋,他无意中瞥见靠放在墙上钉在一起已有了板车雏形的几块木板,又惊又喜。
早饭做好还不见雷铁回来,他端了饭送过去。
雷铁果然吆喝着水牛正在犁田。那水牛确实温顺,拉着犁不疾不徐地往前走。一亩的地已犁了一半。
“铁哥,吃饭了。”
雷铁将牛绳系在木桩上,走过来。
“我看到屋外的几块木板了。你是要做车吗?”秦勉问。
“等有钱了再给你买新的。”雷铁看了他一眼,闷声说了一句,接了碗。
秦勉不由一乐,笑出了声,一时也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换了话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