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不由一乐,笑出了声,一时也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换了话题,“我一会儿去镇上卖糖葫芦。”

☆、030章 第一次“交锋”
“等我送你。”雷铁闷头吃饭。
“不用,我能——”
“送你。”雷铁不松口。
秦勉想到,从村里到镇上不算近,又是忙季,路上没有什么人,万一遇到野兽或者有人劫道确实不安全,“也好。对了,我们的菜地开在哪儿?眼看就要冷了,再不种菜的话冬天就没得吃了。”
雷铁想了想,“旱田分出半亩。”
秦勉道:“咱们的田太少了,分出半亩种菜却也无妨,以后银钱足了再多买几亩田便是。”
“嗯。”小媳妇也是个有主意的,雷铁没意见,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太早没人吃甜食。”
秦勉恍然,一大早的谁会买零食吃?这确实是他忽略了。
等雷铁吃完,他拿了碗回家,经过晒谷场时,小虎和昨天那小男孩眼巴巴地看着他,他顿时失笑,朝两人招招手。
两个小鬼兴冲冲地跑过来。
“秦叔叔。”
“我这儿只要两个人就够了。”秦勉生怕小虎把村里的小孩都叫来。
两个小鬼人小鬼大,明白他的意思,拍着小胸脯保证,“秦叔叔放心,来的人多了我们分到的东西就少了。”
秦勉这才知道另外一个小鬼叫狗蛋,是小虎的堂哥,两人玩得好。
“我要走时再叫你们过来。”
雷铁犁完一块田回家,差不多是十点多。秦勉锁好门,用干净的布把糖葫芦架子包上,让雷铁扛着先走,避开小虎和狗蛋。不是他小气不想给他们吃糖葫芦,他还指着从糖葫芦上赚点小钱,小孩藏不住话万一把消息泄露出去就不妙。
估计雷铁已出了村,秦勉去晒谷场把小虎和狗蛋喊来,交代他们隔一段时间把谷子翻晒一遍,匆匆离开。
出村的路两边种满白杨树和槐树,还不到落叶的时候,层层叠叠的叶子挡住视线。秦勉跑了几步,看到雷铁在百米远之外遥遥回首。
“大嫂这是急着去那儿啊?”赵氏提着一个水罐,快步走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不是大哥吗?你们又去镇上?昨儿个刚添了一头大水牛,今儿个又去镇上买什么?你们的日子可是越过越红火啊。”
秦勉不理她,加快脚步。
赵氏却紧追上来,语气亲切得让人背心发凉,“大嫂,不是我说你。有什么来钱的法子就多照顾下爹娘,不然——”
秦勉打断他的话,“二弟妹,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赵氏看他躲得那么快,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不甘心地咬咬牙,跺跺脚,扭着柳腰转身往回走。
秦勉追上雷铁,擦了把汗。
雷铁往回看了一眼,淡淡道:“不用理会。”
秦勉摆手。对于老宅的那几个人,他没什么好说的,索性冷处理。
到了镇上,两人直接往最繁华的街道走。路两边都是贩卖各种物件的小摊,卖煎饼的,卖布的,卖伞的,卖胭脂水粉的,卖菜的……叫卖的吆喝声不时响起,有的声调无精打采引人昏昏欲睡,有的高亢悠长如吟唱,惹人发笑。那闲来逛街的老百姓,行色匆匆的行商,甚至无所事事的地痞,在小摊前挑挑拣拣,别有一番趣味。
秦勉找了个位置站定,来时的热情骤然消褪了一半——谁来叫卖?
他用殷切的目光看着雷铁。
雷铁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将糖葫芦的架子立在地上,目不斜视,不吱声。
秦勉往他身边走近两步,亲近地拍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看着他,“铁哥,你就喊‘好吃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
雷铁还是不吭声。
秦勉软的不行来硬的,“你要是不喊,中午不让你吃饭。”
雷铁张了张嘴,忽然把架子塞进他手中,“我去问问张屠户是否需要野味。”
说完,不等秦勉反应,他就快步走远。
“哎,你——”秦勉无语,看到他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怒气顿生,心里也一阵阵空落。这小镇于他来说是全然陌生的,但之前来时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今日心头却涌起莫名的寂寥感,还有打心底而生的不安,就好像天地这么大却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路过的人都好奇地看着红艳艳的糖葫芦,既想过来看看又有所顾忌的样子,他只有干笑。难不成真要他来叫卖?此时,他无比后悔提出卖糖葫芦的主意。当时他怎么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小兄弟,你卖的这是什么?”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太太笑呵呵地问。
秦勉连忙道:“这是糖葫芦,酸酸甜甜的,适合小孩吃。大娘给家里人来一串?”
“糖葫芦?能好吃吗?”老太太眼里露出稀奇之色,不确定地问。
秦勉看她衣着甚是朴素,衣衫上还有好几个补丁,估计不是个大方的,但上门即是客,还是面带笑容地取下一串递给她,“要不您先尝尝,觉得好吃再买。”
围过来的另外几人也露出几分意动。不要钱的谁不想吃?
秦勉索性又拿了三串递给几个眼馋的小孩。
“都尝尝,小孩肯定喜欢吃。两文钱一串。”
那老太太咬了一口,酸得眉头一皱,却很是和蔼,仍然笑吟吟的,“我老婆子是吃不了,但小娃肯定喜欢。”
说完,她从怀中掏出掏出几个板子,拿了四个递给秦勉,“来两串。”
总算开张了。秦勉暗松一口气,忙取了两串下来,接了钱。
“娘,好吃,我还要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娃拽了拽她娘的袖子,眼睛盯着架子上又亮又红的果子,闪闪发亮。
“酸死人了,吃什么吃。”那妇人偷瞄秦勉一眼,有些窘迫地拉着小女娃快步离开,话是这么说,手中那串咬了一口的糖葫芦却没丢。
秦勉无奈,觉得今天失策了,往雷铁离开的方向看了看,仍不见他的身影,更是窝了一肚子火。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扛着架子就大声喊,“看一看,瞧一瞧,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看一看,瞧一瞧……”
走了半条街,也喊了半条街,只卖出去六串。
秦勉察觉到原因,约莫正因为这东西是新鲜事物,敢于尝试的人少。但他还真不信他一个思想开放的现代人还奈何不了保守的古代人。
他没再叫卖,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拿了两串递给左边卖布的五十多岁的妇人和右边卖菜的年轻小伙。
“不介意的话,尝尝。”
做生意的人基本都是善于为人处事的,两人大方地道了谢接过去。
秦勉拿了一串自己吃起来,放开嗓门吆喝,“好吃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好吃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
“还别说,”那妇人咬了一小口,笑道,“虽然有点酸,但酸得恰到好处,还挺好吃。”
那年轻小伙也从竹签上咬下一颗山楂,“我是不大喜欢,但我媳妇就喜欢吃酸酸甜甜的零嘴。小兄弟,你给我来五串。”
这法子确实奏效。路过的人见他们三人都吃着,还聊着,也来了兴趣。花两文钱买一串尝个新鲜也值得。
不一会儿,秦勉就卖出去十几串。对面米店里跑过来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买了五串。
秦勉很大方地多送她一串。
小姑娘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兴冲冲地跑回去,不一会儿从隔壁熟食铺子里拽过来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也买了五串。
秦勉同样多给一串。
半个多时辰后,糖葫芦全部卖完。
秦勉颇有成就感,看了下日头,慢悠悠地扛着架子找到一家小饭馆,点了一道西红柿炒蛋、一道青椒炒肉和一碗米饭,自顾自吃起来。至于雷铁,谁管他。
刚吃两口,面前落下一道阴影。秦勉抬头一看,雷铁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很不自觉地坐在他身边。
店小二立即跑过来,“两位是一起的吗?还要点什么?”
秦勉一味吃饭,不开口。
雷铁也不说话。
店小二狐疑地看看秦勉,又看看雷铁,两人都保持沉默,他只好无奈地走开。
秦勉掀起眼皮,挑衅地看着雷铁。
雷铁脸上依旧是淡淡的。
这家的菜炒得不错,秦勉不理他,大口吃饭。
“媳妇,我饿了。”
秦勉大惊,立马捂住他的嘴,“你闭嘴!”
雷铁由他捂着,也不动,两眼眨了眨,因为秦勉的手挡住了他鼻子以下的部位,漆黑的眼越发显出幽深之感。
秦勉的心被他眨得一颤,扭头看了看店里其他的客人,并没有人听到雷铁的话,他松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雷铁一眼。
雷铁头往后退,避开他的手,又道:“我饿了,媳——”
“伙计,再来一碗米饭!”秦勉眼刀子直往他身上甩。
伙计被他这一声吼得险些摔了手中端着的菜。

☆、031章 谁认输
饭端上来后,雷铁闭了嘴。
秦勉气得够呛,但还是加了两个菜和一碗饭。
吃完后,他付了钱离开。雷铁哑巴似的跟上,接过他手中的支架。秦勉没拒绝,但一路上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雷铁欲言又止,目光落在少年仍显削瘦的背影上。最近饭食不错,媳妇养好了,身形还是瘦,但脸上比以往多了些肉,干枯的头发柔顺发黑,绑成一条高高的马尾一甩一甩的,仿佛生怕人不知道它的主人气性大。
想到少年气呼呼的表情,雷铁的唇角微翘,转瞬即消。这样沉默的少年,还真不习惯。但若要他去哄,他确实无措。
秦勉一边走一边听着后面的动静却什么都没听到,他倒不是真生气,但郁闷是真的,而且心底隐隐有一股不甘。他倒要看看到底谁先低头。
想到这里,他轻松许多,脚步也更轻快。
不管他走快还是走慢,雷铁始终和他保持着不变的距离。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有人注意到两人一前一后看上去好像在较劲一样,好笑地指指点点。
秦勉恍如未觉,买了两份点心和两斤白糖,出镇。
一路无话。
回到家,秦勉把点心分给小虎和狗蛋,背上背篓出门。
“去哪儿?”雷铁问。
秦勉含笑看他一眼,却不说话,往后山去。
雷铁一怔,取了弓箭,锁了门快步跟上。
小虎和狗蛋察觉到怪异的气氛,莫名地对视一眼,津津有味地吃点心。
秦勉走得很快,只是进了山他就硬气不起来了,东张西望,拿不定主意。他打算去多摘一些山楂和野苹果,但他不知道山楂树和苹果树在哪儿。
“找什么?”雷铁又问,嗓音平淡,并无一丝情绪。
秦勉张了张嘴,又立即闭上,从背篓里拿出一个山楂果和一个苹果,冲雷铁摇了摇。
雷铁此时终是明白了,小媳妇是在和他赌气。有些好笑,但他从来不是一个容易情绪外露的人,面上丝毫看不出来,只一双深邃慑人的黑眸蒙上一层柔和。他拉住秦勉的手,左右看了看,毫不犹豫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秦勉由他牵着,悠闲地左右张望,但还是不说话。
摘了不少山楂和野苹果,直把背篓装满。自然还是雷铁背着。
到了家,秦勉打发小虎和狗蛋离开,舀水到盆里清洗山楂和苹果。雷铁往水缸里看了一眼,挑着空桶出门。
看他走远了,秦勉吐出一口气,“差点憋死我了!那家伙怎么就能做到一天不说三句话。”
让他这个话并不少的人这么久不说话还真是个苦差事。
雷铁远远地回头看了一眼。
秦勉没注意到,麻利地清洗果子。今天的糖葫芦卖了一百多文钱,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的一百多块钱,听着不多,在这个时代却不是小数目,够买不少东西。但卖糖葫芦毕竟不是长久的事,要想发财还得想其他的招儿。
正想着,耳边响起倒水的声音。
雷铁将水缸装满后,把木板子搬进来,找出木工工具,搬了个木墩子坐在堂屋门口,低着头敲敲打打,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