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付钱呢还是不付钱?不付钱吧,太麻烦你们我过意不去;付钱吧,又太外道,而且伤了两家之间的情分。娘,您说是吧?想来想去,我就没请你们,没想到倒让娘和二弟妹、三弟妹误会了,实在对不住。”
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一时哑口无言。她们打听过,张嫂和王婶子帮忙做饭一天的工钱和那些男人们一样,只做一顿饭就是二十个钱,这数目绝对不少,而且还包午饭。如果秦勉让她们帮忙做饭却不付钱她们肯定不愿意,但这话怎么能直说?
张嫂和王婶子看他们三人神色变了又变,暗自发笑,忙转过身。
“我也是怕你们来早了觉得无聊,本来准备开饭时再去叫你们的,”秦勉看了看天色,“娘,大概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该开饭了,要不你们先坐会儿喝点茶聊会儿天?厨房里的活儿交给张嫂和王婶子就行了。”
张嫂和王婶子相视一笑,到灶台前继续忙碌。
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暗恼秦勉的不留情面,但人家说的话滴水不漏,她们无法反驳,更何况三人都盼着中午的一顿饭,不想在这时和秦勉扯皮。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不再理会秦勉,真的坐在堂屋桌边喝起茶聊起天来。
秦勉暗自佩服她们的厚脸皮,但只要她们不添乱就足矣,最多是中午添几双筷子的事。
“张嫂,王婶子,厨房里的活就麻烦您二位了。”
“放心吧。”张嫂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朗声一笑,若有若无地看了看杜氏几人。
秦勉也笑了笑,坦然地锁上房间的门后,去工地送茶水。
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瞪着锁上的房门,胸口发堵,想说些什么,却见秦勉已快步走远,那背影十分悠然。
工地上,大家伙正干得热火朝天。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会儿,基坑已差不多挖好。雷铁没闲着,脱了上衣,手中拿着铁锹,将坑里的土一锹一锹地铲上去。结实而紧致的肌肉随着双臂的动作而耸动,阳刚之力展露无遗。
“大家辛苦了,茶水送来了,大家随意。”秦勉从竹篮里取出水罐和茶碗放在桌上。
“好嘞。”
有几个人应了,过来喝两碗茶又去干活。
吴敌过来时还冲秦勉笑了一下,也是个实干的人,喝过水后接着挑土。
秦勉不想回去面对杜氏几人,留在这儿又帮不上忙,索性搬了几块砖到树荫下,靠着树干坐下,有点百无聊赖。
雷铁注意到秦勉没走,放下铁锹,长腿一抬,轻松地从基坑里迈出,到桌边喝了一碗水,走到他跟前,随意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秦勉向工地里瞥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没看到你爹。”他还以为雷大强顶多晚来一会儿,没想到都这时候了还没出现。
“嗯。”
秦勉挑眉。嗯什么嗯?
“只是有点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想让人去三催四请,还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我们的关系不好。”雷向仁兄弟三个都来了,总不能只雷大强有事不能来。秦勉说这些话就没想过雷铁会不会因为他说他爹的话不高兴,或许潜意识里明白雷铁肯定站在他这边。
工地里忙碌的人不时偷偷往这边看,有些好奇两人是怎么相处的。
雷铁一言不发,冷淡的表情显然对雷大强是否会来不在意。
秦勉并不是想听他的答案,又道:“又不是正式的待客,我觉得,如果午饭时他还是不来也不必去请。”他笑得有些狡猾,实在看雷大强不顺眼。
雷铁点点头,“我去忙。”
“去吧。”秦勉摆手。
一直待到日头当空,估计快开饭了,秦勉才回去,见饭菜确实都做好了,又回到工地喊大家伙吃饭。
汉子们朗声笑着收工,轻松地搬着桌椅,有说有笑地往村后走。

☆、038章 不爽
二十多个人,堂屋里坐不下,四张桌子就摆在外面。虽然秋阳当空,但不烈,晒在身上反而暖洋洋的。
雷铁招呼客人入座,秦勉到厨房吩咐上菜。王婶子轻松地把一蒸笼的馒头搬出去,香喷喷的白面馒头还冒着热气。秦勉和张嫂两人端菜上桌,看见杜氏、赵氏和钱氏四平八稳地坐在桌边,他的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张嫂和王婶子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摇头。难怪雷铁和秦勉要分出来。
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杜氏三人,但她们三人却浑然未觉,眼睛只盯着秦勉手中的菜。
每张饭桌上都摆着土豆炖兔肉、野鸡炖蘑菇、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四道菜,每道菜都用小盆装,浓郁的肉香勾得人移不开眼。
“各位请,不必客气。”雷铁站起身,说了两句才坐下。
众人纷纷笑道:“不会客气的。”心里都感慨,雷铁和秦勉果然是实在人,两个荤菜里的肉都分量十足,不像有些吝啬的人待客时肉菜里的肉只是少量配菜居多。
秦勉道:“馒头都在这儿,大家自己拿,我就不一个一个地请了,免得大家反而不自在。”
张大栓扬声道:“雷铁家的,你就放心吧,我们都不会客气的。”
杜氏夹了一大块没有骨头的鸡肉放进碗里,又往碗里夹了一块兔肉,生怕比别人慢一步,扫了秦勉一眼,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老大家的,你去叫下你爹。”
所有人不由得都安静下来,你看我,我看你。就那么大块工地,谁能没发现雷大强上午根本不在?
吴敌暗自嗤笑一声,好奇地看向秦勉,有些好奇他会怎么回答答复。
秦勉泰然自若,“娘,爹一向对我和铁哥极好我和铁哥都记在心里,只是这会儿他老人家还没来大概是身体不舒服在家里休息。说起来最近几天是挺冷,一不小心就容易着凉,我看就不叫爹过来了免得见了风。不过您放心,我已经给他和小妹留了饭菜,一会儿您回去的时候顺便带回去。晚些时候我和铁哥再过去看他。”
杜氏一噎,阴冷地瞪着秦勉。
张嫂和王婶子眼角都带笑。秦勉用话堵住杜氏她们觉得解气。
雷向义和雷向礼羞愧地低着头。他们当然知道雷大强为什么没来,心里都埋怨雷大强,您要摆架子也不要挑这个时候。两人相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秦勉队杜氏的眼神恍如未觉,拉着张嫂和王婶子到一张崭新的小方桌边坐下,颇为歉疚,“张嫂、王婶子,如果不介意的话您二位就单独坐这儿,还清静些。”这小方桌是雷铁做板车时多余的木料,不太多,雷铁便用来做了一张小方桌。
张嫂和王婶子自然知晓他所说的“清静”是什么意思,暗松一口气。两人都不想和杜氏她们坐在一起,都是一个村的,她们和杜氏三人谁不知道谁啊?再加上之前闹那么一出,她们不想和杜氏坐在一起找不自在。她们心里庆幸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秦勉?只是没看出来秦勉还挺细心。虽然是张小桌,桌上同样是四个菜,而且分量都足,足够她们两人吃,估计还能剩下不少。
“这是说哪儿的话,这一桌子菜都是我们两个的,我们求之不得。”王婶子也是个爽利大方的性格,呵呵笑道。
张嫂也连连称是,“就是。雷铁家的,你别忙活了,也去吃饭吧。”
秦勉都安排好后在雷铁旁边坐下,他面前的空碗里已有人为他夹了满碗的菜。他对雷铁笑了笑,拿起筷子吃起来。
虽然场面被杜氏弄得有些尴尬,但有张大栓、雷向仁、雷向义和吴敌几个都能说会道的,僵硬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众人说说笑笑,十分热闹。
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虽然是素菜,但是用猪油炒的,味道丝毫不差。一顿饭吃完,四张桌子上基本都没有剩菜。众人吃得满足,也不耽搁时间,只略休息了一会儿便去了工地。
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丝毫没提留下来帮忙收拾的事,端了秦勉给雷大强和雷春桃准备的饭菜就离开了。
张嫂和王婶子洗了碗筷杯碟,将厨房收拾干净。
张嫂道:“雷铁家的,这儿没什么事我们就回去了,明天早上再过来。”
秦勉端着两个碗过来,笑道:“张嫂、王婶子,辛苦你们了。这是小饭桌上没吃完的菜,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带回去吧。我和铁哥饭量都大,这么些也不够晚上吃的。”
庄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虽然是剩菜剩饭,也是好菜。张嫂和王婶子都欢喜地接了,道了谢,一起离开,一边走,一边议论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今天的所作所为,打心底对她们更加不待见。
张嫂不屑地道:“平常在自己家里也就算了,今天那么多人在场,杜氏和她两个儿媳妇也那样,实在让人看不过眼。”
“谁说不是啊?他们家的老四还没说亲呢。杜氏就不怕她的名声传出去了没人愿意到她们家来做媳妇?”王婶子附和道。
“嘻嘻,”张嫂掩着嘴笑,“反正如果我有闺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闺女嫁到他们家的。你没看今天吃饭时赵氏的样子,恨不得自己能长两张嘴。”
两人已走出很远,架不住秦勉耳力好,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发笑,琢磨着,能不能想个招以后不让杜氏三个过来,什么活都不干,凭什么让她们白吃白喝?这房子最快也要半个月才盖好,难不成她们打算每天中午都过来吃饭?让人占点便宜没什么大不了,但让他不喜欢的人来占便宜,秦勉怎么想都不爽。
但是一想到如果真不让那三个厚脸皮的来,还不知道她们会闹出什么事,他又放弃了这个打算。罢了,再忍忍,等到房子盖好后,院子也盖好,再想占他们家的便宜没那么容易。

☆、039章 住新房了(1)
后来,秦勉看到杜氏三个再来吃饭,丝毫不意外;看到雷大强在饭桌边出现也不意外。只有雷春桃,因为面皮太薄,不愿意来。但秦勉还是每日准备她的饭菜,让杜氏带回去。
近半个月,新房终于落成,青砖黑瓦,默然而立。因为秦勉经常去“监工”,而且招待帮工热情周到,帮工以细心为回报,一砖一瓦都很齐整,一看就知道是尽了心的。
房屋落成的一日,秦勉把包的一顿饭从中午移到晚上,还准备了好酒。帮工们既吃得痛快,也喝得过瘾,被自家婆娘返回去时被骂几句也笑嘻嘻的。
经此一事,他们对秦勉和雷铁的为人多了几分了解,之后对待两人的态度都多了几分善意。这种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村里的其他村民,秦勉和雷铁在村里的人缘变好了些,尤其是秦勉。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秦勉趁热打铁,找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泥水匠,把早就画好的炕的图稿拿给他们看,并详细地解说,成功地把炕造了出来。
雷铁除了在看到图的时候露出一丝惊讶的情绪,没有发表意见,任他折腾。
炕做好后,秦勉的精力集中在浴室上。他和雷铁用了两天的时间从山上找到几块大理石,专门送到制作珠宝首饰的玉石阁,让他们用专门的切割工具将石头切割成一块块平整的石板用来铺浴室的地面和厨房的灶台。只是切割几刀和打磨了一下就花了五两银子,把秦勉心疼得当天没买荤菜。
那店里的切割师傅比他更委屈,他那切割刀是用切割玉石翡翠珍珠的,可不是用来切石头的,最后看在钱的份上还是切了。
之后,秦勉和雷铁又拿着家具的图纸到富贵木器行。
廖至福看到秦勉一脸笑容地走进门,雷铁背着个背篓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身边,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恍惚间还以为时光倒流回到了一个月前。
“廖老板,别来无恙。”
秦勉脸上明快的笑容让廖至福突然觉得有些胃疼,“呵呵,原本是小兄弟,托福托福。”上次的图稿让他们东家赚了五千多两,对于他们生意人来说不算多,但难得是这五千两是一个月的纯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