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廖老板,别来无恙。”
秦勉脸上明快的笑容让廖至福突然觉得有些胃疼,“呵呵,原本是小兄弟,托福托福。”上次的图稿让他们东家赚了五千多两,对于他们生意人来说不算多,但难得是这五千两是一个月的纯利润。所以,他不想把秦勉得罪了。
“不敢当,”秦勉笑得更热情,“我这是又给您送钱来了。”
“喔?”廖至福来了兴趣。
雷铁的目光一直落在秦勉身上。媳妇这么会赚钱,他怎么也不能比他差。
“想什么呢?”秦勉用胳膊撞了一下雷铁,他说了几遍雷铁都没反应。
雷铁回神,暗自诧异,他居然会在不是独处的情况下走神,面上不动声色,见廖至福也疑惑地看着他,反应过来,从背篓里拿出几张纸递给秦勉。
秦勉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张,递给廖至福,“廖老板先看看再说?”
廖至福凝神看去,惊讶之色浮上脸,“这是衣橱?”
“正是。”秦勉点头。
廖至福没有立即发表意见,看见秦勉手中还有几张纸,瞪了一眼正好奇地凑过来看的伙计,“没点眼力见,还不给两位兄弟上茶?”
“是。”伙计快步退下。
秦勉笑意盈盈,拉着雷铁坐下。
廖至福在他们对面落座,看着图纸,斟酌地道:“只见过推拉门的衣橱,倒是第一次见这种左右移动的。”秦勉的图画得很精细,一点儿都不难懂。
秦勉开门见山,“我们今天来,一是想在贵店订做几件家具;二则是赚点钱补贴家用。廖老板看这图如何?”
廖至福是商人,眼光独到,这衣橱分成大小不同的格子,和梳妆台合二为一,正中间的镜子旁有数个小格子,可放些胭脂水粉梳子首饰盒类的物件,坐在梳妆台前伸手就够得着。他敢肯定,这样的衣橱会受夫人小姐的欢迎。
说来也奇怪,怎么以前就没有人想到这么做?廖至福颇有些懊恼,但还是爽快地道:“这张图十两银子,小兄弟,你看如何?”
秦勉没有异议,这样的衣橱没什么稀奇的,他不好意思宰人。
廖至福见他没有漫天喊价,隐约猜到他也有意和自己交好,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些,询问道:“其他的图?”他看向秦勉的手。
秦勉将沙发的设计图递给他,详细解说,图纸被廖至福大加赞许,定价五十两。
最后,秦勉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盘子和一个土豆。
廖至福和那好奇心十足的小伙计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秦勉暗笑,转过身背对他们,片刻即将土豆削皮,回过身,展示给他们看。
“削皮的速度快不快?”
廖至福吃惊地道:“这……怎么做到的?”
秦勉笑而不语,再次背对他,同样不过片刻回身。
廖至福一看,盘子里装着一盘切得很细的土豆丝。

☆、040章 住新房了(2)
“这位小公子,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这切丝的速度比大酒楼里的师傅还快!”伙计一脸不可思议,旋即纳闷地挠挠头,“但是,也没看到你用砧板?”
秦勉双手背在身后,神秘地道:“我这个东西不但可以快速削皮、切片,还可以快速切丝。廖老板,您看?”
廖至福痛快地直接出价,“五十两!”
秦勉很满意,将手里的小工具递给廖至福,话也说得好听,“就说廖老板是爽快人,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直接找您了。”
看清小工具是怎么回事后,和上次买面条机一样,廖至福脸上又一次出现既满意又郁闷的古怪表情。
秦勉含笑喝了一口茶,“廖老板,如果不是那天给土豆削皮时削到手出了血,我还想不出这么方便的工具。这是我付出了血的代价才想出来的,所以您花这五十两绝对不亏。”这纯粹是瞎扯。
廖至福哭笑不得。
秦勉将剩下的几张图给他。这几张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更具现代特色,在这家店里订做给自家用。
约好十天后送货,廖至福客气地送两人出门。
半个月后,新房晾干。家具早几天送来的。新房能住了,秦勉和雷铁反而不急了,一趟趟地把家具抬进新房。雷向义和雷向礼无意中看见,主动过来帮了他们。
到太阳落山,一切才安置妥当。
秦勉带着欣赏的目光打量着新家。进门是约六十平方的院子,院子里目前什么都没有,只西北角有个小屋,是浴室。古代的条件,不可能把浴室建得堪比现代,只是个洗澡的地方,里面放着一个大浴桶,墙角有个排水洞。
主宅进门是客厅兼餐厅,正方形的松木餐桌边摆放着同材质的两张餐椅,靠墙摆放的沙发和茶几,均是现代风格。南墙上嵌着一扇窗户,比一般人家的窗户要大一半,因此厅内显得尤为明亮。厚实的红褐色窗帘纹风不动,为秋日增添几分暖意。条件有限,不然的话,秦勉想将厅里的地面也铺上大理石板。
餐厅和客厅左侧是厨房,灶台铺了大理石板,既光滑又干净,有了碗橱,又添置了不少碗筷盘碟,常用的摆在最方便的位置,米面油也有处存放。厨房和院子里的浴室共用南墙,但因为浴室较小,厨房南墙仍能开一扇窗,光线充足。
北面的两间房,较小的一间用来存放杂物,比如农具、谷子、备用的椅子等。较大的一间是卧室。杂物房和卧房相对,走道通向后门。后面是空地,以后如果想弄个后院也方便。
秦勉最满意的是卧室,虽然他和雷铁还是不得不共用同一间房、同一张床,至少有个足够大的衣橱,两人的衣物可以分开放。
雷铁跟着他参观新房,目光在铺了新褥子的炕上停留地有些久。只是两张分开放的棉被和一头一个枕头有些碍眼。
吃过晚饭,秦勉洗了个热水澡,迫不及待地跳上新“床”,看了看炕的宽度,唇边勾起一抹浅笑。床这么大,应该能改掉往雷铁怀里钻的毛病。他躺在自己的位置,抖开自己的被子,舒舒服服地躺下。因为手里有点钱,他又买了一张新褥子和一张新被子。
枕头也是新的,里面是丝绵,柔软舒适。他用后脑勺蹭了蹭,看着屋顶。桌上的灯火轻轻摇曳,晃动着他的思绪,不自觉得出神。
他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了一个家吧?
雷铁裹着淡淡的热气进来,沉默地凝视少年脸上的恍惚和眼中淡淡的落寞,心一阵抽痛。
他关上房门,“砰”的一声,不轻不重。
秦勉扭头看他,不放心地问:“门都锁了?”
“锁了。”雷铁拉上窗帘,脱了鞋上床,盯着自己的那床棉被,右手一抬,撩到另一头。
秦勉一愣,看着他把另一头的枕头放到他的枕头旁边然后钻进他的被子里,心跳停了两秒,半撑起身,下巴微昂,睇他,“干什么?”
雷铁道:“你睡着后还是会挤过来。”
这淡定而笃定的口气险些把秦勉气得倒仰,正要开口,那人却长臂一伸圈住他,虽然没有用力,却是不容拒绝的姿态。
秦勉用眼刀刺了他几刀没得到反应,只好认命地躺下。
雷铁忽然道:“住进新屋不高兴?”
“没有。”秦勉被他转移了注意力,“对了,你觉不觉得屋里少点什么?”
雷铁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一圈。
他实在是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秦勉其实没指望他会回答,却听他开口,“空荡。”
“就是这个!”秦勉赏他一个赞许的眼神,指着对面光秃秃的墙壁,“家具不缺,是墙上缺点东西。改天去镇上买张字画挂上。”
“过几天。明天我去山上。”雷铁的脸被他的发丝刷得发痒,抬起下巴蹭了蹭。
秦勉突然间就觉得气氛微妙了起来,缩了缩脖子,“去打猎?你说过会教我功夫。”
“教过再去山上。”雷铁一抬手,灯便灭了。屋内一片漆黑。
秦勉悄悄地舒出一口气,却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悄悄的,“还有一件事,这边迁居有暖房、温锅的说法吗?”
“去打猎就是为了此事。”雷铁道。
秦勉连忙道:“野味比猪肉贵,这次请客少用野味,多用猪肉。你看着办。”
“嗯。”雷铁的胸口一片火热,是因为胸口多了一个人吗?

☆、041章 暖房
打理好自己,秦勉慢悠悠地走到门外。天才蒙蒙亮,秋日里少了蝉鸣蛙唱,村里颇为安静。
脚步声惊动院子里正在练功的雷铁,回头看过去。
少年上身穿着崭新的青色短打棉衫,腰上用根驼色的腰带束着,外面套着驼色的马甲,下面着青色修身长裤,足蹬鹿皮短靴,这身打扮既简洁又利索,宛如哪家的小公子;一头长发并未像其他人一样束成发髻顶在头顶,而是用青色的发带绑出高高的马尾,朝气蓬勃,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抬首望天,英气勃发的脸庞上露出松快的笑容,更显得神清气爽。
雷铁身上也是新装,样式和秦勉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短打衫和长裤是靛蓝色,马甲和腰带也是驼色。因为在练功,他的马甲不在身上,搭在一旁晾衣服的竹竿上。
其实这只是因为秦勉懒得多画服装设计图,所以两人做了相同样式的,在古代的保守风格上添加了现代元素。
别说,雷铁脸上虽然有道疤,但看久了就跟不存在差不多,再这么靠服饰一抬,完美地勾勒出宽肩窄臀,整个人也是英姿挺拔,玉树临风。
“早。”秦勉用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雷铁一遍,心情很好地和他打招呼。
雷铁看他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练功,一招一式,威猛有力,虎虎生风。
闷死你算了!秦勉脸上笑容一僵,睇他一眼,瞄见地上有颗小石子,见雷铁没注意到他,捡起石子朝他的背上扔。看他练得有模有样,谁知道是不是花架子?且试他一试。
雷铁仿若未觉,仍在继续练掌,在石子即将碰触到他的时候,右手忽然变招,斜插到身后,似乎脑后也长了眼睛一样,准确无误地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石子,并未回头,接着刚才的招式继续练。
秦勉挑眉,原来真不是花架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刚才雷铁似乎往这边瞥了一眼,虽然是很淡的一眼,却像在说他小看了他。
他眼珠一转,贼笑一声。院子还没有收拾好,地上还散落着不少石子,他弯下腰又捡起几颗,连续朝雷铁丢去。
雷铁本来正练到“海底捞月”这一招,骤然腾空一跃,在半空中翻身,右掌如同蒲扇生风,在空中猛然一摆,五颗石子全部被他收在掌心。与此同时,他的人也平稳且无声地落在地上,注视着秦勉。
太帅了!
秦勉两眼冒光,冲过去,“我现在年纪大了,能学到你这种程度吗?”
雷铁的嘴角挑起一个弧度,约莫是不习惯笑的缘故,看上去有些僵硬,但眼中的笑意却不做假。秦勉注意到了,心情也更好了几分。
“你年纪不大。”雷铁道。
秦勉哭笑不得。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他的年纪算大的话,那雷铁岂不是“老”了?这话若是别人说,他会认为别人在和他抬杠,但从雷铁口中说出来却有些好笑。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听说习武要从小开始练才能进步得快。”
“无妨,循序渐进。先教防身术。”雷铁随手扔掉石子。
几颗石子落在墙角,紧挨在一起。秦勉斜他一眼,“显摆什么。”
雷铁拍了拍他的脑袋,开始教他。
不要认为只有女子才需要防身术,男子也一样,尤其是还没成年的。古代人贩子猖獗,那牙行里被人贩子拐来卖的少年不在少数。
所谓防身术一般都是近距离和贴身攻击,简单、实用、快捷,换言之,在最短的时间里击中对方要害,攻击对方双眼、太阳穴、下颚、颈喉、腹部、两腿之间、膝盖等位置。
雷铁站在秦勉背后,一条手臂搂住他的腰,另一条手臂箍住他的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