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和雷铁忙了一天累得很,回到家,插上院门,准备洗过澡后就休息。
热水还没烧好,院门被人敲响。
“谁?”秦勉扬声问。
“大嫂,是我们过来看你们了。”雷向仁笑着喊。
秦勉的好心情坏了一半,扫一眼雷铁,转身回屋。
雷铁朝院外道:“你们回去,没必要来看我们。”
院外静默片刻,雷大强轻嚷一声,强硬地道:“老大,我和你娘也来了,快开门。”
雷铁淡淡道:“除了逢年过节,我们两家还是少走动的好。”
“你说什么?你先开门再说。”雷大强耐着性号。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店里人手足够,且写了文书不可能解雇那两个伙计。让我安排二弟他们去店里做事是不可能的。”雷铁道。
“你!”雷大强气得肝疼。
雷向仁也一肚子火,“大哥,你这话太不近人情了吧?”
秦勉忍无可忍,又跑进院子里,“二弟,是你们欺人太甚。当初分家时就说了双方不得插手对方的家事。还是说,你们想去里正家里坐坐,好好看看文书里是不是这样写的?”
“好,好,好!”杜氏尖声道,“既然你们不把几个弟弟放在心上,就别怪我明天带人去店里闹事。”
隔壁的院子里,偷听的周二好和他婆娘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地摇头,对雷铁和秦勉同情不巳。
秦勉冷声道:“喔?您尽管试试。”
雷大强怒火攻心,“我们走!”
雷向仁又气又恨,喊道:“雷铁、秦勉,算你们狠!”
院子外传出渐远的脚步声,秦勉扬眉吐气地回屋。
雷铁和他并肩走,“他们确实做得出。你莫怕,我自有对策。”
“我会怕?”秦勉双眼里精光一闪,冷笑一声,背着手进屋,淡定地道,“我等着接招。实际上,我很期待他们来捣乱。呵、呵、呵。”
雷铁的背心莫名地一寒。他这个小媳妇可真是……
“还不进来舀水洗澡?”秦勉在厨房里催促。
第二天,吃得香食肆照常开业。
正中午时,客人最多。不少人端着碗蹲在路边吃。这是在其他的任何食肆都不曾出现过的现象。
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气冲冲地走过来。
杜氏一拍大腿,坐在地上就嚎起来,“老天爷啊,你睁睁眼。我的大儿子不孝啊……“店内客人皆惊,扭头看秦勉和雷铁,交头接耳。
“怎么回事?这老妇人是哪个老板的娘?”
两个伙计郑六和王顺面面相觑。
“是后娘。”秦勉淡然补充一句,走出店门,“各位,反正吃饭不需要耳朵,不妨听听。”
杜氏听到他的话,一愣,见他神色自信且平淡,莫名地不安,有点闹不下去。
“娘,我们都靠您了。”赵氏悄声道。
钱氏催促地推了推杜氏的背。

第49章  不出狠招不行

杜氏又大声哭嚎,“他自己有钱开店,我让他照顾下亲兄弟他都不愿意。这不孝的东西……”
秦勉再补充,“他兄弟明知道我们店里不缺人手,请的两个伙计都是签了文书的不容违约,依旧强求我们请他来帮忙。各位客官都看到了,我们店就这么小,哪里需要那么多人手?”
“也是。”大半的客人纷纷点头。
还有胆子大的说道:“人手足了还想来,岂不是想白拿钱?”
杜氏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又一阵白,低下头,不知道想了什么,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若无其事地煮麻辣烫的雷铁,哀声道:“老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后娘,总觉得我这个后娘在针对你,我不求你孝顺我,只求你看在你和你几个兄弟都是一个爹的份上照应下。”
好几位客人露了了然的神色,还微微点头,觉得杜氏所说也在情理之中。
秦勉神色一凛。好你个杜氏,知道来硬的不行,就想来软的误导外人。
“任你怎么说,你虐待雷铁逼得他十二岁时就离家出走是事实。你以为这么多人都是傻瓜,只听你的片面之词?这些事稍微打听下就知道谁说的才是事实。”
杜氏凶根地瞪这秦勉,就像瞪着杀子仇人。周围人嘲弄的目光层层叠叠地落在她身上,胸口恨意和怒气翻搅不停,气血上诵,突然大踏步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毫无预警将桌子掀翻。
霎时,桌上的六碗麻辣烫都飞了出去。其中一碗,笔直地飞向秦勉。
在场众人惊呼出声。
“啊!”
“小心!”
秦勉亦是一惊,眼睁睁地看着一碗麻辣烫朝正脸飞过来。
正在这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原来是雷铁蓦然踏空而起,两手连动数下,将六碗麻辣烫都接住,稳稳当当地放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六个碗里连一滴汤水都没有撒落。
再定睛一看,雷铁稳如泰山地站在秦勉身边。
“呵!”一位客人盯着雷铁惊叹道,“没想到这家的大老板还会功夫!”
“大老板”?秦勉的嘴角抽了抽,暗瞪雷铁。除了两个伙计和店里的几个老客,其他的人还是习惯叫雷铁大老板。
雷铁不着很迹地注意着他,眼底掠过一丝笑意。
“没事吧?”
秦勉只是心跳有点快,摇摇头,“没事。”
杜氏被雷铁吓得呆若木鸡,两腿发抖,一时动弹不得。她刚才看得请请楚楚,是雷铁忽然从店门口飞过来接住了六个碗。他,他怎么会飞?
“各位受惊了,”雷铁对客人们拱手道,“所有客人一律八折优惠,权作雷某二人给各位压惊。”
“正是。”秦勉笑容和煦,“各位慢吃,不必因他人坏了兴致。”
店里的客人多是男人,不会怕了杜氏一个妇人,纷纷笑言没关系,留下来继续吃。
雷铁冷眼看向牡氏,黑色的瞳仁更加幽远深沉,仿佛两眼黑潭。
杜氏想移开自己的视线,却发现根本移不开,嘴唇直颤,说不出一个字,心底的惊恐如同潮水一样将她淹没,有些喘不过气。
赵氏和钱氏也吓得够呛,两人缩在一起,生怕雷铁把怒气转移到她们身上。
雷铁敛了威压,淡声道:“还不走?”
言罢,他拉着秦勉回到店内。
杜氏顿时又挺起了腰。
赵氏和钱氏暗松一口气,赶紧过去扶住她,低声道:“娘,我们走吧。”
杜氏走出几步,轻哼一声,“看你们那怂样!他只不过吓唬我而巳,还真敢把我怎么着了?不行,还得另外想办法,总之,这家店——哼。”
一位埋头吃麻辣烫的客人听到她的话直摇头。这后娘可真是让人无话。
秦勉站在店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杜氏、赵氏和钱氏三人在那边嘀咕,唇边扬起狡猾的笑容,看上去渗人。
王顺小心翼翼地问:“大老板,您琢磨什么呢?”
秦勉笑眯眯的,不径意地道:“小顺予,你今天有十八岁了吧?说媳妇了没?”
王顺脸一红,“明年三月份成亲。”
“喔,那可得提前说声‘恭喜’。”秦勉又道,“看你小子这模样,显然对你媳妇很满意。当初做媒一定是请了很有名气的媒婆吧?”
王顺摇摇头,“给我说媒的媒婆是姚山村的王婆子,咱流水镇最有名气的媒婆是镇上的金媒婆。据说径她保媒的人成亲后十有八九都过的十分和顺。”
一位吃烧烤的客人喊道:  “小老板,收钱!”
“来了!”秦勉应了又后悔。小老板是雷铁才对!
他回头瞪雷铁,雷铁正巧看过来。
秦勉敢肯定雷铁刚才在笑,虽然脸上没笑,但眼睛里有。收了钱,他接着和王顺侃,“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金媒婆真的那么厉害?”
“那当然!”王顺肯定地道,“我们村的婶子都这么说。不过,她给人说媒的价钱也比别人高。”
“喔。”秦勉瞄一眼端着菜盘路过顺便偷听两人说话的郑六,打趣道:“小六子也想娶媳妇了?小顺子,赶紧把金媒婆的地址告诉他。哈哈哈。”
郑六知道这位小老板很和气,当下真的笑嘻嘻地问王顺要金媒婆的地址。
秦勉眼底泛起狡黠的浅笑,不动声色地把地址记在心中。
下午卖完菜收工,秦勉跑到收拾厨具的雷铁身边,“今晚我们不回家,在镇上歇一晚怎么样?”
雷铁点头应了。
秦勉取走钱箱里的钱后,对郑六和王顺道:“你们收拾好后也早些回去休息。”
“是,两位老板明天见。”
到镇上唯一的一家客店订了一间房,交代伙计喂牛后,秦勉拉着雷铁往一家成衣铺走。
“我有个狠招能让杜氏以后都没空找我们的麻烦,你有意见没?”
雷铁摇头,有些好奇媳妇的打算。
秦勉回以神秘一笑,没有解释,“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跟我来。”
。……
这几天都是大晴天,晴空万里,骄阳高照。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到处都蒙上一层暖色,让人心情大好。
雷大强、杜氏、雷向仁、赵氏和钱氏四人的心情却非常糟糕。一想到雷铁和秦勉每天数钱数到手酸,几人心里就跟上百只蚂蚁在咬一样。
“娘啊,您到底想出办法没有?难道咱们真的只能看着大哥赚钱?”在雷大强和杜氏中,雷向仁更相信牡氏。
杜氏皱起眉,“我不是在想办法吗?”
“这都好几天了……”钱氏小声嘟嚷,暗自叹息,自己在这儿发愁,自家相公却半点不上心。
雷向义知道媳妇在瞪他,他也想赚钱,但一来算计亲兄弟让他过意不去,二来,他们没分家,就算真的从大哥的店里弄到钱,也不可能分到他手中,所以他一直兴致缺缺。
雷大强恨声道:“实在不行,我亲自出面,我就不信了。”
一家人正商量着,院门外响起一道明快的嗓音,“这可是雷大强雷兄弟的家?”
门口站着一位妇人,身穿大红色滚金边袍子,十分喜庆,一头灰发,年纪巳在五十左右,但面上含笑,双眼清明,昂首站立,颇有一番独特的气势。再看她发髻上,簪着一朵大红的花。这可不就是活脱脱的媒婆装扮?
杜氏想到家中还有二子和一女没有定亲,心中一喜,快步迎出去,“这里正是雷家,不知您是?”
妇人笑呵呵地道:“我是镇上的金媒婆。”
杜氏大喜,“您姓金?可是人称‘名嘴’的那位?”
“不敢当,呵呵,都是旁人抬举而巳。”金媒婆话虽如此,眼中却有几分骄傲,显然对自己的本事也很自得。
“快请进,快请进。”杜氏笑容满面,冲赵氏和钱氏道,“还不赶紧端点心茶水出来?”
雷向礼耳垂发红,不自在地微低着头。雷向智和雷春桃都比他小,金媒婆大半是冲着他来。
金媒婆边往屋里走,便环顾屋里的人,很快,目光肯定地落在雷大强脸上。这雷大强面相是有点老,但乡下人都这样,四十出头的样子,身体看着瘦,但从结实的手臂上推断并不弱。获得这些基本信息后,金媒婆心中的胜算更大。
“恭喜雷兄弟,恭喜雷大妹子。进而这事若是成了,不但雷兄弟以后能享福,大妹子往后的日子也多个贴心人啊。”她面上堆满笑,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浑浊,但语调轻快,很容易获得人的好感。
“多个贴心人”,也就是说家里要增加人口。杜氏心里琢磨了一会儿,不敢怠慢金媒婆,亲自给她续茶,问道:“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是说给我们家的老四还是老五?”
金媒婆没有立即回答,笺道:“这姑娘不但长得漂亮、心地善良,干活也麻利。不但如此,她还说了,愿意带著价值二十两的嫁妆进门呢。雷兄弟,大妹子,你们说这是不是一件大喜事?”
二十两!杜氏和雷大强均双眼发亮,流露出强烈的喜意。
雷向礼心下却颇为别扭。二十两的嫁妆,这不是小数目。寻常人家就算一年累到头顶多能攒下不到二两的银子。这样有钱的媳妇,他压得住吗?
“金媒婆说的可是真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