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何?”年轻公子轻声问。
中年男子低声道:“属下惭愧,只能尝出八种。”
年轻公子眼中露出吃惊之色,没再说什么,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品尝麻辣烫里的菜。
“小顺子,这两天镇上似乎多了不少工人,是怎么回事?”秦勉的视线从四个身上沾着干泥巴的客人身上掠过,问王顺。不仅是吃得香食肆里客流量大了,镇上其他饭馆食肆面馆的生意都比以前好。
王顺道:“小老板不知道吗?每年秋冬,河流水面降低,在结冰期道来之前,官府都会组织大量人手给六曲河清淤。那些工人都是去六曲河清淤的。每天最低能赚到二十多文钱。去年我也干过这活。”六曲河是县里最大的一条河,青山村的小河就是六曲河的支流。
“喔?”秦勉连忙问道,“六曲河离这儿远不远?清淤的工作大概会持续多久?”
王顺有问有答,“往年都是半个月左右;六曲河有些远,走路的话最少也要两刻多。”
“那他们中午吃饭怎么办?”秦勉又问。
王顺道:“大多数是自己带干粮,有车坐的话可以到镇上来吃。”
秦勉两眼一闪,挤到雷铁身边,小声道:“赚钱的点子来了。”
雷铁询问地挑眉。其实他的工作也不重,只需要把客人们选好的菜放进漏勺里,等煮熟后倒进碗里,再往碗里加汤和葱蒜即可。
“这个点子给老宅。回去后告诉老三和老四,至于他们是否告诉其他人,不关我们俩的事。”
雷铁点点头,顺便在他脑袋上抚摸了一下。
年轻公子抬头看了相视而笑的两人一眼。他本来准备等客人少些再和这家店的老板详谈,但店内一直座无虚席,他只好起身走过去。
“两位,在下聂衡,来自昭阳县。不知可有闲暇谈谈?我有意购买贵店汤料的配方。”
雷铁看秦勉。
聂衡也向秦勉看去。
秦勉朝聂衡一拱手,“承蒙聂公子看得起,是我二人的荣幸。既然聂公子如此坦诚,我也有话直说,到明年五月份之前,我们都没有买配方的打算,看得出聂公子是聪明人,定然也明白麻辣烫和火锅是靠天气吃饭。”他和雷铁势力单薄,并没有永远垄断的念头。
聂衡的眉头一蹙即展,“换言之,明年五月份之后,秦老板和雷老机会卖出配方。”
秦勉瞳孔一缩。此人调查过他和雷铁。
“是有此意,但暂时还没有具体的计划。”秦勉道。
聂衡权衡一番后,道:“既然如此,希望到时候二位老板能优先考虑在下。”
秦勉淡笑道:“如果聂公子有心的话,明年五月再见。”
聂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巳确定这个少年不简单。那么,那个以保护姿态站在少年身边的男人肯定更不简单。
“好说。”聂衡好心提醒道,“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不止一个,他们未必和我一样坦荡。如果这配方真落在他人手中,我想,我会非常遗憾。”
雷铁兀然开口,嗓音平稳却冷冽,掷地有声,犹如惊雷,“尽管试试。”
聂衡微微颔首,示意小厮付钱后,带着小厮和那中年男人离开。

第53章  预兆

牛车驶入村中,秦勉从雷铁手中接过绳子,对他说道:“你去叫三弟和四弟来家里一趟,我和他们细说。”
雷铁点点头,长腿一抬,轻松地从还在移动的牛车上跳下去。
几个村民好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雷铁会功夫的事早已传遍,这样的人让他们又敬又畏。
每天回到家,秦勉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水洗漱。灶膛里的柴禾刚烧起来,雷铁就回来了。
“三弟和四弟也去请淤了,正在吃饭,一会儿就过来。”雷铁拿走勤勉手中的木柴,茬灶膛前坐下。
天气愈发冷,什么东西都是冰凉的。秦勉乐得他帮忙,双手插回口袋里。
“二弟没去?
“没有。”
就知道是如此。雷向仁那个人,秦勉看不惯。
“你没和三弟四弟说是什么事吧?”
雷铁道:“只说有重要的事找他。”
“那就好。”秦勉转身打开橱柜,把稍后要磨的陈皮、桂皮等物拿出来一一称重,放在一旁。这些配料要在睡觉前磨好,以备翌日使用。
两人各自干着手头的事,虽然没有交谈,厨房内的气氛却沉静而温馨。
“大哥、大嫂,我们来了。”
雷向义和雷向礼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都缩着脖子,两手对插在袖子里。
“这鬼天气可是越来越冷了。”
“你们来了。”秦勉也不与他们客气,“水还没烧好,我就不给你们倒茶了。
到客厅坐。”
雷向义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悄悄感受了一下才坐正,好奇地问:“大哥说你找我们有事,是什么事?”
秦勉坐在单人沙发上,“我听你们大哥说,你们这两天去六曲河请淤了?去的人多不多?”
雷向义道:“今天是第三天。人挺多的,大嫂大概不知道,六曲河又宽又长,官府每年都雇不少人请淤。”
“想必是挺辛苦的。”秦勉又问,“那么多人的午饭都是怎么解决的?”
“基本都是自己带干粮。我们负责的那一段河流离镇上有点远;上游离县城很近,但大多数人还是自己带干粮。”雷向礼隐约猜到什么,“大嫂为什么这么问?”
秦勉微微一笑,“今天在镇上我突然间想到一个赚钱的主意,就和你们说说。你们要是愿意做的话,能比清淤赚得多些,而且比清淤要轻松。”
雷向礼双眼一亮,立即道:“当然愿意。是什么主意?”
雷向义也面有喜色,“请淤得赤脚站在水中,可遭罪了。有更轻松的主意当然好。”
秦勉也不和他们拐弯抹角,“我的想法就是,你们可以煮些热汤,送到六曲河边卖。那些工人每天在水里呆那么久,中午又只能啃干粮,没有比喝口热汤更美的事了。你们可以借辆车,只需要带上锅碗柴禾,再在镇上买点骨头、萝卜或者土豆什么的,炖上一大锅。想大方点的话,可以加点肉末。就算一碗汤只卖一文钱,一天也能赚不少。”
“这个主意好。”雷向义拍手叫好,恨不得现在就天亮了能立马赶着车去镇上,“骨头便宜,值不了几个钱,最多费些柴禾,所以这汤的成本不会高。有赚头。”
雷向礼一样喜不自禁,“在合理清淤的至少四五百人,就算只有一百个人舍得花钱,我们也能赚到一百文钱,去掉成本,怎么也能剩下六七十吧?”
两人一个想攒私房钱补贴妻女,一个想攒私房钱娶媳妇,秦勉的这个主意无异于雪中送炭。
秦勉淡淡一笑,“主意我是告诉你们了。至于你们要不要告诉其他人,就是你们的事了。”
雷向义和雷向礼都请楚他对老宅的某几个人很反感,也不见怪。
雷铁从厨房里出来,在秦勉身边坐下,“一辆车不够,另外再借一辆。每日与我们一起出门,牛车可惜给你们用,在店铺关门前送回来即可。”
“多谢大哥大嫂。”雷向礼和雷向义齐声道谢。
雷向礼犹豫了一会儿,看向秦勉,“现如今河边还没有人卖汤,但我想,一旦我们去了,难保别人有样学样。到那时,汤就不好卖了,除非在味道上更胜一筹。我知道大哥大嫂的汤有秘方,大哥和大嫂可否把调配好的汤料卖一些给我们加在我们的汤里?”
秦勉有些吃惊。雷向礼能想到这么远,有几分生意人的头脑。
雷向义也满含希望地看着秦勉。
秦勉看雷铁。
雷铁毫不犹豫,“你当家。”
秦勉满意地对他笑了笑。
雷向义和雷向礼有些窘迫地移开目光不看他们。
秦勉想了想,点了头,“可以。但那些调料配置不易,我每天只能卖给你们一小罐,你们就给个成本价,十文钱。”情分是情分,利益是利益,今日摆出亲兄弟明算账的姿态可以避免以后两家再在钱财上闹纠纷。他和雷铁与雷向义、雷向礼目前的关系不错,不想以后因为利益的问题起了龌龊,虽说是主动提出要给钱,但雷向礼没想到秦勉连句推脱的客套话都没说就真的收钱,心里有一丝不舒服,转念又想,两家本来就分了家,钱财上的来往还是清清楚楚的好,免得以后反而坏了兄弟之间的情分。再说,这赚钱的主意还是秦勉出的。这么一想,他便释然了。
兄弟二人急着回去商量细节,再次向秦勉和雷铁道了谢,约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出门。
天亮后,看到和雷向义、雷向礼一起出现的还有雷向仁、赵氏和钱氏三人,秦勉丝毫不觉得意外。
雷向义和雷向礼的笑容都有点勉强。他们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过其他人,而且要买柴禾菜还要从杜氏那里拿钱,所以要去六曲河边卖汤水的事老宅的人都知道了。雷向仁和赵氏夫妻两个都好吃懒做,还喜欢占便宜,雷向义和雷向礼都不想让他们一起去,奈何雷大强和杜氏态度强硬,两人也莫可奈何。
钱氏的脸色更难看。她看得出,大哥和大嫂在雷向仁、她相公、雷向礼和雷向智四人中相对来说更喜欢她相公、雷向礼和雷向智,大嫂这主意明显是想资助她相公和四弟,雷向仁和赵氏的加入让她窝了一肚子火。此时,她心中分家的念头更强烈。如果此时是分了家的,赚到的钱就只需要雷向义和雷向礼两人分。
赵氏不知在想什么,不时偷偷地瞪钱氏和雷向义。
秦勉对他们之间的暗诵是视而不见,把早就准备好的小陶罐递给雷向礼。这陶罐里的调料没加灵泉水,而且只有十种调料,但这巳径足够好了。
秦勉跳上牛车。
赵氏想和他坐同一辆车套近乎,再偷偷看看车上的大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但秦勉早有防备,一坐稳让雷铁赶车走。
赵氏暗骂几句,只能作罢,回到借来的驴车上。车上还放着锅、炉、两筐碗筷和油盐酱醋等物件。
两辆车在晨光中不疾不徐地离开村庄。
秦勉从便携包里掏出两个热乎乎的竹筒,递了一个给雷铁,“给。”
“你先拿着暖手。”雷铁道。
“今天穿的多,不冷。”秦勉拧开竹筒的盖子,递给他。今天起得早,他用炭炉煮了一小锅面糊糊汤。水烧开后,一边倒入面粉,一边用筷子搅拌,煮滚后,加入肉末和青菜嫩叶,再次烧开后,将搅散的鸡蛋一点点地倒进去,最后再加入油盐和少许火锅调料。做法再简单不过,但味道却甚是鲜美。喝一口,满口浓香,胃里也暖和极了。
两人拿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竹筒喝汤。到了镇上后再吃三四个包子就差不多了。
雷向仁几个在后面都看到了,也闻到了味道,羡慕不巳。
大哥能娶到这位男大嫂不一定不是福气。雷向礼在心中感概,莫名地想到将来他的媳妇一定也会对他很好,脸上直发烧,干咳一声,甩开旖旎的思绪。
“四弟,咋了?”雷向仁瞟见,随口问。
“没事。”雷向礼敷衍道。
雷向仁和雷铁套近乎,“大哥,你们的生意最近怎么样?”
雷铁淡淡道:“尚可。”
雷向仁笑道:“大哥何必谦虚?听说你们店里的客人每日爆满,一天至少能赚二三两银子吧?”
秦勉含笑,“我们这个小店算什么?听说镇上的味美斋酒楼日进斗金。可惜啊,别人赚再多也是别人的,外人羡慕不来。”
雷向仁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一噎,恼恨地瞪着秦勉的后脑勺。但秦勉这话也没说错,他只能干笑两声。
雷向义打圆场,“二哥,一会儿到了镇上,我们分头行动,你们去买柴禾,我和四弟去买菜。”柴禾价廉,大老远的从家里拉到镇上再从镇上拉到河边不划算,所以他们打算直接在镇上买。

第54章  不占便宜会死

“行。”雷向仁道,“东西买齐后我们在镇口汇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