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铁哥,我吃好了。”
雷铁点点头,放下筷子,站起身。
“爹、娘、小娘,我们吃好了,这就回去了,你们慢慢吃。”秦勉十分客气。
杜氏不吱声。
雷大强只点点头。
倒是卫氏站了起来,若有若无地秦勉和雷铁碗里几乎没动的饭,笑着说道:“好。只要有空,随时回来坐坐。”

第59章  一起去打猎

窗外的风一阵一阵,将窗户吹得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响动,发出好似呜咽的声音。秦勉早醒了,缩在被窝里不想动,看着雷铁雷打不动地准时起身,坐在炕沿,不紧不慢地穿上中衣,套上棉衫,再穿上外裤,最后穿好布鞋。
“起来跑步。”雷铁转过身。
“不想起。要不今天你做早饭?”秦勉提议。
雷铁一把将人拎起来,从被窝里抽出暖好的衣服丢到秦勉身上。
秦勉认命地穿衣服,冷冷地道:“你也不怕我着凉!”
雷铁闷声道:“坚持锻炼就不容易着凉。”
秦勉飞快地穿好衣服,梳好头发,箭一般冲出去。不是让我跑步吗?就跑给你看。
雷铁锁好院门,巳不见秦勉的人影,毫不犹豫地往右边跑,不一会儿就看到秦勉的背影,追上去。
秦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加快速度。
雷铁也加速,缀在他身后一丈远。
秦勉撇撇嘴,保持匀速前进,不再和他较劲。
村里的人家这时基本都起来了,刮锅灰的声音,开门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合在一起就是一曲特殊的交响乐。
经过一个院门时,兀然从里面飞出一盆水。
秦勉眼疾脚快地窜开。
胖大婶手里拿着个空盆,一脸惊讶,不好意思地道:“雷铁媳妇,对不住啊,婶子可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秦勉不在意地摆摆手,继续往前跑。
秋风萧瑟,冷风不知疲倦地一遍一遍地扫过来,枯黄的树叶簌簌地落在地上,积成厚厚的一堆,一脚踩上去,“噗”的一声响。跑了一会儿,全身上下都热乎起来,秦勉稍微加快速度。
张大栓、吴敌和雷向礼三个不知怎么凑到一起,正往这边走,看见秦勉和雷铁,招手。
张大栓说道:“又跑呢?我们找你们有事。”
秦勉脚步不停,气息不稳地道:  “早……跑完……再说。”
雷铁依旧寡言,跟在他后面。
“他们每天都这么跑?”雷向礼问张大栓。
张大栓道:“是啊,除了下雨天,他俩每天早上都要绕着村子跑一圈。”
吴敌一脸好笑,“听嫂予说这叫‘晨练’。”
雷向礼点点头,有些惭愧。这两个外人比他更了解他的大哥、大嫂。
“走吧,我们慢慢地走过去,等到他们家门口,他们俩也该跑完了。”张大栓说道。
果然,等三人慢吞吞地到了院门前,秦勉和雷铁正好从小树林里传过来。
雷铁气息平稳,仿佛刚才只是去散步了,秦勉则气喘吁吁,但步伐还是很稳。
“开门。”秦勉一巴掌拍在雷铁肩上。
雷铁一言不发地拿出钥匙打开大锁。
张大栓三人暗暗称奇。原来他们俩私下时是这样相处的,虽然秦勉打雷铁很用力,仍能看出两人的亲昵。
“你们三个怎么一起来了?什么事?”秦勉问。
张大栓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雷铁一边舀井边桶里的水洗手一边问秦勉,“媳妇,早上吃什么?”
“米饭。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是很喜欢吃面条。还用问?”秦勉扯下竹竿上的布巾擦汗。
“知道。吃什么菜?”
秦勉想了想,“半棵大白菜,三个萝卜,三根排骨。”
雷铁往厨房走,扫一眼张大栓他们,“有事和我媳妇说。”
“大哥做饭?”雷向礼不可思议地问。
张大栓和吴敌也满脸诧异。
秦勉一愣,“不是,他淘米洗菜。他皮厚不怕冷,哈哈。”
张大栓三人面面相觑。对秦勉和雷铁的男男生活多了两分了解。
秦勉请他们到客厅坐。
“你们还没说找我们有什么事?”
雷向礼在沙发上坐下,用拳头感受了一下沙发的柔软性。
张大栓道:“其实我们是来找铁子的。我们仨想去山上打错,过年时桌上也能多道菜。铁子打错最有经验,我们便想让他带带我们。”其实上山打猎的事是吴敌提议的,他和雷铁、秦勉的关系也不错,但他和雷铁的熟悉程度不及张大栓和雷铁,他便叫上张大栓,经过老宅时见雷向礼在家又叫上他。
吴敌站在厨房门口,好奇地往里面瞅,一看雷铁真的在淘米,震惊不巳,佩服地瞄了秦勉一眼才回去坐下。
“听到没有?他们约你去打错。”秦勉朝厨房里喊。
雷铁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到了。吃过早饭去。”
“我也要去。”秦勉在家闲着无聊。
“嗯。”
秦勉笑了,这才问雷向礼,“四弟,你们今天没有去卖汤?”
雷向礼道:“昨天请淤的话儿已径完工。说起来还要谢谢大嫂,这次赚了不少钱。”
在坐的当然不会追问赚了多少。
秦勉淡淡一笑,“这没什么,你和三弟、五弟、小妹以前也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都记在心里。“
雷向礼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笑了笑,不再多说。
吴敌道:“我们也回去吧,吃了早饭再来铁哥家会合。”
三人一起离开。
秦勉做了一道酸辣白菜和一道排骨炖萝卜,吃罢早饭,雷铁将他的堂宝贝弓擦拭一遍,拿了二十支箭放进箭袋里。
秦勉戴上帽子,系上围巾,准备出发。
不一会儿,雷向礼三人就来了,都背着弓箭和背篓。
五人说说笑笑地往后山走去,只秦勉一人两手空空。
张大栓三人心知肚明,秦勉就是跟去玩的。
进山后,几人自觉地安静下来,一时间,只能听到脚踩树叶或者枯枝的声音。
张大栓走在最前面,秦勉和雷铁走在最后。张大栓、吴敌和雷向礼三人不是专业的猎人,箭术一般,秦勉和雷铁有意把更多的机会让给他们。
山林里山鸡和野免最多,没过多久,张大栓就看到一只肥硕的山鸡在草丛里啄食,停下脚步,冲雷向礼和吴敌摆摆手。雷向礼和吴敌蹑手蹑脚地往另外两个方向去,三人呈三角包围山鸡。
张大栓拿出一支箭,瞄准山鸡,拉弓松弦。箭从山鸡的羽毛边擦过去,插在枯草丛里。
山鸡受惊,“咯咯”地叫一声,振翅逃窜。
“啊,可惜!”吴敌大憾,情急之下,算准山鸡坠落的位置,居然伸着两手朴过去。
那山鸡大概也没想到有人居然妄图用手抓住它,危机之中爆发出巨大的潜力,两只爪子在树干上一蹬,扭转身子,扇着翅膀,又朝另一个地方飞落。
吴敌顿时扑倒在地上。
正在这时,“嗖”的一声,一只羽箭精准地射中山鸡。山鸡霉时断气,坠落着地。
吴敌回头一看,雷铁正将抬起的手臂放下。刚才那支箭就是他射的。
秦勉、雷向礼和张大栓三人看着吴敌的窘态,都哈哈大笑起来。
吴敌脸一红,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张大栓笑个不停,“吴敌,我们是来打猎的,不是来抓鸡的。哈哈哈……”
“我这不是一时着急吗?”吴敌拍着身上的草屑。
秦勉捡起山鸡放进吴敌的背篓里。
吴敌连忙把山鸡拿出来,“不行,这是铁哥猎到的。”
秦勉又把山鸡丢回他的背篓里,大方地道:“给你你就拿着,他不在乎这一只半只。”
“不行。”吴敌坚决地道,“是铁哥猎到的就是你们的,万一到下山时我什么都没猎到,我再厚脸皮问铁哥要一只。嫂子,这只我暂时帮你们拿着。”
秦勉只好点点头。
几人继续往前走,又遇到两只山鸡,可惜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三人都没射中。
雷铁难得主动地去指点了他们几句。
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这才算是入了门,雷向礼射中一只山鸡和一只野兔,张大栓和吴敌两人各猎到一只山鸡。
雷铁的运气最好,猎到两只山鸡和一只棕胸竹鸡。
“我也要试试。”秦勉看得手痒,朝雷铁伸手。
雷铁解释道:“这是一百石强弓,你拉不动。”
秦勉恼火,觉得自己被看扁了,“不试试怎么知道?”
雷铁只好把弓递给他。
秦勉从他背上的袖袋里抽出—支箭搭好,学着他的姿势,瞄准地上的一片树叶,拉动弓弦。弓弦几乎纹丝不动。
秦勉暗道不妙,偷看其他人。
张大栓三人都扭头不看他,嘴巴都抿得紧紧的。但秦勉还是看得出他们在偷笑,板着脸道:“有什么好笑的?你们就拉得动了?”
雷铁榄住他的肩,低声道:“改日我给你做一张小弓。”

第60章  小黑狼

“我试试。”张大栓自认力气不小,起了好胜心,上前拿起秦勉手中的强弓,两手臂用力,坦然地摇头,“不行。”
雷向礼和吴敌也好奇地试了试,同样拉不动,对雷铁的臂力敬佩不巳。
“看吧?”秦勉的腰又挺了起来,得意地道。
雷向礼把自己的弓箭递过去,“大嫂,要不你用我的?”雷铁的强弓是可以猎野猪、熊、虎等大家伙的,像他这样的小弓只能射射野鸡、野兔这样的小东西。
雷铁看了他一眼,伸手推回去,对秦勉道:“改日你学会后我再带你来。”
拳勉高兴地点点头,“好。”
几人继续往山上行,忽然听到一阵    的声音,似乎是什么大东西。
雷铁和张大栓都警觉地举起弓箭。
前方树丛被拨开,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张弓,看见他们,一愣。
他往旁边一让,身后又出来一人,也是一位年轻男子,背着弓箭,穿着白色猎装,衣领裹狐毛,衣角绞银丝,腰间悬挂羊脂白玉佩,通体的贵气,神色含着几分傲慢。
他身后还有一男子,国字脸,和最先出来的那人穿着相同的服饰。显见,这两个灰衣人是白衣男子的随从。
双方素不相识,只眼神互相接触了一下就擦肩而过。
秦勉却忽然听见走在最后的那人背篓里传出悲哀而愤怒的呜呜声,心底莫名地生出一股沉重感,脚步顿一顿,随即好笑地摇摇头。那背篓里定是他们的猎物,弱肉强食不是自然的法则吗?
“怎么了?”雷铁握住他的手。
秦勉摇头道:“没什么。”
正在这时,身后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秦勉回头一看,地上躺着一只四肢和嘴巴都被绳索缠住的黑色猎物,拼命地挣扎。原来这猎物不甘被捕,即使被绑成这般,也从背篓里跃了出来!
白衣男子巳回头,一愣之后抚掌笑道:“好!越是有烈性,驯养起来才越是有成就感!”
国字脸的随从连忙去抓那猎物。那东西又是用力一扭,转过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秦勉,就好像认识他一样。
秦勉定睛一看,大吃一惊。那猎物是一只全身毛发都为黑色的狗,只两只耳朵正中间的位置有一撮白毛,像是一个白点,竟然和前世他救过的那只黑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只狗比当初那只狗小,只比一只成年的猫略大。
他一怔之后,猛然冲过去,要将那只狗抱起来。那只狗也是奇怪,不仅不惧他,反而扭动着身躯往他这边移动。秦勉一把将它抱了起来。黑狗一到他怀中就奇异地安静下来,用冷漠的眼神盯着白衣男子三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住。
国字脸的随从最先反应过来,厉声斥道:“你想干什么?”
雷铁大步跨到秦勉身边,楼住他的肩,冷眼看着那随从。
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虽然觉得事情莫名其妙,但也不怵,一同走过来,和秦勉、雷铁站在一起。
白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善地盯着秦勉。
秦勉也知道事情不好处理,但他不可能放下黑狗不管,一脸歉然地看向白衣男子,语意诚恳,“这位公子,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