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善地盯着秦勉。
秦勉也知道事情不好处理,但他不可能放下黑狗不管,一脸歉然地看向白衣男子,语意诚恳,“这位公子,是我失礼了。但想必您也看得出来,这只狗认识我。实不相瞒,也曾径救过我。我愿意出钱买下它,公子可以开个价。”
白衣男子脸色冷沉,眯着眼,轻蔑地笑了笑,不说话。
国子脸的随从冷哼一声,“我们公子像缺钱的人吗?还不快把它放下!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秦勉微微皱眉,极力争取,“我自然看得出公子并不缺钱,但这只狗于公子来说,只是一只猎物。我们愿意再打几样猎物,与公子交换这一只,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另一个随从挑起眼皮,不耐烦地道:“你个乡下小子知道什么?这东西难得的机灵,我们公子追了它整整三天才抓住它,是要带回去驯养的。旁的猎物都比不上它。得了,我和你罗索什么,赶紧放下。”
国子脸随从眼一瞪,凶狠地道:“还不放下?真要我们动手?”
张大栓见势不妙,低声劝秦勉,“这些人一看就不简单,咱们平头百姓惹不起啊。”
秦勉的心一沉,一时没了主意,有些无措地看向雷铁。
雷铁投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右掌捏了捏他的肩膀才将他松开,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绿色的小巧瓷瓶,走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刚才一直在若有若无地打量这个脸上有疤的男子,直觉认为他不简单。
“不知阁下可听说过‘清戾丹’?”雷铁淡淡问。
白衣男子本来靠在树干上,闻言微微动容,直起身,眼中有狐疑之色,“是传说中可解任意奇毒,被人称为神丹的请戾丹?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秦勉一惊,连忙走过去拉了拉雷铁的袖子,小声道:“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雷铁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淡声道:“不错。用此丹换阁下的猎物。”
“公子,小心上当。”两个随从连忙提醒。一个乡野莽夫怎可能有那种神奇的丹药?
白衣男子有些犹豫,“我如何知晓这丹药是真的?”
雷铁将瓷瓶递给他,“那就要着阁下的胆识和见识。”
白衣男子一看瓷瓶,神色便微微一变。这瓷瓶不是普通的瓷,而是上等的天碧瓷,这种瓷器烧制不易,且能测毒,极其名贵。光这么小一只瓷瓶就值至少五百两白银。这样的瓷瓶不可能用来装一枚假丹药。退一万步讲,即使里面的丹药是假的,用一只猎物换价值五百两白银的瓷器也不亏。
白衣男子盯着雷铁许久,雷铁始终波澜不惊。
白衣男子犹疑片刻,将瓷瓶收入怀中,“猎物是你们的了。”说完,匆匆离开。他要尽快找内行之人辨一辨瓶内的丹药。
两个随从诧异地对视一眼,快步跟上。
“公子,等等我们!”
三人很快就消失在密林深处。
有张大栓三个外人在,秦勉不好详问请戾丹的事,只得忍着疑问,将小黑狗身上的绳索解开。
小黑狗朝他呜咽一声,软软地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
秦勉看出它的虚弱,拿出背篓里的水囊,喂它喝水。
吴敌蹲在一边,好奇地问:“嫂子,它真的救过你?”
“嗯,”秦勉道,“我救过这只狗,这只狗也救过我。”他一直认为重生与当初黑狗送给他的空间脱不开关系。虽然不清楚这只狗和前世的那只狗是不是同一只,但既然见到,就是有缘。他做不到冷眼旁观。
“这是狼。”雷铁意味不明地看了媳妇一眼。媳妇说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却记得这只狼。嗯,媳妇身上的疑点又多了一个。
“啊?”秦勉瞠目结舌,“真的是狼?”
雷铁点头。
张大栓三人也目瞪口呆,看着温顺地喝着秦勉手心里的水的小东西,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一只狼。狼在他们心中一直是凶残嗜血的猛兽。
小黑狼喝了掺和了灵泉水的水,不一会儿就站了起来。
秦勉揉揉它的脑袋,“好了,没事了,去吧。可别再被人抓住了。”
小黑狼在他腿上蹭了一下,跑进草丛,不知所踪。
雷向礼苦笑地对秦勉说道:“大嫂,你胆子可真大,刚才喂水时也不怕他咬你。”
“是啊,我也吓了一跳。”吴敌附和。
雷铁神色淡然,蓦然不语。如果那只狼敢咬人,他自然有办法拦住。
秦勉微微一笑,“我一直觉得有些动物是有灵性的,能感觉出人类的善意和恶意。”
“真神奇。”张大栓摸着下巴道:“小时候听过不少野狼下山吃婴孩的故事,万万没想到野狼也有通人性的。”
几人在原地唏嘘了一番,张大栓道:“得了,继续打列吧。”
几人又列到四只野鸡,还发现一头近百斤重的野猪。张大栓三人的弓箭都不好用,还是雷铁的强弓一箭将野猪射倒,一命呜呼。
秦勉开心不巳,“过年不用花钱买猪肉了。”
张大栓忙道:“听说野猪肉比家养的猪肉更好吃,铁子,卖给我一些怎么样?”
“我也买点。”吴敌道。
秦勉和雷铁相视一眼,表态道“这野猪虽然是雷铁列到的,但也多亏了你们三人在一旁拦截,别说什么买不买的,你们俩每人十斤肉。四弟也拿十斤回去给爹娘尝尝,”
张大栓三人知道他和雷铁不是小气的人,客气了两句,都高高兴兴地接受了。
“已径晌午了吧?”雷向礼看了看天色。
秦勉对雷铁道:“就在山上烤点东西吃吧。”他想起很久以前雷铁给他的烤鸡腿,很怀念那种味道。
雷铁对他可谓百依百顺,没有异议。
“我们也不急着回去。”张大栓道,“索性一起。”
雷向礼和吴敌也没意见。
几人跟着雷铁来到一条小溪边,雷铁和张大栓到水边杀鸡,秦勉、雷向礼和吴敌三人在附近捡柴禾。
火堆燃起来后,雷铁折了根树枝,剥了皮,串着野鸡烤,从怀中摸出一包调料,用小刷子往上面涂抹,自从秦勉发明火锅调料后,他每次上山打猎都会带一小包,若是在山上烤食物吃可以调味。
张大栓三人自然也分了些。
雷铁最有经验,野鸡最先烤好,整只递给秦勉,才去烤第二只。
秦勉撕下一只鸡腿给他,抱着整只野鸡啃。抹了调料的野鸡更鲜嫩香醇咬一口,恨不得把舌头也吞下去。
背后响起沙沙的声音,之前见过的小黑狼踩着枯叶小跑着过来,站在秦勉跟前。
秦勉失笑,用小匕首把鸡头、鸡脖子和鸡屁股切下来丢给它。
小黑狼几口吞掉,挨着秦勉安静地坐下,不时摇摇尾巴,看起来又像一只狗了。
秦勉、张大杜、雷向礼和吴敌四人快吃完了,雷铁的野鸡才烤好,低声问秦勉,“饱了吗?”
秦勉点头,“太饱了。”
雷铁将烤鸡分成两半,一半扔给小黑狼。
小黑狼看了他一眼,不客气地低头啃咬。
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三人隐约明白雷铁为什么这么做,都看向秦勉。
秦勉若无其事,悄悄地捏了捏发热的耳根。

第61章  一点白

填饱肚子后,几人抬着野猪下山。
小黑狼一声不响地跟在秦勉身边。
吴敌诧异地道:“它不会是要跟着嫂子下山吧?”
秦勉也很意外,但更高兴。家里就他和雷铁两人,有些冷请,他早就想养只宠物,如果小黑狼愿意跟着他们再好不过。
“它想跟着就让它跟着吧。”秦勉沉吟着“只是张哥,四弟,吴敌,你们最好不要把它其实是只狼的事说出去,以免村里人恐慌。”
张大栓三人都应下。
张大栓提醒道:“只你还需约束着它,莫逮鸡撵鸭。”小黑狼还小,倒不怕它会伤人。
“放心。”秦勉做出保证,看了雷铁一眼,“还有,清戾丹的事,希望你们也都别提。”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看得出雷铁不想提以前的事。
张大栓三人纷纷应下。
秦勉不想脏了院子,让雷铁和张大栓把野猪放到河边,就在河边处理。
吴敌主动道:“我去请廖大伯。”廖大伯是杀猪的一把好手,村里有人杀猪都请他。
“我回家拿盆装肉。”秦勉道。
雷铁让雷向礼在河边看守,和秦勉一起离开。他是要回去搬柴禾。
小黑狼紧随二人的步伐。
进了家门,小黑狼默默地看着秦勉在踏脚垫上蹭了蹭脚底的泥土,有样学样。秦勉和雷铁暗暗称奇。
不待二人说什么,小黑狼先一步进屋,慢悠悠地在各个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出来,安静地蹲坐在沙发边。
秦勉找出两个盆子和两个竹筐,雷铁则去屋后扛了一捆柴禾。小黑又跟着他们出门。
回到河边,雷铁现砌了一个简单的灶,烧开水备用。
村里人听到消息,陆续过来看热闹。
廖大伯几个月没动刀,但手艺并未生疏,熟练地将野猪处理得干干净净。
有好几户人家陪着笑想以家猪肉的价钱买野猪肉,秦勉都没答应,野猪肉比家猪肉好吃,每斤要贵上八文钱。如果他愿意以家猪肉的价钱卖,就算这些人占到了便宜,指不定背后还骂他傻。何必呢。真正的情谊不是靠几文钱能培养起来的,还不如算得请请楚楚。
最终,秦勉只给了雷向礼、张大栓和吴敌各十斤,又给了廖大伯五斤做答谢。
廖大伯笑眯眯地拿着肉回去,还对雷铁说,以后若是还要杀猪随时去找他。
秦勉和雷铁将其余的肉都搬回家腌制,悬挂吹晾。
忙完后,秦勉才有空问请戾丹的事。
“你说的请戾丹的事都是真的?”
雷铁点头。
秦勉一惊,打翻了茶杯,茶水淌了半边茶几,往地上流,“那种东西一听就很贵重。虽然我很想救小黑狼,但当时完全可以另想他法。”
眼见茶水要流到秦勉的脚上,秦勉毫无所觉,雷铁微微摇头,把他的脚搬开,两根手指夹起茶几下的抹布擦水。
“别多想。宝物起到作用才是宝,无用时便是废物。”
秦勉还是很介意,“那个白衣人不像普通人,如今他用掉清戾丹后再问你要该怎么办?”
雷铁笃定地道:“我有法子,别担心。”
秦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怔怔地看着他,半晌,呐呐道:“我说我救过它是真的,它救过我也是真的。”
“我信。”雷铁看着他,嘴角轻挑,深邃的目光意外地带着二分戏谑。
秦勉心念一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却记得小黑狼,是前后矛盾吗?他的耳根又腾起一股烫热,不知道该怎么糊弄过去,尴尬地轻嚷一声,移开目光,大声道:“小黑狼以后大概会和我们一起生活,起个什么名字好?”
“你决定。”雷铁拿起茶壶重新帮他倒了一杯茶。
小黑狼似乎知道他们在说它,翘着脑袋看他们。
秦勉看着它头上的白点,笑道:“要不就叫‘一点白’。”
“贴切。”雷铁言简意赅地评价。
“好。你以后就叫‘一点白’了。”秦勉弯腰摸着小黑狼的脑袋。
小黑狼一动不动任他摸。
“对了,最好在院墙上凿个洞方便它进出。”秦勉对雷铁说道,“我想,它不一定会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家里待着。”
雷铁站起身,“我这就去。”
雷铁出去后,秦勉微微叹一口气,倒在沙发上出神。雷铁知道他没失忆,但又不追问,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不介意自己骗他?不过,如今看来,不止他有秘密,雷铁也有秘密。听那白衣人所说,请戾丹非常珍贵,雷铁怎么会有?他离开的十年一定不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雷铁有事情瞒着他,他心里很不舒服。
院子里碰碰地响,秦勉喊道:“你可别把整面墙都砸倒了。”
“不会。”雷铁的声音平平稳稳。
秦勉翻身而起走出去,一点白慢腾腾地跟着,尽管还小,姿态巳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