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会。”雷铁的声音平平稳稳。
秦勉翻身而起走出去,一点白慢腾腾地跟着,尽管还小,姿态巳具有狼所特色的傲气。
院门旁边紧挨着地面的几块砖被雷铁砸破,露出一个比盘子大的洞。雷铁用锤子将一些凸出来的尖锐棱角敲碎,以防一点白被刮伤。
秦勉蹲在他旁边,指着洞口对一点白说道:“一点白,以后家里没人的时候你就从这里进出,明白吗?”
一点白看了他一眼,矮着身子,肚皮贴着地面从墙洞里爬出去,片刻,又从外面钻进来。
秦勉惊喜地道:“我就知道你很聪明。”
一点白像是对他的表扬不以为然,耳朵抖了一下,淡定地在他脚边蹲坐着。
“大哥、大嫂。”
雷春桃俏脸带笑地走进门,和她一起的还有卫氏。
“你们俩都在家呀。”卫氏笑着开口。
秦勉客气地道:“小娘来了。”卫氏进门后,有好几次向套近乎,都被他避重就轻地绕开。他无意和杜氏亲近,同样无意和卫氏走近。他可不希望因为卫氏的举动导致杜氏的注意力又转移回他和雷铁身上。坐山观虎斗何其美哉?
卫氏手里端着一个碗,语速轻快,“我是来多谢你们送的野猪肉。这是今天早上我做的锅贴,你们小妹说味道甚是不错,我们俩就送些过来给你们尝尝。”她名义上是秦勉和雷铁的小娘,但毕竟男女有别,单独过来容易惹人闲话,所以叫了雷春桃和她一起。
秦勉捧了碗,“今日猎野猪时四弟也出了大力,我们才分了些猪肉给他,小娘没必要这么客气的。”
卫氏的笑容一僵,不由重新衡量秦勉。这少年年纪不大,没想到还挺难对付。
秦勉进屋把锅贴转到自家的碗里,将碗还给卫氏,意有所指地道:“多谢小娘念着我和雷铁,其实我和雷铁不小了,都能照顾好自己。您只要照顾好爹和娘,我们就放心了。”
卫氏接了碗,微微一笑,一时无话。
雷春桃看见一点白,欣喜地走过去,“呀,大嫂,这就是你们捡到的小黑狗?真可爱。”
“它叫一点白。”秦勉提醒道,“小心。它现在不认识你,恐怕会很凶。”
雷春桃对上一点白幽深的双眼,有些害怕,没敢再靠近。
卫氏看到院内的三棵花椒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花?”她下意识认为是花。
花椒树上的花椒早巳被秦勉摘了,开春种植。
“是栽着好玩的。”秦勉打马虎眼。
卫氏没有再问,邀请道:“晚上我打算用野猪肉好好做几道菜,有干锅野猪肉和红烧野猪肉,你们也过去吃饭吧。你们爷几个好好地喝一杯。”
秦勉婉拒道:“多谢小娘。不过,今天有点累,我们就不过去了。”
卫氏无法,只得道:“好吧,以后有机会再聚。春桃,该回去了。”
看到她们走远后,秦勉对雷铁道:“干锅野猪肉和红烧野猪肉我也会做。”
雷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晚上就吃这两道菜?”
“红烧肉太腻,不适合晚上吃。”秦勉道,“晚上做一道干锅野猪肉,一道粉蒸肉,再炒个青菜。我去菜园。一点白,走。”
雷铁看着他提着菜篮吆喝着一点白走远,才收回目光。
菜园里的蔬菜都巳长大,多半还是因为曾浇过灵泉水,几样蔬菜都没有虫子,长势极佳。
秦勉拔了一篮子绿油油的菠菜,环顾一周,四周无人,偷偷地又往田里浇了少许灵泉水。
回到家,老规矩,雷铁摘菜洗菜。
因为多了一点白,干锅野猪肉和粉蒸肉秦勉都特意多做了些,装了一碗放在地上给一点白后,端菜上桌。
“喝几杯?”秦勉问。
雷铁意外,但立即说道:“我去拿酒。”
两人相邻坐下,雷铁斟了两杯酒。
秦勉端起酒杯饮一口,辣得直吐舌头,脑子也懵了两秒。妈呀,这酒可比现代的那些酒烈多了。

第62章   雷铁的礼物

雷铁责备道:“莫喝太急。吃口菜。”
秦勉夹了口菠菜润口后,稍微舒坦些,又吃了块粉蒸肉,端起酒杯和雷铁碰了下,“喝。”这次,他喝得慢,品出几分滋味,脸上的烧热逐渐变重,忙又夹了菜吃。
雷铁喝了一大口,并不催他。
暮色渐沉,室内愈暗,他起身点灯,厅内四角各一盏,将厅内照得一片亮堂。
秦勉摸了摸发热的脸,有点不满。是男人就要会喝酒,才喝一口就上脸怎么行?酒量就该从小锻炼。想到这里,他一仰脖子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光。
雷铁俊眉起皱,往他碗里夹菜。
“酒也没什么好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秦勉说着,却又倒了一杯。
雷铁拿走他的酒杯,“多吃些菜再喝。”
“喔。”秦勉脑子已径有点晕,反应也有点迟钝,乖顺地夹了几筷子菜,闷头吃着。
雷铁趁他忧惚,三道菜各夹了一些放进他的碗里。
秦勉解决了大半,眼角督见酒杯,顺手拿起来一口闷,举起杯子,“再来一杯。”
“少喝酒,多吃菜。”雷铁说道。
“不行,我要练酒量。”秦勉伸手拿酒壶。
雷铁先一步拿起酒壶,只给他倒了半杯,秦勉啧了一声,两手按住他的手,将酒杯倒满才松开,满意地朝他笑了笑,强调道:“我能喝。”
雷铁将酒壶放远些。
秦勉一口喝完,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又去拿酒壶.一不小心将酒壶撞倒,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响,碎撒了一地。
“嗯?不是故意的……”秦勉站起身,两脚发软,摇晃了一下。
雷铁眼疾手快地将人扶住,安置到身边的椅子上,细细地打量他。少年身躯发软,两眼里像有一层雾气,眼神迷离,脸颊酡红。
“醉了。”
“是吗?喔……”秦勉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想站起来,“我去睡觉。”
刚站起又晃了晃,雷铁索性将人楼住。
秦勉昏昏沉沉地跌在他身上,两手搭在他肩上,口干舌燥,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雷铁眼神一暗,双臂楼着他的腰,越收越紧,良久,猛然低下头,忍耐地轻吸一口气,唇缓慢地靠近,小心翼翼地在少年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
额头上的微痒让秦勉不自在地晃了晃脑袋,恰巧雷铁低首,唇瓣无意地从他鼻尖上擦过去。两人口腔里的酒气交缠在一起,越发浓烈的气息酝酿出磨人的迷药。
雷铁体内的热量霎时全诵到胸口,最终汇聚成一股冲动,左掌扣住秦勉的后脑勺,唇毫无间隙地封住秦勉的唇。
秦勉的大脑里一片混沌,努力地睁大眼,张开嘴想说什么,舌却突然被含住,滚烫的温度和翻搅的速度驱散了他心底的一点疑惑和仅剩的些许力量。
直到对方呼吸困难,雷铁才恢复理智,黑眸回复清明,低头看向温顺地靠在胸口的人,抬起那人下巴却愣住。居然晕过去了。
雷铁拂开怀中人额头上的发丝,轻啄一口,将人打横抱起,向房间里走去。
。……
秦勉艰难地睁开眼又快速闭上,脑袋沉重发闷,两边太阳穴里像是有一把小锤子在不停地敲打,他伸出两根食指揉着,“疼、疼、疼!”
一双温热的大手移开他的手,帮他揉着太阳穴。
秦勉睁开眼,意外地看见雷铁居然还在床上,扭头往窗外看去。外面巳大亮。
“你居然也没起床?”
雷铁的目光往身下扫。
秦勉意识到自己的腿放在他的腿上,忙缩回来,肚子咕咕地叫起来,叹了一口气,坐起身。
雷铁按住他的肩膀,“等着。”
秦勉茫然地看着他穿好衣服,把小炕桌摆在炕上,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端着菜盘进来,将菜盘里的三道菜和一碗饭放在桌上。
秦勉稀奇地看着他,“你做的?”
雷铁道:“只是加热,我会。穿上上衣。”
秦勉确实饿了,也顾不得自己还没洗脸漱口,端起饭碗吃起来。
雷铁往意着他的表情,知道昨晚的事他都不记得了。
“发什么呆?你不吃吗?”秦勉纳闷地问。
“我先练拳。”
秦勉觉得他有点怪怪的,加快速度,吃饱后,麻利地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
日头巳上三竿,雷铁还在院子里练拳,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挂着汗珠。
秦勉觉得不是自己的错觉,雷铁练拳招式变换的速度比以往快,比以往猛,很像在发泄着什么。他捡起一颗石子扔过去,雷铁恍如未觉,继续把一套拳打完。
秦勉心口有点闷闷的,语气就不太好,“谁招惹你了?”
雷铁注视他片刻,捕捉到他眼底不自知的委屈,忽然就释然了。
“没有。一会儿去店里?”
秦勉心头一松,“我去洗漱。”
等他洗漱完,雷铁巳把饭菜从房间里端出来,正坐在饭桌边吃饭。
秦勉看见一点白在趴在角落里不安地扭动着,似乎很不舒服,连忙走过去蹲下轻揉它的脑袋,“雷铁,它这是怎么了?”
雷铁沉吟道:“昨天的菜有些辣,或许——”
秦勉忧然,“是我的错。我记得狼好像不食盐,而且它以前应该从没吃过熟食,大概是肠胃不适应?”他快步去厨房端了一碗水倒进一点白的食盆里,喂它喝。
“做什么?”雷铁问。
秦勉搪塞遭:“我给它喂些水,让它请请肠胃大概就没事了。”实际上这水是兑了灵泉水,多多少少能缓解一点白的不适。
雷铁不置可否,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喂水。
一点白慢慢地喝着水,又躺了一会儿,果然恢夏精神抖擞的模样。
拿来一些野猪肉,切成小块放进它的碗里。一点白低着头,吃的津津有味。
“以后都喂生肉。”雷铁道。
秦勉点点头,“这次是我疏忽了。”
等雷铁吃完饭,两人套上牛车准备出门。一点白屁颠地从墙洞里钻出来,敏捷地跳上牛车。
有门不走,偏要钻洞。难不成一点白很喜欢那个墙洞?秦勉一脸好笑地关上院门上锁。
今日是个大好的晴天,没有风,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路上遇到同村的步行去镇上的一个老大爷和他六岁的孙子。秦勉礼貌地邀请他们上车。
“爷爷,小狗。”小娃指着一点白说道。
一点白很有灵性,除了警惕地盯着老大爷和小娃,并没有露出攻击的迹象。
老大爷眯着眼看了一点白半晌,“怎么瞧着像是狼?”
秦勉心里喀噔一下,正色道:“是狼狗。”
“喔。”老大爷倒没有怀疑,毕竟狼是不可能亲近人类的。
秦勉很佩服自己的急中生智,以后还有人认为一点白是狼的话,他就坚持说是狼狗。
牛车行到店门口,郑六和王顺过来打招呼,把牛车上的东西搬下去。
雷铁坐在车辕上没下地,对秦勉道:“去去一趟县里。”
“干什么?”秦勉纳闷。
雷铁道:“去买个东西,镇上没有。”
秦勉见他无意多说,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忍着不问,若无其事地摆摆手,“走吧。”
雷铁点点头,驾着牛车远去。
“小老板,你来了。”岳东迎出来。
秦勉收回目光,往店里走,“嗯。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还行。”岳东道,“吃火锅的客人还是很多。吃烧烤的基本都是打包带走,但吃麻辣烫的客人少两人。因为天气越来越冷,很多人都不愿意在店外吹风。
秦勉皱起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样一个小镇,想租个大些的店面不容客易。这样,我再想几种新菜品,希望能吸引更多客人。”
岳东面露笑容,“此法应当可行。不瞒小老板,这几日我和几个伙计也在琢磨,但没想出来。”
秦勉一乐,“行啊。你们继续琢磨,如果想出一种可行的,老板我有赏。”
岳东笑着答道:“好嘞。我一会儿就把好消息告诉他们。”
“嗯,顺便告诉他们,越近年关越不可疏忽大意。如果大家伙儿表现的好,咱们店二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