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铁本是面瘫,同样若无其事。
不一会儿,外面喊了一声:“来逮猪!”
几个男客起身去帮忙或围观,孩子们也都跑出去看热闹。
秦勉没动,雷铁也就没动。
卫氏对杜氏道:“姐姐,不如我们去厨房帮忙。”
杜氏讥诮道:“何必和我说,你自去和老爷子说,你不说他怎知你勤快?
卫氏不愠不怒,“姐姐这是生我的气了?严格论起来,我和你之间,你和大姐才更亲厚,倒是我错了。姐姐既然没发话,我是不敢动的。”
杜氏猛然站起身,“你这是在说我惫懒吗?”
卫氏歉然道:“姐姐真误会我了。罢了,我去外面看看。”说罢,翩然离去。
雷铁忽然低声道:“杜氏太弱。”
秦勉明白他的意思——一旦卫氏完全压制住杜氏,卫氏未必不会盯上他们俩。
但他并不担心这一点,悄悄朝蹙眉看着卫氏背影的雷向智努了努下巴,“五弟不会让杜氏吃亏。”
雷家几兄弟,杜氏最疼的是雷向智;而雷家几兄弟中也是雷向智对杜氏最孝顺。雷向智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杜氏被卫氏制住。一旦有了雷向智的指点,杜氏的“战斗力”将和卫氏旗鼓相当。所以,杜氏的弱势只是暂时的,她和卫氏的“斗争”还会继续下去。
董伟走过来,“铁表哥和勉哥在聊什么?在屋里等着也无聊,我带你们出去走走?”
秦勉往院子里看去,一大堆人挤在那儿,角落就是猪圈,几个大男人围着逮猪,近两百斤的猪在猪圈里窜来窜去,嘶叫不停,声音刺耳。他无所谓地对董伟点点头。
三人出了院子,顺着村道往前溜达。
冬天的村庄到处一片凋零,没什么景好看。三人无意地走到池塘边。白水里竖着数根枯萎焦黄的藕秆,短短长长,尽显寂寥。偶尔一阵风来,水面才微微波动。
董伟停下脚步,笑着道:“铁表哥,听我娘说你们在镇上开了一家食肆,想必生意一定不错。”
雷铁道:“尚可。”
董伟道:“恭喜铁表哥,希望你们能发大财。听说你们店里一共有五个伙计?”
雷铁颔首。
秦勉还以为接下来董伟就会求他们安排他去店里帮忙,却见董伟只是笑了笑,就转移了话题,“我们村后面有一块石头是几年前从山上滚下来的,形状很奇怪,在附近挺出名的。我带你们去看看。”
秦勉和雷铁对视一眼,有些摸不请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跟着他往后走。
看过石头,三人又慢慢地往回走。董伟并没有再提店铺的话题,只聊些闲事。
雷小云一见小儿子就冲他使眼色。
董伟送秦勉和雷铁进了堂屋又出来。
雷小云把他拉到一旁,悄声问:“雷铁答应让你去铺子里做事了吗?”
董伟环手抱胸,懒散地斜着身子,“我没说。”
雷小云一愣,伸出手指戳了他一下,“你这孩子,我不是跟你说………”
董伟打断她的话,“娘,你放心。我自有打算。”
“你能有什么打算?如果能进你铁表哥的铺子里做事,每月至少能拿六七百文钱。”雷小云没好气地说,申请有些泄气。其实她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她心底全明白,从牢里又染了不少坏习惯,人也变了不少,刚回来时她几乎不敢认他。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怎么能不担心?别人家的儿子一般十六七就娶媳妇了,她这儿子都十九了,说了四五次亲事都没成。她不想想办法怎么行?
董伟连忙握住她的肩膀,低声安抚,“娘,你听我说,如今快要过年了,就算能去表哥的铺子里做事又能拿多少钱?今天主要就是和铁表哥、勉哥套套近乎,饭桌上再陪他们多喝几杯酒,关系自然就近了。等到过年时,你来我家拜年,我再去你家拜年,那时再提不正是好时机?大过年的,就算他们心里不愿意,也不好下你这个做姑母的面子?你说呢?”
雷小云双眼一亮,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喜道:“还是你小子有办法。只是,你小姨也很关注雷铁和他媳妇,兴许和我们有同样的打算。如果被她抢了先怎么办?”
董伟迟疑道:“应该不会吧?听说耀租在裁缝店里当伙计,很得掌柜重用,没必要改行吧?”
“那可说不定。”雷小云不以为然,“裁缝店的生意能有食肆的生意好?”
董伟想了想,“娘,暂时什么都不做,先看看再说。”
堂屋里,雷小凤如雷小云所料的一样,正和雷铁、秦勉说话。她的话很委婉,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让雷铁和秦勉把万小柔的未婚夫安排在食肆里做事。
万小柔的未婚夫张成为人实在、家里人口简单,雷小凤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愿意把幺女嫁给他。张成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家里条件一般。所以雷小凤才想给他找个事做,让万小柔嫁过去后能轻松些。
秦勉对她实话实说,店铺里的伙计都是签了雇佣文书的,一旦违约要赔偿一大笔钱,并且那间小店的租期只一年,一年到期后就不租了。
雷小凤很失望,倒没强求,对两人笑了笑,走了出去。
猪已杀了,雷小云在院子里洗排骨,见她脸色不好,关切地问:“小妹,这是怎么了?”
两人是亲姐妹,雷小凤了解雷小云,能猜到她的想法,当即也不隐瞒,“大姐,我本来想让雷铁给张成找个事做,被拒绝了……”把秦勉的原话告诉雷小云。
雷小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站起来,一时忘了董伟的嘱咐。
“小妹,我想起一个事,你先帮我把这些排骨洗了。”
雷小云匆匆进屋,找到雷铁和秦勉。
“铁子,铁子媳妇,你们俩进来,我有点事想和你们说。”
秦勉和雷铁跟着她进了她和董大牛的厢房。
“不知姑母找我们有什么事?”秦勉问。
雷小云给他们抓了一把干果和炒花生,“你们俩都是聪明人,姑母也不和你们拐弯抹角。我是想求你们俩给你们伟表弟找个事做。想必你们都听说了董伟坐牢的事,但事实上根本不是外面人说的那回事,董伟是被人陷害的……”
秦勉不置可否。
“从小到大他都是个老实孩子,从牢里出来后,比以前更懂事了。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坏孩子,以至于从他回来到现在,他一直没找到事做,连个媳妇都谈不上。你们说他多冤枉?你们这一辈子的几个孩子里,你们俩是最有出息的,所以姑母想求你们帮他一把。”雷小云低声哀求,一片慈母心令人动容。
秦勉苦笑道:“姑母可是把我们难住了。如果姑母早些和我们打招呼,能请伟表弟为我们做事,我们求之不得。但是,我们请那几个伙计时,都是签的一年的文书,如果时间没到就把人赶走,每人要赔二十两银子。我们是小本生意,如何赔得起?”
“食肆里的生意好,你们可以多请个人,安排自己人在铺子里,你们也更放心不是?”雷小云又道。
秦勉解释道:“铺子里已经有五个伙计,够用了。”
雷小云的脸色渐渐变冷,“说来说去你们就是觉得我儿子是牢里出来的,看不起他,没把我们当亲戚。”
雷铁道:“是姑母给我们出难题。”
雷小云站起身,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离开。
秦勉耸耸肩,拉着雷铁出去。
又在堂屋坐了一会儿,就开席了。
董家除了雷小云这边的亲戚,还有董大牛那边的亲戚,再加上村里相好的村民,一共四桌客人,堂屋里摆了两桌,院子里摆了两桌。
“小云,那两人就是你侄子和他的男媳妇?”坐在雷小云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指着秦勉和雷铁,掩嘴一笑,眼神斜飞,一大把年纪做出这种动作也不觉得别扭。
雷小云往那边瞟一眼,淡淡道:“是啊。枣花姐,吃菜。”
董伟眉头一皱,不解地看着另一桌上的雷小云,发生了什么事,娘怎么是这种态度?
“两个男人做夫妻,小云,你看着就不觉得别扭吗?”妇人边说边摇头,“你可真是……怎么把他们请来了。”
“来者是客。”雷小云笑着道,“他们硬是要在一起,我虽然是他们的姑母,但毕竟还是外人,又能说什么?”
雷铁脸色一沉,拉着秦勉站起身,走到雷小云跟前,淡漠地开口:“姑母,逼我们成亲的是你的亲弟弟。长姐如母,你若有意见,为何当初不劝导他?”
雷小云脸色一僵。
院子里一片尴尬的静默。
旁人的目光像针扎一样落在雷大强脸上,雷大强脸色发青。
“我们还有事,先行告辞。”雷铁拉着秦勉直接离开。
雷大刚哈哈一笑,自在地喝了一口酒,“有些人啊,就是越老越糊涂。”
“雷大刚,你什么意思?”雷太强“啪”的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大声质问。
“呵呵”,雷大刚给孙子夹了块酥嫩的排骨,眼皮都不抬一下,“我又没指名道姓,谁老糊涂谁心里清楚,只是听了乡野术士的话就逼自己儿子娶个男人。哎,人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还真没说错。”
“你………”雷大强忍无可忍,举起拳头。
“想打我?有本事就来啊。”雷大刚也站起来,不屑地道。
雷大强冲过去,“你找死!”
旁边的人连忙拦住,“哎,都少说两句!”
院子里一片混乱。

第65章 以后都一起过年(1)

秦勉和雷铁都没有回头,驾着牛车远去。
秦勉能肯定,大半是雷小云和其他人说了什么,那个妇人才会说那些话。
因为被拒绝,所以雷小云才要把他和雷铁的事拿出来说,给他们添堵。常言道,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这些亲戚想和他们套近乎很正常,想让他们帮衬也正常,但一旦达不到目的就在背后放冷箭,实在可气可恨。
雷铁忽然道:“以后都不用来。”
“当然。”秦勉毫不犹豫,不可否认对雷铁的心疼,如果没有他,现在的雷铁会是孤家寡人。如果这些所谓的亲戚真的最雷铁有感情,当初雷铁就不会被逼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后来也不会被逼得和男人成亲,更不会被逼得净身出户……如今,那些人却想凭借“姑母”“姑父”这样的称呼占便宜,天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既然他们不在意雷铁,他和雷铁又何必在意他们。
“委屈了你。”雷铁闷声道。
秦勉无所谓,“他们对我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雷铁猛然握紧他的手,“嗯,他们对我们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后半句多了一个字。秦勉一怔,随即轻快地笑了,心底有些紧张,有些喜悦。这家伙竟这么在乎他。
雷铁见他笑了,也隐隐一笑,“媳妇,我庆幸当初与你成亲。”
秦勉心中慌乱,两眼看山看树,就是不看他,装作没听到。
雷铁不再说什么,只握紧他的手,扬鞭加速。
以后,家他们两人,也不孤独。
腊月二十过后,天越发地寒冷,冷风像刀子一样刮来刮去,又像愤怒的野兽发出声声呜咽低鸣,池塘里的水结了冰,一百多斤的成年人在冰上走一个来回也不成问题。水井里的水一样成冰,每次取水都要先用水桶将冰砸破。太阳几日不见踪影,隐隐似有一场大雪即将降临。
新春越近,有童谣唱曰:“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儿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腊月二十三,秦勉和雷铁去镇上添置新衣物、办年货。秦勉担心真有一场大学降临的话,家不在镇上的伙计回家路上不安全,到店铺里给伙计们发了不菲的年终奖,并放年假,正月初六再开门。
岳东孤家寡人,没地儿过年,原本秦勉还犹豫是不是把岳东带回家,被雷铁一口拒绝后就没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