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向礼和雷向智都健谈,秦勉也是嘴皮子利索的人,又比他们多几百年的见识,几人聊起来很是热闹。
后来,连雷铁也偶尔插几句话,虽然还是三五十字地蹦出来,但总算不那么闷。
不知不觉,几碟吃食都被吃完。
雷向义几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见秦勉拿起托盘又要去装吃食,连忙从炕上下去。
“大嫂别忙了,快晌午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雷春桃抢先说道。
秦勉顿了顿,点点头,“行,今天是除夕,留你们吃午饭也不合适。你们先等等,我去拿些零食你们带回去给几个孩子。”
雷向义心中一暖,忙道:“多谢大嫂。”
秦勉找出一个小木盆,将每样吃食都装了一些,加在一起有大半盆。
回老宅的路上,雷春桃忍不住拿了一个豆渣丸子吃。
雷向义、雷向礼和雷向智三人都忍不住笑。
雷春桃一脸羞窘,低声道:“豆渣丸子确实好吃。”
雷向智拍了拍她的脑袋,“放心,有你的份。”
雷春桃脸上一片粉霞,连忙招手,“这怎么行?给大宝、二宝和欣欣吃。”
雷向义也笑起来,“羞什么?在我们几个眼里,你也是个孩子。”
雷向礼和雷向智都含笑点头。
雷春桃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她有几个好哥哥。
一路踩着雪进门,杜氏和卫氏看见雷向义手中棒着的盆,眼神都是一变。
“你们端的啥?”雷向仁翘着二郎腿嗑瓜子,瓜子皮吐了一地,看见他们回来,凑过来就伸手。
雷向义往旁边一避,“是大哥和大嫂给三个孩子吃的。”
“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雷向仁再次凑近。
雷向义把盆递给雷向智。
“看看又怎么了?还怕我吃了?”雷向仁对雷向义的口气不好,但不敢从雷向智手中抢。他这个弟弟虽然年纪小,但定定地看着人一言不发的样子总让人心虚。
赵氏生怕吃亏,扬声喊道:“大宝、二宝,快过来,有好吃的。”
钱氏早巳闷不吭声地抱着欣欣出来。
卫氏问雷春桃,“怎么不见你们大哥和大嫂?”
雷春桃道:“今年是他们成家后的第一年,单独过年更合适。”
卫氏道:“这怎么行?两人过年未免太孤单。相公,不如我们俩亲自去一趟?”她含笑询问雷大强。
不等雷大强开口,雷向智抢先笑道:“爹,小妹说得对,今年是大哥和大嫂新婚头一年,咱们不碍他们的眼。您尝尝大嫂和大哥做的小吃食。”
每样吃食,他都拿一个分给雷大强、雷向仁、杜氏、卫氏、赵氏和钱氏尝个鲜,其余的平分给雷大宝、雷二宝和雷欣欣。几个大人虽然觉得这几样零食都好吃,但也不好意思和几个孩子抢。
雷向仁觉得豆渣丸子好吃,吃完一个意犹未尽,低声和赵氏嘀咕,“老三他们一定在那边吃了很多,早知道刚才和他们一起去了。”
赵氏也点头,“早知道我也跟着去。”
雷春桃听到了,无声地嗤笑。
秦勉和雷铁不会在意他们给的东西到底进了谁的肚子,吃过午饭后,两人睡了会儿午觉,醒来后下了会儿棋,开始准备年夜饭。
米饭煮熟后在炭炉上保温;排骨、鸡、肉、猪蹄等都是提前煮熟的,秦勉再加工后,放到内锅里保温,再做几道需要现做的菜。
雷铁端着一碗浆糊,拿着一把小竹刷,去贴门神和春联。
秦勉趁着锅里的菜还在煮着跑出去,从院门开始欣赏。
只见,院门的对联是:迎春迎喜迎富贵,接财接福接平安,横批,欢度春节,还有开门签——出入平安。
“你挑的对联还挺不错。”秦勉笑吟吟地夸奖雷铁。
雷铁意味深长地注视他片刻,黑沉的眼眸里隐藏着难辨的情绪,微微颔首,“是不错。”
秦勉莫名其妙地瞅了他几秒,举步进门。
水井边贴的是“细水长流”,花树上贴“花繁叶茂”,水牛的角上也贴了“六畜兴旺”。堂屋门的春联是:和顺满门添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横批,万事如意;厨房的春联也贴切:柴米油盐酱醋茶,酸甜苦麻香咸辣,横批,人间百味。秦勉还注意到客厅里的墙壁上多了两个大红的“福”字,遥遥相对。
接着,他来到两人的房间门口,看清春联内容,不禁脚步一顿,心微微一颤,只见房间的春联是:
百年好合。
海枯石烂同心永结
地阔天高比翼齐飞
二十十大字笔走游龙,尽显霸气和肆意。这幅春联的字体明显不同于其他春联。
秦勉心里浮起一个猜测,斜眼盯着站在他身边的雷铁。
雷铁面无表情,目光巡视春联,强调似的颔首,“我挑的对联不错。”
秦勉:“……”
雷铁扭头看向厨房,“菜糊了。”
秦勉惊讶地看着他, “你可别告诉我这幅对联是你写的。”
……………卷一完……………
卷2  难舍难分

第67章  以后都一起过年(3)

雷铁的耳根染上一层浅红,若无其事地道:“是他人所写。见他字一般,我才重写一遍。”
秦勉心里有些甜溜溜,又有些好笑。他就说以雷铁的性子不可能写出这样直白的句子。他颇觉有趣地盯着雷铁的耳根,这个给人感觉就像刀锋一样冷硬的男人居然会不好意思得耳朵发红。
“菜糊了。”雷铁推他去厨房。
秦勉笑吟吟地看了他一眼才进厨房。
雷铁拿出特意买的红色气死风灯笼挂到院门屋檐下,回到客厅,找出剪刀将四盏灯的捻子都剪了剪,室内更亮堂。
走进厨房,看了看秦勉专心炒菜的背影,他端起炭盆放到饭桌下面,用火钳拨了拨了炭,炭火更加旺。
“帮忙端菜。”秦勉听着餐厅里的动静,喊道。
两人把一道道菜端上桌,整个客厅被浓郁的香味充斥,饭桌正中是正用炭炉煮着的火锅,肉丸、鱼丸、藕丸和豆渣丸在翠绿的菜叶的薄薄的肉片之间翻滚,围着火锅的十几道菜鸿运当头烧红排骨、一清二白小葱拌豆腐、大吉大利板栗炖鸡、寿长百年三丝炒面、年年有余红烧双鲤鱼、圆圆满满红烧狮子头、金玉满堂玉米青豆胡萝卜丁、香脆酥口茶叶虾、水煮牛肉、口味鸭、酱香五花肉色泽鲜艳、香气袭人,令人垂涎欲滴。
雷铁双眼精光一闪,小媳妇的手艺就像取之不尽的宝藏,几乎每天都有惊喜。
秦勉给一点白切了一大碗肉,摆好碗筷、酒杯和酒壶,询问地看着雷铁,“先祭拜?”
雷铁点点头,将厨房里煮好的猪头端到供桌上,点燃两方香炉里粗大的香烛,跪下后,向秦勉伸手,“媳妇,过来。”
秦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和他并排跪下。既然他能重生,谁又能说世间没有神灵?只是一跪,但求心安。
雷铁轻抚他的头,点燃一叠黄表纸,又拿出三根香,三叩首,心中默拜各路神灵和过世的亲人,随后将香插在猪头上,便是简单却慎重的祭祀。
两人相视一眼,站起身,到饭桌边相邻而坐。
“开动吧,”秦勉拿起筷子,眼馋地看着桌上的美味,“再不吃就凉了。”
雷铁拿起酒壶到了两杯酒,其中一杯递给秦勉后,朝他举起酒杯,双眸凝视他,嗓音平援而低沉,“媳妇,以后都一起过年可好?”
秦勉的心砰砰直跳,夹菜的动作顿住,看着雷铁许久,目光随着心绪的波动而闪烁不定。他并不否认,在这短短几个月几乎日夜相对的相处中,他已径把这个男人放在心上,甚至有些依赖他。这种想法对于他这个自认为性取向很正常的人来说,不能不说十分出乎意料,但内心深处又觉得在情理之中。雷铁很闷,寡言得有时候让人着急,但一旦他把一个人放在心上,他对人的好让人难以抗拒。这种好不是刻意的讨好,而是发自内心,自然而然。这样的好才让人容易上瘾。是从雷铁在杜氏面前护着他的时候,给他烤鸡腿的时候,给他烤玉米的时候,还是从雷铁带着他分家的时候,夜晚相拥的时候,习武练箭的时候,他对雷铁的在意一天天地变多,甚至不止一次产生就这样和雷铁在一起生活也不错的想法。但是,两个男人真的能长久吗?他渴望能和这个世界的某个人建立亲密无间的关系,那样他才会觉得自己真正地存在于这个世界。雷铁会是这个人吗?
一点白啃骨头啃得叭叭响,火锅里的汤汩汩不停,灶火恍惚地摇曳,炭盆里的火那般炙热,雷铁心却如同被冰雪浇淋,渐渐下沉,似是被人桶了一刀一样抽痛,端着酒杯的手援援收回,嘴唇紧抿,眼帘垂下,黑亮的眼眸骤然变得暗淡无光。
秦勉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强烈的心疼蓦然喷发出来,将他的胸口冲撞得一阵阵闷痛,他慌忙端起酒杯,酒撒了一半,碰上雷铁的酒杯,一声悦耳的脆响。
雷铁抬眼望去,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看你以后的表现。”
雷铁身上的孤寂气息瞬间散去,眼中浮起的惊喜浓烈得似要溢出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秦勉没想到自己能对他的情绪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暗中唏嘘的同时,甜蜜滋味在胸口激荡,他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挂上灿然的笑。
“吃菜,再不吃真的要凉了。”秦勉浅抿一口酒后,夹起一块排骨放进雷铁的碗里,再自然不过,仿佛曾这样做过很多次。
雷铁夹起板栗炖鸡里的鸡腿放进秦勉的碗里才夹起排骨吃,胸腔里滚滚热意久久不散。媳妇的手艺就是好,排骨又酥又软,轻轻一咬,骨头和肉就能分开。
“这几道菜都有吉祥的寓意,每道菜都要常常。”秦勉依次给他夹小葱拌豆腐、板栗炖鸡、红烧狮子头好几道菜。
雷铁有样学样帮他布菜,“你也吃。”
秦勉中午特意只吃了七分饱,此时胃口好得很,点点拿皮带,埋头苦吃,察觉到落在身上的炙热目光,无奈地抬起头,“看我做什么?吃你的。”
雷铁放下酒杯揽住他的腰,右手按在他的左脸上,一低头,滚烫的唇贴住他的唇,明亮而深邃的眼睛却不闭上,直直地看着他,似能摄魂。
秦勉的心跳霉时慢了鸡排,却也不是矫情的人,只一怔,就靠过去,好奇地舔了舔雷铁的唇,并无丝毫方案,内心深处甚至涌起一股躁动和期待。
雷铁黑眸一暗,张口含住他的唇,加深这个吻,看似不疾不徐,舌尖的温度却越来越高,翻搅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就像想把秦勉的舌头吞吃入腹。
秦勉仰着头,不甚熟练地配合着。他能感觉出雷铁也没有什么径验,心内窃喜。两人在实践中摸索和学习,呼吸越来越急,良久才分开。
雷铁满心满足,在他的唇角轻啄一口,松开他,不敢再看他,嗓音沙哑,“吃饭。”
秦勉苗一眼他唇边的油渍,也不提醒他,无声地笑了笑,往碗里舀肉丸和蒜丸。
看了看酒杯,里面的酒只剩半杯,他拿起酒壶斟满,朝雷铁举杯,“来,我敬你一杯,希望你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雷铁深深地看他一眼,一饮而尽。
秦勉也一口喝完。
雷铁将两个酒杯斟满,举起酒杯,“敬我和你,自此后,保你笑口常开。”
秦勉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用力地嘬一口,夹了鱼肚子上的一大块肉,熟练地别剔刺后津津有味地享用。这些菜可都要趁热才好吃。
雷铁微微错愕,摇摇头,不再说话,也加快进食的速度,不时帮秦勉夹菜。
两人饭量都不小,吃了近半个时辰才放下筷子。还剩下不少菜,天冷不会坏,第二天可以接着吃。
“好撑。”秦勉四仰八叉地瘫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瞄一眼立柜上的沙钟,离子时还有一个时辰。
雷铁进屋拿了斗篷为他系上,拉他起来,牵着他往外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