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铁进屋拿了斗篷为他系上,拉他起来,牵着他往外走。
“去哪儿?”秦勉不解。
雷铁不语,牵着他在雪地上来回地走,不紧不慢。秦勉忧然,遛弯啊。
一点白也跟了出来,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们一眼,像是在嫌弃他们吃饱了撑的,又从它的专属墙洞里钻回去。
秦勉无语地瞪着墙洞,他们是被鄙视了吧?被一只狼鄙视了?
走了好一会儿,雷铁摸了摸他冰凉的脸,牵着他回屋。
秦勉把炭盆拖到沙发边,软趴趴地躺在沙发上。
雷铁把剩才端进厨房,饭桌擦干净,洗了碗筷出来,“去洗漱。”
秦勉刷了牙进来,雷铁已径把洗脸水倒好,洗脚盆放在一旁,两双崭新的棉拖鞋也被他从卧室里拿了过来。
两人洗了脸,把热水倒进洗脚盆。
秦勉脱了鞋袜,脚放进盆里泡着,驱除寒冷,改善局部血液循环。
雷铁搬了把椅子放在他对面,也脱了鞋袜,将脚放进去。
秦勉耳朵发热,竭力不让脸色露出端倪。亲都亲了,一起洗澡有什么大不了?
雷铁眼里掠过一抹笑意,两只大脚踩在秦勉的脚上。
秦勉瞪了他一眼,把脚挪开,水“哗”的一声响。
雷铁的脚没有追过去,目光却一直没有从他的脸上移开。
秦勉也在看雷铁,这个男人确实长得好,俊脸如刀刻一般棱角分明,额头饱满,浓眉凌厉,眼窝略深.黑眸更显深邃明亮,高挺的鼻梁下,嘴巴也好看,两片薄唇使得他脸上的刚硬之气更加强烈。秦勉庆幸他脸上有道疤,不然的话,还不知会引得多少小姑娘的倾慕。
如此想着,他不禁一笑。
“笑什么?”雷铁问。
“没什么。”秦勉当然不会说。

第68章  正月里

水的热气渐渐散去,雷铁把蓝色的擦脚巾递给秦勉,拿起自己那条灰色的擦脚巾擦脚。
秦勉去茅房放水后,洗了手,来到房间里。正月里的各种忌讳他都提前问过张嫂,初一忌开抽屉衣柜,以免让财富和福气溜走。他打开衣柜,一番挑挑拣拣,把他和雷铁翌日要穿的新衣服新鞋袜拿出来放好。
雷铁锁好门窗也进来了。
“来,下棋。”秦勉朝他拍手,守岁不能干坐着,得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雷铁拿来棋盘摆好。
“你得让我几个子。”秦勉下棋水平一般,不客气地说道。
雷铁颔首。
一开始,秦勉还下得很顺当,之后每落一子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坐姿也由盘膝而坐改为斜坐,左臂撑在炕桌上,两条腿伸直,两脚叠在一起晃动着,低着头蹙眉思索的模样很迷人。
雷铁的目光掠到他的光脚上,伸手握住一只,轻轻捏了捏。
秦勉抬头瞄一眼,缩脚未遂,由着他去,又考虑片刻落下一子。
雷铁想都不想拿起一颗白子落子,目光回到秦勉的脚上,白皙的脚上没有一丝瑕疵,光滑的指甲在灯火上泛着平滑的微光,五根脚趾骨撑起明显的凸起。还是太瘦了,他忍不住捏了捏。
秦勉若无其事地看着棋盘,脸上越来越热。一双臭脚有什么捏的。
掌中的温度在上升,雷铁若看向秦勉,发现他的不自在,隔着炕桌凑近,头一低,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气氛太暧昧,秦勉推开他的脑袋,板着脸,“好好下棋。”
雷铁又捏了下他的脚松开手。
秦勉忙把脚缩回去。
长夜漫漫,秦勉有些熬不住,打了个呵欠。
雷铁将拿起的棋子放回棋盘,“去睡。”
秦勉摇头,“陪你一起守。”这是两人的第一个除夕,他不想留下一丝遗憾。
雷铁移开炕桌,搂他入怀,用棉被裹住,“睡,时间到了我叫你。”
“好吧。”秦勉在他有疤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把手缩回被子里,靠在他胸前,合上双眼,迷迷糊糊地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一串爆竹声。
睡得真沉的一点白猛然从出上窜起,警觉地环顾四周,晃了晃脑袋,重新趴下。
秦勉睁开惺松的睡眼,含糊地问:“到正子时了?”
“嗯。”雷铁起身,将他裹紧,“我去燃放爆竹。”
秦勉看着他走出去,很快,院子里响起整耳欲聋的爆竹声,噼里啪啦,许久才停。村庄像是被唤醒,一阵阵爆竹声陆续响起,或远或近,还能听到更远的地方传来烟花炸开的有规律的响动。
秦勉的睡意被炸跑,脱掉身上的厚衣,打了个呵欠,爬回他的老位置,盖好棉被。
约莫过了两刻多,村庄才恢复宁静。
雷铁吹灭灯,脱衣上炕把人捞进怀中。
秦勉在黑暗中摸到他的脸,棒住,在他的嘴巴上亲了一口,“新年快乐。”
两人说开后,很多事就自然地做了。
雷铁扣住他的后肛勺,加深这个吻,“新年快乐。”
“晚安。”秦勉调整好睡姿,闭上眼。
雷铁却毫无睡意,隔着薄薄的亵衣抚摸着媳妇的脊背,鼻端,媳妇的气息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浓烈,传染到他身上,转化为火热的体温。他一手楼紧媳妇的腰,让两人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伸到媳妇腰下多肉的部位。
手掌忽然被抓住,同时被使劲地掐了一下。
秦勉懒洋洋地道:“我才十五岁。”
雷铁的手回到他的腰上,封住他的唇,狠狠地吮吻一番,难耐地喘息几声,渐渐平静下来,轻拍他的背,“睡。”
秦勉把胳膊搭在他的腰上,一动不动,很快真的睡着了。
一夜好眠。
早上起床,两人穿上新衣服,秦勉还在一点白的脖子上系上一个红布条。
把剩饭剩菜放在锅里热上,两人一起出门。雪巳停,但积雪一点都没有化,踩一脚,吱吱地响,到处都是重叠而杂乱的脚印。风更显阴冷。
路上碰到去其他村民家拜年的村民,不管是关系好的,迁是关系不好的,都面带笑容相互道一声新年好。
豆蔻年华的小姑娘避在父母身后,遥远地看见秦勉,暗自脸红心跳,无意对上雷铁刀一样锋利的眼神,慌忙低下头。
雷家老宅里,晚辈们正在给长辈磕头拜年,欢声笑语不断。
雷大强、杜氏和卫氏三人都坐在上位。雷大强穿着一身印福字的橄榄绿棉袄,得益于卫氏为他调养多日,脸庞红润,气色极好,看上去比以前年轻了四五岁;杜氏头挽随云髻,左插银钗,右插金步摇,也是一身新衣,红棉袄配紫色繁花马面裙,难得一脸和气;卫氏是最抢眼的,头上挽的是灵蛇髻,碧绿翠翘挂流苏,举手顿足间随之摇曳,耳垂上缀着玉石耳环,一身淡蓝色长裙完美地勾勒出姣好的腰身,外面套着大红色的褙子,整个人显得妩媚又动人。雷大强时不时地就要瞄她一眼。
秦勉和雷铁进门后,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都落在他们身上,暗自吸气,好俊的两个人。
雷铁以碧玉箍束发,墨色长发披散在背后,身穿靛蓝色缎面长棉袍,红色宽腰带聊表新年喜意,外面罩着金丝云纹锁边的黑色氅衣,衬着高大的身材,威严挺拔,贵气逼人;秦勉虽然年纪小,但身形欣长,穿一身白色绣竹叶的云锦棉袍,腰上也是红色腰带,还缀着一只鼓囔囔的荷包,外面披着长及大腿的黑色斗篷,斗篷边缘是一圈白绒绒的狐毛,整个人出尘脱俗。
两人为人子、为人媳,给雷大强、杜氏和赵氏拜年得磕头。
“爹、娘、小娘,给你们拜年。”
雷大强心情不错,“好,好,快起来。”
杜氏不咸不淡地嗯一声。
卫氏请秦勉和雷铁坐下,喝茶、吃瓜子和花生。
雷向仁兄弟妹几个带着三个孩子过来道新年好。
三个小鬼利索地跪在地上磕头,眉开眼笑,脆生生地喊:“给大伯、大伯娘拜年。”
秦勉脸上在笑,内心抽搐,摸摸三个小鬼的脑袋,从荷包里拿出三个红封塞在他们口袋里。
赵氏偷偷打开两个红封,数了数里面的同伴,都是十六个,笑吟吟地收好。一般人给亲戚家的晚辈红包都是包六文钱,秦勉和雷铁有钱开铺子,对赵氏来说就是有钱人,如果也只给六文钱,她肯定有话说。
钱氏只暗自掂了掂雷欣欣的红包,抿嘴笑了笑,将红包收起来。
秦勉和雷铁略坐了一会儿,起身去雷大刚家。
雷大刚对雷大强有意见,对雷大强的几个孩子并无偏见,他媳妇招待秦勉和雷铁很热情。
秦勉给了他们家小孩每人一个红包,里面包的也是十六文钱。
从雷大刚家出来,两人马不停蹄地去其他长辈和平辈家一家家地道新年好,最先去的就是里正家。
秦勉能说会道,和里正相谈甚欢。里正媳妇还夸他和雷铁都生得好模样……
在村里转了一圈回到家,两人敞着门,把各种零食端上桌,等着村里的平辈和晚辈来家里拜年。这是礼数,至于人家愿不愿意来,是无法勉强的。
没过多久,几个穿着新衣服的小萝卜头嘻嘻笑笑地跑进来,好几个都穿着红色小袄,好不喜人。带头的就是小虎和枸蛋。
“雷叔叔,秦叔叔,新年好!”
雷铁淡淡地点点头。
秦勉含笑牵着他们进屋,每人发一个小红包,里面装的都是一文钱,是村里的风俗,只图个吉利。他指着桌子上的各种零食,“看看喜欢什么,自己拿。”
几个小娃两眼发亮,直流口水,欢呼地跑到桌子边,抓一把零食住口袋里塞,口袋里的小红包掉在地上也不自知。
秦勉好笑地带他们捡起来塞回去。
小虎最懂礼貌,喊了声“谢谢秦叔叔”才跑过去抓糖果子。
每个小娃都将口袋装得满满的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来拜年的大人小孩来了一批又一批,小半个时辰后,再没有人上门,秦勉和雷铁才吃上早饭。
热闹的初一就这么过去了。
正月初二,是媳妇回娘家的日子。
附近的几户人家一大早就传出收拾东西、呵斥孩子莫脏了新衣服的声音,雷铁看着拳勉,欲言又止。
秦勉纳闷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正色对雷铁道:“我是真的不记得父母。”
雷铁楼住他的腰,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亲,“今天我去给外公外婆拜年,你在家。雪化后再带你去。”
秦勉惊讶,  “你外公还在?我还是第一次听你提。”
雷铁沉默了片刻,“外公和外婆都在。外公、外婆和二舅对我很好。当初我离家出走,他们偷偷给我一两银子,分家时暗中给了我二两银子。”
秦勉觉得奇怪,“暖房他们没有来……”
雷铁道:“外公外婆和大舅一起生活。大舅不喜我娶男子,二舅母一直觉得我拖累二舅。”
秦勉明白了,站起身,“我去准备给……外公外婆二舅的年礼。”
他给雷铁的外公外婆准备了丰厚的年礼。鱼丸、肉丸、藕丸和豆渣丸各包一包,麻花、馓子和炸麻叶对老人来说有些硬,但和菜一起煮滋味也很好,各自包一些,雷铁猎到的野鸡和野兔各装一只,另外还有两样酥软的电心。这些东西将一只篮子装的满满当当。
给二舅的年礼也不薄,一包火锅调料、一包豆渣丸子和一只野鸡。
雷铁看着他一样样地用油纸包好,胸口一片暖意,“两个姑母今日会来,若是到家里来,你只招待,不必管其他。”
“放心,我吃不了亏的。”秦勉不是很在意地道。这个时代重视礼数和名声,除非是有深仇大恨菜会完全断绝亲戚关系,否则说出去也不好听。以后他们和雷小云一家不会断绝来往,但只需维持面子情即可。
雷铁赶着牛车出门,秦勉一人在家,磕着瓜子看着书,也不觉得无聊,中午把初一没吃完的饭菜都解决掉,一点儿也没亏待自己。
雷铁在他大舅家吃了午饭就赶了回来。

第69章  外家

下午,雷向仁带着雷大宝和雷二宝过来,请秦勉和雷铁去老宅吃饭——雷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